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五十章 火器

    “既然王当家看得起我肖某,那么我肖某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事儿好说,就这么定!”肖天健微微思量了一下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好!爽快!既然如此,那么咱们不妨就先约定一下,打下范家堡之后,咱们如何分成!丑话说前面不丑,还是先定下如何分配的比较好,省的打下堡子之后,伤了和气!我看肖当家大概六十多个弟兄,我这次带来了二百多点弟兄,我王某就托大一点,这次打下庄子的话,兄弟我占七成,肖当家你占三成,这么分你可满意吗?”

    肖天健听了一下,王天龙这么说倒是也算公平,他们人多拿大头,自己人少拿小头,这件事也能干!于是他便点点头道:“王当家既然这么说了,那么还是兄弟我们占了便宜,多谢王当家了!肖某却之不恭了!”

    王天龙哈哈一笑道:“好!肖兄弟爽快!就这么说定了!兄弟我就先行一步,在头里等肖兄弟你们了!到时候咱们再商量如何打范家堡!告辞!”

    “好!就有劳王兄先行一步了!”肖天健也哈哈一笑,对王天龙抱拳道。

    王天龙一抱拳,然后也不多说什么,拨转了马头,便招呼了他那十几个骑马的手下,纷纷扬鞭一挥,在土路上扬起一片尘土绝尘而去。

    看着王天龙一行人离开的背影,肖天健这边的弟兄们纷纷松了一口气,各班班长纷纷下令原地休息,冯狗子拿着他的长枪,凑到了肖天健身边,对肖天健说道:“掌盘子!这王天龙的话不能信,这厮出了名的手黑,以前他干过不少黑吃黑的事儿!咱们可要防备点他!这厮说话不算数的很,道上的人都不愿跟他打交道!要不咱们别跟他们去范家堡了,省的这厮事后说话不算数!”

    “他敢!要是他敢把吐出来的吐沫给舔了的话,老子捅了他!”一直以来都很滑头的赵二驴倒是先接了腔,现在赵二驴经了几场阵仗之后,对他们这帮人现在是信心大增,有点藐视一切的感觉了,特别是现在他们每个人又装备了标枪和皮甲之后,更是自信心空前膨胀,还真就不太怕这个王天龙,一听冯狗子这么说,便立即吵吵了起来。

    肖天健想了一下之后,摇摇头道:“且先不管这王天龙的品行,他这次说的不错,打范家堡这件事,咱们可能自己吃不下!两方联手倒是有些保障!咱们小心点就是了!且去先看看情况再说!假如他王天龙食言的话,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大家操练这么长时间了!岂能怕他们?好了,这也耽搁了不短时间了!大家伙该歇过来了!都起来走!”

    众人现在对肖天健已经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了,他怎么说就怎么算,倒也没人有什么异议,包括那些新入伙的人,也都愿意听肖天健的吩咐,于是这些人立即便起身,排好队再一次踏上了通往范家堡的道路。

    “石冉,你带着大牛几个,还先到前面,跟着王天龙看看情况!我们随后就到!”队伍出发之后,肖天健便对石冉下令道。

    石冉点点头,立即招呼了大牛几个手下,一挥马鞭,便离开了队伍,先行一步朝着范家堡方向驰去。

    肖天健刚刚率队走过前面的路口,便看到王天龙那些徒步的手下们咋咋呼呼的从他们身边跑了过去,两方人都好奇的打量对方,虽然没有敌意,但是相互之间还是有些戒备。

    肖天健也一样默默的打量着王天龙的这些部下,看罢之后心中冷笑了一声,王天龙手下虽然有二百来人,比他的手下多了不少,但是这行动起来,却乱的是一塌糊涂,而且毫纪律可言,有人大声说笑,有人骂骂咧咧,还有人时不时的要停下来喘息一下,然后在头目的皮鞭下,又不得不加入到队伍之中。

    还有他们的装备,更是杂乱不堪,有人拿着锈迹斑斑的破烂砍刀,有人拿着官兵的制式腰刀,也有人拿着竹竿的刺枪,也有木杆的长枪,可笑的还有人拿着粪叉、铁耙,更有人干脆就提溜着一根木棍,甚至还有人掂着一把扬场用的木叉,这样的装备让肖天健想起自己刚刚拉起冯狗子、赵二驴这帮人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和眼下王天龙的手下装备基本上差不多,完全可以称作是一群乌合之众。

    更让肖天健鄙视他们的并不是这个装备的问题,而是这些人显然是一群没有经过任何正规操练的家伙,不但武器繁杂,而且极其缺乏纪律性,这样的人,假如作为自己的敌人的话,别看对方人多,自己这四十多个战兵,也足以对付他们了。

    但是随着对方的队伍呼呼隆隆的从他们身边过去的时候,后面一些人带的东西却让肖天健的眼睛瞪大了起来。

    只见几个人赶着一头驴拉着一辆板车,车上装着一根圆滚滚的铁家伙,有一米长左右,黑乎乎的看起来很不起眼,而且后面还有几个人各自扛着一根肖天健这些日子朝思暮想的东西,一边扭头看着他们,一边撒丫子在头目的督促下,超过他们,朝着范家堡的方向奔去。

    “阎重喜!阎重喜你过来!”肖天健马上便叫了起来,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阎重喜叫了一声:“到!”便大踏步跑到了肖天健身边:“请掌盘子吩咐!”

    “那个!那个东西是什么玩意儿?”肖天健指着那辆驴子拉的板车,对阎重喜问道。

    “回掌盘子的话,那是虎蹲炮!边军中有不少这东西,但是没想到王天龙居然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这玩意儿!”阎重喜看了一眼之后,便立即对肖天健答道。

    肖天健这一下确定了看到的东西倒是是什么了,他早年参观博物馆的时候,曾经似乎见过一门这样的虎蹲炮,当时只是觉得新鲜罢了,倒是没太在意,那门炮和眼下王天龙拥有的这门炮形制上很相似,所以他才找阎重喜确认一下。

    “那些人扛着的就是鸟铳!”接着肖天健又对阎重喜问道。

    “是的,掌盘子!我说这王天龙怎么会这么大胆子呢!原来他们居然有些这东西!这些人真不知道死活,连这玩意儿也敢用,看他们怎么死的!”阎重喜在地上啐了一口吐沫,一脸不屑的说道。

    “哦?此话怎讲?”肖天健赶紧问道。

    “回掌盘子的话!鸟铳这东西虽然不错,但是时下各地的官府打造这东西,都不行,当官的克扣铁料,克扣工匠的工钱,工匠便只能糊弄着打造,结果是这玩意儿上阵的时候,时常会炸膛,结果鸟铳兵都不敢用这东西,多是丢到库房里面充数!所以小的说他们不知死活,等一下他们要是敢用,保不准就有热闹看了!嘿嘿!”阎重喜马上便为肖天健解答了他的疑问。

    肖天健微微在心里面叹息了一声,因为他知道阎重喜说的是实情,明末各种制度都已经崩坏,想要工匠们吃不饱穿不暖,加上材料又不充足,还想要工匠们打造出合格的武器,那是妄想,他从许多地方也都看到过有关明末的事情,对这样的情况当然也有所了解了。

    可惜了明朝那些聪明的技师了,他们始终不断的进着中国兵器技术的发展,但是到了这时代之后,他们的努力却因为制度的崩坏而开始复制东流了,以至于以后后金辫子们统治了中国之后,让中国一直领先的军事技术彻底停滞了发展,后来才酿成了中国积弱数百年,彻底沦为了世界三流国家,成了放在托盘上的肥肉,谁想宰割就来割上一块,虽然后来中国人还是站了起来,可是技术上却花费了大几十年还远远追不上那些西方列强。

    一想起这些愚昧自大到极点的螨虫统治中国的历史,肖天健就忍不住想要骂人,那帮熊货简直是一群猪头,稍微有点眼界的,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都不至于沦落到那种地步,可是后代有些混账导演,却还对于拍摄辫子戏乐此不疲,舔屁沟的为那些辫子们涂脂抹粉弘扬他们所谓的功绩才德!妈的!老子现在是来这个时代了,要是有机会的话,豁出命也不能让这群野猪皮把中国占了去!

    肖天健想的有些跑题了,旁边的阎重喜不知道肖天健忽然间为何如此愤怒,于是小声提醒他道:“掌盘子,咱们走不走?”

    “呃?!哦!出发!跟上他们!保持队形!别给我丢人!”肖天健楞了一下之后,马上回过来神,把这念头暂时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他的境地,让他忽然想起来胡汉三的那段唱词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这一比,他们还真是有点相似的地方。

    老子快成胡汉三了!呸呸呸!这想到哪儿了?老子高大威猛,玉树临风,岂是那个矮胖子可比的?老子要干就干大的!

    肖天健心里面赶紧呸了几下,甩掉了这个念头,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个挺直了腰板,连那些辅兵在内,都一个个腆胸叠肚的,排着队,大步从他身边走过,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自豪的神色,显然他们看罢了王天龙的手下之后,觉得自己比起他们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不错!士气堪用!不算给老子丢人!”肖天健深吸一口气,把一个竹哨叼到嘴里面,吹了起来。

    几十个人立即踩着他的哨声,脚步越发的整齐了许多,所有脚都踏在一个点上,在土路上扬起了一片尘土,滚滚朝着范家堡走去,整齐的脚步声和哨子声,让那些跑在前面的王天龙的手下们纷纷回头,惊诧的看着他们

    (让红票来的更猛烈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