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解释就是掩饰

    英皇大厦外,不知是谁散播了消息出去,一干记者媒体突然出现在楼下,等雷炻和商业调查科的人出来,立刻就蜂拥而至的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雷先生,商业调查科到公司来调查,是不是说明贵公司触犯了法律界线?”一名女记者借着位置靠前的优势,不顾商业调查科的警员阻拦,大胆的将麦伸到雷炻面前。

    其余的记者看到她如此,也纷纷跟着一起发问:“雷氏集团接受调查会不会影响到股价?”

    “据说雷先生您涉嫌贿赂官员得到内幕消息,请问这是真的吗?”

    “雷氏集团有没有存在洗黑钱......”一大堆问题纷纷向雷炻投来。

    雷炻却表现得相当平静,站在原地等待着保安和警员为他开出一条出去的路,面对媒体的问题,概不回答!

    短短十几米远的距离,在这样的情形下拖拖拉拉走了十分钟,雷炻才顺利的坐上车前往商业调查科的大本营。

    一间不足五平米的审讯室内,雷炻双手环胸的坐在椅子上,桌前平静的放着一杯廉价咖啡,但他却不屑一顾,完全没有喝一口。

    “雷先生,请你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在工程投标之前跟王议员共同用餐?还有我们调查了那段期间你的银行出入流水账,发现你的账户中少了一千万美金,麻烦你也一同解释一下!”梁督察将照片和一份四年前的银行流水账一同推到雷炻的身前。

    雷炻平静的拿起那几张照片,回想了下那天的饭局,片刻后将照片扔回到桌上,冷笑的说道:“没错,这照片上的确是我和王议员,虽然当然还没有公开竞投,但我雷氏集团跟政府工程合作过多次,我跟王议员私下也算是熟人了,难道我们以朋友的身份见面吃个饭,这都违反了法规?”

    “还有一点,我们光明正大公开用餐,并不是私下隐蔽偷偷摸摸,我想这不足以构成我贿赂官员的证据吧?”雷炻说完后看了看表,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梁督察看了看身边的警员,他的解释也算符合情理,将照片抽走后,又将银行的流水账摆在他面前。

    雷炻看着这份流水账的资料,更觉得可笑,竟然有人蠢到拿这些作为证据!

    “男人嘛,当然爱美女,区区一千万美金,我早已经不记得花在哪个女人身上了!”

    “一千万美金可不是个小数目,雷先生还真是大方,不过你要是无法解释清楚这笔钱的去向,我们就有怀疑你的动机。”梁督察好不容易抓到他的一点漏洞,自然不会放过。

    雷炻将身躯靠在椅子上,突然闭上了黑眸,好像是在思考,又好像是在给自己寻找开脱的借口?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另外一名男性警员敲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名身形看上去跟雷炻差不多的男子,他的出现让这狭小的审讯室显得拥挤了不少。

    “我是雷先生的代表律师爱新觉罗.曜日,这是我的名片!”

    “你好,我是负责这件案子的梁正龙督察,我们还有疑问需要雷先生能解释清楚!”梁正龙礼貌性的接过他的名片,对于他的名字,他早已经是如雷贯耳了。

    爱新觉罗.曜日,满清贵族后裔,父母都是在职法官,到了他这辈也相当出色,年纪轻轻就被世界公认为“金牌律师”!

    曜日点点头,向警方提出:“雷先生需要时间想一想,毕竟这件案子是发生在四年前。”

    “好,十分钟,我们等会在进来!”梁督察明白他的意思,也爽快的给他一个回复。

    等警方的人都出去后,狭小的审讯室内只有两人在密谈,曜日试着牵引他回想四年前的事情,到底那名举报者手里还有没有掌握着其他的证据?

    “雷先生,你今天必须交代清楚那笔钱的去向,如果无法解释清楚的话,警方一定会拿这一点大作文章!”曜日将资料前前后后看了几遍,最终视线就落在这笔钱上。

    “我只记得,我好像是花在了某个女人身上,不过具体是花在哪个女人身上,这我就真的不记得了!”雷炻摇摇头,表示他也无能为力。

    “确定吗?”曜日严谨的问。

    “当然!”雷炻也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好,等会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会处理好!”曜日已经想到了对策帮他脱身。

    当梁督察带着警员再次回到审讯室准备审问之时,雷炻依旧保持着沉默,所有提问均由曜日带他回答。

    “雷先生说,那笔钱他很肯定是花在某个女人身上,但事情已经过了四年,当年像雷先生这样的单身成功人士自然深受女人喜欢,所以不用我说明,你们警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曜日意有所指,这些应该由警方自己去调查清楚。

    雷炻在一旁耐心的听着,记忆力惊人的他怎么可能不记得那笔钱的去向呢?他这么做无非是故意让警方自己的去查出来。

    当年他提了一千万美金的现金,购买了一艘豪华游艇,而船舶登记入户人的名字,却登记在一个名叫“王倩倩”的女人名下!

    梁督察有些不甘心的皱了皱眉,点点头应道:“这笔钱的去向我们会继续追踪,不过由于现在案件还在调查中,所以雷先生您近期内都不能离开台湾!”

    “这一点我们一定会配合警方的调查!”曜日接话答道。

    一个小时的审问结束,雷炻依旧一脸平静的走出来,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一丝的波澜。

    警局门外,一大批记者一直从雷氏公司尾随跟到这来,看到雷炻出来,又蜂拥而至的围堵了上去,安德烈早已经带了保镖在外等候,还没等记者围上了,四名黑衣保镖已经训练有速的将其拦在一旁,护送着雷炻和曜日一起上车。

    车门关上,外面的记者依旧不肯放弃采访,纷纷拍打着车窗尽其可能的拿到第一手消息,但车里的雷炻完全不予理会,冷声的向司机下着命令:“开车,回公司!”

    英国.伦敦...

    超大液晶屏幕中,正播放着雷炻被商业调查科请回去协助调查的画面,看着屏幕上那张令人厌恶的脸,威尔的眸中便升起了一股股杀意。

    “雷炻呀雷炻,要是当年你乖乖的跟我合作的话,今天也不至于这样。”自言自语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看着屏幕中的雷炻暗暗发笑。

    他可是英国皇室二皇子,王位的第二继承人,当年他不远万里的亲自到台湾去邀他合作,但雷炻竟然无视他,第一次会面故意带着女人来赴约,之后更是故意找各种理由拒绝跟他会面合作,完全没有将他的诚意放在眼里。

    他的野心已经完全暴露在雷炻面前,对于这个知道自己秘密并看不起他的威尔的人,就必须得死!

    “殿下,我帮你按摩吧?”一名金发女郎不知何时已经跪坐在了威尔的身边,身穿着性感的低胸装,依偎在他的大腿上。

    收回思绪,威尔面露贪婪的看着身边的女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笑,抬起手将杯里了红酒从高处往下倒出,正好淋湿了女人胸前的衣物和肌肤。

    “殿下......”女人娇媚的呼喊着他,一双纤纤玉手更是大胆的往威尔的下身探去。

    女人似乎是摸索到了什么宝物,脸上一阵阵的娇羞,媚眼如丝的抬头看着威尔。

    一向对女人都来则不拒的威尔一把将她拉到怀里,手背触碰着她娇嫩的肌肤,在女人身上点起了一把把浴.火......

    娇嗔的低吟声在房间上空盘旋,直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才打断了这场激情。

    南希面露暗色的等着那边接听,直到拨通了第三遍,那边才响起了威尔慵懒的声音:“不知道南希小姐这么着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威尔,你这是明知故名吧?雷炻的被商业调查科调查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她刚刚才看到台湾那边的新闻,第一直觉告诉她,那名匿名举报者的幕后人就是威尔。

    威尔早就料到南希会有这样的反应,推开依偎在身边的女人后,才带着笑意温柔的向她解释:“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让雷炻吃点亏挫挫他的锐气,难道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我要的是雷炻的人,并不是要你毁掉他,我警告你威尔,要是你胆敢在对雷炻下手,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至于那个王位是谁接任,你就自己去跟你大哥争个够吧!”南希放下了狠话,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雷炻下黑手。

    雷炻是她的,就算是要动手,也应该是她自己来做,还轮不到那个威尔在那假惺惺!

    “你真以为雷炻会有事吗?我说过,我不过是要挫挫他的锐气,让雷氏公司的股价出现混乱低迷一阵子而已,你又何必那么在意呢。”威尔站起来,袒露在空气中的健硕身材让人如痴如醉,就连刚刚才结束了一场欢爱的金发美女在如此的他面前,又禁不住遐想翩翩。

    “对于你这个毫无感情的人而言,你当然不会懂我的心思,在你的心里,你在乎的恐怕只有那个王位吧?”聪慧的南希早就将他看清楚。

    今天这番话她就是故意多次拿“王位”这个词来要挟他,如果他跟自己翻脸的话,她就立刻在爹地面前数落他的不是,让他失去首相的支持!

    威尔自然也深知这一层的道理,不过他决定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因为她一个女人的要挟而改变。

    “我们现在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要是得到了王位,自然会有你的好处,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身边有位性感火辣的美女相陪,威尔不想在浪费时间跟她在电话里争吵这些无谓的结果。

    他的目的本就是要除去雷炻,先扰乱雷氏集团的股价,让他背负着股民的骂声,把他逼到社会法律的边缘,之后再进一步对他展开一系列的打击行动,让他彻底身败名裂,变得一无所有!

    到那时,连那个小不点都没了,蓝希雅还不是他手到擒来的战利品吗?

    “哈哈哈......”将电话挂断扔到一边,威尔心情大好的将金发女郎再次按在身下。

    笑声充满了整个房间,夹杂着女人的娇嗔,一同在房中上演着一场春宫大戏。

    被威尔挂了电话,南希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刚才从威尔的话中,她已经嗅出了一抹血腥味,他一定还会有什么阴谋,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暗害雷炻!

    眉头越皱越深,南希将手机紧紧的握在手里,她不知道应不应该打这个电话给雷?

    “南希,你在里面吗?”布莱尔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南希被他的喊声惊了一下,立刻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爹地,我在。”

    话音落下后,布莱尔一身笔挺的西装走了进来,看她脸色不是很好,立刻关心道:“我是宝贝女儿最近是不是因为爹地的事情太累了?”

    “这几天是有些累,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真的爹地!”南希深知自己是因为刚才紧张过度才会这样,忙为自己找借口开脱。

    布莱尔点点头,上前伸手轻拂了下她的长发:“今天你哪都不用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在跟爹地出席一个宴会。”

    可听了布莱尔的话,南希却立刻拉黑了一张脸的问:“爹地,你是不是又安排了谁给我做男伴?”

    从一开始的哈里到约翰、达斯丁......已经五个人了,难道爹地都不嫌烦的吗?

    “不愧是我布莱尔的女儿,明晚的宴会是迪娜夫人举办的,她的身份就不用我说明了,你明晚只要打扮得美艳动人的出席,爹地保证明晚的男伴你一定会喜欢的!”布莱尔这次可是中气十足,他看人的眼光一直都不会错。

    布莱尔滔滔不绝的说着,丝毫没有留意到南希的不耐烦。

    “够了爹地,你不要在浪费时间帮我安排这些事情了,我的幸福我自有安排,现在我累了要休息,你也回房间去吧!”南希边说边推着布莱尔离开自己的房间,她听那些话都听得耳朵长茧了。

    “南希,南希,我知道你心里还想着雷炻,但雷炻就算跟我们翻脸也不选择你,难道你还要这么执迷不悟吗?别的话爹地也不多说,你今晚自己想想吧。”布莱尔在门外留下一句话后便回房了。

    南希何尝不明白呢,但是现在雷和那个女人正在闹矛盾分居,正是她介入的好机会。

    刚才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雷炻,现在将这点贯通点后,她有什么理由不去为自己的幸福争取呢?

    熟练的按下一组号码,现在台湾那边应该是下午,雷现在是不是在处理这件事情给公司带来的影响呢?

    刚刚跟曜日谈完了这件案子的处理方式,南希的电话便适时的想起,雷炻没有犹豫便直接接听了她的来电:“你好,南希小姐。”

    他的话很客套,似乎他们没有那过去四年的相处,而仅仅是一对商业上的合作伙伴。

    “我看到新闻了,公司那边目前还好吗?如果有什么是我可以帮上忙的,你不要跟我客气。”南希大方的直言道。

    雷炻的黑眸一闪,试探性的问向她:“你这么快就知道我公司出事,是不是你知道些什么?”

    南希楞了下,没想到雷炻会这么问自己,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我......我也只是猜测的,不过你自己要小心点,尤其是威尔!”

    “威尔?如果你真的想帮我的话,就老实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雷炻的声音一沉,带着一股逼问的气息逼向她。

    南希觉得雷炻这么问自己,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但她又不能明着告诉他,总不能说她和威尔私下有合作,是威尔亲口告诉她的吧?

    “最近威尔在英国很平静,但是你在台湾却出现了各种问题,所以我觉得是威尔在背地对你下黑手,才会特别的提醒你,对于其他的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想了想,南希还是为自己找了个借口除去雷炻对自己的怀疑。

    但是她越解释,雷炻就更是对她不信任,从布莱尔对他下了那番狠话和威胁后,雷炻便开始警惕他们父女俩,他们都是政治舞台上的主导者,他绝对不能对他们放松一丝警惕!

    “原来是这样......”最后的鼻音故意拉长,似乎是在反问着她。

    “那你以为是怎么样?”南希试探性的问。

    “没怎么样,谢谢你的关心,我会特别小心他的!”雷炻欲言又止的表情上写满了怀疑。

    “好吧,以后有机会再见!”

    “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