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他是谁?

    在基地内观察了一夜的子昊,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嚷嚷着要去公园学小提琴,边说还自己准备跳下床来,吓得雷炻快步上前接住他。

    “这几天你要乖乖的呆着,哪里都不许去!”雷炻的话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小子昊泪眼汪汪的看着爹地,心里一阵的委屈,他已经没事了,为什么还不让他下床呢?

    “子昊想要找范叔叔学拉琴。”看着爹地那张没得商量的脸,子昊还是鼓起了勇气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但这话却让雷炻不安的皱起了眉头,把儿子抱回床上,仔细的问:“范叔叔是谁?”

    “是公园里一个很会拉小提琴的叔叔,子昊的小提琴就是他教的。”小子昊没有半点隐瞒的全盘拖出。

    雷炻看着儿子说到那个人时眼前一阵发光,难怪最近这一周,子昊老是每天早上要去公园,还特意买了小提琴。

    原本他以为只是孩子的一时兴趣,想不到中间还有这层关联……

    “子昊听好,你这几天哪里都不能去,必须等你身上的小红疹退了,才能出去玩。”雷炻一面安抚着儿子,一面想个儿子口中喊着的安叔叔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小子昊将衣服掀起来,白皙的肌肤上一颗颗红疹子像麻花似的出现在他的身上,将衣服放下来,有些失落的点点头:“好吧,但子昊想回家,不想呆在这里!”

    “可以!”只要他乖乖的不出去,回到庄园养着也是可以的。

    但为了安全起见,雷炻让叶欣带上药品一同离开,暂时让她住在庄园里,以免子昊又突然发作。

    回到庄园内,子昊立刻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但蓝希雅看着他跑跑跳跳的模样,心里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却从未真正的放下过。

    “希雅,我有事要单独跟你谈谈。”雷炻走到她身边牵着她的手。

    蓝希雅回头看向他,点点头:“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吗?”

    “子昊今天说公园里有个教他拉琴的范叔叔,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他的神情略显严肃,让蓝希雅有些疑惑起来。

    两个小时前,雷炻已经派安德烈去查这个人的来历,英国华裔,范文迪,在英国xxx学院毕业,之前在一间规模不错的培训学校担任小提琴音乐导师,两个月前刚刚辞职,于半个月前来到台湾,在信义路刚刚购买了一间公寓!

    虽然表面上他的个人资料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在英国辞职的时间,和出现在台湾的时间,却让雷炻觉得不寻常。

    最重要的一点,他为什么要选择来松山区这边的公园拉琴?要知道信义路到松山区驾车最快都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更何况在他居住的附近也有公园,但他却偏偏要舍近求远,这的确很不合常理?

    “炻,是不是这个人有问题?”蓝希雅已经从他的脸上看出了端倪,小心翼翼的问。

    雷炻点点头,牵着她的手一起去了书房,将安德烈刚才查到了资料拿给她看,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是他舍近求远的来到松山公园,目的很明显,一定是想找机会接近蓝希雅!

    蓝希雅看完了这些资料,在听着刚才雷炻的分析,这才恍然大悟察觉到不对劲:“炻,他会不会是南希派来的人?”

    “十有**吧,不是南希就是威尔!”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但雷炻已经十分肯定了。

    “那我们要怎么做?他们是不是还想对子昊下手?”蓝希雅上前扑进了雷炻的怀里,担忧的紧紧拥住他。

    将怀里的她拥住,都怪他最近忙着公司那边堆积如山的工作,以至于这周疏忽了对他们的关心,低头亲吻着她的发,温柔的拍拍她的背。

    “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但是子昊绝对不可以在见他,还有一点我很奇怪,他如果是故意来接近你的,那他为什么会知道你会去松山公园呢?”

    “有人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这是蓝希雅的第一反应。

    两人互看一眼,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里已经猜到了**分,在他们的身边,一定有奸细!

    “看来今年的最佳影帝和影后,非我们莫属了!”雷炻的眸中闪过一丝光线,脑海中已经布下了一个局,等着对方跳进去。

    书房内,蓝希雅仔细的听着他的计划,为了子昊,也为了她自己,这次她选择赌一把!

    第二天一早,小子昊就习惯性的拿去他的小提琴在客厅内独自练习起来,雷炻下楼看着他那有模有样的姿势,上前说道:“子昊既然这么喜欢小提琴,那爹地给你找个老师回来教你好不好?”

    “不好,子昊不要别的老师,子昊只要范叔叔教。”小家伙说话的同时,姿势还是摆得很端正的呢。

    但是这话却惹得雷炻的脸色迅速转变,一把拽着儿子到跟前,极其严肃的警告着他:“以后不要在提起“范叔叔”这三个字,要是爹地再听到你说的话,就把你赶出去,以后都不让你再回来!”

    这是雷炻第一次在子昊面前这么凶,让在一旁的饶雪曼想上前去护着子昊,但又怕惹怒了雷炻。

    子昊愣愣的看着爹地,好半响后,才从他的警告中反应过来,但泪水也紧跟着从眼眶里挥洒而出:“呜呜呜,爹地好凶,妈咪,婆婆……”

    “怎么回事啊,一大早的你干嘛又弄哭孩子呀?”蓝希雅正好从楼上下来,看到儿子一脸委屈的哭声,立刻跑上前把他抱到沙发上坐下。

    “爹地说要把子昊赶出去……呜呜呜……”扑在妈咪的怀里,小小的身子不断的抽泣着。

    饶雪曼在一旁看着,也不好上前说什么,只得坐到蓝希雅身边,帮忙照顾子昊。

    蓝希雅将孩子给曼姨,没好气的上前朝雷炻质问道:“你疯了吗,是不是昨晚没吵够,现在拿孩子出气,但是在孩子面前,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我说什么了?我的孩子口口声声嚷嚷着要找什么范叔叔,难道我不应该生气吗?”雷炻似乎没有一点要让步的样子,脸上依旧铁青得难看。

    “你那是无理取闹!我跟人家一点都不熟,何况人家只是好心教孩子拉琴,你犯得着这样小心眼吗?”

    “我小心眼,你竟然敢说我小心眼!”两人互不相让的在客厅的争吵起来,脸上的神色看起来绝对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

    昨天回来还好好的,这会就吵成这样,让饶雪曼看得云里雾里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就说你怎么了,你如果不是小心眼的话,怎么会为了那么一点小事昨晚就跟我发脾气?”蓝希雅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是想要将整个庄园的人都全部惊醒。

    不过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蓝雨在楼上的确是听到了她的争吵声,还没换下睡衣,就急着从房间里下来,看到二人在客厅里吵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立刻上前劝解。

    “发生什么事了希雅?”蓝雨上前看到雷炻一脸发怒的表情,立刻将蓝希雅拉开。

    “你问他,让他说发生什么事了!”蓝希雅直接将问题丢给了雷炻,自己则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蓝雨哪里敢问雷炻,只是视线看向他的位置,久久不敢开口。

    这样尴尬的局面维持了几分钟,安德烈在后面整理好自己后跟着蓝雨的脚步下楼,雷炻看到他走来,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给他们,没有留下任何一个字的转身离开。

    “出什么事了?”安德烈走到蓝雨身边,疑惑的问了句。

    “我也不知道,你快跟出去看看吧。”蓝雨推了推他,天知道雷少今天是哪里不对劲了,但她又不敢问。

    “你大着肚子没事不要出去乱跑,我追出去看看!”安德烈在爱妻的脸颊上烙下一吻,这才紧跟在雷炻的脚步后出去。

    等他们都双双离开了,蓝雨才坐到蓝希雅身边,推了推她的肩,说道:“出什么事了,跟我们说说,别整得我们像无头苍蝇似的?”

    “呜呜呜……爹地好凶,还说要赶子昊出去……”意识到自己已经安全了,小子昊抬起泪汪汪的小脸蛋向姨妈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蓝雨心疼的拉着他的小手来到自己跟前,帮他擦拭脸颊上的泪痕,柔声的问:“爹地真的这么说的吗?”

    “真的,婆婆也听到的!”小子昊肯定的点点头,眼眶又顺势落下两行泪水。

    这话让蓝雨将视线看向饶雪曼,在得到曼姨的点头确认后,就更加不理解雷少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自从他回来后,对子昊疼爱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说出那样的话,尤其是现在子昊这样的身体状况,就更加没有理由啊?

    暮然,现在能给她一个准确答案的,就只有希雅了。

    “你倒是说句话,你们俩到底为什么吵架?”蓝雨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蓝希雅将子昊抱回怀里,亲亲他的小脸蛋安抚着他,等他平静下来后,才缓缓的开口将两人的矛盾点说出来:“我们在松山公园认识了一个很会拉小提琴的男人,名字叫范文迪,子昊每天嚷嚷着出去,就是去公园找他教小提琴。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事,我跟他也不熟,只是他自己小心眼,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而已!”

    “范文迪?这人会不会有问题呀?会不会跟之前的米兰一样,都是披着羊皮的狼,你要小心点呀!”蓝雨警惕的提醒着她,原来雷少是吃醋了。

    也难怪,自己的老婆孩子嘴里天天念叨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这的确有些打击到了像雷少这样骄傲的男人!

    “我跟人家又没怎么样,你们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好不好?”蓝希雅受不了她的话,扫了蓝雨一眼,抱着子昊起身往餐厅走去。

    另一边,雷炻和安德烈坐上车后,立刻变了一个人,完全不像是刚才在庄园跟蓝希雅吵得不相上下的雷炻。

    “烈,你来开车!”为了确保百分百他们的谈话安全,雷炻让司机下车,车上只有他们两人。

    安德烈发动引擎,缓缓将车开出了庄园后,才鼓起勇气的向雷炻问道:“雷少,刚才在庄园内发生的事,可不像是你会做的?”

    “哈哈哈,是吗,难道我的演技有这么差吗?”雷炻轻笑了几声,眸中露出一抹掩藏不住的精光。

    “这跟演技没关系,只是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以我对你的了解,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你绝对不会为了一点小事跟夫人闹得那么僵!”安德烈一边开车,一边将自己的分析说出来。

    “烈,还记得昨天我让你查的那个男人吗?”雷炻突然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跟他说。

    “当然,很有可疑!”这一点安德烈也察觉到了。

    “我怀疑我们身边有佣人被收买了,应该是庄园里的佣人。”

    “所以你和夫人就联合上演了这么一出戏?”安德烈大胆的猜测道。

    “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透露,就连蓝雨那边也要瞒住,这样才能令庄园里的那个叛徒信以为真,将我们不合的消息传出去!”雷炻谨慎的提醒着他,眸子一直盯着窗外看。

    “是,我知道!”安德烈点点头应道。

    果然,在雷炻前脚刚刚踏入英皇大厦,左少羿那边就已经收到了他们今天早上不合的消息,但左少羿绝对不是那种随便听信别人说什么就相信的人,除非,是希雅亲口告诉他!

    左少羿依旧出现在松山公园的喷水池边等他们,但蓝希雅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出现,让左少羿多少有些失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