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刻意的接近

    推开门,客厅的装潢非常单调,纯白色的墙壁,米白色的真发沙发和家具,看得出都是同一色系的搭配,简单的在客厅里看了几眼便将注意力转向了卧室,正如客厅的格调一样,卧室也是清一色白色系的装潢,这种暖色系的装修风格,也正好突显出这个身份的一大爱好“小提琴”。

    在主卧室隔壁的一间卧室里,没有床也没有衣柜,因为这间卧室早已经被改成了琴房,橱窗里摆放着三把大小不一的小提琴,靠窗台的位置还有一台纯白色的钢琴静静的立在那里,似乎还在等待着它的主人。

    左少羿被这台钢琴深深的吸引了,情不自禁的走到钢琴前坐下,打开琴盖,欲要跃跃一试的演奏一曲......

    哆瑞咪发索拉西多......手指在琴键上熟练的找到了一些感觉后,闭上眼睛,脑海中回想着多年前希雅第一次在他眼前弹钢琴的一幕,手指瞬间化身为五线谱上的精灵,熟练的演奏起一首醉人的钢琴曲。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左少羿还是个音乐天才,那个时候只有十四岁的他,为了能和希雅找到一丝的共同语言,他曾经学过几年的钢琴和小提琴,但是龙俊生觉得一个男孩子学那些太娘了,之后就禁止了他学习,而龙梓琳之所以会从小喜欢左少羿,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看到弹钢琴的他,被他的音乐和才情吸引的吧!

    随着琴音在房中盘旋,一幅幅久违的画面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少羿哥哥,你觉得我刚才弹的好听吗?”女孩看上去年约十二岁,长相清秀,眉眼之间透着一丝灵气。

    少年坐在她身边,认真的听完她演奏的曲子,虽然有很多地方需要多加练习,但少年脸上却扬起了一抹宠溺的笑容,鼓励着女孩道:“很好听,我很喜欢!”

    “真的吗,我太高兴了!”得到少年的赞许,女孩一下就高兴的站起来连连欢呼。

    脑海中的画面随着乐谱的节奏一步步的推进,当那晚他一脚踢开酒店房间门进来时,他最心爱的女孩却跟另外一个男孩**着身体的出现在他眼前,他嫉妒、他愤怒、他甚至疯狂的一枪把那个男孩杀死了......

    “希雅——”枪声似乎就在他的耳边响起,让他全身瞬间僵硬。

    一分钟,两分钟......不知过了多久,左少羿才从刚才的回忆中惊醒,用力的将琴盖盖上,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间琴房。

    “铃......”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响起,刚刚从回忆里挣脱出来的左少羿从阳台走回客厅,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怎么样,还习惯吗?”电话那头传来米兰的声音。

    “还好,没什么习不习惯的!”左少羿冷冰冰的回答,似乎完全不记得两人曾经有过一次次的激情。

    “我收到消息,明天蓝希雅会带着她儿子在松山公园玩,所以你的机会来了。”

    左少羿眼角微微眼角,的确正如她所说的,他的机会来了.

    “你怎么知道明天她们肯定会去松山公园?”兴奋了几秒后,左少羿很快理清的思绪。

    “这个有什么难的,玫瑰庄园里那么多的佣人,随便抓住一个佣人的弱点将他们收买成我们的眼线,这不就能清楚的知道他们的行踪了吗?”电话那头的米兰明显带着一丝骄傲,这种收买人心的事情她处理起来,是百分之百的命中。

    听到她的回答,看来他还真不能小看这个女人,以前他也试图想用这个办法收买玫瑰庄园的佣人,但是不知为什么,从来就没有成功过?

    “你除了告诉我这个消息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事情?”电话里她的笑声,突然让左少羿感到很反感。

    “没了,先预祝你计划成功!”米兰的话音刚刚落下,左少羿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跟她说,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松山公园……”口中默念着这个地名,放下电话,转身回到琴房,在橱窗里挑选了一把小提琴,走到窗前,寻找记忆中的节奏,缓缓拉动了琴弦。

    许久未拉小提琴的他,明显的有些生疏,但为了明天能成功的吸引到希雅的注意,左少羿一直从下午练习到天色完全被黑夜笼罩,他依然无动于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初秋,阳光明媚的早晨带着一丝凉意,小子昊在基地待了一个月,早就被闷得伸长了脖子想出去玩,蓝希雅知道他最近闷坏了,答应今天带他去松山公园去玩。

    “爹地,你不陪我去吗?”小家伙一早就兴冲冲的在客厅等着,看到雷炻穿着西装下楼,立刻上前抱住他。

    雷炻一把宠爱的将儿子抱起来,一起走到餐桌前坐下:“乖,之前爹地耽误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这几天先让妈咪和婆婆陪你好不好?”

    “那我什么时候能去上学呢?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上学,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小伙伴和米兰老师了。”小家伙完全不知道现在自己还有其他小伙伴的情况,更不知道他口中最喜欢的米兰老师,就是害他生病的凶手。

    听到儿子还口口声声的要见那个歹毒的女人,雷炻立刻提高警惕的提醒他:“子昊,你乖乖听好爹地的话,那个米兰老师是坏人,现在她做了坏事已经逃跑了,所以你要是看到她的话,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小子昊认真的听着爹地的话,但是小小年纪的他,根本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米兰老师怎么会变成坏人逃跑了呢?

    “子昊,你记住了吗?”雷炻看他不说话又不回答,再次重复的问。

    “我,知道了……”虽然嘴里说知道了,但心里还是记得米兰老师的好。

    蓝希雅昨晚睡得沉沉的,今天早上起来显得特别精神,好久没有这样舒服的睡一觉了,走下楼来看到正在对话的父子俩,一脸笑容的走上前,在儿子肉嘟嘟的脸颊上印下一吻:“怎么了,爹地跟你说什么了?”

    “妈咪,爹地说米兰老师是坏人,她逃跑了,让子昊看到她要躲远。”虽然搞不清状况,但小子昊还是记住了雷炻的话。

    蓝希雅看了看雷炻,二人交换了下眼神后,蓝希雅坐到小子昊的旁边,点点头道:“爹地说的对,所以你要好好记住,知道吗?”

    “嗯,子昊知道了,那我们今天什么时候出去玩呀?”圆滚滚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蓝希雅。

    “等我们吃完了早餐就去,好不好?”摸摸他的脑袋,让管家把早餐送上来。

    用过早餐后,蓝希雅和饶雪曼一起带着孩子出门,随行的除了司机外还有另外五名保镖。

    左少羿依旧在逃,不管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都不能放松警惕!

    入秋的松山公园,公园大道的秋叶随着季节开始变黄,部分秋叶落到了地上,穿过大道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型的喷水池,离喷水池不足五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最受孩子们喜爱的儿童乐园了。

    子昊许久没有出来玩,一看到滑滑梯,秋千,跳跳床整个人就开始兴奋起来,小手不听使唤的要挣脱开蓝希雅玩儿童乐园跑,看着他的那副兴奋剂,蓝希雅也放手让他去玩。

    不过今天不是周末,在公园玩的孩子不算多,蓝希雅在边上的长椅找了个空位置坐下,饶雪曼可不放心子昊一个人跑去玩,紧跟在他身边陪着他,孩子跑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身后跟随的保镖也不敢大意,一直紧跟在饶雪曼五米之外的距离,不敢离开得太远。

    突的,远传悠扬的传来了小提琴的琴音,蓝希雅在周围张望了一下,都没有看到是谁在拉琴?

    闭上眼睛靠在长椅上,细听之下,原来对方拉的曲子是“梁祝”。

    静静的聆听,主调似乎在诉说着女子幽婉的哀伤,凄缠颇恻……情不自禁的站起来,朝着琴声的方向寻去,每一步的靠近,琴声便更清晰的在耳边流动。

    喷泉池边,一名身材匀称,脸部线条棱角分明的男子,正专注着手中的小提琴,将周围人群的目光全部吸引。

    蓝希雅走上前,也加入了聆听中,曾经这首曲子是她最喜欢的一首,记得在很多年前,她曾经还用这首经典名曲去参加过钢琴比赛,不过那段记忆早已经离她远去了。

    一曲落下,男子没有在意围观群众的目光,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蓝希雅站在原地,静静的聆听着。

    “妈咪,妈咪…..”突然,一道幼嫩呢过的声音将她从琴声中拉回了现实。

    小子昊刚才在玩荡秋千,可是转头没有看到妈咪,就立刻往这边人多的地方找来了。

    “妈咪在这,快来。”蓝希雅朝子昊招招手后,就看到他健步如飞的朝蓝希雅跑来。

    弯腰将儿子抱起,看他跑得小脸红嘟嘟的,忍不住亲了下他的小脸蛋:“怎么了,不玩了吗?”

    “子昊以为妈咪走了,所以就来找你。”短短的小手圈住蓝希雅的脖子,似乎怕等会又看不到她了。

    “傻孩子,妈咪不走,妈咪只是在听这个叔叔拉小提琴。”手指向站在喷泉池前的俊朗男子解释道。

    顺着妈咪指的方向看去,小子昊也痴迷的看向了他,不过他直勾勾盯着的不是男子那俊逸的脸庞,而是他手中的小提琴。

    “妈咪,我也想要叔叔手里的那个东西。”子昊看着他手里的小提琴,视线一刻都移不开了。

    蓝希雅用质疑的眼光看着儿子,这孩子,就是三分钟热度。

    从蓝希雅身上挣脱下来,小子昊直接走到了男子的跟前,矮小的个头就那样抬头仰视着他看,也许是真的被小家伙影响到了,男子竟突然停了下来,半蹲下身子看着跟前的小子昊问:“小朋友,你是不是也喜欢小提琴呀?”

    子昊近距离的看着这个自己从来没有玩过的东西,略显兴奋的点点头道:“嗯嗯,子昊喜欢!”

    “不好意思,我的孩子打扰到你了。”蓝希雅和饶雪曼忙上前。

    “没关系,孩子很可爱,我很喜欢他!”男子抬头看着蓝希雅,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但很快就低下头躲过她们的视线。

    “妈咪,子昊也想要叔叔手里的那个玩具。”小子昊眼巴巴的看着,小手情不自禁的就朝男子手里的小提琴摸去。

    “子昊,那不是玩具,那是小提琴。”蓝希雅摸摸儿子的小脑袋说道。

    男子看着孩子那眼巴巴的眼神,大方的将自己的小提琴琴弓递给他:“来,到叔叔这来。”

    子昊眼前一亮,全然不顾身后妈咪的意见就走到了男子身边,接过他递来的琴弓,学着叔叔刚才的样子,有模有样的拉起来。

    只是的他拿出来的琴音,让刚才周围那些围观的人群都纷纷离开,不过小子昊自己却乐在其中。

    “妈咪,妈咪你看,子昊也会哦。”喜滋滋的向妈咪炫耀着他刚刚学会的新技能。

    蓝希雅和饶雪曼互看一眼,有些对不起人家,但看子昊这么高兴,又不好上前硬把他拉开。

    小子昊玩得不亦乐乎,完全没有被自己拉出的噪音影响,还越来越勇,不知是否是用力过度,突然一声清脆的弦断音响起,琴弓上的弦竟然断了。

    “啊——”小子昊被这意想不到的一幕惊了一跳。

    蓝希雅立刻上前把子昊拉回来,看着被孩子拉断的弦,立刻向男子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孩子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吧,你看多少钱,我赔给你吧?”

    长相俊逸的男子站起来,看了看那断掉的弦,大方的说:“不用了,一根弦而言,值不了多少钱,更何况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没关系。”

    “叔叔,对不起。”子昊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也主动跟他道歉。

    “没关系,叔叔知道你只是喜欢小提琴,不是故意弄坏的,对不对?”男子的笑容如午后的阳光般明媚,他的谦和也让蓝希雅和饶雪曼感到非常舒服。

    “这怎么好意思,不如你留下一个联系方式给我,我买一个新的琴弓赔给你吧!”蓝希雅也是爱音乐的人,坚持要这么做。

    “联系方式我可以给你,但真的不用赔给我,更何况只是一根弦而已!”男子拒绝蓝希雅的好意,嘴边依旧挂着笑容。

    “这……好吧。”蓝希雅将子昊抱起来,免得他又惹麻烦。

    “今天能认识你们很高兴,我叫范文迪,也可以叫我leo !”男子主动的来了个自我介绍。

    蓝希雅被他那阳光谦和的性格吸引,同时也礼貌的回应着他的话:“我叫蓝希雅,这是我三岁大的儿子雷子昊,这位是我母亲。”

    “原来你叫雷子昊,如果你喜欢学小提琴的话,可以来找我哦。”对于子昊弄断自己琴弓的事,男子一点都没有介意,反而表现出非常大方的模样。

    “真的吗?妈咪,我也要学拉琴!”子昊兴匆匆抬头,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蓝希雅。

    蓝希雅对子昊的脾性是了如指掌,他就是三分钟热度而已,不过为了不让他失望,她还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好棒,妈咪答应了!”得到妈咪的点头答应,小子昊就像是捡到了宝藏那样的开心。

    男子从外套中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纸笔,在纸上写了一组号码交给她:“蓝小姐,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中午我还有课要上,必须先走了。”

    “好的好的,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了。”蓝希雅接过他递来的纸条看了看后顺手放入了衣兜里。

    “明天见!”男子将东西收了收后,很快就离开了她们的视线。

    待他走出公园大门坐上了出租车后,脸上这才露出了跟刚才不一样的笑容,不在是那么的阳光明媚,而是让人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离开后,子昊又投入到游戏中,蓝希雅拿出他留下的联系方式问了问身边的饶雪曼:“曼姨,你说我们要不要买个琴弓还给他呀?”

    “我看直接买把小提琴吧,就一根琴弓,这可有失你的身份呀!”饶雪曼考虑后给出了她这个建议。

    一把小提琴对蓝希雅而言,的确不值什么钱,看着手里的纸条,蓝希雅点了点头附和着曼姨的建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