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必须走一趟

    位于主楼的顶楼办公室内,赛门直接把肖恩带到了这里,雷炻接到通知后,立刻赶了过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等候他的肖恩,进门后便立刻挂起一抹抿笑的迎上去:“uncle怎么突然来到台湾了呢?”

    本坐在沙发上的肖恩看他走进来,放下手中的咖啡站了起来:“那天可是你的好日子,但是你却突然离开了,我猜一定是孩子有问题吧?”

    雷炻走到他身边坐下,眼中的担忧让肖恩一眼就看了出来。

    “还是uncle了解我,你猜的没错,的确是孩子出了问题,已经确定感染是变种病毒!”说到这,雷炻就连手心也在不知何时紧紧的握紧了。

    肖恩从雷炻十几岁就开始看着他长大,现在看着他手握成拳的样子,看来孩子的病情非常棘手!

    “变种病毒?有没有查出来是哪一类?”

    “类似于hsv-1,但又不完全是,基地的医院团队已经开始着手研究,但这需要时间,我担心孩子......”雷炻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男人,现在却无力挽救自己的孩子。

    “变种的hsv-1,这种病毒最近在英国那边好像有听说过,你不妨派人去英国那边调查一下,最好是能得到英国皇室的帮助。”肖恩对雷炻说的变种hsv-1好像略有所闻,将自己仅知道的信息告诉他,希望对他有所帮助。

    “英国皇室......为什么?”雷炻有些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肖恩端起桌面上的咖啡,品尝了一口后将杯子放下,顺势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古巴雪茄点燃,轻轻的吸了一口,闻着雪茄的香味一面回答他:“如果我那位老友的消息是正确的话,这种病毒一定是来自英国皇室!”

    “你的意思是,是英国皇室在秘密研究的这种病毒?”雷炻突然恍然大悟,在脑海中浮现了一张脸。

    “表面上看英国皇室是和谐一片,但是自古以来为了争权夺位,不管是大富之家还是普通家庭,都避免不了内斗,更何况是一个皇室呢?”肖恩没有把话说得太通透,但雷炻已经理解了他话中的含义。

    “威尔.蒙巴顿.温莎。”沉默了一会,从雷炻口中缓缓的念出了一个名字。

    肖恩坐在他身边,清楚的听到了他说的这个名字,但他脸上没有给予过多的表情来评价这个人。

    两人沉默的坐在办公室内,许久后,雷炻才说话打破了室内的沉寂:“谢谢uncle的提醒,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炻,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没有任何难题是可以难倒你的,就像四年前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但是现在你却比任何都活得精彩!”看着他那张更显成熟的脸庞,肖恩突然想起了四十年前的雷兆天。

    “thanks !”

    结束了两人的单独谈话,肖恩要求去看看子昊,虽然不希望子昊被打扰,但是他人都已经来到这里了,雷炻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治疗室内,蓝希雅第一次跟肖恩见面,原以为他是玛丽的父亲,为人也好不到哪去,但今天见面后,她彻底改变了自己对他的看法。

    “爷爷,我还记得你哦。”吃饱喝足的小子昊这会恢复了体力,看到出现在床前的外籍老爷爷,他的小脑袋瓜子立刻就搜索到那天见面的画面。

    肖恩慈祥的来到床边看着可爱的小子昊,没想到会有人那么心狠手辣,连个三岁的孩子都不肯放过!

    “爷爷也还记得你,你叫雷子昊,是吗?”

    “嗯,我就是雷子昊!”挺起了小身板坐直,故意加大音量的回答他。

    虽然肖恩的中文不是特别流利,但跟小子昊交流起来,完全没有语言障碍,一老一小愉快的交谈着,蓝希雅在一旁看着这样和谐的画面,心里却有一阵酸楚爬山心头。

    雷炻看得出她的忧心,只要一天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她的担忧每天就会加重一分。

    “别多想了,我已经知道是英国那边动的手脚,只要能查出是谁研究的这种变种病毒,就一定能从他身上找到治疗方法!”伸手拥住她的肩,希望他的话能暂时安抚她的担忧。

    “嗯。”蓝希雅看了看身边的他,主动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简单的应了一个字。

    组织基地不能让外人随便进入,所以饶雪曼纵使想来探望子昊,也不能进来,等蓝雨和安德烈赶回基地时,子昊已经睡下了。

    才两天没有看到子昊,蓝雨顿时觉得他消瘦了不少,细嫩的小手上还留有打抗生素的针孔,小小年纪就要受病毒的折磨,让即将为人母的蓝雨也是心生怜意。

    “一定是南希那个女人搞的鬼,这肯定是她的报复!”当初在台湾她入住庄园的时候,蓝雨就看出了她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看来,她还是个没有良心的巫女。

    等蓝雨的话音刚落下,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推开,赛门面显紧张的走了进来:“雷少,幼稚园那边有结果了。”

    雷炻看着赛门的脸部表情,不用他说出来,他似乎已经先猜到答案了,挥手让房中的所有人都离开到外面交谈,以免他们的谈话内容被子昊听到。

    坐到房间外走廊的长椅上,蓝希雅忍不住先发问道:“赛门,幼稚园那边怎么样?”

    “幼稚园里有六个孩子也有呕吐腹泻的症状,在我们到访后就立刻送到医院去检验了血液分析,证实跟子昊身上的病毒是一样的!”说着,还将手里的一份检测报告交给了雷炻。

    “这些孩子一定是子昊班上的小同学,肯定也是吃了米兰做的蛋糕,才会被感染的!”蓝希雅想起那些可怜的孩子,心里竟有些过意不去。

    对方的目标是子昊,那些孩子都是被牵连进来的

    “那个老师开学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调查过她的底,但是并没有查出任何的疑点。”安德烈记得蓝希雅说的这个女人,但是她的档案很普通,这才让他们对她放松了警惕。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的,我们要多加小心!”雷炻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也算到了对方现在肯定也在暗中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看。

    “对了,烈,你跟我来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紧急事件,雷炻边说边站起来往电梯走去。

    安德烈拍了拍蓝雨的肩,让她在这里陪陪蓝希雅,便立刻也跟着雷炻的脚步离去。

    顶楼的天台上,这个地方是最适合说机密的位置,因为天台一眼可以尽收眼底,绝对不用担心被人偷听到。

    “雷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他的这个习惯安德烈早已经熟悉。

    “子昊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线,接下来无论是基地或是公司,一定会接二连三的出现麻烦,如果我判断的没错,英国那边布莱尔和威尔王子一定是连成了同盟的合作关系!”这个猜测是在确定了子昊感染病毒的时候他就想到的,直到肖恩的出现,告诉他这病毒跟英国皇室有关,这才肯定了他的判断。

    “如果他们携手一起对付我们,我们就等同腹背受敌!”安德烈其实也猜到了几分,只是没有实际证据,他也不好往下判断。

    “所以,我们也要找联盟!”雷炻突然转身,黝黑的眸子似乎定在了安德烈身上。

    这样的眼神让安德烈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理智的追问道:“雷少是否心里已经有了人选?”

    雷炻点点头,人选自然是有,只不过这必须他亲自走一趟,才能百分百的有把握让对方相信他们。

    “这几天我要秘密去一趟英国,台湾这边就交给你,我离开的消息绝对不能走漏半点风声!”雷炻很谨慎的把事情交代清楚。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索法罗.肖恩现在也在台湾,我担心他......”两家的关系不比从前,尤其是出了玛丽的事情后,安德烈是担心他那只老狐狸鼻子太灵,会闻出什么蛛丝马迹。

    雷炻扫了他一眼,不过他的顾忌他也能理解,一旦肖恩知道玛丽的艾滋病是他暗中动的手脚,那他绝对会跟自己反目,倒过来反咬雷氏一口!

    “不要去担心这些,你要做的就是将那些往事烂在肚子里,既然他现在正好在台湾,我们正好可以利用他做场戏,让那些躲在暗中的人以为我在台湾招呼他,这样不是更好的掩护我秘密离开吗?”雷炻早就暗中部署好了一切计划。

    “好,那雷少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最好是今晚!”

    “那我立刻就去准备,台湾这边雷少放心,我会全力安排好!”安德烈神色严肃,不容一丝的松懈。

    点点头,挥手让他先去准备,他还想独自一人在这里想想后续的事情。

    龙雅别苑...

    小子昊在婚礼上突发不适的画面,如今还历历在目的出现在龙俊生的脑海中,希雅的电话关机打不通,打去玫瑰庄园却只有饶雪曼一人在,希雅和孩子甚至都没有回庄园,让他现在担心得吃不下也睡不着。

    “爹地,算我求你了好吗,你不要在走来走去了,看得我头都晕了。”一个上午,龙俊生都在客厅里不停的来回走动,实在是让龙梓琳受不了了。

    龙俊生听到女儿的抱怨,走到她身边问:“你可是子昊的姨妈,现在孩子出事了,你怎么就一点不担心他的呢?”

    龙梓琳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抬头看到他,一脸的不屑:“姨妈?算了吧,我可担不起!他可是雷炻的儿子,大把人关心他,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那就更没关系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想呢?”龙俊生带着一丝愤怒的指责她。

    “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难道爹地你现在才知道吗?在法国的时候我就说了不愿意回来参加婚礼,是你把丹尼抬出来劝我,我才看在丹尼的份上勉强答应的,没有跟她们姐妹发生冲突,你就应该满意了!”在龙梓琳的心里,她从来就没有把那姐妹俩视为亲人。

    她们的身份说得好听是私生女,说难听点的话,就是狐狸精生下的野种!

    她龙梓琳才是龙家堂堂正正的大小姐,想让她对那姐妹俩好,下下辈子都绝对不可能。

    “你,你怎么......”龙俊生很想指责她的不是,但是她说的话都是事实。

    “丹尼的假期还有两天就到了,所以我们明天就要回巴黎,机票已经订好了,爹地你也赶紧去收拾收拾东西吧。”龙梓琳放松了语气,不想跟他继续为了那些事情争论。

    “我不走,要走你们自己走吧!”这个时候子昊的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怎么能放心得下呢。

    “爹地,你不跟我们回巴黎,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能帮得了什么忙,你不要忘记那孩子的父亲是谁,是雷炻!”龙梓琳被他的话激得站了起来,走到他跟前一次次的提醒他。

    龙俊生不悦的皱眉,虽然雷炻是有本事,但他就是不放心,这个时候让他离开台湾,等于就是让他去死!

    看他不说话的走到阳台那边去逃避她的话,龙梓琳也跟上前,继续劝着他:“爹地,子昊是雷家人的宝贝,雷家绝对不会让他有任何的危险,难道你这都不放心吗?”

    “梓琳,我就是想知道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而已,只要看到孩子平平安安的,我就马上回巴黎,怎么样?”受不了女儿的话,这是龙俊生做出的让步。

    但龙梓琳显然不买账,扭头将视线看向阳台的另一个方向,铁了心的就是要爹地跟着她回巴黎。

    “叮咚.…..”门外适时的响起了门铃声,将两人的谈话暂时打断。

    龙梓琳双手环胸的站在阳台外好奇的看着大门的方向,原来是彼特!

    “龙先生,大小姐。”彼特走进客厅,看着父女俩脸上的神色,就猜到肯定是两人又闹意见分歧了。

    “坐吧,怎么今天那么有空过来?”龙俊生离开阳台走进客厅招呼彼特坐下。

    “龙先生难道没有看新闻吗?”彼特看他那么淡定的模样,突然问了句。

    “新闻?什么新闻?我昨天才从希雅举行婚礼的小岛回来,根本不知道有什么新闻?是关于他们婚礼的新闻吗?我记得岛上没有邀请记者媒体呀?”龙俊生想了想,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报道的事情。

    彼特看了看站在阳台外的龙梓琳,想说什么,突然又停顿了下来,怕自己说出来有什么不妥。

    龙俊生看着他那模样,实在是着急:“有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呀?你老是看梓琳,难道这事跟梓琳有关系吗?”

    龙梓琳耳尖的听到爹地提到自己,也从阳台外走了进来,坐到彼特对面的沙发上:“叔叔,有话不妨直说。”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知道左少羿逃狱的事情呀?”彼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什么?他逃狱了?”龙梓琳一脸的错然,左少羿竟然还敢干出这种事情。

    “对,就在上周,希雅小姐婚礼的前几天。看报道说他是在监狱里被人打伤刺中了右胸送入医院,但是第二天早上就在医院失踪了,现在警方在全力通缉他,我担心那小子会来找你们报复,所以龙俊生你进出的时候都要小心点!”彼特还记得那天他们去探望左少羿时,他那副欲要吃掉龙俊生的嘴脸。

    龙俊生点点头,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就又出了这么档子事情。

    “爹地,你听到没,这样的话我就更不会让你独自留在台湾,不管怎么样,你明天都必须跟我回巴黎!”左少羿的疯狂龙梓琳是知道的,天知道他逃狱出来想干些什么。

    “他现在是逃犯,肯定不会明目张胆的出现,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多心!”为了能留在台湾,龙俊生努力的让自己表现得平静。

    “龙先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觉得你这次应该听大小姐的话,尽快回巴黎比较安全,你可别忘了那天他可是想扑上来对你动手的呀!”彼特也加入了劝解龙俊生的队伍中。

    “爹地,你们去了监狱探监竟然都瞒着我。”龙梓琳板起了一张严肃的脸,虽然那天晚上她在门外偷听到了,但此时此刻,她为了能让爹地跟自己回巴黎,只好在他们面前假装不知道。

    龙俊生面露尴尬的看了看彼特,这会都怪他说漏嘴了!

    “梓琳,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怕他会影响你而已!”龙俊生忙解释道。

    “影响我?他以为他是谁呀?现在如果让我再看到他的话,我会毫不留情的上前给他两个耳光,这是他欠我的!”

    “是谁欠了你那么多,让我的达令那么凶的要扇他耳光?”龙梓琳的话刚落下,丹尼的声音适时的从楼梯处传了过来。

    刚才他在楼上就听到了楼下隐隐约约的争吵声,以为是他们又吵架了,放下手里的工作刚走下来,就正好听到了龙梓琳这带着愤怒的话。

    “没什么,一个不值得一提的人而已!”丹尼的出现让龙梓琳立刻起身朝他黏了过去。

    丹尼是崇尚浪漫的法国人,龙梓琳朝他走来,毫不避忌的在其余两人面前跟龙梓琳来了个法式热吻,才结束了秀恩爱的坐到沙发上。

    “这位就是大小姐的未婚夫吧?”彼特看着他们那你侬我侬的模样,不用介绍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你好,叫我丹尼就可以了!”丹尼热情的朝彼特伸出手臂握手。

    “我叫彼特,以前是龙先生的属下,很高兴见到你。”同样彼特也热情回应着他的友好。

    看着这会气氛那么好,龙俊生立刻拉住丹尼说:“我还有点私事要在台湾多留几天,明天你和梓琳先回巴黎,怎么样?”

    “当然可以,我会照顾好梓琳的!”丹尼面带笑容,照顾未婚妻是他的责任。

    “no!明天必须一起走,就是用抬的,我也要把爹地你抬上飞机。”前一刻还心情大好的龙梓琳,被龙俊生再次提起这事,一下子又恼了起来。

    当着其余两人的面,把话撂在这生气的跑上楼去收拾东西,不管爹地有什么理由,她绝对不会让爹地留在台湾,爹地是她的,是她龙梓琳的!

    坐在客厅里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虚,其实龙俊生知道女儿心里想着什么,只是他就是不放心,暂时不愿意离开而已。

    “唉......”重重的叹了口气,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