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英皇大厦.雷氏集团…

    这两天因为子昊不舒服,她一直没有回公司上班,刚回来就忙着把手里积压的事情处理好,签完最后这份文件,她总算是能休息一会了。

    只是眼睛刚刚闭上,爹地昨天傍晚那通电话的内容,让她着实有些伤脑筋,到底要给彼特安排一个怎么样的职位才合适呢?

    “在想什么?”雷炻大手从后背绕过来,搂住了蓝希雅的腰,将她整个人往自己身上带去。

    蓝希雅猝不及防,重心不稳便直接靠在了雷炻的身上,也懒得再起来,顺势还往旁边挪了一点,调整个舒服的姿势靠着。

    “爹地昨天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想让我给彼特安排个职位,他跟着我爹地那么多年,虽然曾经出卖过爹地,但是念着那么多年的旧情,也不忍心看他现在过得太惨!”蓝希雅没多想,就把自己正烦恼的事情说了出来。

    收购龙天和后面重组分配的事情一直都是雷炻在处理,蓝希雅完全没有参与!

    听到这话,雷炻的脸色微微一沉,缓缓开口道:“他想给彼特安排个什么职位?”

    像彼特那样的人,雷炻当时故意摆了他一道,可没想到现在龙俊生刚回国,他就又抱上了龙俊生这棵树,直接找上了希雅这层关系。

    “随便给他安排个坐办公室的职位,待遇过得去就行!”蓝希雅在商场混迹了四年,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高职位的工作,绝对不会给他安排。

    听了蓝希雅的话,雷炻心里也已经有了决定,立刻给了她一个答案:“那就人事专员的位置吧,工资方面我会让他们提高50%,怎么样?”

    “谢谢老公!”蓝希雅伸手主动勾住雷炻的脖子,笑着送上一吻。

    这个职位属于人力资源部,工作比较轻松,也没什么权利可言,正适合安排给现在的彼特。

    “时间差不多了,你手里的工作都处理好了吗?”雷炻看了看时间,已经来到了下班的点了。

    “好了,我收拾一下就可以走了!”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说着便从他身上站了起来,收拾桌面上的文件。

    两人如胶似漆的一起上下班,惹得全公司上下的职员无一不羡慕的……

    但两人刚刚回到家,眼前的一幕就把蓝希雅吓了一跳:“子昊,你怎么可以吃冰淇淋,马上扔掉!”

    手里拿着一个五彩巧克力冰淇淋的子昊,正准备往嘴里送入冰凉好吃的巧克力冰淇淋,就被妈咪的声音被制止了。

    “妈咪,米兰老师说可以吃的。”小子昊眼巴巴的看着吃了一半的冰淇淋,顺便还搬出了救兵。

    蓝希雅撇下雷炻在身后,快步走上前,将儿子手里的冰淇淋拿到手中,转身交给身后的雷炻,又绘声绘声的反问着小家伙:“你难道忘记前几天你怎么会肚子疼?怎么难受得呕吐了吗?”

    小子昊愣愣的看着蓝希雅,回想起那天的情景,便乖乖的把小手伸起来,将手里的小勺子也交了出来道:“妈咪,子昊知道错了。”

    看着儿子道歉了,蓝希雅这才把他抱起来坐到沙发上,用视线告诉雷炻,让他把冰淇淋赶紧拿到厨房扔掉,免得子昊看到又想吃。

    接收到她的讯息,雷炻快速的移动,离开了子昊的视线,将他吃剩下的冰淇淋拿去处理掉。

    “子昊乖,你要记得妈咪的话,这个星期你都不能随便吃零食,等过几天小肚子好了,才能吃,知道吗?”为了儿子的身体,蓝希雅一遍遍的叮嘱着他。

    “那米兰老师做的小蛋糕也不能吃吗?”抬头看着妈咪,子昊有些不舍的问。

    “小蛋糕?什么小蛋糕?”蓝希雅还是第一次听子昊说起。

    “就是米兰老师亲手做的小蛋糕,老师经常会发给小朋友吃,可好吃了。”说着,小嘴还吧唧吧唧的做起了吃的模样。

    “这个……”蓝希雅想了想,又低头看着儿子的馋样,这才松了口道:“好吧,只能吃一个!”

    “妈咪真好!”得到同意,小家伙乐呵呵的圈住蓝希雅的脖子,将湿漉漉的小嘴贴上她的脸颊。

    “好了好了,乖,我们去厨房看看今晚有什么好吃的……”说着,抱起儿子起身也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次日午后,龙俊生带着希雅给的好消息又来到了工地上,接上了彼特后,车辆便径直往台中的方向开去。

    “我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参加希雅和小雨的婚礼,婚礼过后就马上回法国了,工作的事情安排好了,工薪会增加50%,希雅不会亏待你的!”尽管只是个人事专员,但也比他在那工地上做个小管事强多了。

    “是,这一次,真的很感激龙先生和蓝小姐!”彼特连连点头,当过去和现在的落差一下子变成事实后,他整个人也跟着变回清醒了。

    龙俊生微微点了点头,和彼特聊着过去的事情,看着前方不远处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看见头角的建筑物,突然低沉的问道:“你之前都没有去看过他吗?”

    彼特看向前方,刚才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车是开完台中的方向,现在他这么一问,彼特才醒悟道:“刚开始那会有去过,到后来我自己落魄成这样,就一直没有再去了!”

    “嗯……”龙俊生微微点头,没有在问下去。

    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彼特首先下了车,帮龙俊生拉开车门,等龙俊生下车之后,才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走到大大的铁门前面,龙俊生忽然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挂在大门旁边的牌子,在心里默念了一次,忽然笑了起来:“你说我混了黑道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来过这地方,没想到啊没想到……”

    彼特一时无言以对,想了想,才开口说:“也都是他自己做得太过,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龙俊生不置可否,抬起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通过申请登记后,狱警将二人带到了会见室,龙俊生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时不时地转头看一眼门口的方向,那个一直面无表情的狱警站得笔直,从进来开始似乎就没有移动过半分的位置。

    “他是不是知道我来了,所以不肯出来见我?”龙俊生有些担忧的问向身边的彼特。

    “这个……我没有透露是您来了,只是填了我的名字,应该也快到了吧?”彼特自己心里也没多少底子,他也搞不清现在的左少羿是怎样的心思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拧动把手的声音,龙俊生和彼特几乎是同一时间抬起头来看过去,不到十平米的空间里面顿时就溢满了紧张的氛围。

    胖胖的狱警首先映入眼帘,“到了,进去吧!”

    话音落下,一道高瘦的身影也随之走了进来,当看见那个穿着囚服,憔悴消瘦的人时,龙俊生第一感觉就是有些心疼,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恨。

    “左少,龙先生来看你了。”彼特连忙开口,声音听起来却有些心虚。

    前方传来彼特的话,令左少羿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就沸腾起来,恨意浓浓,抬起头,双眼血红地盯着面前的两人。

    “你来干什么!”左少羿盯着龙俊生,冷声开口。

    “左少,龙先生刚从法国回来,这次是专程来看你的……”彼特立刻在一旁补充,希望能让气氛缓和一些。

    “是专程来看我笑话的吧?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等今天应该等了很久了,我猜你羿开始就知道雷炻没死,就等着看他回来报复我!”

    左少羿拉开椅子重重坐下去,双目阴霾森冷,这样的一双眼睛镶在左少羿此刻瘦得有些过分的脸上,显得更加恐怖吓人。

    龙俊生摇了摇头,略显无奈的说:“你和雷炻之间的事情,我一直都不知情,而你落得今天的下场,都是你自己造成的,难道现在你还没有后悔自己当初做的事情吗?”

    “后悔?”左少羿冷笑,眼里闪过一道浓浓的嘲讽,“我没什么好后悔的!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错的是你们!”

    看着他那不知悔改的样子,彼特和龙俊生都无言以对……

    而龙俊生暂时的沉默,反而更加刺激了左少羿的情绪,伸手指着龙俊生恶狠狠地说:“都怪你这个老东西!”

    “当初如果你一开始就听我的话,把希雅给救回来,让希雅嫁给我,今天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龙天集团今天依旧还是你的!”

    听了这些话,龙俊生震惊不已:“希雅嫁给你?你难道忘了,梓琳才是你的未婚妻吗?”

    “闭嘴!我告诉你,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喜欢过那个女人,是你这个老东西擅作主张,硬是要撮合我和龙梓琳,要是硬给拉上一点关系,我只能告诉你,她只是我左少羿的一个踏板。我心里的女人,一直都是希雅,这么多年,从未改变过!”左少羿过去多次暗示过,但龙俊生从来就没有重视过,甚至还拿出百分之五龙天集团的股份来诱惑他娶龙梓琳。

    龙俊生被他这番话激得大气直喘,全身微微颤抖起来:“你,我真是养了一条白眼狼,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当年就不应该把你捡回来!”

    龙俊生的话,深深戳中了左少羿心里最敏感的防线,冷眸抬起来扫向龙俊生,声音骤然降到了冰点,又带着一丝嘲讽开口:“这么多年来,你不都是把我当成你身边捡回来的一条狗而已吗?”

    “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能够堂堂正正有身份的站在希雅身边,让她过最好的生活,可是都是因为你,这一切都没有了!所以我要抢回来,希雅是我的,龙天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们等着瞧,我一定会把我的东西全部都抢回来的!”左少羿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嚯”地站了起来,双手重重拍在桌子上。

    “龙先生,小心!”彼特看着情况不对劲,立刻就拉着龙俊生起身后退几步。

    旁边的狱警一看情况不对劲,立刻就拔出电棍过来,将左少羿反手钳制住扣在桌面上,左少羿瘦削的脸都被压得有些变形了。

    “会面结束,马上把他押回去!”随后赶来的两个狱警一起上前帮忙,将情绪还十分激动的左少羿一起押着离开了会面室。

    龙俊生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总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在困扰着他。

    回去的路上,龙俊生一直都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休憩,一言不发,也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只是在冷静。

    彼特坐在旁边,时不时地转头看一下他,见他不想开口说话,也识趣地没有打扰他半句。

    龙俊生那闷闷不乐的模样可逃不过丹尼这个心理医生的眼睛,看他连晚餐都没下楼吃,便让龙梓琳主动上楼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走到房间门口,龙梓琳抬起手正想要敲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本来就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一条缝。

    而爹地的声音正好从里面传出来,仔细听了两句,意识到好像是和蓝希雅在通电话,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让她全身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定定地站在原地,无法移动!

    “今天我和彼特去监狱看了左少弈,他现在看起来过得很不好!”龙俊生想到下午的情形,虽然左少羿的态度还是很恶劣,但他对他现在的处境还是十分感慨。

    想当初一切都没有改变的时候,左少弈是何等是意气风发,何曾会落魄到今日的地步?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推崇的尖子,如今却偏偏沦为阶下囚,过着最艰难的生活。

    电话这头的蓝希雅一愣,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在看文件的雷炻,见他没有看向自己这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心里面对左少弈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爱自然是从未有过,恨也早就消失殆尽,当初唯一有的将他视为兄长的情意,也早在他当着自己的面杀死林峰的时候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不过听爹地说话的语气,蓝希雅还是回了一句:“事已至此,爹地你也别想太多,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如果当初不是他对雷炻下了那样的狠手,雷炻也不会将他逼到这个地步,或许现在,他还能坐在龙天的总裁位置上。

    龙俊生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尽显无奈:“爹地也明白,但是毕竟当年是我把他一手带大,还把梓琳都嫁给他,是他自己不会珍惜,也怨不得别人。”

    龙梓琳的心一下子变得揪疼起来,伸手捂住胸口的位置,不知不觉间,一行滚烫的泪水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蓝希雅刚想回话,雷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身后,伸出双臂将她圈在怀里,低头细细地用下巴摩挲着她的脸颊。

    “爹地,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别太担心,早点休息,我找时间再去看你。”蓝希雅不想让雷炻听到她和爹地谈论太多左少弈的事情,连忙就转移了话题。

    “好,那你也早点休息!”她匆忙的转移话题,龙俊生自然猜到了肯定是雷炻来了,没有多说,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龙梓琳在门外努力让自己控制好情绪,将眼角的泪痕擦掉,正想悄悄离开的时候,手肘不小心撞到了门板,发出一声脆响,里面的龙俊生听到门外的异响,立刻快步走了出来。

    “是谁?”

    “是我,爹地,看你晚餐都没吃什么,所以上来看看。”声音略微的颤抖,她努力减视线往下看,尽量不让爹地看出端倪。

    “我没事,就是年纪大了,出去走了一天就觉得特别累,没什么胃口而已。”龙俊生可没打算让她知道左少羿的境况,随便说个理由蒙过去。

    “不管怎么样多少还是要吃点,我让佣人给你热了饭菜等会给你送来,不管怎么样,都要吃一点!”龙梓琳不死心的继续说着。

    “好好,那你先回房间去吧,我等会一定会吃的,去吧!”龙俊生连连点头,才将她送走。

    回到房间的龙梓琳,一进门就将门反锁起来,背靠着门口,双眼定定地看着脚下的地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左少羿……”这三个字原本早已经被她尘封在记忆中,只是回到台湾,又不得不将他从记忆中又提取出来。

    但静下来仔细回想,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