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征兆

    蓝雨本来就还在看着那对镯子发愣,没想到蓝希雅会忽然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也没听清楚她说的什么,只是听到她喊了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就点了点头,说:“嗯,是!”

    龙俊生最在意蓝雨的态度,这会儿见她点头,更是欣喜不已:“你们喜欢就好,喜欢就好,等过几个月宝宝出生了,我再让人给宝宝也打一份!”

    “不用……”了字还没有出口,蓝雨便正好对上了龙俊生那泪光闪烁的眼神,竟然有种说不下去的感觉,默默将手镯的盒子盖上递给身边的安德烈,转而开口道:“到时候再说吧!”

    蓝希雅在旁看着,尽管姐姐的态度尽管还算不上多大热情,但好歹不再排斥了,心里的大石终于可以放下了!

    从餐厅出来时,龙俊生也许是太高兴了,今晚微微喝多了几杯,有些微醉的模样,走路时的步伐都有些虚浮。

    “让他们把车子开上来!”蓝希雅等人走到门外,看了一眼停在十几米开外的车,转头吩咐身后的一个保镖。

    稍后,一辆银灰色轿车便开到了龙俊生的面前,丹尼和龙梓琳一人搀着一边把他扶上车。

    “小雨,今天晚上,爹地真的很开心,以后,以后你有时间就来看看爹地,陪爹地说说话。”也许是借着酒劲,龙俊生前脚已经跨上车子了,又忽然停下来转头看着蓝雨说。

    只是那声音怎么听,都有点乞求的味道在里面。

    蓝雨咬了咬唇,别过脸看向一旁,没有回答,一旁的蓝希雅看着爹地脸上希望的神色正在一点点暗淡,忍不住上前接过他的话说道:“爹地你先回去休息,等有时间了我们会去看你的!”

    “好,好,希雅,爹地在家等着你们来!”说完,又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嘴里呢呢喃喃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醉醺醺地上了车。

    目送着他们离开,蓝希雅等人才坐上了一直在等候他们的房车,子昊刚才在饭桌上又吃又跑的,一上车没几分钟就靠在饶雪曼的怀里睡着了。

    蓝希雅转头看向蓝雨,眉眼间都是笑意:“姐姐,今天晚上谢谢你能来,我很久没见过爹地像今天晚上这么高兴了,等过两天我们再一起去龙雅别苑看望爹地好不好?”

    “我不想看到龙梓琳那张臭脸!”蓝雨靠在安德烈的肩膀上,想到那张和秋水心有几分相似的脸,就无比的厌恶。

    “那我们可以约爹地到外面去,不会见到她的!”蓝希雅连忙再接再厉的说道。

    “希雅,你应该懂得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吧?”面对她一句句的试探,蓝雨沉默了一会,反问了她一个问题。

    “我……知道了。”她的意思在明显不过,看来是她太过着急了。

    回到庄园,饶雪曼抱着孩子上楼去了,蓝雨也直接回房休息,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蓝希雅心里还是高兴的,她相信只要给姐姐一点时间适应,她一定会跟爹地融洽相处的!

    一心只想着怎么样化解爹地和姐姐的关系,低着头上楼连走过了房间门口都没有发现。

    忽然间,被一股蛮力给往后拉去,紧接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瞬间将蓝希雅给团团包围了。

    “想去哪里?房间都走过了难道你都不知道的吗?”雷炻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种说不清的魅惑。

    蓝希雅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自己把身子往雷炻的怀里蹭去,双手搭在雷炻的手臂上笑着说:“没想去哪,只是想东西太出神了,一时没注意而已!”

    声音之中难掩兴奋和欢喜,雷炻知道她在高兴什么,直接将她打横抱在怀里,转身走回房间。

    看着她脸上神采飞扬的样子,雷炻的嘴角也跟着挽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来,抱着她回到大床上坐下,近距离的打量着她。

    “怎么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说着,还伸手在脸上擦拭了一下。

    看着她略显可爱的样子,雷炻邪恶的勾唇,腾出一只大手隔着雪纺的裙抚摸着她的肌肤道:“没什么,看你今天晚上似乎很高兴!”

    另一手已经寻到裙子后背的拉链处,大手往下一拉,蓝希雅光洁的后背在灯光下闪着一层淡淡的光圈。

    雷炻快速的低头亲吻着她修长白皙的脖子,一路缓缓往下,舌尖像灵蛇一般跳动着,所到之处都留下一团火焰,让蓝希雅忍不住轻微地颤栗起来。

    “炻,这几天冷落你,是不是生气了呀?”蓝希雅闭上眼睛,默默感受着雷炻的亲昵动作。

    “你说呢?那你今晚是不是得好好表示一下对我的安慰呢?”

    话音落下,两手拉着已经滑落到手臂处的裙子用力一扯,顺手扔到旁边的地上,滚烫的身子毫不犹豫地就将蓝希雅给压在了身下。

    双手握住蓝希雅的小手,十指紧扣,缓缓压在柔软的床褥上面,灼热的唇瓣霸道地堵住了她的樱唇,不让她再多说一句话。

    两人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完美的合二为一,当早晨的阳光透过纱帘洒进房间里时,蓝希雅感到一阵微微的刺目,下意识地就想要翻个身子,才稍稍一动,便发现身子酸软得像被卡车碾过一样,尤其是双腿更是酸得动都动不了。

    “这么快就醒了,不多睡一会?”雷炻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蓝希雅明显感觉到小雷炻已经昂首顶住了自己的后腰,连忙开口求饶说:“不要了,你不是已经答应了要带子昊去玩的吗?”

    雷炻有些委屈地低声呢喃着:“昨天晚上你们都去吃饭,就剩下我自己在家……”

    那低低的轻轻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可怜委屈,仿佛不去吃饭是蓝希雅造成的,而不是他自己不肯去的一样。

    听到他这样说,蓝希雅哪里还说得出拒绝的话来,心里一软,身子也跟着放松下来,不再紧绷。

    雷炻抱着蓝希雅往上缓缓移动着,低头在她的脖子上摩挲着,一点一点挤开了蓝希雅的双腿,将小雷炻穿插进去。

    一个小时之后,浴室内哗啦啦的水声停止后,雷炻已经洗好澡换上衣服了,看着还蜷在床上的蓝希雅,眼里柔光四射,走过去将她抱起来,轻声开口:“太累的话,今天就在家休息,我自己带孩子出去也是可以的。”

    蓝希雅轻轻摇了摇头:“不要了,等下儿子又耍脾了,你帮我拿衣服过来,我等会儿上车了再眯一会儿就没事了。”

    “你的体力还需要加强,以后我会帮你好好锻炼的!”雷炻在蓝希雅的耳边呼了口热气,又趁她不备在脸颊上啄了一口,才起身去帮她拿衣服去了。

    蓝希雅哭笑不得,转身看着雷炻高大的背影,心里渐渐地涌起一股浓浓的甜蜜来。

    等到蓝希雅梳洗好换上衣服,挽着雷炻正要出门的时候,饶雪曼满脸焦急地朝着这边走来,蓝希雅看着她的焦急模样,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就想到会不会是孩子出事了?

    “曼姨!”

    饶雪曼快步走上前,面露忧色的说道:“你们快去看看,子昊刚才起来之后就呕吐了两次,现在还开始喊肚子疼!”

    雷炻听了,剑眉轻轻蹙起,眼里闪过一丝的担忧:“通知医生过来了吗?”

    “已经通知了,陈医生正在路上!”子昊不舒服,饶雪曼一刻都不敢马虎大意。

    “嗯,不要担心,没事的,我们去看看!”雷炻伸手轻轻搂紧了一下蓝希雅的肩膀,安慰这她一起下楼。

    蓝希雅首先跑进房间,心疼的抱着儿子,看着他全身冒着冷汗,小脸疼得皱成一团,深深的揪住了她的心。

    “小少爷,是这里痛吗?”陈医生一赶来,立刻为子昊检查。

    一手轻轻按在子昊的肚皮上,另一手隔着手指轻轻按压下去,轻轻试探。

    只见躺在床上的子昊脸色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此刻也没了多少血色,双眼更是噙着泪水,看样子就十分难受。

    “疼……”话刚开口,豆大的泪珠子忍不住就从眼角滑落下来,那模样看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蓝希雅在一旁心疼得不行,坐在床边揪心地看着儿子,一脸担忧地说:“乖宝宝,肚子是不是很疼?现在还想吐吗?”

    陈医生站了起来,对着雷炻点了点头,“雷少,小少爷刚才已经停止了呕吐,但是肚子疼的状况似乎还没有减轻,我建议最好马上送去医院及时检查一下。”

    蓝希雅伸手轻轻贴上子昊的额头,感觉到有些发热,着急地说:“是不是还发烧了?陈医生,到底要不要紧?”

    “拉肚子本来就会有点低烧的,夫人不必担心,但是最稳妥的方法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会比较保险!”陈医生说完之后,忍不住低头轻轻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马上准备车子,到最近的医院!”雷炻沉下脸,计划着是不是应该让手下购入一套专业的检查设备放在家里。

    十分钟后,子昊被送到了离玫瑰庄园最近的一间私立医院,蓝希雅不放心,和饶雪曼一起陪着做了全部的检查,甚至还抽血送去化验了,等到全部的结果出来,却都显示没有异常。

    “已经全部排除了身体的其他病因,按照你们所说的,应该是昨天晚上吃的东西不消化引起的肠胃不适,等下开点药在家休息休息就好了。”医生仔细看着检查结果,这才笃定地下了结论。

    只是看着雷炻那阴沉的脸色,刚刚放下去的心又忍不住提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紧张地看着雷炻,寻思着自己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哪里出了纰漏?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在雷炻的肩上趴着的小子昊忽然动了动,小嘴一张,毫无预兆地再次吐了出来,这一次直接就吐在了雷炻的身上,顿时散发出一阵阵恶臭来。

    面对儿子的举动,雷炻只是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转头怒视着眼前的医生,脸色铁青的一字一顿,气势迫人:“你知不知道误诊的结果会是什么?”

    听了医生的话,蓝希雅回想着昨晚上的情况,似乎小家伙真的吃得有些太多了,而且几乎每一样菜都有碰过,说不定真的只是因为消化不良引起的。

    “既然检查结果没事就好,先带孩子回家吧,这里的消毒药水气味太浓,我闻着都有些想吐了。”蓝希雅生怕雷炻会迁怒到医院和医生身上,连忙拉着雷炻的袖子劝他离开。

    说着又偷偷对旁边的陈医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开口帮忙。

    一同前来的陈医生上前拿起刚才的检查结果仔细看了一遍,抬头对雷炻说:“雷少,检查结果的确显示一切正常,我也觉得是消化不良引起的呕吐和腹痛,小少爷年纪还小,我回去开些性子温和一些的药物给他服下很快就会没事的。”

    雷炻看了看陈医生,这才将孩子小心交给蓝希雅抱着,把脏掉的外套脱下扔到一旁的垃圾桶,转身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回到玫瑰庄园,陈医生第一时间就将药准备好了送过来,蓝希雅在旁心疼地喂他吃下去之后,又抱在怀里哄了好一会儿,看着儿子已经沉睡过去,脸色也似乎好转了一些,才稍稍放心了一点。

    “陈医生,你先回去休息吧,等子昊醒了我再让人通知你。”蓝希雅看着不停地抹汗的陈医生,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让人家一个五十多岁的长辈还一直担惊受怕的。

    只是一旁站着的雷炻脸色并没有多少的好转,回来之后也马上去冲了澡换上一套干净的新衣服,可是这会儿脸色跟在医院的时候一样黑得吓人。

    陈医生不安地看了一眼雷炻,有些哆嗦地说:“没,没关系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小少爷什么时候醒来了,我也好马上给他检查一下。”

    “不必了,先回去休息吧,我让管家准备辆车送你。”蓝希雅顺着目光看向雷炻,眼中的意思在坚持不过。

    雷炻看了看蓝希雅,知道她的坚持,松口重复了一句她刚才的话,让管家准备车送他回去。

    等陈医生离开,蓝希雅刚想把孩子放回床上,还没松手,小家伙就忽然打了个冷战,眉头一皱又开始低声呜咽着,蓝希雅哪里还敢松手,又将他抱在怀里了。

    “乖,妈咪抱着,抱着你睡!”蓝希雅抱着他,哄着他入睡。

    雷炻在旁看着,也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顿了顿,动身走过去挨着蓝希雅坐下,伸手从她怀里把孩子抱了过来。

    经过了这么一大圈的折腾,两个小时后,小子昊睡了一觉起来,发热的症状退了,呕吐和腹痛的症状都减轻了不少,总算是让蓝希雅的心定下来了。

    但是蓝希雅一刻也不敢放松,喂药,喂饭,都亲自动手,一直忙到晚上,陪着子昊憨憨入睡后,才重重的舒了口气,转身回自己的卧室。

    一进门就累得趴在床上不想动弹,感觉自己的骨头架子都要散掉了,雷炻的身影不知何时溜了进来,大手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温柔的帮她揉捏,力道非常适中。

    “谢天谢地,孩子终于没事了,昨晚我真不应该让他吃那么多!”闭上眼睛让自己放松放松。

    “别太自责了,以后注意点就好。”

    话音刚落下,蓝希雅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雷炻顺手拿过来看了一眼,便递给了蓝希雅道:“我去洗个澡。”

    蓝希雅一看,发现是爹地的来电,再抬头看着已经走到浴室门口的雷炻,理解他是不想听到他们的通话,才故意走开的。

    按下接听,龙俊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希雅,今天怎么没带着子昊过来?我在家等了一天,还让人买了好多玩具回来,就等着给子昊玩了。”

    “爹地不好意思,子昊早上一起来就上吐下泻的,折腾了一整天,我也是刚刚才得空休息!”蓝希雅的声音听得出来十分的疲惫不堪。

    龙俊生一听,心一下子就揪紧了。

    一方面是担心孩子的身体,另一方便也听得出来蓝希雅声音的有气无力,担心她累坏了身体,连忙说:“怎么会突然就病了?查出来是什么问题了吗?你自己也要保重身体才是,你从小身体就弱,可别累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