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我们来做个交易!

    蓝希雅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看着雷炻的手背,小声说:“先处理一下伤口,如果有什么碎片不及时取出来的话,会发炎的。”

    说罢转身就想要去拿药箱,却被雷炻拉住,用手臂把她给圈在怀里:“希雅,不要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什么都不用想!”

    “这是不是,南希的主意?”蓝希雅其实心里也已经基本确定了这个猜测。

    南希肯定是看到了请柬,才会不择一切手段的想要破坏婚礼,就如同她之前对自己说的一样,她一定不会让他们举行婚礼的!

    “不管是谁的主意,我都不会答应,除了你,我谁也不要!就算他们用什么办法来威胁我,我也不会妥协的!”雷炻眸子一沉,眸中充满了坚定。

    蓝希雅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拉住他过去坐下,不再说话转身找来了药箱,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帮雷炻清理伤口,将擦破的皮剪掉,又把黏在上面的灰尘和细小碎片都清理干净了,才一层一层地帮雷炻缠上纱布。

    “你是在担心吗?”雷炻看她不说话,不用问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布莱尔不管怎么说都是英国首相,当年他们能够救下你,隐藏在英国四年都没有让我们找到一点消息,势力不容小觑。如果这一次,因为你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而恼羞成怒对付你或者雷氏集团的话,只怕……”

    蓝希雅不是没有想过后果,现在冷静下来了,仔细想想,反而越想越担心。

    看着她担忧的样子,雷炻不由得将她抱紧:“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势力多大,我都会好好保护你和孩子,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暗黑组织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视的,他雷炻从来就没怕过谁,更何况他不相信布莱尔会为了这些事情,动用国家军队来对付他,若真的翻脸,他不介意跟他来一场恶斗!

    “不,我不能看着你冒险,炻,听我一句,暂时取消婚礼好不好?就让姐姐和烈先举行婚礼,我们可以……”

    “不行!婚礼不能取消,延期也不可以!”雷炻这次却是异常坚定地拒绝了蓝希雅的建议。

    换在以前,不管蓝希雅提出什么建议,他都会全部答应,只是这次让他取消婚礼,雷炻却一口就否决了。

    蓝希雅忧心地看着雷炻,伸手拉着他的手臂:“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着想,婚礼晚一点也没有关系的!”

    “这场婚礼是我欠你的,已经迟了四年,我不想,也不会让你失望!希雅,我明白你的担心,也请你相信我,我有能力解决这次的事情!”她的心思,雷炻又岂会不知?只不过,这一次他是铁了心不肯答应。

    看着雷炻那已经下定决心的样子,蓝希雅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无奈地点了点头,暂且听他的。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两人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了,一个下午,蓝希雅都有些心不在焉,就连下班回家陪子昊玩耍,心里都还在惦记着这件事。

    晚饭过后,雷炻跟安德烈便离开了大家了视线,单独在书房内商谈对策。

    “雷少,究竟出了什么事?”安德烈看他的模样,心里也跟着变得紧张,回想起来,已经许久不见过雷少有如此凝重的表情了。

    “布莱尔今天给我来了电话,提起我当年还欠下的两个条件。”雷炻薄唇微张,声音冷透。

    安德烈听了,也大约猜到,估计是布莱尔.卡梅伦那边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雷炻看了跟前的安德烈一眼,简单的继续说道:“他的条件很离谱,要我和希雅离婚,然后和南希结婚!”

    安德烈听着这话,十分震惊,没想到堂堂的一个首相,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立刻开口道:“这绝对不是布莱尔.卡梅伦的作风,肯定是南希在背后的怂恿的!”

    南希离开台湾之前,在仓库主动对雷少献身的场景又一次浮现眼前,安德烈这些年不是没有见过主动送上门来想要讨好雷少的女人,可是南希不同,她的身份太过特殊,这也让安德烈不得不多虑起来。

    雷炻没有否认安德烈的猜测,他自己后来也想了一遍,这件事情确实像是南希才会做出来的事情,否则的话按照布莱尔.卡梅伦的个性,也不会将这宝贵的两个条件用在这些儿女私情上。

    看着雷炻的脸色,安德烈小心地试探了一句:“雷少已经拒绝了?”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安德烈也已经猜到了雷少的答案。

    “你觉得呢?”雷炻回给他一记白眼。

    “布莱尔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所以,从今晚开始,你们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庄园的守卫再增加一倍,二十四小时巡逻,一旦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刚刚说完,雷炻想了什么,突然又补上一句:“尤其是曼姨和子昊出门的时候,不管是去哪里,距离远近,都一定要有保镖跟着,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

    希雅每天跟他在一起,他比较放心,最担心的就是曼姨和子昊这两个没有防御能力的人,只能多派些保镖跟着,以免发生意外。

    安德烈点了点头:“你放心没,我这就去安排!”

    “等等,这件事情你和蓝雨说一下,也好让她有个防备!”

    “好,蓝雨我会好好和她说的。”安德烈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小事,安德烈离开书房后,立刻在庄园内来个大整顿,让赛门在组织那边挑选一些精英过来,将整个庄园的保全做到万无一失,还加装了一些监控,杜绝了庄园内的死角!

    ******

    三天后.英国伦敦…

    自从那晚得到父亲的允诺后,南希兴奋了一整夜,导致第二天没能赶上送爹地上飞机去新加坡。

    三天来,布莱尔没有打过一通电话给她,南希以为爹地太忙没有时间,也不好打电话拉着他谈雷炻的事情,只能苦苦等候了三天,这才把他盼回来。

    布莱尔回国后直接回唐宁街,刚步入大厅,就看见神采奕奕的南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笑着走过去给了布莱尔一个拥抱,笑道:“欢迎回来,我亲爱的父亲!”

    “看见你我也很高兴,我亲爱的女儿!”布莱尔看着她这么高兴,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她说雷炻的事。

    父女俩一起走到沙发上坐下,佣人端着刚刚泡好的咖啡上来,闲聊了几句在新加坡的事情之后,南希忍不住着急地问:“爹地,雷炻那边你说了没有?”

    听到她的提问,看着南希那殷切期盼的眼神,布莱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敛了起来,轻轻皱起眉头,想了想后,开口说出了实话:“其实那天晚上,我立刻就给雷炻打了电话过去。”

    南希听到这,脸上忍不住泛起了一圈红晕来,有些娇羞地微微低下头,小声的问:“他都答应了吗?我们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不,他一口就拒绝了我的要求!”布莱尔淡淡地说着,看着南希的脸色猛地一变,两眼睁大,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也感到有些心疼。

    南希维持了几天的好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雷炻竟然会拒绝?

    不愿相信事实的南希下意识地就抓住了布莱尔的袖子,连连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当年他明明说过,会答应你三个条件,他没有理由拒绝的!”

    “南希,你冷静点,爹地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有警告过他,但是雷炻的态度十分坚决,他不会娶你,也不会和那个女人离婚!”布莱尔看着南希的情绪一下子跌宕起伏得如此厉害,心里也不太好受,板起脸来,语气也有些强硬了。

    南希只觉得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一下子天旋地转的,不敢相信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看着她似乎不太对劲,布莱尔忍不住担忧地握住了她的手问:“南希,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没事……爹地,我先回房休息一下,我爱你…”话还没有说完,南希就已经站起身来,轻轻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身快步走上楼去。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南希只觉得双腿发软得厉害,连忙伸手扶着墙壁,才没有滑落下来。

    空洞洞的眼神写满了悲伤,他竟然为了蓝希雅甚至不惜跟爹地翻脸,将他亲自许下的承诺推翻,他怎么可能这样言而无信?

    心底暮然地升起了一股怨念,蓝希雅,蓝希雅……这个名字一遍遍的在她的脑海中盘旋,让她失去了重心直接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抬头看向窗外,无声无息的坐着……

    布莱尔知道她心情不好,吩咐佣人不要去吵她,让她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希望她自己能想通后度过这个坎!

    南希跌坐在门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整座别墅都陷入了沉睡之中,她似乎才从刚才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离开房间,纤细的身影从突然从大门闪了出来,金色的头发在夜色中十分显眼。

    “小姐要去哪里?我安排人手保护小姐的安全!”才刚走出几步,一名白人保镖发现了她的身影,立刻跟了上来。

    南希停住脚步,没有转身看他,直是冷冷地说道:“我出去有点私事,不要派人跟着我,也不许通知首相大人,否则的话,明天你将要为了生活再去找工作!”

    说完后,加快了脚步走向车库,片刻后,南希驾着一辆银灰色的新款跑车开了出来,直接驶过保镖的身边,车速极快地离开。

    跑车驶出了高大威严的金色大门,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南希不由得将又踩下了油门,车轮快速呼啸前进,金色的长卷发也被全部往后吹去,露出了她那忧郁的五官。

    心情烦闷的南希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离开唐宁街不远的路边,一辆隐藏极好的黑色房车也在后面跟了上来,但今晚的她观察力各个方面都失常,对外界的人或物都保持着一种自动忽略的状态。

    gk club,伦敦最高级的私人俱乐部,进出这里的人群都是非富即贵,而南希的跑车,此刻已经停在了gk club的门外。

    从车下来,南希美丽的脸上依旧是布满了冰冷和阴郁,伸手狠狠甩上车门,踩着恨天高的鞋子走了过去。

    门口的两个守卫恭敬地拿出一个指纹扫描器出来贴到南希的手上,在显示无误之后,又用一个类似扫描器的东西在南希身上上下扫了一圈,这才让她进去。

    一进入,便有一男一女两个名工作人员在前面带路,穿过带着中欧风格的豪华走廊,又来到一扇雕花实心铁门面前,伸手打上指模验证之后,那门才缓缓打开。

    里面是一片繁华的景象,五彩的灯光一明一暗地不断交错闪亮着,最前方的舞台上面dj在播放着摇滚的歌曲,几个美丽动人的舞娘在上面表演最火辣的舞蹈,而旁边台下的观众们一个个都热情高呼着。

    不甚明亮的光线下,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具体装修如何,但是单凭这里的门槛如此之高,便已经可探一二。

    在四周小包厢里,几乎已经满座了,就着昏暗的灯光,这些个平时的少爷小姐们个个都在纵情地展现着自己真实的一面。

    南希径直走向中心的吧台,一路过去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不下五个认识的面孔,国防部长的公子,女王的外孙女,上一任首相的前妻……

    作为首相的女儿,这些年来少不了跟这些人的家族打交道,对他们自然也是熟记在心,只是今天晚上既然来到了这里,大家也都是寻欢作乐,谁也不会太过较真。

    “来杯天使之吻!”南希驾轻就熟地坐到边缘的位置上,不一会儿侍应生就已经将她要的鸡尾酒送到了面前。

    南希看着面前这散发着诱惑和浪漫色彩的液体,眼神苦涩又无奈,仰头一饮而尽,将空杯子重重地掼到吧台上:“再来一杯!”

    侍应生不敢怠慢,连忙转身又调了一杯送过来,而南希则是一杯接着一杯大口灌下,不一会儿,面前就已经堆了好几个杯子。

    心里的苦闷无处宣泄,本以为有了爹地的帮助,自己一定可以顺利嫁给雷炻,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坚定地就拒绝了!

    把手上的杯子抬起来仰头再次灌下剩下的大半杯酒,南希已经开始有些头晕了,却还是继续大声喊着:“再来!”

    “美女,怎么一个人喝酒,要不要我陪你?”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直接就坐到了南希旁边的空位上。

    扬手对着侍应生打了个响指:“给我来一杯和这位美丽的小姐一样的鸡尾酒!”

    南希心情不佳,转头不耐烦地扫了一眼那男子,“别来烦我!”说罢便起身走到另外一边坐下。

    不到一个小时里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搭讪的男人,将南希本就烦闷的心情给搅得更加烦闷,不想跟这些人吵起来,起身要了一瓶威士忌,直接走到墙边角落的沙发上坐下。

    才喝了几口,一个黑影又靠了过来,正准备要坐下,南希心头怒意顿生,今天晚上本就是想出来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心里的苦闷,没想到被这些无聊的臭男人给烦死了。

    “滚……”南希抬头怒吼道,可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脸色突变,继而拿起自己的酒起身就准备离开。

    威尔察觉到她的举动,在南希才刚刚起身之际,就伸手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笑道:“南希小姐,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真是缘分啊!”

    眼角迅速闪过一抹精光,他本就是故意来碰见南希的,又怎会轻易就放她走了?

    他的人在首相府外面守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今天的机会,一接到消息,威尔立刻开车亲自来一趟,凭他的身份,早就是这个club的高级会员。

    南希没有理睬他,抬头自顾自地灌着酒,好似身边完全没有他这个人的存在那般!

    “南希小姐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太好,我们一起喝几杯怎么样?”威尔看着她手里的酒瓶子已经接近见底了,而且在刚才他过来之前,就一直在暗处观察着南希,心里猜测,她今晚肯定有些不对劲。

    听到威尔的话,南希的心猛地一沉,脑子里面闪现着雷炻那冷漠无情的面孔,心脏像是被忽然收紧一样,疼得她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一仰头,将最后的几口酒也给灌下,旁边的威尔笑着又开了一瓶,拿起摆在桌面上的杯子斟了两杯,笑着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南希。

    “来,南希小姐,今天晚上既然能在这里碰见,就是我们的缘分,为我们的相遇干一杯!”

    南希转头看着他,眼前的威尔已经开始有了重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鬼使神差地就伸手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酒杯,脸上浮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来:“好,cheers!”

    一杯见底,威尔立刻又满上一杯,两三杯之后,南希已经开始有些醉得不太清醒,嘴里似乎在低声呢喃着什么事情。

    威尔忙凑过头去,假装关心地问:“南希小姐,你在说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哈哈~ 结婚,他要结婚了啊!居然还给我寄来请柬,你说,你说我要不要,要不要去参加?”南希笑得有些近乎发狂一样,这一次不等威尔动手,自己就直接拿起桌面上剩下的小半瓶酒大口大口灌了起来。

    结婚?请柬?威尔在脑子里面迅速搜索着最近将要结婚的男子,并且是和南希能够扯得上关系的男人,一定不简单。

    忽然,想起南希不久前刚从台湾回来,而且雷炻过去四年一直跟南希在一起,细想了一会,他大胆的想到了一个原因,难道说……

    威尔细细的看着南希,眼中带着一丝异样的光圈,他多年来在情场上打滚,怎会分辨不出来呢?

    她此刻脸上的失落和苦闷,还有那掩饰不住的嫉妒和不甘,完全都像是一个得不到心爱男子垂青而郁郁寡欢的样子。

    想到这些,转念之间,一个计划已经在威尔的脑子里面悄然成型,左右四顾没有其他闲杂人等在附近,威尔将头又凑近了一些,用足以让南希听到却又不会太大的声音说:“南希小姐,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交,交易?”南希抬起头,已经醉了七分,眼里看到的威尔,似乎又更加模糊了一些,一下子变成了三个,四个……

    威尔见她没有当即拒绝,连忙说:“我知道你喜欢雷炻,正巧我也看中了蓝希雅,不如我们一起合作,各取所需!雷炻是你的,而我要的是,蓝希雅……”

    半醉半醒之间,南希根本没将威尔后面的话听进去,她只记住了他前面的那句话,“雷炻是你的,而我要的是,蓝希雅……”迷迷糊糊间,她完全没弄清醒是怎么一回事,就冲着威尔一个劲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计划得逞,威尔嘴角露出了一抹假寐的笑,看她醉成那样也没什么好套的,起身离开后,命人将喝得醉醺醺的南希送回首相府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