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故意拉红线

    两天后,布莱尔将昨天的事情似乎忘得一干二净,满脸笑容的硬是要带着南希去出席威尔逊公爵举办的晚会。

    “爹地,我不想去!”南希请求爹地帮助的要求被拒绝之后,这两天也一直在想着对策,根本就没心思去参加这些宴会。

    布莱尔已经换好了一身正装,不容决绝地说:“今天晚上的宴会,威尔逊公爵点明要你一起出席,而且竞选马上就要到了,这是很好的机会能够去拉拢势力,南希,爹地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不要因为这些无关重要的事情影响了我们的正事!”

    南希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片刻之后,缓缓别过脸去看向一旁:“我明白了爹地,我这就去换衣服!”

    布莱尔微微点头道:“嗯,我在楼下等你!”

    一个小时之后,精心打扮过的南希从楼上下来,布莱尔看着她,眼里闪过了一抹惊艳和骄傲。

    他的女儿,向来都是最优秀的。

    南希换了一条黑色露背的拖尾礼服,头发大部分盘了起来,只留下左右各一缕自然垂落到胸前,精致的妆容将她完美的五官衬托得更加无暇动人。

    简单不失优雅的设计,在南希傲人的身材支撑下,将裙子穿出了别样的风情和性感,尤其是前面v领的设计,被她突出的上围撑得严严实实的,露出极其诱人的事业线来。

    “爹地,可以出发了!”南希微微点头,伸手挽住了布莱尔的手臂,门外加长的林肯已经等候多时,看见两人出来,保镖立刻上前拉开车门,站得笔挺地立在一旁。

    半个小时后,两人到达威尔逊公爵的城堡之时,已经是夜幕降临,巨大的豪华雕花铁门敞开,一条卵石铺就的小道两边的低矮植株上,都挂上了五颜六色美丽的夜灯。

    布莱尔.卡梅伦虽然不是贵族出身,但是这些年来凭借过硬的外交手腕和自身的努力,能够做到如今首相的位置,自然也是不容小觑,旁边一同前来的南希也历来是上流社会里让人无法忽视的一朵红玫瑰,两人同时出场,不免就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首相大人大驾光临,实在是我的荣幸啊!”威尔逊公爵和夫人一看见他们进来了,立刻走上去打了个招呼。

    布莱尔微微点头:“谢谢威尔逊公爵先生的邀请,今天晚上一定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南希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上一次部长的次子婚宴,并没有见到南希小姐出席,真是遗憾。”威尔逊公爵夫人一脸和蔼的笑容,看着南希的眼神似乎有些太过热情了。

    只是现在南希满怀心事,也没有太过留意这个细节,若是换在往常的话,身边的人有一点不同寻常的表现,都会被她第一时间给察觉出来。

    礼貌地笑了笑,和威尔逊公爵夫妻礼貌性的亲吻了脸颊后,南希轻声说:“上一次是我的身体不太舒服,因此才会缺席了,我心里也是十分的遗憾。”

    客套寒暄过后,布莱尔在宴会上跟其他的一些政要们交流去了,南希本来还在旁边作陪,但一想到雷炻和蓝希雅的事情,心里无比的烦躁,实在听不下去了,便借口去洗手间,走了出去。

    阳台外面倒是安静的一片,花园外面的藤蔓顺着罗马柱的扶手顽强生长,几乎已经缠绕满了整个阳台。

    南希举着酒杯,将红色的液体缓缓倒入口中,夜风缓缓袭来,虽然已经加上了一件披纱,却还是有些凉意。

    白天的温度炎热,这一到了晚上,又加上微风,穿着晚礼服的南希忍不住还是微微打了个寒颤。

    “南希小姐,不要着凉了!”忽然之间,一件还带着体温的西装外套披到了南希的肩膀上,转头,发现是威尔逊公爵的独生子哈里.威尔逊,对着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顺手将西服拿下来,“谢谢你,我不冷。”

    她最冷的地方是在心里,这些外界的感觉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就算是站在零下十度的地方,身体所感受到的寒意,也不及她心里因为雷炻而感到的冰凉。

    哈里迟疑了一下,看见南希脸色冰冷如月,并不像是一般的客套,才伸手将自己的西服接过来。

    南希收回手,转身看着前方的夜色,没有再主动和哈里说一句话,周围的气氛显得更加的寂静。

    哈里多次想要开口找点话题来和南希说话,只是每当抬起头来,看着她那隐隐透着一股子冷淡忧郁的侧脸,便不知道改说些什么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南希手里的红酒也已经喝光见底,缓缓将思绪收了回来,转身正要进去续杯之时,看见哈里居然还站在自己的身旁,不由得掠过一丝的惊讶:“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刚才把衣服还给他之后,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被人直接当成空气忽略的感觉,让哈里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好歹南希肯开口说话,也比刚才那种气氛让他感到安定了许多。

    视线往下一扫,看着她手里空空如也的杯子,哈里笑道:“我帮你去拿酒,或者……这里风大,南希小姐如果想寻个安静的地方喝酒的话,我可以带你到楼上……”

    “不必了,谢谢!”南希不等哈里说完就直接拒绝了他后面的提议,也不想去听他的提议究竟是什么,拎着空杯子就走了进去。

    只留下一抹冷艳高贵又遥不可及的背影给哈里。

    回到宴会厅,南希顺手就将杯子放到拖着盘子穿梭的侍应生托盘上,又拈起另外一杯红酒,一手抱住胸前,就站在阳台附近的地方细细品着。

    “南希,你怎么在这里?”布莱尔一早就知道南希去了哪里,就连哈里,也是在他的指点下才去到阳台找到了南希的。

    南希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低声说:“没什么,刚才有点累了。”

    就在这个时候,哈里也已经跟着走了出来,看见布莱尔也在旁边,便毫不犹豫地上前来举起手里的杯子和他碰了一下:“首相大人,谢谢你和南希小姐今天的光临。”

    “今晚我们也十分尽兴,还要谢谢你们的邀请和款待!”看着面前的哈里,布莱尔不由得露出笑容来。

    再看南希还是一副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而哈里那毫不掩饰心里爱慕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南希的身上,布莱尔略作思考,笑着开口:“南希,今天既然来到威尔逊公爵的城堡里面做客,不如就让哈里带你好好参观一下,我记得你小时候对这些古堡是十分喜欢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南希小姐,我们……”

    “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了!”南希冷冷的说了一句。

    哈里满腔的热忱再一次被南希一盆冷水兜头淋下,一时间不知所措,而南希则是由头到尾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一眼,无奈之下,只能转头看着布莱尔,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布莱尔也觉得南希的反应实在有些不当,便开口道:“南希,跟哈里一起去走走。”

    语气已经不是跟她商量或者提建议的语气,而是带上了一层命令的意味。

    尽管是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可是首相的威严,也是不容许随意挑衅的,尤其是在这些贵族的面前,布莱尔必须要保持自己作为一个首相以及一个父亲所应有的威严。

    南希看了看他严肃的眼神,这才像是终于有了一点反应,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布莱尔已经沉下了脸,往前一步横在南希和哈里的中间,用后背挡住了哈里的视线,缓缓开口,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对南希说:“这一次,你必须得去!”

    就算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学过唇语的南希也自然能够看得出来父亲这一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眼里首先闪过了一丝的震惊,随后便开始涌上了淡淡的怒意,心思聪慧的她细细一想,便猜到了大概。

    再抬头看着站在父亲背后,眼神灼灼一脸殷切看着这边的哈里,回想起刚才他突然出现在阳台给自己披上西服……南希心里,似乎已经看到了完整的答案。

    嘴角迅速浮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来:“爹地,你今天晚上带我来参加这个宴会,是想要拉拢我和哈里,是吗?”

    眼看着自己的目的已经被看穿,布莱尔也没有过多的辩解,保持一贯的沉默,但他这样,也就等于是在默认了南希的猜测。

    “不,你没有权利安排我的感情!”南希心里难过又气愤,却还记得这里是公众地方,虽然生气,还是将声音压得极低,只是脸上那明显的怒容,也充分显示出她此刻心里的不悦。

    哈里之前被布莱尔给挡住,看不到南希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刚她刚才的那句话,他是清楚的听到了,连忙上前解释说:“是我请求首相大人帮我作介绍的,我从三年前开始就已经对南希小姐十分倾心,希望南希小姐能给我一个机会。”

    一脸急切的期盼表情,却并没有让南希心里的怒火稍微消褪一些,再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依旧是没有一点要解释的意思。

    “不好意思,我头疼,先失陪了,哈里先生,今天晚上的宴会我很喜欢,谢谢你们的款待!”南希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对着哈里礼貌地笑了笑,将手里的酒杯放下,转身从大厅的侧门离开了。

    “南希小姐!”哈里转身追了几步,发现她即使是踩着高跟鞋也是走得飞快,看出来她似乎不太高兴,几步后便停住了追逐的脚步。

    布莱尔走到哈里身边,略带歉意地说:“南希被我惯坏了,还请哈里先生不要往心里去。”

    哈里摇了摇头,低下头来沮丧地说:“她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子,看不上我也是正常的,不管怎样,今天晚上能够见到她,我心里也已经十分满足了,谢谢首相大人的帮助,宴会还有一段时间,希望你能玩得开心点!”

    说完,对着布莱尔苦涩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