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她算是什么东西

    不等玛丽说完,一旁的蓝希雅优雅地开口打断了她:“玛丽小姐,我姐姐她刚刚怀孕不久,对一些味道是比较敏感的,希望你体谅一下孕妇的不适。”

    蓝雨站了起来:“受不了,这里真是比猪圈的味道还要难闻,我要回房间休息一下!”

    临转身之前,还故意多看了玛丽几眼,只是那讽刺和嘲笑的眼神,让玛丽心里更加气得想要杀人了。

    等到蓝雨走了之后,玛丽也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抬头看着蓝希雅,眼神十分的轻蔑和不屑:“真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有几下手段,能给炻生下了孩子!”

    蓝希雅优雅浅笑,端起面前的花茶轻轻抿了一口,清香的味道在嘴里回荡着,持久不散,让人精神也好了起来。

    把杯子缓缓放下之后,蓝希雅才抬头看着玛丽,脸上的神色不卑不亢,也没有一点的害怕或者畏惧,而是一副十分大气淡定的模样,声音如清泉划过山间,清雅动人:“玛丽小姐是想说,你自己努力了那么多年,炻却一直都没有碰过你吗?”

    “你!”玛丽脸色一红,气得重重拍了一掌桌子,大声骂道:“蓝希雅!别以为我今天坐下来跟你说话,你就可以对我没大没小的!我告诉你,我的父亲是肖恩.索法罗,是雷炻的恩人,你不过是一个已经破产的小集团私生女,你根本就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面对玛丽这咄咄逼人的阵势,蓝希雅脸上没有一点的变化,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玛丽刚才的喷火就像是在对着空气做了一场无用功,完全得不到蓝希雅的半点回应,心里又憋着一股气,伸手就想要朝着蓝希雅打下来。

    只是刚到一半,还没有落到蓝希雅的脸上,却被她伸手出来握住了手腕。

    蓝希雅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玛丽:“这里不是旧金山,也不是你们家,玛丽小姐想要动手的话,最好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说罢,用力将玛丽的手腕往前一推,猛地松开手收了回来,而玛丽因为重心不稳,竟差点就摔了一跤,及时伸手扶住桌子边沿才勉强站定。

    这几年里,蓝希雅跟着蓝雨也有学过一些防身自卫的招数,身体比以前硬朗灵活许多。

    就在这时,原本就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保镖迅速跑了过来,齐刷刷地将玛丽给围住,其中一个开口道:“夫人,需要把她带走吗?”

    “玛丽小姐是我们的贵客,刚才只不过是跟我在开个小玩笑,没事!”蓝希雅一开口,十足一个女主人的范儿。

    那几个保镖听了之后,也立刻就散开了,按照蓝希雅的吩咐离开。

    玛丽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再乱动手,只能赌气地坐下来,看着桌面上摆着的糕点都觉得十分不顺眼,伸手一推,“哗啦啦”地就将上面的东西全部都扫到了地上。

    “你少在我面前装什么圣母,我今天过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的,你这个一无是处的低级的女人,识相的话就马上给我滚出玫瑰庄园,带着你的野种滚!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这里不是你能留下的地方,竟然还敢妄想成为炻的女人,想要和炻结婚!”玛丽毫无忌惮的开始对蓝希雅发起了狠话。

    蓝希雅转头带着一种莫名的笑意看着玛丽,似乎有些惊讶:“玛丽小姐说的什么话,我和炻在四年前已经在拉斯维加斯注册了,孩子也是上了雷家户口的人!”

    对于玛丽一直咬着她的出身不放的事情,蓝希雅已经选择了直接无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看见玛丽就会害怕得双腿打颤心里愤恨不已的蓝希雅了,几年来的磨练,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如今不过是一个只会撒疯的玛丽,蓝希雅应付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玛丽冷笑一声,妩媚地甩了甩头发,“当年你不过是炻的一个囚禁玩物,算什么东西,如果当年不是我手下留情的话,你觉得你还能活到今天?”

    “哦,是吗?玛丽小姐的意思,我还要感谢你了?”蓝希雅的眸子渐渐收紧起来,声音也蒙上了一层寒意。

    “你知道就最好,趁着现在炻不在家里,你要是现在马上滚的话,我还会给你一笔钱,你想方设法要嫁给炻也不过是为了钱而已!”玛丽轻蔑地开口,似乎算准了蓝希雅一定会答应一般。

    蓝希雅看了玛丽一眼,缓缓站起身来,转身就往前面走去,而玛丽见她离开,也忍不住马上起来跟在蓝希雅的身后走上去。

    十分钟后,蓝希雅将整个玫瑰庄园大概走了一圈,又回到了房子里面,而玛丽也一直在后面跟着,不管她说什么,蓝希雅都不理会她。

    “喂!你到底想要去哪里?”玛丽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她带着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房子里面,气得脸色都轻了。

    今天她就是故意想要来羞辱蓝希雅的,没想到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反而像是她在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主动权完全被蓝希雅给握在了手里。

    由始至终,都只是玛丽被气得上蹿下跳的样子,蓝希雅一直都没有表现出过激的反应来,始终平淡。

    蓝希雅坐到沙发上,没有转头看站在身后的玛丽一眼,只是开口说了一句:“坐吧。”

    玛丽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却还是走过去坐下了。

    “刚才走了一圈,你有没有发现,所有的保镖和佣人园丁,看见我的时候,都会尊称我一声夫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会喊你一声‘玛丽小姐’?”蓝希雅微微低头,嘴角划过一抹笑意。

    听到蓝希雅这样一说,玛丽也忍不住回想了一遭,发现居然真的是和蓝希雅所说的一样,所有人明明看见自己是跟在蓝希雅身后一起走了一圈的,可是每个人都只是喊了蓝希雅,没有一个喊她!

    看着玛丽脸色的变化,蓝希雅也猜到了她这会儿心里面想的事情,伸手轻轻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抬头看向玛丽的眼睛:“谁是这里的主人,谁是这里的客人,而且还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玛丽小姐,现在可算是明白了?”

    “炻既然选择了我,一定也是有他的理由,而他和你认识这么多年却始终没有和你在一起过,其中的原因,我不说,玛丽小姐心里也应该很清楚,今天你还能安然坐在这里没有被赶出门去,也是因为你刚才所说的,是因为你父亲当年对雷炻的无私帮助!”

    “现在该给你的脸面,我已经给够了,如果玛丽小姐还是不知悔改,妄想太多的话,也不要怪我作为雷炻的妻子,对你不讲一点情面,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来的地方,玛丽小姐请回吧!”

    蓝希雅说完之后,将视线从玛丽身上收回,淡淡地开口喊了一句:“管家,送客!”

    话音刚刚落下,管家就已经从旁边走了出来,对着玛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玛丽也只能气呼呼地站了起来,转身踩着高跟鞋往门外走。

    刚走了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蓝希雅的声音:“送了玛丽小姐之后,记得交代下去,以后庄园的防护要加强一点,不要让什么样的人都能进来。”

    顿了顿,又接着补上一句:“好好送送玛丽小姐,别让人家觉得我们玫瑰庄园的人没有待客之道。”

    “是,夫人!”管家立刻停下脚步,转头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

    应完后,转过身面对玛丽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也是没有一点的尊敬,冷冷地说:“玛丽小姐,门口在这里。”

    “你,哼!”玛丽气呼呼地瞪了一眼管家,扭着腰快步走了出去。

    送走了玛丽,蓝希雅心情舒畅地起身回房间,昨天玛丽离开之后,她就算准了她今天一定会过来挑衅,才会特意留在家里等她。

    上到二楼,正要去看看蓝雨,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蓝雨骂人的声音:“你有病自己滚去看医生,别来烦着我!”

    听到这里,蓝希雅不由得推门走了进去,刚好蓝雨已经挂上了电话,再一看,脸上的怒意还没有褪去。

    蓝希雅连忙走过去拉住她,伸手轻轻捋了捋她的后背:“怎么了?不是说了怀孕的时候要保持心情舒畅的吗?”

    “别提了,那个玛丽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居然打电话来骂人,刚才是不是在下面被你气得不轻?”蓝雨转头看着蓝希雅,心情渐渐开始恢复了平静。

    蓝希雅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也忍不住哑然失笑起来:“还好吧,我也没有给她太多的难堪,只是提醒了她一下注意自己的身份,在这里谁才是主人,谁才是客人!”

    听到蓝希雅的话,蓝雨不用再追问下去,也猜出了个大概,总而言之就是玛丽这一次不但没在蓝希雅这里讨到一点好处,还反而被气得不轻了。

    想到这里,蓝雨心情好了不少,笑着说:“是我最近脾气太容易发怒了,刚才一接电话她就劈头盖脸地骂了一堆难听的话,早知道我就直接挂掉算了!”

    “下次直接把她电话拉黑,不用管这些无所谓的人。”

    “当然,免得影响心情!”蓝雨也立刻笑着回了一句。

    另一边,杰森没有去玫瑰庄园,而是走进台北市区的一家珠宝店门市,特意选了一家不是属于雷氏旗下的店面。

    “把你们店里最贵的珠宝给我拿出来!”一进去,杰森就直接开口。

    而他身上散发出来那种贵族气质,让早就已经见惯了各式各样客人的店员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身份一定不简单,非富即贵了,而且一开口就是要最贵的珠宝,这么大的口气,就算整个台湾也没有多少个。

    门店的经理马上就把杰森给请到了贵宾室里面坐下,奉茶递水的好不殷勤,不到五分钟,一盘盘璀璨耀眼的珠宝首饰就摆在了杰森的面前。

    经理谄媚地弯着腰在一旁伺候着:“这位先生,您看看这几款都是全球最新的款式,只有我们才拿到了代理权可以经营的,整个台湾就只有独一无二的一份,每个款式都只有一件独款,拿来送给自己的爱人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杰森低头用犀利而挑剔的眼光,在面前的珠宝上面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一条钻石项链上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