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自己送上门来

    旧金山…

    “老爷,这是刚刚从台湾那边送过来的请柬,应该是雷少爷送来的。”管家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递到了肖恩的面前。

    肖恩接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雷炻送来的请柬,将内容浏览了一遍,会意的点点头,把请柬递到坐在身边的儿子手里:“雷炻邀请我们全家一起出席……”

    在雷兆天出了意外之后,他们对雷炻的确出了不少的力气扶持,而雷炻这些年来也给了他们不少的回报。

    但是自从四年前出了玛丽的事情之后,两家的关系已经明显不如以前那么亲近了。最开始的时候,肖恩也以为雷炻会和玛丽结婚,最后眼看婚事已经无望,也只能作罢。

    “既然人家已经邀请了,我们当然是要……”杰森话还没说完,深邃的眸子在看完了请柬的内容后,闪过一丝的光点,让人捉摸不透。

    因为信封里有两份请柬,一份是雷炻和蓝希雅,另外一份是蓝雨和安德烈。

    肖恩知道杰森喜欢蓝雨,所以刚才才会将请柬交到他手里,让他自己看。

    脸色越来越难看,杰森也不管刚才跟父亲的谈话没有说完,起身就离开了客厅往自己的书房走去。

    “安德烈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他不过就是雷炻身边的一条狗,他凭什么有资格娶蓝雨!”愤愤不平的将手里那张属于蓝雨和安德烈的请柬撕成几片,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

    蓝色的深邃眸子折射出一团愤怒的火焰来,重重一拳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来:“不,蓝雨只能嫁给我,从小她就是我定下的新娘!”

    而在雷炻公开婚礼和子昊的身份之后不久,远在旧金山的玛丽,也从上看到了这条新闻视频,气得当场就将电脑给摔了个稀巴烂!

    因为四年前的事情,玛丽如今独自一人住在郊区的别墅里,除了留下来伺候她起居饮食的佣人和司机之外,爹地、妈咪他们也鲜少会来这里看望她。

    就因为她得了艾滋病的消息被疯狂传遍了整个旧金山,成为一个人人谈之色变的瘟神,就算她打扮得再妖艳火辣,那些知道情况的男人,都没有一个敢跟她接近!

    曾经一出场就吸引无数男人关注的名媛玛丽,一下子成为了个个唯恐避之不及的病毒,这让她的心里十分恼火,总是拿着别墅里面的佣人来出气。

    几年下来,佣人换了一个又一个,算下来已经不下十个了……

    “贱.人!蓝希雅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能够嫁给雷炻!他是我的,他本来就是我的丈夫,都怪你,都怪你横插一脚进来,抢走了我的丈夫!”玛丽在房间里面不断地摔着东西,嘴里骂着各种难听的话。

    一想到雷炻抱着孩子的画面,心里更加嫉妒得要发狂了,一直以来对他不冷不热的雷炻不但要娶蓝希雅,而且还和她有了个野种,而这些,原本都应该是属于她的!

    楼下的佣人们听到声响,一个个都十分害怕,又不敢上去看一眼,生怕连累了自己。

    玛丽心里越想越气,多年来的不如意,全部借着这个理由开始爆发出来,嘴里不断冒出来一串串难听至极的骂人的话。

    “蓝希雅你这个贱.人,一切都是你害我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卖到地下妓院去,让你伺候那些最丑陋最肮脏的男人!”

    几个小时后,终于发泄完了,摔东西也摔累了,玛丽瘫坐在地板上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身边都是碎片和残骸,整个房间已经混乱不堪了。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玛丽猛地打了个激灵,从地上站起来,快步走到旁边的衣帽间里面去开始收拾东西了。

    是夜,玛丽拉着行李箱悄悄忙着佣人离开别墅,直接跑去到机场,赶上了飞往台湾的夜机,而另一边,杰森也在玛丽出发之后不久,也跟着动身前往台湾,想要阻止蓝雨的婚礼!

    玫瑰庄园…

    两辆豪华轿车一前一后地停在了大门外,当玛丽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也从车里走出来的杰森,不由得惊呼一声:“哥,你怎么也来了?”

    杰森听到这声音,不用看就知道是玛丽,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和厌恶,从鼻子里面冷哼了一声,“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爹地收到了雷炻的请柬,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我不过是带了礼物提前过来祝贺一下!”

    “而你,竟敢私自跑来台湾,马上给我滚回去,不然我立刻通知爹地!”杰森从来就对玛丽没什么好感,自从她出了事之后,更是厌恶到了极点,现在对着她说话,也是没有什么好语气。

    玛丽一听,连忙就上前去拉住了杰森的手臂:“不,我求求你,不要告诉爹地,不然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杰森嫌恶地抽回自己的手臂,也不想惹出麻烦来,冷冷地看了玛丽一眼之后,转身走了进去。

    两人到达台湾的时候,已经是台湾时间的晚上凌晨时分了,各自去了不同的酒店下榻休息,等到早上才过来,没想到却碰巧在这里的大门给撞上了!

    玛丽回过神来,也在后面跟着走了进去。

    几年没有回来过这里,但是肖恩和雷家的关系也不是说断就断的,看见杰森和玛丽进来,那些保镖们也没有阻拦,只是第一时间就迅速通知了雷炻。

    “她怎么跑来了?”蓝雨从监控画面竟然意外的看见玛丽的身影,眼里迅速闪过一丝厌恶,当年这个女人误伤了自己的事情,还有后来陷害希雅的事情,这笔账她都没有跟她好好算过。

    今天倒好,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是谁啊?”饶雪曼不认识玛丽,见蓝雨不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就问了一句,

    话音刚落,杰森就走了进来,一进门看见蓝雨,就伸开手来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却被蓝雨躲开了。

    “oh,baby,四年了,你为什么不让我抱抱你?”杰森一脸受伤的神色,只是蓝雨的脸色却仿佛更加冰冷了。

    “我要结婚了,以后还是保持距离好点。”蓝雨不想理会杰森,以前就对他没有什么好感,现在更加如此。

    杰森脸色一变,又迅速恢复了常色,笑着说:“我就是特意来恭喜你结婚的,看,我还给你和雷炻都带了礼物过来!”

    这时,玛丽也从外面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走了进来,一如既往的不可一世,抬起下巴看着里面的众人,径自走进去坐下。

    “这就是雷炻的儿子?”玛丽一转头,就看见坐在地上玩玩具的小子昊,嘴角瘪了瘪,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饶雪曼连忙蹲下来伸手把孩子护在怀里,一脸戒备地看着玛丽。

    刚才她一出现,蓝雨就不高兴,现在一进门,又没个好脸色的,还对她的外孙带着恶意,这些表现都让饶雪曼对她感到十分的讨厌。

    见没有人搭理自己,玛丽抬起头来,视线落在了蓝雨的身上,一脸倨傲地说:“炻呢?怎么不见他?”

    “雷少这个时间当然是去公司了,玛丽小姐,如果你想要见雷少的话,可以先去跟他的秘书约个时间,快的话估计两个星期就轮到你了!”蓝雨冷冷开口,眼神也变得警惕起来,一直盯着玛丽看着,怕她又会突然动手伤人。

    杰森在旁也看出来了,玛丽出现之后,蓝雨的心情似乎更加不好,不由得转头狠狠瞪了一眼玛丽,在心里骂了一顿,又转头对蓝雨说:“玛丽一向都是这样不懂礼貌,baby你不要放心上去,礼物我就放这里了,等到雷炻回来,再找个时间见面!”

    说罢,转身就对着玛丽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马上离开,可是玛丽却正在气头上,一进门看见蓝雨她们就想起蓝希雅来,已经有些抓狂了。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住下,我还要等着炻回来!”玛丽怒吼着,“蹭”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的怒气。

    看见她的视线又落在了小子昊的身上,蓝雨连忙走过去挡在饶雪曼和子昊的面前,当着众人的面,故意提高了声音大声说:“曼姨!快把子昊带去花园晒晒太阳,这里有些人得了写见不得光的病,小心被她给传染了!”

    “好。”饶雪曼一听,连忙就抱着孩子从身后的侧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小路能够直通到花园。

    蓝雨的这番话,明摆着就是说的玛丽,也是故意要说给玛丽听的,每一个字都戳中了她的痛处,听完之后,更加暴跳如雷!

    旁边的杰森也听出来了蓝雨话里的意思,对于玛丽得了艾滋病这件事情,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旧金山更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本就让家族蒙羞了,现在又被蓝雨这样提起来,只觉得脸上的面子更加挂不住。

    玛丽气得脸色通红,扬起拳头想要跟蓝雨反驳,可是又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可以反驳的。一来蓝雨也没有点名道姓说的是自己,如果她开口,那不就等于自己承认自己得了见不得光的病?

    二来她自己得了艾滋病也是事实,不管怎么说都没有足够的底气来跟蓝雨争吵,只能紧紧咬着嘴唇,气得全身哆嗦。

    看见她生气的样子,蓝雨心情一下子就舒畅起来了:“好了,我也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二位想等雷少回来的话,可以坐在这里等,不想等的话,大门就在那边还开着的,我就不送了!”

    说完,蓝雨潇洒地转过身去,也从刚才饶雪曼离开的侧门走了出去,到花园找他们去了。

    偌大的厅里面就只剩下杰森和玛丽兄妹二人,杰森一转身,看见玛丽还在气头上的样子,只觉得更加气愤,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声音清脆响亮,在大厅里面都似乎能听到回声。

    玛丽一脸惊恐不敢置信地看着杰森:“哥,你,你为什么打我……”

    “不要再给我丢人现眼,这里就算不是台湾,也不是你能胡来的地方!往后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杰森声音冰冷又带着嫌恶,对玛丽根本没有半点亲情可言。

    说完,忽然又伸手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疼得玛丽眼泪都要掉出来了:“玛丽,你最好记住我说的话,不然的话,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看着杰森那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眼光,玛丽也不敢再开口,只能捂着脸缓缓坐下,也不敢哭出来,只能咬牙拼命忍住,眼泪还是不断地往下掉。

    杰森松开手,转身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等雷炻回来。

    蓝雨心里不待见这兄妹倆,把他们撂在大厅,压根就没通知过雷炻一声,一直等到傍晚五点多,雷炻和蓝希雅像往常一样回到庄园里面的时,才发现杰森和玛丽的身影。

    “炻!”玛丽坐在这里等了一下午,早就不耐烦,一看见雷炻回来了,竟激动得直接就跳了起来,伸开双手想要抱住雷炻。

    浓浓的厌恶在雷炻的眼中浮现,就在玛丽即将碰到他的瞬间,雷炻却突然将身子往旁边闪开,玛丽扑了个空,直接跟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疼得她龇牙咧嘴。

    看着她这个样子,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发笑,杰森更是气得脸都红了,上前将玛丽给拉了起来,低头将声音压到极低:“我说过,让你安分点!”

    “炻,你为什么要躲开我,我们都四年不见了……”玛丽没有理会杰森的警告,而是一脸委屈地看着雷炻。

    蓝雨轻咳两声,“我说,玛丽小姐,现在雷少你也见着了,有什么要紧的话还是赶紧的说,别浪费时间说这些废话了。”

    蓝希雅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着这场闹剧,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软弱怕事的蓝希雅了,面对玛丽和杰森,心里面一点畏惧也没有。

    玛丽转头狠狠瞪了蓝雨一眼,又回头看着雷炻,瞬时就换上一副柔情似水的表情:“炻,我听说你要结婚了,特意从旧金山赶过来,想问你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雷炻皱了皱眉,没有回答玛丽的话,而是转头看向杰森:“是uncle让你过来的?请柬已经收到了吗?”

    “是的,父亲很高兴,让我带了礼物提前过来祝贺你!”杰森微笑点头,跟雷炻一样直接忽视了旁边的玛丽,拿起桌面上的礼物,郑重地交到雷炻的手里。

    蓝希雅伸手接了过来,笑着对杰森点了点头:“带我们谢谢uncle的礼物,到时候记得早点到!”

    蓝希雅开口,杰森这才注意到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站在雷炻身后没有出声的蓝希雅,一眼看过去,却不由得感到惊讶。

    样子还是四年前的模样,这几年似乎岁月都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来,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蓝希雅比四年前看起来更加的迷人了,身上散发着一种干练优雅的气质,双眼自信闪亮,甚至还淡然地迎上自己的目光毫不畏惧!

    看着连杰森的眼光都在蓝希雅身上逗留了几秒钟,玛丽心里更加嫉妒得要发狂了,往前走了两步挡在雷炻的面前,趾高气扬:“炻,我就住在以前住过的房间就可以了,让佣人收拾去吧!”

    下午的时候她就有主动开口喊那些佣人去给她收拾房间拿行李,可是却没有一个理会她的要求!

    杰森这一次没有开口,心中料想着不管怎样,自己也是索法罗家族的长子,雷炻不可能会怠慢自己的,而玛丽已经开口提到了住宿的问题,他只需要等雷炻回应就够了。

    “嗯,时间也不早了,是应该安排一下!”雷炻颔首,似乎赞同了玛丽的意见,正在玛丽欣喜若狂的时候,听到雷炻接下来说的话,整个人都呆住了。

    转身吩咐身后的管家道:“让司机准备车子,送杰森少爷和玛丽小姐到六福皇宫入住,定两间最好的总统套房给他们。”

    管家立刻点头,转身就出去安排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