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豆腐渣工程

    第二天,全城的报刊杂志上都无一例外地刊登了同一条新闻。

    “龙天集团豆腐渣工程被查处,东窗事发总裁生命垂危!”

    “交房前夕黄粱梦碎,左少弈入院抢救!”

    “大雨冲出质量隐患,幸福家园真的幸福吗?”

    尽管标题不尽相同,报道的内容却都是如出一辙,龙天集团前两天才刚刚在全城大肆刊登广告,宣称其提前完工的“幸福家园”第一期工程,如今却被有关部门查出来存在极大的质量问题和安全隐患。

    而事情败露之后,左少弈刺激过大,直接晕迷送去医院抢救,报道里面还刊登了相关的图片,包括那些蜿蜒着明显裂缝的墙体,还有左少弈进医院的相片,以及一份据说是龙天集团水泥原料的质检报告也被公布出来。

    从上面显示的数据可以看出来,龙天集团使用的这一批水泥,不但强度不合格,水泥的氯离子含量也不合格,因此才会在刚刚建好之后,只因为一场大雨就立刻出现了问题!

    私立医院,高级病房内的左少弈才刚刚苏醒过来,还没有得知外面的世界已经闹成了什么样子,一睁开眼睛,就挣扎着想要下床,才刚一动,胸口就疼得厉害。

    抬起头在这病房里面扫视了一圈,闭上眼睛努力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地在眼前浮现,他记得自己当时被那些饭桶气得吐了血,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病房空荡荡的,没有人在旁边作陪,身上穿着病号服,自己的手机和衣服都不知道放在那里,无奈之下,左少弈只能捂着胸口缓缓伸出手来按下床铃,不到一分钟,便有护士走了进来。

    “左先生,你的肺部还有些发炎,这几天都最好能够静养,不要太过激动也不要做过激的动作。”护士一边给他量体温一边细心地交代着。

    “我要出院,公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马上回去处理,你马上去给我办理出院!”左少弈一挥手,将旁边的花瓶重重地扫到了地上,吓得那小护士全身止不住地哆嗦着,连连往后退去。

    见她没有回话,只是一个劲地发抖,左少弈心里更是不耐烦到了极点,又扬手将床边的托盘往上用力掀起。

    上面的玻璃器皿和医疗用品全部都翻到在了地上,而因为刚才的用力过度,左少弈胸口处又忍不住传来了一阵更加剧烈的疼痛来。

    “咳咳!咳咳!”左少弈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要裂开一样,一股腥甜从喉咙一直涌到了嘴里,气息一紧,鲜红的液体忍不住从嘴里喷了出来,身上盖着的床单也落下点点殷红。

    看到左少弈吐血了,那个小护士倒是反应过来,连忙扶着墙壁逃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和其他几个医护人员一起进来了。

    “左先生,我是您的主治医生,我姓陈,了你自己的身体着想,请您配合我们的治疗!”带头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医生,也是这个医院的副院长兼科室主任。

    胸口的疼痛还没有完全褪去,左少弈咬着牙,抬头冷冽开口:“你就是主治医生,我,要求马上出院!”

    陈医生没有立刻答应左少弈的话,脸上又戴着口罩,只是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和左少弈对视了接近半分钟之后,才开口道:“左先生请稍等,我这就去联系您的家属来办出院手续。”

    龙天集团,已经为那铺天盖地的新闻笼罩起了一种阴霾的气氛,身为副总裁的彼特回到公司之后立刻就召集了全部的人开了紧急会议,一起商讨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方案。

    左少弈昨天送到医院之后,一直到了彼特离开的时候都没有醒过来,今天没有总裁在场,他这个副总裁理所当然就开始行驶着最大的权利了。

    站在会议室的正上方,彼特只觉得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果然总裁的位置所能看到的,跟右边首位的副总裁座位,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看着底下的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彼特这才清了清嗓子,脸色凝重地说:“早上的新闻,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我这次召开这个紧急会议,也是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发言,共同选出一个最佳的解决办法来,总裁如今在医院里面还没有醒过来,这件事情又刻不容缓,所以我也只能暂时代替总裁的职务来处理这件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上面的彼特,低声跟周围的同事纷纷讨论起来,不一会儿,便已经开始发出了各种不同的声音。

    “副总裁,我们不如让律师给那些报社和杂志媒体发个律师函就好了,就说他们恶意重伤诽谤,那些图片都不是我们龙天的。”

    “我觉得不妥,这样反而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这背后肯定有人在给那些媒体爆料,提供相关的信息,不然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这么详细的资料,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爆料的人,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彼特静静地听着他们提出的每一个意见,却总是觉得不太可行,自己也在心里开始寻思着具体的解决方案,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显示是一个没有保存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

    “您好,请问是彼特先生吗?这里是仁和医院……”

    听到是医院的来电,彼特第一反应就是跟左少弈有关,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会议室,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来,声音也压低了一些:“是我,是不是左先生醒过来了?”

    “是的,左先生醒来后一直坚持要出院,我们试过劝阻他,但是左先生的情绪很不稳定,还摔坏了东西,骂哭了我们的一个护士,所以我们也只能联系彼特先生您过来一趟了。”

    听完了那边医院工作人员的话,彼特眉头微微皱起,“好的,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回到会议室里面,只能宣布会议到此结束,让他们回去把各自的意见都以书面的形式提交一份上来,随便立刻驱车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彼特一下车就急忙赶往左少弈的病房,才走到外面,就听见里面又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左少弈又在发怒了。

    彼特加快脚步走了进去,看见扶着床站在地上的左少弈,一手还在捂着胸口,而脚下基本已经摔满了他所能摔的东西。

    “左少,医生说你要静养,不能激动,先回床上躺下!”彼特上前想要扶着左少弈,却被他甩开了手。

    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气力不是很足了:“马上,回公司!”

    他刚才左等右等不见那些医生回来让他出院,按铃又没有人进来,心里更加烦躁,便自己扶着床下了地,刚走了两步又发现身体难受得厉害,一着急起来,便将手上能够得着的东西都扫到地上了。

    “这……”彼特本想再劝阻几句,可是看着左少弈的样子,心里明白自己不带他离开这里是不行了。

    一个小时之后,左少弈在彼特的陪伴下走进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前后门都有记者在堵着,因此彼特来医院的时候,故意换了一辆车过来,以便于躲开那些记者的视线。

    两人站在电梯里面,彼特稍稍退后了一些,没有跟左少弈站在同一条线上,而且也在时刻注意着他的情况,担心他会忽然倒下来!

    看着面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彼特也知道今天的新闻看样子是瞒不住了,不用想也知道左少弈看到那些新闻之后,会多么的暴跳如雷。

    只是这一次,却出乎了彼特的意料。

    左少弈回到办公室里,一眼就看见了秘书送进来的今天的报纸和杂志,上面的封面头版上刊登的内容自然全部都落入了眼里。

    看着他伸手将其中的一份拿了起来,正要仔细阅读,彼特忍不住开口阻止了一下:“左少,事情我已经开始去解决了,那些记者都是乱写的……”

    左少弈伸出手掌来示意彼特停下,缓缓坐了下来,在彼特忧心忡忡的注视中将那份报道完完整整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脸色也是由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却反而让彼特感到更加不安起来。

    “报道得真是有够详细的!”左少弈看完之后,笑着开口,顺手将那份报纸放下,点开电脑的浏览页面,弹出来的也多数都是关于这一次的消息。

    隔着电脑显示屏的阻挡,彼特看不清楚左少弈此时脸上的表情,只是回想起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一次是真的刺激太大,神智失常了?

    左少弈不断翻看着新闻,终于,在铺天盖地的龙天集团丑闻的新闻下,有几条是关于雷氏集团的。

    无一例外,都是正面的报道!

    雷炻,雷炻,一定是你在背后捣鬼的?那些供应商,一定也是你故意安排他们把有问题的水泥供应给我们,然后等质检部门来审查的时候,给他们打电话举报……

    细细思索着过去的一件件事情,左少弈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掉进了雷炻早就安排好的圈套里面!

    怪就怪他们当时太过自负,没有保持该有的警惕,才会让雷炻钻了空子!

    而且从现在那些报道上来看,连他从公司大门被人抬上救护车的相片都能够刊登出来,足以证明,那些记者是早就猜到会有大事发生,才会早早就在公司留下埋伏!

    “好!好!好!”左少弈忽然仰天大笑起来,连说了三个好字,更是让彼特觉得自己刚才的猜想,已经中了九成。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彼特看见桌面上已经摆着早上开会的时候,让那些人送上来的书面计划书,伸手简单翻了一遍之后,又全部拿了起来,转身走出去。

    左少弈看着面前的几十份计划书,只是看了最上面的两份,就伸手推到了一边:“就都只能想出这样没用的办法来?养他们这群饭桶还有什么用?”

    “左少息怒,这一次的事情也是太过突然,他们之前没有太多类似的处理经验,我想不如再召开一次会议,大家再一起讨论一下……”

    “不必了,我自然有我的解决办法!”左少弈凝眉深思,原本就瘦得凹陷进去的脸,如今看起来更加像是只剩下一层皮贴在骨头上一样了。

    几个小时之后,左少弈已经梳洗了一番,带上足够的心意来到了跟这次的工程有着直接联系的官员家里。

    往常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也会来这里拜会一番,对这里并不陌生,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左少弈在外面等了十几分钟,大门都没有打开,而他也只能再次上前去按响了门铃。

    又等了几分钟之后,家里的佣人才出来打开门口,还不等左少弈开口,就连忙说:“我们家先生出国公干去了,要过好多天才回来,左先生还是请先回去吧!”

    看着刚刚才打开的门口又合了上去,左少弈并没有显示出太大的怒意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上面亮着光的窗户忽然一下子就熄了灯,嘴角缓缓地勾抹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来。

    接下来走了两三处,都是吃了闭门羹,那几个能够出面涡旋一番的人物倒像是约定好了一样,都有各种不在家的理由,总而言之就是不肯见左少弈。

    左少弈候带来的东西只能是原封不动地带回去,双手紧紧地攥紧了方向盘,将这满腔的怒火和怨恨都转移到了上面,将油门踩到了最大,车子在半夜的大马路上飞奔起来,火红的颜色,像是一团火焰一般呼啸而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