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陌生女人的来电

    越走越近,雷炻都能清楚听到床上的人儿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缓缓走到床边站定了脚步,鼻腔里面若有似无地萦绕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

    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蓝希雅恬静的睡颜显得格外迷人,如瓷器般光滑细腻的肌肤像是镀上了一层银白色的淡淡的光圈,那张美丽动人的脸,这几年来,几乎没有变化,一样的年轻漂亮。

    雷炻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来,从床的另一侧上去,一点一点地靠近蓝希雅的身子。

    蓝希雅身上穿的是吊带的丝质睡衣,本来也十分的宽松舒适,

    .....屏蔽中......

    蓝希雅有气无力地说:“你怎么进来的?”

    她没有记错的话,自己睡觉之前就曾经想到过他会不会半夜偷偷过来,特意将门口反锁之后又拖了凳子过去顶住,只要他来推门或者撬门,自己肯定就会醒来。

    雷炻一时语噎,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是从阳台翻过来的吧?

    不等雷炻回答,蓝希雅伸手把床头灯拉开,转头看向门外,自己睡觉前摆过去的凳子还好好的原封不动摆在那里,也就是说他根本不是从门口进来的!

    “我说,你这房子里面还有什么暗道?我住了几年怎么都没发现?”蓝希雅疑惑地说,身子这会儿已经恢复了点力气,想事情也开始思路清晰了不少。

    “你精神那么好,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雷炻转移了话题,...屏蔽...

    刚想要开口否认,雷炻已经伸腿把她夹紧了一些,手指只是在上面轻轻摸索了几下,便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了。

    低头吻住蓝希雅的唇瓣,绵长而又热烈的法式长吻让蓝希雅都有些晕头转向了,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起来,不由自主就抱紧了雷炻,......屏蔽中......

    第二天早上,两人一起下楼来吃早餐,那亲密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饶雪曼和蓝雨等人心照不宣,只有小子昊一脸天真地说:“爹地怎么和妈咪一起下来了啊?”

    旁边的蓝雨脸色平静地将剥好的鸡蛋放到他面前的盘子里面:“小孩子别问太多,赶紧吃饱了姨妈送你去学校。”

    蓝希雅有些脸红,前几天跟雷炻半冷战的时候,都是分开睡的,自然也不会一起下楼吃饭,现在这样子,也就等于告诉全部的人,昨晚上她已经跟雷炻睡一起了。

    低着头快步走过去坐下,等到雷炻也坐好之后,忍不住偷偷瞪了他一眼,而雷炻反而回了她一个暧昧的眼神,弄得蓝希雅更加脸红起来,不敢抬头了。

    “妈咪,晚上我还能跟你睡吗?”小家伙不理解大人的想法,乖乖咬了一口鸡蛋之后,又仰起脸来追问。

    “噗……咳咳,咳咳……”蓝希雅刚喝了一口牛奶,一听小子昊的问题,不小心就呛到了,连忙放下牛奶捂着嘴咳嗽起来。

    雷炻一边剥着鸡蛋,一边淡定地开口:“不是说耗子都抓完了吗?你也不小了,男子汉就应该自己一个人睡,今天晚上开始你自己回房间睡。”

    “那爹地也是自己睡吗?”

    “我……”雷炻没想到,自己这么快也被儿子给呛住了,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那语噎的样子看得蓝希雅心里十分解气。

    伸出脚来在桌子底下轻轻在雷炻的小腿上摩挲了几下,当雷炻转头看她的时候,蓝希雅直接也回了他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晚上吃过饭,雷炻在楼下陪小子昊做老师布置的亲子作业,蓝希雅晚饭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衣服,这会儿先上楼洗澡去了。

    刚从浴室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梳妆台,蓝希雅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色红润的自己,不知怎的又想起......屏蔽......

    “羞死人了,我怎么会想到那些去了。”蓝希雅低声呢喃,可是还是忍不住又想起了一些相关的画面来。

    身后响起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蓝希雅转头一看,才发现雷炻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

    蓝希雅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发现是个自己不认识的号码,上面也没有存着什么名字,顺手就滑动了屏幕接听起来。

    “雷炻,是我。”电话刚刚接听,南希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

    发音是还带着些洋腔洋调的国语,但是喊雷炻的名字,却是喊得发音十分标准,听起来完全是在说母语一样,只是后面那两个字,才听得出来不同。

    蓝希雅楞了一下,在脑海里面努力搜索着他们所认识的人,会直呼雷炻的名字,语气没有一点的畏惧和敬畏,而且还是外国女人……

    听到那边没有回答,南希又提高了一些音量:“雷炻,你有在听吗?”

    “请问,你是哪位?”蓝希雅觉得心跳像是漏掉了一拍,忽然有些慌乱起来,声音也跟着变得不太淡定了。

    南希听到是女人的声音,语气一下子变得冷淡强硬了许多,就像是平日里面对待那些手下和外人的时候一样:“你是什么人?”

    蓝希雅感到更加气愤,“我是雷炻的妻子!”

    一听到这句话,南希只是停顿了两秒钟,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喂?喂!”蓝希雅连着喊了几声,那边传来的只有电话挂断之后的“嘟嘟”声,再拿下电话来重新看了一次上面的号码,注意到来电显示是英国的电话。

    心里面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英国,英国……他说过当初是去了英国治疗,难道?”

    蓝希雅不敢再多想下去,怕自己会误会了雷炻,也不想因此和他产生什么隔阂,但是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回来之后,关于当年的事情,雷炻已经说过一次是被人救起来,然后带到英国治疗,而那个人的条件就是要他以后付出一定的财力物力帮助他。

    难道,那个人就是刚刚打电话来的女人?

    蓝希雅紧紧握着电话,低头看着上面已经黑下来的屏幕,心里面第一次开始变得如此的不确定和恐慌。

    缓缓滑坐到了床上,还没有来得及吹干的头发上面还有水珠偶尔滴落,手里的电话变得似有千斤重一般,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宝贝,洗好了吗?”雷炻推开门进来,见到蓝希雅就坐在床上,也跟着走过去坐下,伸手把她拥紧。

    蓝希雅没有回答,脑子里面还在想着刚才的女人。在听到自己的声音和身份之后,她忽然转变的冷漠高傲的态度,让她心里实在很不舒服。

    见到她的异样,雷炻也疑惑不解,小心翼翼地托起她的脸来,柔声问:“怎么了?谁把我的老婆大人惹生气了?”说着便想吻上她的唇,蓝希雅却转过了脸去,主动避开他的亲近。

    “到底出什么事了?”雷炻脸色一沉,扳过蓝希雅的身体和自己正对面,心里十分担心。

    没想到,这一问下来,蓝希雅的眼角顿时就有眼泪滑落下来了,咬着唇似乎不想苦楚声音来,但是不断滑落的泪水,反而更加凶猛了。

    雷炻努力在脑海里面回想了一遍,昨晚上自己爬进来的事情她应该没有生气啊,晚上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就是上来洗了澡之后,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就算哭,也要让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撑着,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蓝希雅缓缓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噙满了泪水,抽噎着说:“你说,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雷炻想不通她怎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什么时候有别的女人了?你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

    “你自己看看!”蓝希雅挣脱开他的手臂站了起来,把手里握着发烫的电话狠狠摔到床上,“你说,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听到我说是你的妻子,就挂了电话?”

    一番话将雷炻说得云里雾里的,拿起手机翻看了最近的通话记录,当看见那个号码的时候,也反应过来了。

    脸色一下子松了下来,“你刚才接了我的电话?”

    “怎么?不可以?就算安德烈弄的是假证,我现在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蓝希雅哭得更凶了,好像已经坐实了雷炻出轨一样。

    雷炻简直哭笑不得,站起来想要拉过蓝希雅,又被她甩开,最后不得不用了蛮力把她给牢牢钳住在怀里,不让她动弹挣脱,才有机会开口。

    “当年我掉到水里面的时候,是她救了我,把我带回去英国的!”雷炻本来也不想过多提起当年的事情,回来之后就只想着好好的陪伴蓝希雅和孩子,谁知道就因为这个电话,闹得蓝希雅这样伤心难过。

    蓝希雅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他,说话还是有些抽抽噎噎的:“你,你以前没告诉过我,救你的人是女的!”

    “救我的人,其实也可以说是她的父亲,当年英国首相“布莱.卡梅伦”发现威尔王子的异常举动,才会派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刚才打电话来的南希.布莱尔到台湾来进行调查,所以才会救了我……”

    雷炻简单将当年发生的事情尽可能详细地跟蓝希雅又诉说了一遍,连同在英国所有打过交道的男人女人都跟蓝希雅交代清楚了。

    “这样说来,那个南希才是真正救了你的人,而且这几年里面,她都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蓝希雅虽然明白了南希的身份,也知道她是英国首相的女儿,性格冷艳高贵,也十分要强,这也就不难解释刚才语气里的傲慢和轻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