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把她处理干净

    左少弈一个人在包厢里面呆了几分钟,自觉无趣了,穿戴好衣服之后,也准备离开这里回去休息一下。

    走到拐弯处,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似乎在提起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放轻了脚步,靠着墙伫立静听起来。

    “茜雅,你这次可赚大发了,陪那个左少弈做了一次就拿到五百万了耶!听说琳琳她们还没上就被轰出去了,快教教我你怎么做到的?”

    听到那个相熟的名字,左少弈顿时就没了什么心情,正要转身从另一头离开的时候,又听到那个茜雅的声音接着响起。

    “嗨,什么青年才俊,上市公司总裁,还不是男人一个!我不过是跟他说我是个处.女,他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就一直喊着我的名字,说什么我的全部都是他的,进去的时候还好像真的怕弄疼我一样,一直停下来问我疼不疼,我当时差点就笑了。”

    左少弈听到这里,额角的青筋凸起,双手紧紧收拢握拳,咬着牙没有立刻出去,想看看她接下来还有什么好说的。

    “哎哟,开什么国际玩笑,你都做这行多少年了,还处.女?难道他就一点没发现?我听说左少弈以前也是经常来这里找女人的。”

    茜雅没有想到左少弈就在距离自己不到几米的转角外,还洋洋自得地炫耀着说:“他当时也估计喝多了,而且我去做了处.女膜修复,他不但没有发现,还激动得撞个不停,搞得我都差点受不了晕过去了,你别说,他还真的挺棒的,下次再来的话,你也去试试……“

    “贱.人!”左少弈再也忍不住,快步走上前来,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盯着惊恐不已的茜雅和旁边的女伴。

    原本还得意不已的茜雅,万万没想到左少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夜巴黎”的出口在相反的方向,他怎么会……

    “左,左少……”茜雅吓得全身不住地哆嗦着,肩膀上的略显宽松吊带也滑落下来,露出几乎一整个雪白的肉球出来,都不敢伸手去拉一下衣服。

    左少弈看着她,忽然冷笑了一声,“怎么?当我是傻子耍呢?你真以为,你被我上了,还是你占到便宜了?”

    大手猝不及防地就紧紧捏住了茜雅纤细的脖子,用力大得不可思议,茜雅的身体都似乎被他抽离了地面,双手不断用力挣扎着想要掰开他的手,可是根本就用不上一点力气。

    旁边的女伴也吓坏了,正想要开口求饶,左少弈忽然转头狠狠地看着她,“滚!不然连你也杀了!”

    听到他这样说,那女人哪里还敢留下,也顾不得茜雅了,转身就跑,才跑了几步,脚上的高跟鞋一扭,摔了个狗啃泥,又立刻爬起来连滚带爬一般逃走了。

    茜雅的脸色已经开始乌青,呼吸越来越困难,艰难地从嘴里吐出含糊不清断断续续的话来:“左,少,饶了,饶我……”

    左少弈的眼前又开始出现了幻觉,看见林峰就在茜雅的身后,额前的枪洞还在冒着殷红的鲜血,对着左少弈大声喊着:“不要伤害希雅!不要伤害希雅!我们是清白的!”

    “闭嘴!老子杀得了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左少弈心里极度的恐惧,又极度的愤怒。

    他已经分不清现实和幻觉,只是不断将双手给收紧,再收紧……直到那双刚才还在挣扎着的小手渐渐松开了他的手臂,垂落下来,茜雅的身体也跟着变得没有了半点的力气,软绵绵地垂落着。

    左少羿回过神来,看着被自己掐着脖子已经没了气息的茜雅,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这样的地方杀人了!

    他今晚出来一个手下都没带,而且刚才还被那个不知名的女人看见自己动手了,想到龙天集团现在面临的其他危机,左少弈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什么都想不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左少,这是……”

    彼特快步上前,当看见从左少弈手里松开滑落到地上的茜雅的时候,再抬头看看左少弈的表情,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几分。

    连忙蹲下来伸出手在茜雅的脖子主动脉处探了一下,脸色猛地一变,缓缓站了起来,左右四顾,确定没有人在这里经过之后,又再次蹲下来把地上的茜雅扶了起来,抱在怀里。

    “左少,趁着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我们快走!”

    左少弈怔怔地回过神来,看着彼特,忽然笑了笑:“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彼特知道他这段时间有些不太正常,也没有跟他计较太多,一手搂着茜雅,一手扯着左少弈的袖子,“先离开这里再说!”

    茜雅的身子不算太重,又被彼特披上了一件西装外套搭在身上挡去大部分的视线,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彼特还故意大声喊着:“小美人,今晚上我一定让你叫到嗓子都哑了!”

    而已经死去的茜雅一直低着头,被彼特搂在怀里,外面还有件西装遮挡视线,那几个保镖见怪不怪,很多来这里玩的人都会带小姐出去再接着开心,也没有盘问太多。

    加上来到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了。

    左少弈也跟在彼特的身后离开了“夜巴黎”,等到彼特把人塞到了自己开来的车子里面,转身看见左少弈还站在旁边,又回头把他推到车里,自己坐上了驾驶的位置开车离开。

    半路上,彼特打了电话让几个左少弈的手下到前面偏僻的地方接应,把茜雅的尸体交给他们去处理之后,才调转了车头,朝着左少弈家里的方向开去。

    “左少,杀一个这样的女人不重要,可是现在龙天的情况,如果被人把这件事捅出来了,只怕会对龙天更加不利了!”彼特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说了出来。

    旁边的左少弈一直看着前方,没有及时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开口:“龙天,反正也快完了。”

    “吱!”的一声,彼特猛地踩下刹车,看着旁边颓靡不举的左少弈,跟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心狠手辣无所不为其极的左少弈,简直有些判若两人了。

    再看他如今的精神状态,自从雷炻回来之后,好像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消沉了,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连眼睛也变得暗淡了许多。

    之前,甚至还怀疑过彼特暗中和雷炻勾结,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来不会有过的!

    “左少,龙天一定不会完的,你能把它从龙俊生 手里抢 来,难道你就忍心看它这样毁了?”

    一句话,仿佛醍醐灌顶,左少弈咬着牙,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才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一字一字重重地说:“对,我不会让我辛苦得到的东西,就这样毁了!”

    茜雅的事情有了彼特去跟进,手脚做得很干净,至于“夜巴黎”那边,本来那些女人的来去就十分不稳定,有些人傍上大老板之后马上就不去上班了,少了一个两个也不会去追究。

    至于那天晚上和茜雅一起的女人也被彼特找了出来,一起处理干净了。

    彼特因此重新获得了左少弈的信任和重用,几天后的会议上,更是直接就宣布让彼特来出任公司的副总裁!

    *********

    “雷少,左少弈要不要……”安德烈不明白为什么雷炻不直接一次就把龙天给扳倒了,还要留着在那里苟延残喘的。

    “让台南的供应商联系彼特,就说手上有部分石灰水泥可以供应,不过价钱要市价的五倍。”雷炻端起咖啡,悠闲地抿了一口。

    这句话让安德烈感到更加不解了,“可是……”

    “你说是让他痛痛快快的死掉,还是让他先受了重伤,再看到希望,满心以为自己会复活的时候,再给他更加致命的一击好一点?”雷炻简单几句话,已经说清楚了自己的意思,安德烈明白过来,也会意地笑了。

    雷炻低头轻轻摇晃着手里的咖啡杯,目光骤冷,如一把寒冰利刃般让人看了也忍不住背脊跟着发凉起来:“当年他竟然敢用炸药伤人,还后备了杀手要将我置于死地,我现在回来了,当然会要他,血债血偿,加倍奉还!”

    安德烈刚刚离开不久,雷炻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雷炻眼里划过一丝的疑惑,接听了电话。

    “南希,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听到雷炻的话,南希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住了,小嘴有些不高兴地撅起来:“难道我办事你就那么不放心吗?人家不过是想和你说说话了而已。”

    这几年来南希一直都陪伴着雷炻康复,两人的关系尽管称不上有多亲密,但也还算客气,不至于太冰冷!

    可恰巧就是这一丁点的客气,让南希看来,觉得雷炻对她是不一样的……

    雷炻淡淡地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我……”想你了。

    南希说了第一个字,后面的几个字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更别提雷炻了。

    四年前的第一次见面,她就对他一见倾心,而这四年的相处,更加是对他情意更重,只是明白雷炻一心都在报仇上,只想着能早日康复回到台湾找左少弈报仇,她又不敢给他负担,才会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陪在雷炻的身边四年,却始终没有坦白过自己的心意。

    轻轻咬了咬嘴唇,南希小声说:“我想问你,你报仇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差不多了,你可以帮我的地方已经帮了,接下来就让我自己来完成就行,哦,对了,是不是你父亲想到剩下的两个条件是什么了?”

    雷炻这几年里面一直等着布莱.卡梅伦说出另外两个条件,也不愿跟他之间的纠葛太久,可是一直到现在,布莱.卡梅伦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来。

    听到雷炻开口闭口都是关于报仇和其他的事情,完全就没有问过一些跟自己有关的问题,南希的心里忍不住失落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蓝希雅推门走了进来,看见雷炻在打电话,正想转身出去,雷炻已经对她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南希鼓足勇气,惴惴不安地开口:“雷……”

    “我还有要紧的事情,先这样了!”雷炻挂掉电话,看着走到面前的蓝希雅,立刻就伸出手来将她拉到怀里坐下。

    听到那边的电话马上就已经被挂断,再也听不到雷炻的声音,而自己原本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想说的话,也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不禁让她重重的叹一口气。

    “他的仇还没有报,我不应该,不应该这个时候就逼他的!”想到这些,打开手机相册里那张属于他的照片看着,渐渐地也恢复了笑容。

    照片上的雷炻正坐在花园里看着前方,不知道想什么事情想得十分入迷?

    而当时南希就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完美迷人的侧颜,忍不住偷偷拿出手机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相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