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我的名字叫茜雅

    单子看着他如此,也不敢上前靠得太近,隔着五六米的距离站着,过了一会儿,看着左少弈的情绪平稳了一些之后,才小声开口:“左少,上一次的事情也是威尔王子在背后支持我们去对付雷氏,这一次,为什么不跟他求助呢?”

    一言惊醒梦中人,左少弈缓缓抬起头来,用一种十分恐怖的眼神盯着单子看了足有两分钟多,忽然笑了起来:“对,当初如果不是他在背后支持我的话,我也不可能成功,现在他也一定能帮上忙的!”

    阴冷的笑声在宽敞的办公室里面久久地回荡着,单子只觉得这样的左少弈让他感到更加的可怕,见他要给威尔王子打电话,连忙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左少弈听着电话里面的铃声从开始一直响到结束,都没有人接听,脸色好不容易才舒展开一些,又渐渐变得阴霾起来。

    “竟然不接我的电话……威尔,你千万不要把我逼得太紧了,不然的话,我可不介意跟你拼个鱼死破!”左少弈看着黑下来的屏幕,不死心,再一次拨通了过去。

    一直打到了第七次,威尔才极其不耐烦地接听了电话:“你又打来做什么?我现在很忙,没空听你废话!”

    “威尔王子,我也不想打扰你,只是四年前对付雷氏的时候,也是多亏了您在背后的支持,如今雷炻竟然也用了同样的方法来对付我们龙天,现在因为买不到石灰和水泥那些建筑材料,我们的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我是想……”

    不等左少弈说完,威尔就打断了他的话:“你又想要钱?左少弈我告诉你,就算我们皇室有钱,也不是拿来喂你们这些废物的!一点小事都解决不好,我也没义务帮你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他最近也烦得厉害,出入的时候好像感觉都有人在监视自己一样,可是却又一直查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盯着自己。

    开始还以为是大王子或是其他兄弟,想要把自己挤出继承人的位置,调查出来又跟他们都没有关系,真正的指使者,始终还没查出来。

    “不不不,我不是要钱,我只是想让王子能够出面,帮我和你们那边的供应商打声招呼,让他们卖一些原材料给我们。”

    左少弈如今有求于他,说话难免有些低声下气,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充满了不耐烦和鄙夷。

    他从小就是个孤儿,可是自问能力比起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小姐们一点不差,甚至比他们优秀太多!

    可是偏偏就因为没有投胎到有钱人家出生,才会不得不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才终于坐上这个位置。

    听到左少弈的解释,威尔王子的脸色才舒缓了一些,伸手揉着额头,语调缓和了不少:“我也想帮你,可是最近我感觉好像被人盯上了,现在还没有确定是谁在背后监视我,女王最近身体不好,王位随时可能易主,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出什么乱子!”

    左少弈无声冷笑:“你的意思,是现在你宁愿选择自保,也不肯出面帮我说几句话了?”

    “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有办法解决的,我还有事情,先这样了!”威尔挂掉电话,甚至都没有等左少弈回话。

    紧紧攥着手里的电话,左少弈的身子一寸一寸地变得无比的冰冷起来,原本还想借助他的身份,对国外那些供应商施压,多少也能帮着缓解一下,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一点不顾当年的合作关系,一口就拒绝了自己!

    有些吃力地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这个自己刚刚坐上才四年的位置,还有这个不久前刚刚重新装修过的豪华办公室,忽然有些失常地仰头大笑起来。

    就连在外面的秘书都能能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只是听着,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威尔拒绝了左少弈之后,龙天集团的工程也因为一直买不到建筑材料而无法开工,左少弈要求工人们每天都到工地准时开工等候,另一边又不断让手下的人继续去向那些供应商谈判,不管什么时候能有货,都要第一时间买下来!

    尽管如此,又过去了一周,左少弈和手下的人还是没有能够买到一丁半点的材料供应,看着工程一直拖着没有办法继续开工,左少弈心烦不已。

    夜幕降临,外面的街道上早就已经亮起了各色的霓虹灯,左少弈今天晚上不到八点就离开了公司,驾着车子在路上飞快行驶着,一路超车闯灯,引来身后周围一片其他车主的骂声。

    “夜巴黎”豪华装修的大门外面,左少弈的名贵跑车就在门口处停着,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左少弈依旧是阴沉着一张脸,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阴霾气质连门口站着的几个高大的外国保镖都有些心生畏惧。

    “左少,欢迎欢迎,好久不见了,这边请!”经理从监控看见左少弈的车子到了门外,马上也出来迎接了。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左少弈的身后,竟是一个人都没有跟着,经理赔着笑脸一边领他走向贵宾包厢,一边顺口道:“今晚上怎么就左少自己一个人来,那些兄弟们呢?上个月我们刚来了一批新货,马上就让她们都进来好好伺候左少。”

    左少弈没有理睬,走到包房的沙发上坐下,张开双臂搭在靠背上,上身也重重地紧紧靠着,闭上眼睛摆了摆手手:“按照我的喜好,挑几个最好的进来。”

    “是,马上就到!”经理笑着退了出去,不到两分钟之后就领着十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在左少弈的面前一字排开。

    “左先生……”整齐划一的声音嗲嗲的透着酥麻的感觉,十几个女子都是清一色的清纯类型,长发飘飘,皮肤白皙。

    左少弈抬起头,用肆无忌惮的眼光在她们身上扫视了一圈,最后伸手指了其中的几个:“你,你,你,还有你们几个,都留下,其他的给我滚出去!”

    被选中的几个自然的心情激动,刚才就听经理说来的是有名的青年才俊钻石王老五左少弈,以前也曾经有过同伴们一个晚上打赏就拿了过百万的。

    “左少,你好帅哦!”

    “左少,我喂你喝酒好不好?”

    一下子便将左少弈团团围住,左右各坐了两个,脚边也各跪了一个在地上,争先恐后地用自己身上的柔软来磨蹭着左少弈的身体,使尽了浑身解数,恨不得马上就拉开左少弈的裤子拉链,和他**一把。

    不管身边的几个女人怎么努力,左少弈却只是眼色阴沉地一杯接着一杯猛地灌着酒下肚,脑子里面想着的全部都是雷炻和蓝希雅在一起的幸福画面!

    “嘭”的一声,手中的空杯子竟被他生生捏碎,碎片朝着四周飞溅,那几个女的连忙侧脸躲避起来,再看着双眼猩红的左少弈,一个个都有些害怕起来,都愣在了那里,面露惶恐。

    左少弈冷笑,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伸手用力捏住最近那个的下巴抬起来:“怎么不继续了,嗯?你们不是很想跟我上床,很想要钱的吗?来,今晚谁把我伺候得爽了,五百万,拿去!”

    一听到那个诱人至极的数字,原本心里的那点点小恐惧都算不得什么了,六个女人对视了一眼,立刻就开始争先恐后地攀上了左少弈的身体。

    其中一个更是直接就将身上的小吊带裙子往下一下,跳出两个巨大的白兔来,双手勾着左少弈的脖子直接就跨坐上去。

    ....屏蔽.....

    旁边的见她抢占了先机,也不甘示弱,一个抓起左少弈的大手覆在自己的身上,用自己的手来带动着左少弈的大手用力揉搓着,声音极度的**,媚眼如丝对着左少弈不断放电。

    “左少,我可还是处女哟,她们几个都不知道被人耍了多少次了,今晚就让我好好伺候左少好不好?”原本跪在脚边的女子也不甘示弱,用力推了一把跨在左少弈身上的同伴,附身低胸在左少弈的耳边轻轻呼气。

    左少弈一低头,......屏蔽......

    “你叫什么名字。”左少弈喝了不少,看着面前那个,刚刚大声宣称着自己的处女身份的女子,沉声开口。

    她的眼睛,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悉,好像希雅……

    女子惊喜地说:“我叫茜雅。”

    又扭动着身子,努力挤得更加靠近了左少弈一些,

    左少弈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像是被一股力量给牵引着,伸手推开挂在身上其他的女人,眼睛直直地看着那个叫茜雅的女生,像是哭起来一样:“希雅,希雅你终于回来了吗?真的吗?”

    “左少……”茜雅一面低唤着他,一面把声音放到最柔软,缓缓爬到了左少弈的身上。

    旁边几个被她这样抢了风头,心里气愤不已,又不敢当着左少弈的面发飙,只能不甘地又一次贴了上去。

    只是刚刚碰到左少弈的手臂,就被他怒吼着骂道:“都给我滚!”

    “左少……”

    “滚!”左少弈转头怒视,那骇人的眼神吓得原本还存着最后一点希望的几个女人都不敢再纠缠下去了,纷纷转身就逃了出去。

    豪华的贵宾vip包厢里,只剩下茜雅和左少弈两人,尽管不明白为什么左少弈会忽然如此反常,但是还是很高兴自己成为最后留下来的人。

    小手灵巧地解开了左少弈的领口,从上面滑了进去,指尖缓缓滑过他结实精壮的肌肤,像是带着细微的电流淌过,只是几秒不到,左少弈就忽然伸手把她的手给按住。

    沙哑着嗓子,看着面前的女子,“希雅,你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了吗?我一直在等你长大,我那么小心地保护你,也是想等你长大之后,把你的全部都通通占据……我真的很爱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也一直爱着你……”茜雅不想跟他耗太多的时间,生怕等下他又忽然变化,自己的努力就白费了。

    主动凑过去吻上了左少弈,曲线玲珑的身体扭动得更加厉害,从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本就是用了有催.情作用的香料,此刻不断飘到左少弈的鼻腔里面,让他原始的冲动变得更加疯狂不可停止。

    ......屏蔽......。

    “嗯,我很怕疼的,少弈哥哥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哟。”茜雅主动换了称呼,抬起身子来主动欢迎着左少弈的进入。

    已经意乱情迷的左少弈,完全将身下的女人当成了蓝希雅,还幻想着蓝希雅还是那个未经人事纯洁神圣的爱人。

    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没入,刚进去一些,就停下来心疼地吻着茜雅的身体,看见她没有喊疼之后,才又接着再深入了一些。

    感觉到似乎顶到了一层薄薄的阻拦,身下的茜雅却由始至终都没有喊疼,左少弈忍不住停下,低声开口:“希雅,你疼的话就喊出来,少弈哥哥会疼着你的。”

    “啊,我,疼,很疼,但是我更希望能够让少弈哥哥快乐,所以请你不要犹豫,用力穿刺我的身体,让我成为少弈哥哥的女人吧!”茜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连忙把头往后仰去,闭着眼睛动情地叫喊起来。

    左少弈被她最后那句话狠狠刺激了一下,心头像是被万千只蚂蚁在啃咬着,终于不顾一切,将腰身用力往前一挺,把那层薄膜给捅破了之后,便开始律动起来。

    有了前车之鉴的茜雅这会儿还装着喊了几次疼,等到后面,随着左少弈的驰骋带来的快感,已经忍不住放声叫喊起来,身子魅惑地左右扭摆起来,使得左少弈留在身体里面的分身也跟着撞击得更厉害了一些。

    等了多年终于“如愿以偿”的左少弈像是发狂了一样,把身下的女人要得死去活来,就连茜雅都渐渐有些吃不消了,连声求饶起来。

    “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你的全部,都是我的!”随着最后的嘶吼,将全部的火热都泻到茜雅的身体里面,才重重舒了一口气。

    茜雅软软的缠上左少弈的身上,看着他紧闭双眼还在喘着粗气,试探着抬头小声说:“左少,你刚才说,今晚谁让你爽了的话,就给五百万的哦?”

    左少弈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清醒了许多,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子,刚才那场美梦遗留下来的美好感觉一下子荡然无存起来,看着她,再想到真正的蓝希雅早就成了雷炻的女人,还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而自己刚才得到的,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妓.女!

    嫌恶地将她推开,左少弈拿过一旁掉在地上的西装,开了一张支票甩到她脸上:“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谢谢左少,谢谢左少!”茜雅连忙把支票拿好,连衣服都顾不得穿上,就这样赤.身裸.体的抱着自己的裙子出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