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连连噩梦

    英皇大厦…

    “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大家回去跟进各自手头上的计划,其他事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另外通知。”蓝希雅整理了一下东西,站起来宣布会议结束。

    其他的人都纷纷收拾东西回去干活去了,蓝希雅还要整理刚才的会议记录,冷不防一双大手从后上方伸过来抱住了她...屏蔽...

    蓝希雅惊慌地抬起头来,当看见偌大的会议室里面人都走光了之后,才稍稍安心了一些,但她依旧愤愤地抓住雷炻的双手,转头怒视着他:“总裁先生,这里是公司会议室!”

    “嗯。”雷炻眯眼笑了笑,也没有把手抽出来,看着蓝希雅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猛地低头咬住了她的樱唇。

    一阵贪婪的吮吸之后,雷炻才心满意足地松开她,而蓝希雅脸上早就没有了刚才的怒意,取而代之的是微微泛红的脸颊,还有被雷炻咬得红肿的嘴唇。

    “老婆,我真想在这里就要了你!”雷炻声音沙哑得厉害,眼神灼灼地看着蓝希雅,刚伸出手来,蓝希雅已经眼疾手快地弯下腰躲开,顺势从椅子上起来站到旁边。

    “别老婆老婆的叫,我可没跟你登记过,也没跟你举办过婚礼,那结婚证都是安德烈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假证,现在我们顶多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蓝希雅一本正经地说。

    看着雷炻眼中的情.欲之火渐渐淡了下去,心里忍不住发笑起来。

    可没想到,雷炻却忽然站直了身子,双手抱在胸前,饶有趣味地看着蓝希雅,笑着说:“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婚礼补偿给你的?”

    “我又没要……”

    “一个月后举行婚礼,现在,可以给我了吧?”雷炻眯着眼睛,笑得跟狐狸一样,一步一步朝着蓝希雅靠了过来。

    蓝希雅没有退路,身体后面已经是大大的会议桌,一紧张,整个人就往后仰去,上半身贴在了桌面上。

    雷炻弯下腰来,双手分别握住她身侧的双手,俯身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原来,你喜欢在这里……我还是第一次在这里做……好紧张啊。”

    “喂!你,你走开!”蓝希雅脸红不已,她完全是不小心的好吧?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口忽然有人从外面推开,安娜一边走进来一边说:“特助,刚才的记录……”

    话说到一半,一抬头,当看见那姿势极度暧昧的两人的时候,嘴巴张得大大的,惊恐不已。

    心里不断地懊悔起来,自己怎么就不看清楚了再进来?竟然撞破了总裁和夫人的好事!

    蓝希雅看见安娜,激动不已,像是见到救星一样,连忙说:“在,你要会议记录是吗?我马上拿给你!”

    “安娜,出去!”雷炻低头瞪了蓝希雅一眼,冷冷开口。

    “是!是!我马上出去!我什么都没看见!”总裁亲自开口,安娜连忙转身就出去了,到了门外还不忘转身检查了一下门口是不是已经被自己关好了。

    蓝希雅只能眼睁睁看着安娜走了出去,而且还能清楚看见她在外面把门又给拉紧了一些才离开的身影。

    ......屏蔽......

    “炻……”蓝希雅伸手抓着他的肩膀,轻咬下唇,眼神带着呆呆的哀求,见雷炻没有停下的意思,连忙又说:“不要在这里,晚上回家我再好好给你……”

    “不行!”雷炻不理会她,大手往下摸索到群尾的位置,......屏蔽......

    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但听声音很快减弱,只是一些在外面路过的员工罢了。

    蓝希雅还是害怕被人看见,只得再一次开口哀求着说:“这个门不能反锁上的,到此为止好不好?晚上回去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今晚上我一定好好疼你。”雷炻忽然停下了动作,一副得逞的样子,把蓝希雅从桌上拉了起来,伸手帮她把衣服拉下来。

    “不理你!”蓝希雅推开他,抱起桌面上的文件转身气呼呼地走了出去,雷炻笑了笑,也在后面跟了上去。

    自从雷炻回来之后,自然也就坐回了原来总裁的位置,而蓝希雅则当了总裁的特别助理。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从会议室里面出来,在外面工作的两个女职员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你说总裁跟特助到底结婚没有啊?当年总裁失踪的时候,好像也没听说他们举办婚礼了啊。”职员小a提出了疑问。

    “只是没有来得及举办婚礼而已,听说他们早就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了,要不这几年董事局那些股东,怎么可能让特助坐在总裁的位置上呢,”职员小b将自己知道的告诉身边的同事。

    “唉,要是我能有特助一半的命就好了,能吊上总裁这么好的男人,而且我听lily说,前两天还看见他们在停车场的时候深情拥吻了呢!”

    “真的啊?太幸福了!”一群女职员兴奋的议论着。

    安娜正好走到她们身后听到了对话,随手扬起手里的文件夹轻拍了一下她们的肩膀:“有时间在这里嚼舌根,工作都做完了吗?”

    “安娜姐……我们马上回去工作!”两人吐了吐舌头,连忙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去了。

    自从雷炻回来以后,整个公司士气大增,随着股价的大幅上涨,雷炻也吩咐下去给全体员工都加倍发了当月的奖金,使得公司上下欢呼雀跃,人心更齐。

    而龙天集团那边,琳达拿回了被要挟的底片和酬劳之后,立刻向公司递交了辞呈,推说自己刚刚身体不好,想要休息一段时间。

    左少弈想要挽留她,但琳达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心里有数,根本不敢在继续留在左少羿身边,坚持要离职!

    “琳达,等下出去的时候帮我交代一下,让他们一个小时之内不要进来烦我,我休息一下!”左少弈收下辞呈,摆了摆手,便起身走到旁边的休息室里面去。

    从医院出来已经两天了,左少弈的身体还是老样子,每天晚上做的噩梦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频繁起来。

    以前每天还能睡两三个小时,现在几乎都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

    拉下全部的窗帘,舒适的休息室顿时黑暗下来,周围一片安静,躺到那宽大的床上,不到一分钟,竟然已经入睡了。

    “左少弈,左少弈……”

    “你不要跑,你跑不掉的!”

    两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而这两个声音的主人,已经连续多次出现在左少弈的梦中,一个便是罗豹,另一个便是当初被他一枪打死的林峰!

    左少弈猛地睁开眼睛,周围还是黑漆漆的一片,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想要去拉开窗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窗帘好像有人在另一边跟他较劲拉着似的,不管怎么用力,根本就扯不动!

    “滚!你们都死了还能把我怎么样,我不会怕你们的,我不会怕你们的!”左少弈像是发疯了一样大声叫喊着,可是双腿却在不断地打颤。

    忽然,脖子被人用手用里掐住,原本黑漆漆看不见五指的空间内忽然闪现出一张满脸是血的脸,脸颊血肉模糊,甚至还问到一股皮肤烤焦的气味,罗豹的声音从那张脸的嘴里传出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林峰也飘到了罗豹的身后,头上那个枪洞还在汩汩往外淌着鲜红的血液,深陷的眼窝死死地盯着左少弈,恐怖至极!

    “不要!不要啊!”左少弈奋力挣扎,感觉到能够呼吸的空气越来越少,更是用尽了全力的想要把脖子上的双手扯下来。

    “啊!”一声尖叫,左少弈忽然睁开了眼睛,依旧是一片黑暗的空间,只是再看不见那两张吓人的脸,也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而自己的双手还紧紧抓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左少弈试探着摸索了一下,意识到并不是人的双手,只不过是自己盖着的被单不知道怎的缠住了自己的脖子罢了!

    急忙跳下床来,跑去拉开窗帘,这一次,却是没有一点阻碍“哗啦”一声就拉开了,外面的光线顿时将房间都给照亮了起来。

    左少弈还是有些惊魂未定,背靠在窗前,眼睛紧张地盯着房间里面的每个角落,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窜出来一些吓人的东西了。

    保持如此高度紧张的状态十多分钟后,左少弈发现房间里面并没有什么异样再次出现,才开始缓缓放松下来。

    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子,左少弈扶着墙壁缓缓走到旁边坐下,手肘撑在膝盖上,两手捂着脸,深深呼吸了几下,又缓缓将双手放开。

    “不,不会的,人死了怎么可能还有鬼魂!我不信邪,我不信!”左少弈“腾”地站了起来,自言自语大声喊着,仰起头来在原地缓缓转圈,似乎是在跟什么人对话一样:“你们有本事就现在出来给我看看,我能杀你们一次,就能杀你们第二次!”

    话音刚刚落下,忽然响起了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吓得左少弈双腿一软,又重重地坐回到椅子上。

    “左少,我是单子!”敲门声停下来之后,单子的声音从门口外面传来,左少弈惊恐地看着门口,定了定神,确定是单子之后,才开口道:“你在外面等着,我马上出去。”

    左少弈拿出手帕擦干了脸上的冷汗,又在房里来回走了两圈平定了一下心情,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害怕单子看出什么端倪来,左少弈出去之后就径直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坐下之后又假装翻看着文件,压低了声音说:“找我什么事?”

    单子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兴冲冲地跑过来说:“左少,您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你看,这些是彼特和不明身份的人见面的相片,还有,我查到他的户头有一笔不明的资金转入,我怀疑就是他收雷炻的贿赂!”

    左少弈抬起头,看着单子陷入了沉思,几分钟之后,忽然笑了起来:“好,不愧是我最信任的手下,继续帮我跟进下去,记得不要打草惊蛇了!”

    “是,左少!”单子又接着汇报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便离开了公司。

    左少弈冷笑一声,“芝麻绿豆的小事也来邀功,要是雷炻给你多点好处,你又怎会不动心!”

    几天后,一份关于左少弈的最新调查报告摆在了雷炻的桌面上,赛门在等着雷炻把那份报告都看完了之后,才开口说:“雷少,看样子时间也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左少弈竟然请和尚和道士去家里做法事了?看来那些药果然有用,通知下去,b计划明天开始实施!”雷炻把报告随手扔到桌面,抬头看着赛门。

    赛门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的异色,片刻之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我马上去准备一下。”

    赛门离开后,雷炻再一次把那份关于左少弈的报告拿过来,翻看着上面的相片,而里面的人,明显比之前要憔悴了不少。

    同时上面的报告还显示,左少弈手下的彼特和单子同时在暗中调查着对方,都想要抓住对方的把柄,似乎是在闹内杠。

    而左少弈却似乎并没有发觉一样,整天疑神疑鬼的,家里的佣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最近几天更是把一群和尚和道士都请到家里,日夜不停地给他做法事!

    “这只是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左少弈,你可一定要好好活着,睁大眼睛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嘴角上扬,这一切都掌握找雷炻的手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