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神智越来越混沌

    还故意把这几个字的发音咬重了一些,一手提着刚刚自己亲手买回来的早饭,一手搂着自己的妻儿,从左少弈的身边走过。

    当走到他身边的时候,雷炻忽然停住脚步,走过去凑在左少弈的耳边说:“你知道吗?前几天我给那次事故中死去的兄弟打了一场法事,大师说,那些鬼魂从来都没有离开,每天都跟着害死他们的人,说要报仇,要报仇……”

    说完之后,缓缓收直了身子,看着左少弈脸色瞬间变得泛青的样子,雷炻在心里冷笑一声,转身带着蓝希雅和儿子离开了。

    听了雷炻的话,左少弈整个人从脚底一直凉到了头顶,身子就这样僵僵地立在原处,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就不见了雷炻一家三口的身影。

    “那些鬼魂,每天都跟着害死他们的人,说要报仇……报仇……报仇……”

    雷炻的话不断在耳边回响着,左少弈忽然觉得好像有无数个声音不断在耳边喊着“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眼前顿时出现了许许多多流着鲜血的脸,有一张脸上面几乎只剩下白骨了,而左少弈一看从两个眼眶里面不断流淌出来的鲜血,竟然大声喊着:“林峰,你是林峰!”

    “你是罗豹!你,你还有你们!都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左少弈用力挥舞着两手,想要把这些人的脸都给打散,可是又惊恐地发现,他们这一秒散开了,下一秒又会重新凝聚起来!

    左少弈怪异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医护人员的注意,很快就有几个男的护工上来将他手脚牵制住,等到医生赶来的时候,认出是楼上病房的病人,又连忙把他送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左少弈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张眼看见的,是一片纯白,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里面,正要起身,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固定在了床上,就连腰上也绑着几根粗粗的带子。

    “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左少弈用力挣扎,可是那些东西似乎十分柔韧坚硬,不管他怎么用力,都只是弄疼了自己,丝毫没有变得松懈一些。

    彼特和单子听到声音,立刻从门外冲了进来,看见左少弈已经醒了,连忙走到床边。

    “左少,你感觉怎么样了?”单子前几天去了国外办事,也是刚刚才赶回来。

    左少弈生气地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松开,为什么要绑着我!放开我!”

    彼特和单子对视了一眼,有些为难,单子转头看着左少弈,小心开口:“左少,你认得我们是谁吗?”

    刚才左少弈在医院发疯的事情,差点就闹了出去,幸好彼特和单子收到消息之后,立刻赶过来压住了消息才没有外漏出去。

    而医生也已经给他注射了镇静剂,才让左少弈睡了过去,出于安全考虑,在单子和彼特都同意之后,才给他固定在了床上。

    听到单子的这句话,左少弈脸色一沉,声音带着怒意:“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们都不想干了是不是!”

    彼特看了一眼单子,犹豫了几秒钟之后,便上前去给左少弈松开了身上的束缚,又伸手想要扶他起来,只是没想到却被左少弈用力甩开了。

    “马上给我办理出院手续,我不要再呆在这个鬼地方,我要回去找雷炻好好算一账,当年没有让他死在海里,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他再有机会活下去!”左少弈恨得咬牙切齿,一想到希雅,他爱了她那么多年,却眼睁睁看着她被雷炻给抢走,他就不甘心。

    看见两人还站着不动,左少弈正要开骂,忽然又冷静下来,低下头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再抬起头来,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看着彼特开口道:“彼特,你去帮我办出院手续,顺便安排一下,我下午就回公司!”

    “是,左少!”彼特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估摸着彼特已经进了电梯,左少弈忽然转头看着单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看得单子心里有些奇怪,下意识地就把头偏过去一点,不敢直视左少弈。

    没想到,这样的动作,更让左少弈确信自己的猜测,一抹冷笑迅速滑过嘴角,看着单子,忽然说:“单子,你跟了我那么多年,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这一点,你也应该知道吧?”

    单子心里一惊,转头看着左少弈,见他脸色平缓,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他忽然说这样的话,总归有些奇怪。

    顿了顿,单子也点点头,诚实地说:“是,知道。”

    “这些年来,也幸亏有你一直在身边帮助我,只不过,现在我的身边,似乎出现了叛徒!”左少弈说到这里,眸子一沉,犀利地看着单子。

    单子没想到他会说这个,一着急,连忙就辩解说:“左少,我用生命发誓我绝对不会背叛你的,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只是我现在怀疑……是彼特!”

    “彼特?”单子更加疑惑,这几年彼特和他也打过不少交道,可是他从没觉得彼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见单子似乎不相信的样子,左少弈又接着说:“我想让你帮我监视他,如果发现他有什么异常,马上跟我汇报!”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这件事情我只交给你去办,记得不能透露出去,办好了之后,公司副总裁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左少弈抛出这么诱人的鱼饵,单子不可能不会心动,立刻就答应了这件事情,而且表示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尽快找到彼特背叛他的证据!

    当彼特回来的时候,单子已经不见了,左少弈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他。

    “左少,手续都办好了,公司那边也通知了下去,现在需要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吗?”

    左少弈站起来,走到彼特身边,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你和我一起回去,我拿点东西,也有话想跟你说。”

    一路上,左少弈一个字都没有开口,让坐在旁边的彼特更加觉得不安起来,总觉得近段时间以来,尤其是雷炻回来之后,左少弈就变得奇奇怪怪的了。

    眼看着就要到左少弈的家门口了,彼特忍不住开口询问:“左少,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建议您去咨询一下心理医生,缓解压力,不如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个……”

    “彼特,最近公司的业绩如何?”

    左少弈打断了彼特的话,反而问了他一个不相关的问题,在彼特还没有回答的时候,让司机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最近公司的业绩有所下滑,而且比起前几年,也有些不太景气……”彼特低下头来,对于这件事情,左少弈心里应该比他更加清楚,为什么现在却会忽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呢?

    身旁的左少弈忽然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当初从龙俊生里夺过公司的时候,你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这些年可以说,没有你也就没有我和龙天的今天。”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左少对我也不薄,我只是做回自己应分的事情而已!彼特越来越搞不清楚,左少弈到底想说什么了。

    左少弈笑了笑,抬头看着前方:“雷氏这几年对我们紧追不舍,对我们内部的情况又好像很了解,,每次投标,都只比我们高出一点点,所以,我怀疑我们内部有内鬼!”

    “左少是怀疑……”

    左少弈转头看着彼特,脸上的笑意收敛起来,眉色凝重地说:“我怀疑是单子出卖了我,他知道我们很多机密的事情,而且近段时间,他的举动都有些奇怪,我想让你帮我去监视他!”

    听到左少弈这样说,彼特连连点头,“左少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查出证据来的,到时候一定将这个叛徒绑到你的面前!”

    “事成之后,我会把你推上副总裁的位置,你在公司这么多年,也帮了我这么多,这个位置,一开始就是为你留着的。”

    看着彼特眼里瞬间流露出来的惊喜和贪婪,左少弈在心里冷笑一番,面带微笑地说:“这件事情,你暗中去做,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随后,左少弈带着彼特回到家里,两人进了书房一直过了许久才从里面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分割线——————

    玫瑰庄园…

    小子昊在医院输了液,又吃了雷炻亲自买的早餐,回到家里的时候,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七八成,这会还能有力气跟安德烈打闹起来。

    雷炻和蓝希雅把孩子送回家交给安德烈,公司那边还在等着他们回去开会,接了电话又急急忙忙出门去了。

    “姨妈姨妈,我告诉你哦,刚才我见到那个坏蛋了,爹地还打了坏叔叔!”子昊骑在安德烈的头上,两只小手正抓住安德烈头顶上的两撮头发用力扯着,一看见蓝雨走出来了,立刻就兴奋地大声喊了起来。

    蓝雨停住脚步,看了一眼安德烈,直接选择忽略他那求救的眼神,反而笑容满面地走过去:“哦?见到什么坏人了?”

    说着还不忘对着安德烈得意地笑了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看着他两手要扶着小子昊腾不出来,只能幽怨地看着自己,更是乐得开怀大笑起来。

    “就是,就是电视上,上次马上姨妈告诉我的那个坏蛋!”小家伙一高兴,抓着头发的手猛地往上抬起来,疼得安德烈龇牙咧嘴的,还是依旧不敢松手,生怕摔着了他。

    蓝雨想了想,明白过来说的应该是昨天在电视上看见的左少弈了,眯着眼睛笑着说:“真的啊?打得好!”

    用眼角瞥了一眼安德烈,还是心软了,伸手把小子昊从他头上抱了下来:“子昊乖,姨妈带你上楼去玩好不好?”

    “好啊!”孩子一听是去玩,想都不想就说好。

    蓝雨抱着孩子,回头看了一眼,见安德烈正在揉着头顶刚刚被小子昊揪住的地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又转身走到安德烈的身边,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说:“等下到我房间帮你揉一揉。”

    “几点?”安德烈高兴不已,连头上的疼痛都好像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连忙抬起头来,却看见蓝雨已经抱着小子昊走出去好几步远了。

    安德烈一直目送她上了楼,都没有等到蓝雨转头来看自己一眼,刚刚还燃着希望的眼神一下子暗淡下来,一边揉着头走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