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打死坏叔叔

    蓝希雅艰难地睁开眼睛,刚刚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全身酸软不已,想起昨晚上雷炻回来之后,一连要了自己两次,折腾到半夜三点多才让自己睡去,弄得自己现在连起床都没力气了。

    “都怪你!”低声冲着雷炻吼了一句,蓝希雅撑着床缓缓坐了起来,正要下床的时候,忽然一只大手从后面身上来拉住了她的手臂,用力往下拉去,好不容易才起来的蓝希雅,又摔回到床上去。

    只不过,身子挨到了一个暖呼呼的身体,没有一点布料遮挡的两人贴合在一起。

    “再睡一会儿好不好?”雷炻看着蓝希雅脸上嗔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像是孩子一样,把头埋在她的颈窝蹭着。

    蓝希雅连忙伸手推开,又往后挪开了一点距离,被他那滚烫的分身顶着那么敏感的位置,她可不想等会儿又被他“不小心”给撞了进去。

    “你没听到曼姨在外面喊吗?昨晚已经够了,现在别再碰我!”蓝希雅压低了声音,假装生气地说。

    雷炻听她提到昨晚的事情,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伸手抱住蓝希雅,笑着说:“你的思想太不纯洁了,我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只是想让你单纯的多睡一会儿。”

    门外的饶雪曼等了片刻也不见回应,急得又开始喊了起来:“希雅,希雅听到了吗?子昊生病了,你赶紧起来看看啊!”

    听到饶雪曼的话,蓝希雅一下子就完全清醒过来了,身上也像是突然有了力量一般,推开雷炻搭在身上的手,快速下了床找到睡衣穿上,就急急忙忙去开门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生病了?昨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蓝希雅也是十分着急,拉着饶雪曼问个不停。

    饶雪曼急得摇摇头又点点头的,脸色看起来也是十分的担忧:“我也不知道,早上想要去喊他起床上学,可是他说话都说不清楚,还咳嗽,还嚷嚷着肚子不舒服。”

    雷炻也穿上了衣服走出来,听到两人的对话,心里一下子明白过来,应该是昨晚上给子昊吃的汉堡引起的。

    蓝希雅转过头来,看着雷炻的样子,也猜到了几分,忍不住责备道:“你昨晚到底给他吃什么了?我就说不能给孩子吃这个,你……”

    “我们先去看看儿子怎么样了?”雷炻自然不愿承认是自己的错误,直接就岔开了话题,拉着蓝希雅就走向子昊的房间。

    一进去,就看见小子昊满脸通红地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看见爹地妈咪来了,想要开口,只是那声音听起来跟破锣一样,还带着一丝的沙哑。

    蓝希雅一看这情况,眼泪就下来了,坐到床边把小子昊抱在怀里,心疼地摸着他的头说:“子昊,子昊你不要怕,妈咪马上带你去看医生,很快就会好的。”

    “我让他们准备车子!”雷炻眼看着蓝希雅就要对自己撒气,连忙转身一边走一边说。

    在去医院的路上,蓝希雅也是赌气一样,压根就没跟雷炻说过一句话,雷炻自知理亏,也不敢投诉,只是时不时看一眼蓝希雅,看看她是不是还在生气。

    到了医院,立刻就有护士上前来带着两人去看医生了,在出门之前雷炻已经打电话让人去安排好了一切,现在也不必再去排队等候了。

    经过检查,确认是因为上咽喉发炎引起的炎症,还伴随低烧,不过情况也不算严重,医生开了药水在医院输液,又给解释了一番,两人才放心下来。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还没吃东西,我亲自去给你买早餐,怎么样?”雷炻讨好地说,又看了一眼儿子,见他脸色看着已经好了不少,也彻底放心下来。

    刚才他也跟医生再次确认过,只是小问题,不会有多大的影响,输完液吃点药也差不多了,这才敢开口跟蓝希雅搭话了。

    蓝希雅白了他一眼,不出声,抱着孩子小心地转了个方向,低头看着子昊,还是十分心疼。

    “我很快回来!”雷炻飞快地在她脸上印上一吻,转身就走了出去,蓝希雅反应过来的时候,雷炻已经到了门口处。

    二楼的vip病房里面,左少弈也是刚刚醒来不久,医生刚过来给他做了例行的检查,又问了一些常规的问题便离开了。

    “左少,今天感觉好些没有?”彼特也是早早就到了医院,公司还有很多文件等着左少弈签署,就算他现在住院不能回去,也没有办法让其他人代理。

    左少弈点点头,手里迅速翻看着彼特带过来的文件,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又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的。

    旁边的彼特见他精神不好,连忙放下文件,“要不要喊医生?”

    “不用了,今天感觉已经好了一些,以后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就不必送过来了,你暂时帮我处理就是。”左少弈摆摆手,撑着床转了个方向,穿上鞋子扶着床站了起来。

    看着彼特要跟上来,左少弈开口道:“你先回公司看着,有特殊情况再来找我,我自己出去走一走,舒展一下筋骨。”

    这里是全台湾最好的私家医院,里面住着的几乎都是富豪以及名人,而整个医院的环境也是堪称全台湾最好的。

    左少弈走到花园里面,顺着小路走了一圈,见到前面似乎有两个认识人在树下聊天,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入院的事情,便拐了个方向,从另外一边走回去。

    走到一楼外面,左少弈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猛地转过头去,当看见坐在里面的蓝希雅的时候,一颗心就像是忽然静止了一样,全世界都变得模糊了,视线之中看到的,只有蓝希雅。

    “子昊乖,等你好了妈咪给你做鱼汤好不好?子昊最勇敢了,打针也没有哭呢,真是妈咪的乖宝贝!”蓝希雅笑着说,起身深深地吻了一下小子昊。

    这会儿子昊也是被逗得“咯咯”笑,药水已经差不多滴完了,眨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下次我们不吃汉堡包了好不好?”

    蓝希雅连连点头:“嗯!子昊真乖,妈咪最爱你了!”

    左少弈就这样站在窗外,看着里面的蓝希雅和小子昊说笑,不知不觉间,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时候的希雅对他还是如此的信任,也会对他露出真心的微笑来,可是现在,从林峰死了之后,就一直将他当成最大的仇人!

    心口猛地抽搐起来,又疼又闷的,左少弈捂着胸口转身靠在背后的墙壁上,深呼吸了几口气,才缓和过来。

    再转过身从窗户里面偷看进去,护士正在帮着子昊拔针,而后也听不清楚那小家伙说了什么,当看见希雅抱着他起来就走出去的时候,左少弈也急了,连忙往前面跑去。

    “妈咪,爹地怎么还不回来啊?我好饿。”小子昊说话还有些无力,平时都是两手紧紧抱住蓝希雅的脖子,这会儿也只是双手软软地搭在她的身上。

    蓝希雅亲了一口小子昊的脸蛋,“乖,马上就回来了,我们到门口等爹地好不好?”

    一转头,当看见站在面前的左少弈的时候,蓝希雅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住了,紧接着更是变得冷若冰霜,看着左少弈的眼神里面,除了恨,还有不屑。

    左少弈没想到自己和希雅如此难得的一次见面机会,竟然会得到这样的对待,心里像是有团烈火在燃烧起来,灼烧到了全身,难受极了。

    “希雅……”左少弈强忍住怒火,喊了一声。

    蓝希雅看了他一眼之后,竟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直接就转过头去,抱着儿子走到旁边去。

    左少弈心里气急,也不管这里是在医院,就冲上去想要抓住蓝希雅的手,却被她往后迅速退了一步巧妙地躲开。

    “左少弈,请你放尊重点,我们不是很熟!”蓝希雅冷冷开口。

    这时,小子昊忽然想起了姨妈的话,指着左少弈喊了起来:“坏叔叔,坏叔叔,姨妈他是坏叔叔,我要打死坏叔叔!”

    说着还真的挥着两只小手就想要打左少弈,只是因为刚刚生病的缘故,显得十分无力。

    左少弈心里本来就生气,被蓝希雅这样无视和冷漠对待,再听到雷子昊这样说这样,胸口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冲上去就想要把子昊抢走!

    “你这个小杂种,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摔死你!”左少弈怒吼着冲上来,而就在他即将碰到子昊的时候,忽然脸上重重挨了一拳,一时没有防备,整个人就朝着旁边踉跄了几步。

    蓝希雅本来已经下意识地把子昊护在怀里,转过身去背对着左少弈想要从后面逃走,没想到却听见了左少弈的惊呼。

    一转身,当看见雷炻的时候,心里顿时就安心下来,连忙抱着孩子跑到雷炻的身边,抬头看着他,心里暖暖的。

    “是哪个混……”左少弈扶着墙站好,一转身,看见站在面前的雷炻的时,话也说不出来了。

    再转头看看站在他旁边的蓝希雅,一家三口美满幸福的画面感,让他觉得自己的血管都要爆裂了,不断“突突”直跳。

    雷炻稍稍往前半步,将蓝希雅和孩子挡在身后,看着一身病号服的左少弈,眼神轻蔑地笑了一下,“没想到,左先生会住院啊?昨天不是还在发布会上面发言了吗?怎么这会儿……”

    心里对于左少弈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最清楚不过,却还是故意假装惊讶,看着左少弈的脸色更加难看,雷炻的心里反而更加舒畅了不少。

    “炻,别管这种人渣,我们回去吧!”蓝希雅拉了拉雷炻的手表道。

    看着左少弈眼里划过的一丝伤痛和不甘,雷炻点了点头:“我们回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