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一听到这番话,琳达整个人都愣住了,颤颤地转过身来,瞪大眼睛看着赛门,忽然哭了起来:“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赛门把一个瓶子摆到桌上:“明天开始,每天的分量加大一倍,这种药没有味道,他不会知道的,就算去医院检查,也不会查出任何问题。”

    “当然,如果琳达小姐觉得这样对不起自己多年的boss,我们也不勉强,只是这些视频和相片,可能会很快就送到你先生和其他朋友的手上……”

    赛门故意把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不用抬头看琳达,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悠闲地品着咖啡。

    果然不出所料,琳达先是震惊不已,伸手指着赛门的鼻子破口大骂,最后却还是抓着包包,坐到了赛门的对面。

    “琳达小姐是聪明人,其实我们也很欣赏你,这只不过是一件小事情,完全没有必要生气,对吗?这瓶药是一周的分量,这次事成之后,五百万会打到琳达小姐的账户上。”

    琳达抬起头来,盯着赛门看了足足有三四分钟,脸色渐渐平缓下来,最后,伸出纤细雪白的手来,将面前的那瓶药握在手里,低头沉思了几秒钟,便迅速放到包里面。

    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琳达回头看了一眼赛门:“我可以帮你们把事情办好,但是也希望你们可以遵守约定,事成之后,不但要把全部的电子资料和相片都给我,还有……钱我要马上到账!”

    “没问题!”

    目送着琳达离开之后,赛门也跟着离开了咖啡厅。

    两天后,龙天集团为新开发的楼盘举行新闻发布会,作为总裁的左少弈自然列席,同时还邀请到了其他的一些政要参加开盘仪式。

    外面送来贺喜的花篮更是摆到了几十米之外,眼看着离发布会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左少弈正在后面的休息室准备等下的发言,单子急急忙忙走了进来,俯身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左少弈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不少。

    “把他送来的花篮都扔掉,另外,多派几个人去外面守着,不要让我看见雷炻的人来破坏今天的发布会!”

    “是,左少。”单子点点头,连忙转身出去了。

    彼特在旁边也是听得清楚,老谋深算的他看着单子的背影,疑惑地说:“按理来说,雷炻回来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可是却似乎一直没有对我们出什么正面上的攻击,当年的事情,他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左少弈捂住胸口,连续咳了几下,稍微顺了一些气,才缓缓开口:“不,不管他想出什么招数,我都,都不会怕他!”

    或许是太过激动的原因,说完之后,左少弈只觉得一阵眩晕,用力抓紧了椅子的扶手,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而这个时候,发布会也到时间了,左少弈硬撑着把琳达刚刚送进来的咖啡喝下,便带着彼特走了出去。

    今天来的记者也全部是事先打好了招呼的,发布会开始之后,先是领导和左少弈致辞,接着是记者的提问时间,问的问题也都是正面的问题,一切看起来进行得十分顺利。

    “左先生,这一次的楼盘还没有正式开盘就已经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请问左先生……”

    记者的话还没有说完,左少弈一抬起头,忽然看见门口处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而当看清楚那来人的面貌的时候,原本脸上还挂着的淡淡的微笑,忽然间变得暴戾恐怖至极。

    “啪”的一声,左少弈用力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对着门口的方向大声喊着:“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滚!”

    众人没想到左少弈会忽然反常,个个都顺着看向门口的方向,可是那里除了密密麻麻的花篮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彼特看着情况不对,连忙冲了上去把左少弈挡在身后,对着话筒说:“各位,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说完之后,连忙护着左少弈走下台来,直接就从侧门离开了现场,坐上车子火速离开。

    在车上,左少弈还是疑神疑鬼的,不断地说着一些奇怪的话,什么有人要杀他,有人在监视他,还不停想要拉开车门下车!

    “左少!你看清楚,这里没有别人,是我彼特!”彼特用力拉住左少弈不让他乱动。

    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左少弈忽然停住,双眼呆呆地看着前方,忽然伸手指着前面,大声喊着:“看!雷炻!他趴在车上!”

    说完之后,身上挣扎的力气更大了,双手胡乱划着,又想要打开车窗跳车逃跑,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

    彼特听了,也连忙转头看去,前面的车玻璃一尘不染,连个蚊子都没有,哪里来的什么雷炻的身影!

    “噗”的一声,左少弈一口鲜血从胸口涌上来喷出,喉咙和口腔里面都泛着一阵血腥的味道。

    看见他这个样子,彼特也急了,连忙对着司机大声喊:“快,掉头送总裁去医院!”

    左少弈吐了血之后,整个人也跟着陷入了昏迷一般,不过这样也好,好歹是安静下来了,没有再想着跳车这样的事情了。

    到了医院,经过全面的检查,医生也找不出原因来?

    “我们建议等左先生醒了之后,最好能去咨询一下专业的心理医生,或许是某些事情导致他压力过大,我们这里的仪器的确检查不出他的身体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了!”医生和彼特交代清楚了之后,便带着护士离开了病房。

    彼特看着还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的左少弈,才惊觉他这段时间真的憔悴消瘦了不少,原本也算是美男子一个,但是如今面颊凹陷进去,脸如菜色,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更别提跟以前那样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雷炻回来的原因……”彼特思前想后,也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

    想起刚才在发布会的时候,他站在左少弈的旁边,也清楚听见他对着外面门口喊的话,由此想来,应该也是看到了雷炻的幻象。

    这个时候,安坐在英皇大厦里面的雷炻和安德烈等人,看着刚刚发回来的视频资料,不由得大笑起来。

    “没想到,这一次是在公众面前出洋相,雷少,如果你真的去到现场的话,估计会闹得更加不可收拾了吧?”安德烈笑着说。

    雷炻低头笑了笑:“要怪,就怪他的秘书太过急于求成,一下子放了几倍的分量进去,也难怪他会在发布会上面就发作!”

    “雷少,刚才那个琳达打电话来说,药已经全部用光了,需要现在就把东西和钱给她吗?”赛门说道。

    “嗯,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雷炻淡淡的说道。

    看见雷炻点了头,赛门也没有停顿,马上就出去落实这件事情。

    玫瑰庄园里面,今天适逢周末不用上学的小子昊正靠在蓝雨的身上看动画片,一集播完了之后,蓝雨随后就换到了新闻频道,正好播放着上午左少弈的那个发布会的现场报道。

    “今天是龙天集团……”

    “真是个恶心的东西。”看着电视里面左少弈一身合体西服衣冠楚楚的样子,蓝雨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旁边的小子昊眨着大眼睛看着蓝雨,又转头看了一眼电视,天真地说:“姨妈,什么是恶心的东西啊?”

    “宝贝,你看,里面的这个人,是坏蛋,是最坏的坏人,以后你看见他了,可不要被他骗了,知道吗?”蓝雨语重心长,指着电视里面的左少弈对雷子昊谆谆教导。

    小子昊听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头盯着电视一直看到那条新闻播完了,蓝雨又换回刚才的卡通频道给他。

    晚上雷炻和蓝希雅一回来,小家伙就开始往雷炻怀里蹭来蹭去的,不一会儿又从雷炻身上爬过去,蹭到了蓝希雅的怀里。

    “儿子,今天怎么这么乖?”雷炻盯着黏在蓝希雅怀里撒娇的小家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像一只老狐狸一样看着他。

    小子昊抬起头来,对着雷炻傻乎乎地笑:“爹地,我要吃汉堡包。”

    “不可以!妈咪不是说过了吗,你肠胃不好,那个吃了会肚子痛的,你不怕肚子痛吗?”蓝希雅一听他的要求,顿时就板起脸来。

    原来今晚上这么主动靠过来,果然还是有目的的。

    小子昊顿时就嘟着小嘴,委屈地转头看向雷炻,一个字也不说,就这样睁大眼睛看着雷炻,那样子看着十分可怜。

    蓝雨在旁边悠闲地磕着瓜子看着电视,幽幽开口:“下午卡通频道播了一个下午的汉堡包广告!”

    听了蓝雨的话,夫妻俩对看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了,现在的电视台,还真会挑时间,看着今天是周末,孩子都喜欢看卡通,还播了一个下午的汉堡包广告,这不明摆着让孩子看了流口水吗?

    “爹地现在带你去吃好不好?但是只能吃一个,怎么样?”雷炻本来跟小家伙刚刚相认不久,心里就总想着把过去几年的缺失补回来,现在被小子昊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不到一分钟就缴械投降了。

    一旁的蓝希雅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正要开口,雷炻已经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就给我个机会笼络这小子,晚上我好好疼你。”

    听了他这番话,蓝希雅顿时就脸红了,不安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蓝雨和饶雪曼,见她们都在看着电视屏幕没有注意自己这边,才安心了一些。

    “子昊,妈咪答应了,我们出发咯!”看着她脸红的样子,雷炻心里就像是有一阵电流淌过一般,如果不是因为旁边还有别人,恨不得就把蓝希雅给就地正法了。

    雷炻站起来转了个方向,正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希雅和儿子,伸手从蓝希雅的怀里把小家伙抱起来的时候,还故意用力抓了一把蓝希雅的高耸,惊得蓝希雅瞪大眼睛,又不敢说出来。

    而雷炻则是面不改色,把小子昊单手抱起来之后,转过身看见蓝希雅还在气呼呼地瞪着自己,还一本正经地说:“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我不去!”蓝希雅气呼呼地说,起身就上楼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雷炻的眼里闪过一丝柔和的光来,嘴角也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小子昊看见妈咪上楼了,连忙对雷炻说:“爹地,妈咪不去的话,我可以吃两个吗?”

    雷炻大笑,抱住他就出去了。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还腻在被窝里面没起来,饶雪曼就在外面拍门了,而且声音听起来还十分着急:“希雅,希雅快开开门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