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开始出现幻觉!

    蓝希雅端着刚炖好的补品进来,便看见雷炻站在窗前,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想得格外出神,连她进来都没有察觉?

    “炻,等下我们一起去接子昊回家好不好?”蓝希雅把手里的托盘放下,走到雷炻的身后,从后面轻轻抱住他,侧脸靠在他的背上,明显感觉到他比四年前,要瘦了很多。

    虽然回来的这段时间里面,她也已经想方设法想要给他多补补身子,可是雷炻这身上的肉就是不见长,反而她自己先胖了两斤。

    雷炻伸手握住蓝希雅的手,把她拉到前面来,伸手搂住她的肩膀,笑着说:“今天又是什么汤?”

    回来的第二天开始,蓝希雅就每天变着法子给他做各种各样的补品,说是要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只是似乎收效甚微。

    蓝希雅抬起头,笑着凑了上去,雷炻也跟着俯头和她碰了碰唇,和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虫草炖鸽子。”蓝希雅笑着说,转身拉着雷炻过去坐下,把里面的汤水倒出来到小碗里面,又端起来细心地吹凉了一些,像是对待孩子一样,舀起来一口一口喂到雷炻的嘴里。

    雷炻大手一勾,猛地拉着蓝希雅就坐到自己的大腿上面,蓝希雅猝不及防,手中的汤水洒出来一些,正好洒在自己的前襟上。

    蓝希雅连忙放下手里的小碗,起身抽出几张纸巾来擦拭着,“你看,都弄脏了,我得回去再换个衣服。”

    “嗯,换好了我们一起去接孩子!”雷炻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下一秒,已经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回到卧室里面,蓝希雅刚刚把外面的裙子脱掉,才发现连胸衣上都被沾上了一些液体,有个淡淡的水印在上面,思索片刻,顺手也将胸衣脱了下来仍在一旁,转身想去后面拿衣服的时候,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你什么时候来的?”蓝希雅知道是雷炻,也没有推开,只是抬起头有些疑惑地问。

    完全没有想起来,自己此刻身上剩下的,就只有腰上两根带子系着固定的蕾丝内裤,其余的地方,都在雷炻的眼前完美呈现了。

    雷炻伸手放到她的后腰中间,右手往前放在她的身侧,手指摸索到那绸带子交结的地方,轻轻一拉,蓝希雅最后的一点遮挡,也已经落在了雷炻的手上。

    突如其来的的微凉,让蓝希雅顿时醒悟过来了,连忙伸手想要推开雷炻,脸红地说:“别,孩子马上就放学了,现在不去的话,就晚了……”

    “我会尽快的……”雷炻此时哪里还容得她拒绝,整个身体的火焰都已经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了,

    ......屏蔽中......

    外面的太阳还没有落山,阳光从打开的窗户照进来,均匀地铺在蓝希雅的身上,本来就细腻光洁的皮肤像是镀上了一层光辉一样,如同珍珠一般散发着迷人诱惑的光彩。

    雷炻下意识就咬了咬唇,

    ......屏蔽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饶雪曼隔着门口在外面喊着:“希雅,你不是说今天去接子昊的吗?时间已经到了啊!”

    “雷炻!”蓝希雅挣扎着压低声音喊了一下雷炻的名字,一双凤眼有些嗔怪地看着他,声音出来更是让雷炻感到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忍不住又用力快速冲刺了几下。

    “曼姨,我和希雅现在没空,你去接子昊吧!”雷炻看着蓝希雅,忽然扯出一抹笑意来,提高了音量大声喊道。

    门外的饶雪曼没想到雷炻也在里面,顿时就明白了几分,下意识就退后两步,转过身来喊道:“那我先去接孩子了!”

    蓝希雅哭笑不得,被雷炻这样一喊,就算是傻子也猜到他们在做什么了,一想到这里,心里又气又羞的,双手抓住雷炻的肩膀,有些埋怨地说:“你怎么这样说!曼姨肯定要误会了!”

    “误会什么?嗯?”雷炻哑着嗓子,还故意陪着说话的频率,每说一个字,就狠狠撞进去一次。

    “你,你这个坏蛋!”蓝希雅简直要哭了,不带他这样欺负人的啊!虽然说压抑了四年是很辛苦,她能理解,可是也不带这样,每天要她这么多次的啊!

    想到这里,蓝希雅有些欲哭无泪了,偏偏这个男人又好像完全不会累一样,每次都只是把她折磨得没有力气而已,自己反而像是什么都没做过一样,依旧精神满满的样子。

    最后等到小子昊从幼儿园回到家里的时候,蓝希雅已经躺在床上沉沉睡去,雷炻则是已经穿戴整齐,在楼下等着小家伙了。

    “爹地,今天你为什么不来接我啊?妈咪呢?”小子昊跟雷炻特别亲近,一见到他就直接跳上去抱着雷炻。

    小脑袋还东张西望的,好像真的在找蓝希雅的身影。

    雷炻脑海里面顿时浮现起刚才她脸色绯红跟自己求饶的模样,又觉得好像怕被别人看穿一样,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两声:“你妈咪她,她有点不舒服,在楼上休息了。”

    “妈咪生病了吗?我要去看妈咪!”小子昊一听,连忙就踢踏着双腿想要上去看看蓝妈咪。

    雷炻一惊,想到刚才激情过后,蓝希雅直接就裹着被子睡了,里面什么都还没穿上!

    “不许去!”雷炻大声喝道,不单是雷子昊愣住了呆呆地睁大眼睛看着雷炻,就连在旁边的蓝雨也有些不解。

    感觉到自己刚才的反应似乎有些太过了,雷炻立刻变化着神情,有些心虚地说:“你妈咪刚刚才睡着,你现在去看她的话,就会把她吵醒的,晚上等她睡醒了爹地再和你去看妈咪好不好?”

    小子昊没有回来,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雷炻。

    旁边的蓝雨见局面有些尴尬,立刻上前蹲在小子昊跟前,柔声的说:“宝贝,今天在幼稚园老师教什么了啊?告诉姨妈好不好?”

    “告诉你可以,但是我有些饿了。”

    “好,那姨妈带你去吃点心,你边吃边告诉姨妈好吗?”说着,蓝雨领着他往餐厅走去。

    看着一大一小的离开,雷炻才松了口气,好险啊……

    ——————分割线——————

    竖日,左少弈依旧像平常一样,最早一个到公司开始,尤其是确定雷炻真的活着回来之后,想到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左少弈心里面不由得变得更加警惕起来,总是担心不知道雷炻什么时候会对自己出手。

    “琳达,给我冲一杯咖啡进来。”

    埋头连续工作了一个小时,左少弈按下内线,简单交代了秘书一句之后,又接着开始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很快,女秘书琳达端着刚刚泡好的咖啡走了进来:“总裁,这是您的咖啡。”

    左少弈端起来试了下温度,感觉能喝下之后,便直接将全部的咖啡都倒进嘴里,伸手揉了揉眉心,提起十二分精神来继续工作。

    琳达走到门口,临关门之前,偷偷看了一眼左少弈,看见他将咖啡都悉数喝完之后,暗暗松了一口气,才合上门离开了办公室。

    往后的连续一周内,每天早上都重复着一样的节奏……

    “琳达,你等一下!”琳达像往常一样放下咖啡准备离开的时候,左少弈忽然喊住了她。

    琳达心里一惊,脸色有些慌乱,缓缓转过身来,笑着说:“总裁,还有什么吩咐吗?”

    左少弈轻轻端起面前的咖啡,放在眼前,双眼盯着里面的咖啡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看得琳达在旁边越来越害怕。

    “下次换个大点的杯子,我最近休息不够,喝一杯咖啡不够解困!”左少弈说完之后,又是将咖啡一口喝光。

    琳达松了一口气,连忙走过去接过杯子:“是,那我现在再去给您泡一杯,回头就去买个新的杯子。”

    左少弈点点头,摆了摆手便继续埋头工作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自从雷炻回来之后,他晚上就总是睡不好,很难才能入睡,就算睡着了,也总是梦见雷炻找他报仇,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折磨他,而他最在乎的希雅,则是在一旁看着,笑得特别开心……

    有时候,甚至还会梦见其他那些他曾经杀害过的人,也都重新活了过来,一个一个,都张牙舞爪地扑向他要他偿命!

    每个晚上都是如此,左少弈醒来的时候,身体感觉比睡觉前更加的疲惫不堪,处理事情起来也觉得不如以前麻利了。

    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公司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员工们都已经下了班,整个公司都静悄悄的。

    左少羿全身疲累,一边低头走进电梯里面,一边用拇指和食指不断揉捏着眉心的位置。

    忽然,电梯好像猛地震动了一下,里面的灯光也开始变得一闪一闪的,楼层的数字停留在14上面,后颈似乎还有阵阵的冷风拂过一般!

    “怎么回事!保安!保安!”左少弈惊慌起来,站稳了身子之后连忙上前按下紧急呼救按钮,可是不管怎么按,都没有一点的反应。

    灯光还在不断闪着,密闭的空间里面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此时公司的职员全部下班,叫了半天也没人回应。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