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一个眼神的交流

    玫瑰庄园…

    长长的大红地毯从外面一直铺到了房子的门口处,而自从得知雷炻要回来的消息,管家已经马上让家里面的佣人又收拾了一遍,把卧室里面的床褥都换了全新的,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便齐齐站在门口等着雷少他们回来。

    车子缓缓驶入雕花的大铁门,刚一停稳,雷炻便一手抱着小子昊,一手牵着蓝希雅从车上走了下来。

    “欢迎雷少回来!”

    一家三口刚刚站稳,便听见眼前的一大群人同时喊出这句话来,蓝希雅微微咬住了下唇,努力让自己情绪平静一点。

    而雷炻心里也有些感触,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看起来苍老了不少的管家,明显比四年前胖了一些的安德烈,还有脸上少了几分冰冷的蓝雨……

    “管家爷爷,安叔叔,姨妈,外婆,你们看!我爹地回来了,以后都不走了!”小子昊看见大家都在,连忙大声喊了起来,一双小手还是依旧圈在雷炻的脖子上不舍得放下来。

    小孩子稚嫩的声音,将众人的思绪都拉回到了现实里面。

    “好了好了,回来了就好,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先进去吃饭吧。”饶雪曼也是忍不住偷偷转头擦了一把眼睛,才哽咽着开口。

    “我要吃狮子头!”小子昊心情大好,一听到饶雪曼说开饭了,立刻就大声喊了起来,逗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晚上,好不容易把乖儿子哄着睡着了,雷炻帮他拉好被子,这才轻手轻脚地走出小家伙的房间,一关上门,就忍不住快步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蓝希雅还在浴室沐浴,想着往常她去哄子昊睡觉的时候,少说也要大半个小时,雷炻这才过去了不到十分钟,估摸着没这么快回来,便安心地躺在浴缸里面泡澡。

    房门从外面轻轻拧开,雷炻进去一看,卧室里面没有蓝希雅的身影,再往前走了几步,听到了从浴室那边传来的水声,心里便猜到她在哪里了。

    浴室门口只是虚掩着,主卧室一般人也不会进来,蓝希雅闭上眼睛全身放松,竟然没有注意到雷炻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就这样站在浴缸后面看着自己。

    忽然,感到水纹似乎起了波动,再下一秒,已经有一只大手用力攫住了她完全裸露在水里的丰满,那熟悉的感觉,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

    “怎么怎么快就回来了?”蓝希雅抬起头来,和雷炻轻轻一吻,笑着说。

    “回来陪老婆。”说话间,另一只手也已经从身后一起伸了进来...屏蔽中...十分有节奏地在上面不断游走。

    清水从浴缸的旁边缓缓溢出,随着雷炻的力度不断增大,蓝希雅缓缓闭上了眼睛,尽情地享受着,牙齿轻咬唇瓣,时不时发出几声呜咽来。

    “炻……”蓝希雅缓缓睁开眼睛,此时的双眼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在浴室的灯光之中,显得格外诱人。

    一身肌肤因为刚刚沐浴过,看起来就像是无暇的白玉一样,泛着点点的细腻的光泽,雷炻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蠢蠢*动,忽然就转了个方向,整个人一下子没入了浴缸里面,水“哗啦啦”地一下子往外溢出不少来。

    “你还没脱衣服!”蓝希雅连忙惊呼起来,原本满缸的清水这会儿只剩下一半多,雷炻此刻就坐在她的身上,而她的肩部往下已经从水里完全袒露了出来。

    一丝清凉的感觉缓缓拂过胸前,蓝希雅的脸颊染上一抹绯红来,可怜兮兮地看着雷炻,

    ......屏蔽中.....

    双手摸索到了他胸前的衬衣扣子,正要解开第一颗的时候,雷炻忽然停了下来,伸手握住了她,脸色似乎有些异样。

    蓝希雅对他的举动有些不解:“怎么了?”

    雷炻看着蓝希雅,说不清楚眼神里面的复杂,最后,还是缓缓松开了蓝希雅的手,像是个孩子一样,一直看着蓝希雅。

    衬衣的扣子已经全部解开,蓝希雅缓缓帮他把衣服拉下来的时候,一低头,当看清楚雷炻的上身之时,忽然眼泪忍不住的落下,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地抱住了他。

    片刻后,忽然猛地松开手,主动和雷炻拉开了一段距离,身子已经靠到了浴缸的边缘,眼睛忍不住又看向他的上身,小手颤抖着缓缓伸了过去,却在离他的胸口还有不到两寸的地方,又停在了半空。

    抬起头,才发现雷炻一直在看着自己,蓝希雅强忍住哭泣,哽咽地说:“还疼吗?”

    只见雷炻精壮结实的身上,却是布满了交错狰狞的长长的伤疤,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雷炻轻轻摇头,主动拉过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身上,细腻光滑的指尖划过那些粗糙不平的表面,每一下,都让蓝希雅的心跟着狠狠地跳动一下,仿佛能感觉到,那些刀砍下来的时候,有多痛……

    “当时我们发现船上有炸弹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掉到海水里面,本来也已经受了伤,没想到,左少弈竟然还派了杀手潜伏在水里面继续追杀我们,这些,都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想起当年的情景,雷炻的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只是眼底浓浓的恨意,依旧能看出来他心底的愤怒。

    “后来,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救到了英国,只是那时候,医生说我的脊椎严重损伤,有可能这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我知道你们一定不会放弃寻找我,可是我不愿意就这样一辈子坐在轮椅上,这几年来,我一直在英国配合医生的治疗,努力复健,半年前,才重新再站起来。”

    “现在已经痊愈了吗?”蓝希雅听到这些,心疼不已,想不到会是这样的。

    雷炻微微勾起嘴角,“都好了,不信你看看。”

    ......屏蔽中......

    “你!”蓝希雅又气又笑,他明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意思,却故意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本来还伤心的情绪一下子变得奇奇怪怪的。

    雷炻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都已经康复了,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回来。这几年来,我在英国也一直关注着你们,当年我知道你怀孕了,还为我生下一个儿子,我是多么的渴望能早点回来,所以今天我一看到子昊,就知道他是我们的儿子!”

    “四年前,我在医院检查出怀孕后,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就……”回想起那个时候没,心疼的感觉依然存在。

    “孩子很想你,每天都问我爹地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每次只能指着你的相片告诉他,爹地去了很远的地方……”

    蓝希雅说着又往他怀里靠了靠,伸手在水里抱住他,那样子就像是在抱着什么好不容易得到的宝贝一样,生怕一松手就消失了。

    分别四年,如今又被一身赤.裸的蓝希雅这样粘着,雷炻只觉得口干舌燥的。还是和以前一样,这小妖精总是轻易的就可以将自己身体里面的火焰迅速点燃到最烈。

    “哗啦!”

    雷炻抱着蓝希雅从浴缸里面出来,快步走出浴室,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了床边,小心翼翼将她放下来,自己随手将身上最后的衣料也褪下扔到一旁,跟着压了上去。

    急骤又密密麻麻的吻不断砸了下来,蓝希雅这一次没有再拒绝和犹豫,而是敞开了心胸全心全意地迎接着他的热情。

    过去的一切,不管心里恨过还是怨过,在这四年的等待里面,早就已经烟消云静,在再看见雷炻的那一刻,全部都已经只有欢喜和深爱了。

    感觉到了她的迎合,雷炻心里猛地一颤,顺势撬开了她的贝齿,寻觅到那丁香的所在,舌尖纠缠在了一起,似是两条灵蛇一样缠绵着。

    略带粗糙的大手划过蓝希雅的肌肤,每一次的碰触都像是带着电流一样,让她浑身战栗着,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屏蔽中......

    两人四目相对,蓝希雅的手环着他的脖子,雷炻的上身和她拉开,下身这会儿却已经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似乎只是一个眼神交流,就已经完全读懂了对方的意思,屏蔽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