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我会让彼特转进你的账户,现在,我要你立刻消失在我眼前!”多看她一眼,左少羿都觉得是在折磨他。

    将手里的香烟扔在地上,抬脚用高跟鞋将烟头踩灭后,龙梓琳转身干脆的离开他的病房,虽然她人是离开了,但病房内却到处留下了她来过的痕迹!

    ***

    玫瑰庄园...

    雷炻为了万华区工程的事情,连续忙碌了好几天,这会工程稳定下来,他才顾得上蓝希雅。

    看看时间,这会已经快要到凌晨十二点了,庄园内的佣人大都已经睡下,只有站岗的保镖还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

    轻轻的推开一扇门,雷炻那高大的身影步伐轻稳的走了进来,看着床上已经熟睡的蓝希雅,雷炻走到床边,借着月光,居高临下的就那样看着她。

    “你想干嘛?”一直紧闭着双眼的蓝希雅,突然发出了一声低声的声音。

    原以为那么晚她肯定睡了,没想到......

    蓝希雅最近这几天特别的浅眠,不知道是不是换了房间的原因,稍微有一丝异动,就能把她在睡梦中惊醒。

    刚才雷炻在推门进来的那瞬间,她就已经听到了声响,只是她也闻到了来自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

    “你认为我能干嘛?”坐到床边拉近跟她的距离。

    “我不习惯有人看着我睡觉,你快走吧。”她的温顺也只是持续了一个晚上,隔天后,她就变得像现在这样的冷漠了。

    “做我的女人,难道不好吗?”雷炻无视她的话,伸手触碰着她脸部的肌肤。

    “你别碰我!”甩开他的手,蓝希雅抓紧了身上的被子坐起来。

    “我为什么不能碰你,你是我雷炻的女人!”说着,雷炻一把将她身前的被子拉开,将她拖了出来。

    本想今晚就那样安静的看看她,但她的话总能激怒他,将他激怒的后果,便是他控制不了的占有欲!

    “是吗?应该是你用尽手段强.暴得到的女人吧?你和左少羿都是一丘之貉,都不是好人!”手臂被他抓住,但她还是不依不饶的朝他说着讽刺他的话。

    “蓝希雅——”他一声暴怒,这话是彻底将他惹火了。

    左少羿是什么东西,她竟敢拿他跟左少羿那种小人混为一谈,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弄疼我了,放手!”手腕被他抓握得紧紧的,她越是挣扎越是叫喊,他越是不肯松开。

    如鹰般犀利的眸子盯着她,雷炻不回答,也不松手,就看着她在他面挣扎呼喊着......

    “雷炻,我恨你,我恨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毁了我的一生......”眼眶渐渐的湿润,心底的波澜也随着泪水越来越汹涌。

    “你的一生,我会负责!”面对她的哭诉,他的回答却如此的简单。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负责?”叫嚣着对他吼道,蓝希雅手脚并用的想要踢开他,远远的逃离他。

    雷炻那俊逸的脸庞因为她的一句话而颤抖了起来,论资格,谁还能比他有资格来对她负责?

    “蓝希雅,我现在就让你看看,到底我有没有资格!”狠狠的咬着牙根,雷炻解开了身上的衬衫,**着上半身直接压到她的身上。

    “啊——”一声尖叫后,她的嘴已经被他堵上,挥舞的手臂也被他一手钳住置于头头顶。

    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对他们能力的质疑,恰恰蓝希雅就犯了这个大忌!

    身上单薄的睡裙被他野蛮的扯破,只要想起她刚才那些话,雷炻手中的力道便不自觉的加重,以至于弄伤了她也毫无感觉。

    他的舌伸进她的口中,突然,雷炻的眉头紧锁,一股血腥味在嘴里蔓延......

    蓝希雅将他的舌咬破,混合着他的血腥味在彼此的口中蔓延开来,但雷炻却没有因此而放开对她的束缚,反而加深了对她的进攻。

    ————此处已屏蔽————

    “姐姐,救我......”蓝希雅呼喊着,一刻也不曾放弃反抗。

    “救你?这里是我的庄园,蓝雨是我捡回来养大的,就算她听到了你的呼喊,你以为她有胆子敢进来救你吗?”

    “你......”

    “啊......”

    没有多余的前戏,这次他真的被她激怒了...屏蔽...

    蓝希雅只觉得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向她袭来,疼得她不停的在他背后留下了难忍的抓痕。

    一整夜,她也不知道他在自己身体里释放了多少次,只知道他不停的让自己看清楚,不停的问自己此时在她身上的男人是谁?是谁才有资格拥有她等等......

    侧着身子,一夜的体力运动让她精疲力尽,腰间的大手还在,侧卧在她身边的男人也没有离开。

    雷炻看着她手腕上和身上那斑斑点点的瘀伤,回想昨晚自己的冲动,有些歉疚的低头在她脸颊上留下一吻。

    他的吻惊醒了浅眠的蓝希雅,双手环抱着身子往前躲避他的触碰。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这是早上起来他说的第一句话。

    “是!”蓝希雅毫不回避的直接回答他。

    “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留在这里,你今天就可以离开了。”语毕,雷炻从她的身边起来,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穿上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她的房间。

    直到房门被紧紧关闭,蓝希雅那颗紧张的心才得以放松。

    当她收拾好自己走出房间时,雷炻早已经回房洗澡换好衣服去公司了,临走前,还吩咐了蓝雨把她送走。

    雷氏集团...

    刚刚结束了一个长达两小时的会议,安德烈的电话紧跟着打来。

    “是不是查到什么了?”雷炻冷声的问。

    “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威胁或金钱利诱,所以......”安德烈派出了一半的基地成员去暗中调查那些供应公司的内幕。

    “不过就是些小伎俩,这件事情你来处理,另外影子那边有什么进展?”相对于那些公司呗威胁利诱的结果,他更想知道是谁在背后用这么庞大的资金链帮助左少羿。

    “影子试图用电话监听的方式,但被对方的一个高级防火墙给拦截了,他们似乎已经察觉到我们会用这个方法,已经提前做了防监听的准备!”

    听着安德烈的汇报的情况,雷炻便觉得左少羿身后的人不简单,竟然能想到了这一点,肯定不是普通的生意人,那会是谁呢?

    这些年,无论是白道或是黑道,他都结下了不少仇家,但真正有势力能跟他抗衡的,却寥寥无几,一时间雷炻也想不到幕后的玩家是谁?

    得到雷炻的允许,蓝希雅迫不及待的离开玫瑰庄园,就怕自己动作慢了他会反悔,但她没有急着回家,刚刚得到自由就去看司徒俊。

    “希雅你来了,这位是......”林晚看着蓝希雅身后的蓝雨,好奇的问。

    “阿姨,这是我姐姐,我们想来看看司徒大哥,可以吗?”面对林妈妈,蓝希雅眼中总是带着一丝歉疚。

    “可以,快进来吧。”林晚热情的招呼着她们。

    蓝雨跟着希雅走进司徒俊的房间,看着如今身形消瘦的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跟那天在水牢的他相比,判若两人。

    “姐姐,你看看他,好好的看看他......”蓝希雅坐到床边,近距离的看着他的睡颜。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蓝雨问道。

    “因为我想知道真相,我知道姐姐你一定知道整件事的真相,对不对?”抬头看向她,眼中充满了渴望。

    面对她那渴望的眼神,蓝雨淡然的点点头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司徒大哥?”虽然那晚他自己已经承认,但蓝希雅还是希望姐姐告诉她一遍完整的。

    “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你被丽莎害死了,而导火线就是司徒俊,所以雷少命罗豹把司徒俊掳回了台湾,一直囚禁在基地的地下水牢,要他说出你遇害的全部经过。在后来,雷少在他嘴里得到了你遇害的经过后,觉得他应该为了你的死负责,所以给他注射基地研究失败的一种药物,才导致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蓝雨将知道的都告诉她。

    “不对,不对,这根本跟司徒大哥扯不上任何关系!是玛丽告诉我,曼姨找到了司徒大哥想见我,所以我那天才让玛丽帮我从别墅里逃出去,想着跟曼姨见一面后,我就回去,我根本没打算要逃跑......”蓝希雅有些激动的说着,他们怎么可以对无辜的司徒大哥下手,太可恨了。

    蓝雨深深的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果然是玛丽搞的鬼。

    “傻丫头,你被玛丽骗了!她想办法骗了你和司徒俊在码头见面,另一边又找到了司徒俊的未婚妻丽莎,告诉丽莎司徒俊要带着你私奔,所以丽莎才会那么恨你,对你痛下杀手,而她自己就把全部的责任推开丽莎和司徒俊。”虽然蓝雨没有亲生经历那一切,但按照她们的话前后推敲,真相一定是这样。

    “那玛丽呢?”直到这一刻,蓝希雅才意识到自己是被骗了。

    “她那点伎俩当然骗不了雷少,当时在戛纳就被雷少一枪打伤的退,但碍于她父亲的恩情,雷少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折磨她!”虽然让她多活了几年,但她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

    她患有艾滋病的消息已经在旧金山上了头版新闻,那些跟她以前发生过关系的男人,都对她咬牙切齿,现在基本上整个旧金山,甚至于整个美国的上流社会和普通阶级的男人,都知道她有艾滋病,谁都不敢靠近她,害怕被她传染。

    她的丑闻也让整个家族的声誉扫地,公司的股票一落千丈,瞬间失去了以往的荣耀!

    “哐当——”两人的对话让门外的林晚全部听到,端在手里的茶杯因为情绪失控,而摔在地上。

    蓝希雅立刻跑出房间,看着门外满脸泪痕的林妈妈,扑通一下,重重的跪在她跟前:“对不起阿姨,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之前我怕你会责怪我,一直不敢告诉你真相,除了司徒大哥,还有林峰,也都是因为我而丧命的!”

    林晚的头有些晕眩的往后退了几步,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她说的话。

    “希雅,你们先回去好吗,我想去休息一会。”脸上突然变得毫无血色,林晚转身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将门紧紧的关上。

    “阿姨......”

    蓝雨走到希雅身边,将她扶起离开林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