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毫不留情的刺入

    “希雅,你还是乖乖的答应我,回到我身边,做我的女人吧!”左少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一双饥渴的眼神,看得蓝希雅浑身颤抖。

    恐慌的往后爬行了几步,身下一袭坚硬冰冷的触感让她灵机一动,转过身面向他,手臂却悄悄的伸到背后,摸到了刚才被他打落在地上的水果刀。

    “想让我做你的女人,你还没那么本事!”故意说这些话激怒他,让他因为愤怒而忽略了她身后的小动作。

    果然,左少羿被她的话激怒,他最在乎的女人竟然敢说他没那本事,恐怕这话换了谁听都会生气。

    略微松了松领带,左少羿此时的脸上已经赤.裸.裸的写满了欲.望,沉淀了几秒钟后,他瞬间化身为魔鬼,朝跌坐在地板上的蓝希雅扑去。

    蓝希雅找准了时机,当他的手刚刚碰上她的双肩,她便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藏在背后的水果刀,用力的向左少羿的腹部刺入......

    时间好像就定格在了那一秒,刚才还如魔鬼般的左少羿,下一秒就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痛苦,那痛苦慢慢的蔓延,让他整张渐渐的开始扭曲起来。

    “希雅,你......”腹部被尖锐的水果刀刺入,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流出,也溅到了蓝希雅那身粉色的睡裙上。

    蓝希雅看着他那张扭曲的脸,心里一慌,整个人往后退去的同时又把刺入他腹部的水果刀拔了出来。

    “啊——”左少羿痛苦的发出低吼,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也让蓝希雅的手上沾满了他的血液。

    “你,你竟然......”倒在地上,一手摁住伤口,一手带着怨恨和怒意的指向蓝希雅。

    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不妥,门外的两名手下起了警觉心的敲门:“左少,左少......”

    “进来——”拼着最后一口气,左少羿只能喊出这两个字。

    听到里面的声音,门外的手下立刻冲了进去,看到里面的场面时也被惊住,立刻上前查看左少羿的伤势,拨打1 后,立刻从洗手间找来几条干爽的毛巾,替他摁住一直在流血的伤口。

    蓝希雅手里一直紧握着那把水果刀,光着脚的缩在一旁,视线一直盯着地上那滩腥红的鲜血。

    “希雅......”门外,突然出现的蓝雨看到客厅里的景象,立刻冲了进去。

    雷炻在后面走出电梯,听到蓝雨的喊声,直觉的告诉他出事了,还没走到门口,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这是怎么回事?”雷炻的突然出现让客厅里左少羿的两名手下着实吓了一跳。

    “我们冲进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其中一名手下壮着胆子的说。

    雷炻上前将蓝希雅手里的刀扔掉,蓝雨立刻从房间拿出一件外套为她披上,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蓝希雅整个人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浑身颤抖的坐在地上。

    “你们......”提着一篮子菜的饶雪曼这时也刚刚回到家门口,被客厅里的一幕惊得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好。

    倒是左少羿的手下看到她的出现,立刻喊道:“曼姨,快来帮忙。”

    被他们一喊,饶雪曼才惊觉左少羿只是昏了过去,顾不上被吓得浑身颤抖的蓝希雅,立刻关上门跑到左少羿身边:“叫了救护车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已经叫了救护车,估计几分钟后马上就到了,我们要先给左少止住血!”还算冷静的手下不断拿毛巾摁住伤口,一定要撑到救护车来。

    雷炻顾不得他们,把蓝希雅打横抱在怀里,转身就抱着她离开,要是晚一会不走的话,怕是走不掉了。

    蓝雨知道雷少是什么意思,留下来帮忙善后。

    楼下的管理员看到雷炻抱着衣裙上沾着鲜血的蓝希雅走出电梯,警觉到出事了,想上前阻止他,但又怕自己会惹麻烦,等他出去后,立刻报了警。

    “别怕,我会带你去最安全的地方!”坐上车,迅速带着蓝希雅离开,在这里多留一刻都是麻烦。

    怀里,蓝希雅这才感到了一丝安全感,支支吾吾的看着他说:“我,我杀人了......”

    “没事,只要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雷炻加重了他的拥抱,把她牢牢的护在怀里。

    蓝希雅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感受着他的体温,渐渐的,在他怀里昏睡了过去。

    ***

    医院离这里的距离不远,不到十分钟就赶来了,警察也随后赶来,蓝雨陪在饶雪曼身边,一同给警方录口供。

    左少羿被送进了手术室,几个小时的抢救,还好刀没有刺中要害,他算是保住了一条命,但目前他还处于昏迷状态。

    彼特和单子都赶到医院,在听了当时两名手下的诉说后,也不知该怎么拿主意。

    饶雪曼担心警方会追究到希雅头上,忧心忡忡的拉住蓝雨道:“蓝小姐,你赶快让雷先生把希雅带走吧,走得远远的。”

    “曼姨,你不用担心,有雷少在,希雅不会有事的,更何况对方是左少羿,他一定不会追究这件事情!”安慰着她,等左少羿一醒,他肯定会亲自要求警方撤销这案子。

    “真的吗?希雅真的不会有事吗?”饶雪曼还是有些担心。

    “真的,你要相信我,等会我就带你去看希雅。”握住她的手,让她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好,好......”这种时候,饶雪曼也只能相信她了。

    雷炻抱着蓝希雅回到庄园后,亲自为她沐浴,换上干净的让她躺下,警方那边他已经施压,一定要等左少羿醒来后才展开调查。

    他就不相信,左少羿会舍得看着希雅因为他而走进监狱,就算他舍得,他雷炻也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正巧,彼特也代表左少羿要求警方暂时压一压,等他醒来后在展开调查,因为他们也不确定左少是怎么样的态度?

    术后的两个小时.....左少羿才从昏迷中渐渐清醒,看着这陌生的病房和充满了消毒水气味的地方,他就感到厌烦。

    单子和彼特看他醒来,立刻坐到他床边:“左少,你终于醒了,警方的人一直在病房外等着呢。”

    左少羿看着他们,昏迷前的记忆这才慢慢的找回。

    “你们搞什么,谁报的警?”左少羿脸上不悦的神色一目了然,不管希雅对他做了什么,他都不会怪她。

    相反,她的这一刀让他有了借口,之前林峰的那笔血债,就算是还了!

    “好像是管理员看到雷炻抱着身上带血的蓝小姐离开,这才报的警。”单子补充道。

    听到这个名字,就能激起左少羿的怒火,沉默了一会,现在不是跟他较劲的时候,用眼神命令单子,让门外那些警察进来。

    刚刚结束手术的左少羿这会身体比较虚弱,脸色惨白,嘴唇也失去了往日的红唇,这是两名警察走进病房看到的他。

    “你好左先生,我是这次负责你这单案子的警员,我姓刘。”刘姓警员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边从身后的搭档手里接过了一本记事录。

    面对警察,左少羿显得不太友好,虽然他刚刚做完手术身体不好,但他脸上那张铁青的神色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我的受伤只是个意外,我也根本没有打算报警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你们这些警察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不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反而来操心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左少羿白了他们一眼,相信这些话,他们应该懂得他是什么意思了。

    刘警员低下头沉默了会,等他说完了,才开口道:“左先生的意思是要销案喽,如果你确定要这样的话,就麻烦你派人去警署办理一下相关手续!”

    “当然,我的律师已经在去警署的路上了。”他肯定的回答,这些是他和希雅之间的私事,用不着这些废物来插手。

    “好,既然这些,麻烦左先生在这张纸上签个字,我们立刻就离开,绝对不会在参与此事的调查!”说罢,将手里的一张表格递到他面前。

    左少羿看了看,躺在床上伸出右手颤抖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事就算了结了。

    想不到这单案子这么轻松就搞定,两名警员完成任务后便离开了他的病房。

    “彼特,立刻打电话给律师,让他去警署销案!”关于蓝希雅的事情,左少羿从来都不允许有任何的马虎和拖延。

    “是,我马上就去办。”彼特点头,拿出电话走出病房去打。

    病房中此时就剩下左少羿和单子两人,刚才只顾着打发警察,他都忘了问希雅现在的情况。

    “单子,希雅呢?”他记得刚才单子说雷炻也出现在那。

    “雷炻已经把蓝小姐带走了,听在场的兄弟说,他们冲进去的时候,蓝小姐手里还握着刀,身上沾了很多血迹,浑身颤抖的缩在角落里。”单子没有在现场,知道的也不多。

    左少羿点点头,躺在床上想了想他昏迷前的情形,的确是那样,看来雷炻是在他昏迷后才赶来的。

    “左少,蓝小姐又被雷炻带走了,我们要不要......”

    “不用,暂时让她在雷炻那,警方这边一定不会那么快松口,这个时候她在雷炻身边才是最安全的!”虽然他不喜欢希雅跟雷炻在一起,但这个关键时候,他也知道只有雷炻才能保护她。

    此时在饶雪曼的家里,几名警员收到了警署的电话知道案子撤销了,才解开封条,蓝雨陪着饶雪曼回家,看到地面上那一滩的血迹,连声的叹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