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这里不欢迎你们

    龙雅别苑

    龙家此时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早上还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龙俊生默不吭声,对秋水心的死,他并没有感到一丝悲哀,想到她今早在餐桌前发下的毒誓,难道这真是老天爷开眼了?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传来了她的噩耗。

    “爹地,我们以后该怎么办?”龙梓琳身穿黑衣,眼眶红红的,刚刚在医院才哭过一场。

    她早上要是答应送妈咪出门,也许妈咪就不会发生车祸了,不知真相的龙梓琳,一直在默默哭泣自责。

    “怎么办?难道你妈咪死了,我们俩就不用过日子了吗?”龙俊生不满的说道,其实在他心里,他早就盼着她早点离开了。

    她应该早点下去向心玫道歉,虽然她一直不肯承认,但他手里的证据和供词,早就将当年的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

    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留在他身边,早晚都得出事,倒不如她现在先走得好。

    “爹地,妈咪死了,难道你就一点不难过吗?”龙梓琳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难过?你妈咪这是罪有应得,这可是她今天早上自己发下的誓言,想不到这么快就兑现了。”这次老天的确是开了眼了呀。

    “爹地,你怎么可以这样?”龙梓琳想不到爹地会是这样的态度,令她实在难以相信,这真的是她爹地说出来的话吗?

    “梓琳,有很多事情你不懂,你也不需要懂。”说罢,龙俊生脸上竟然一丝笑意的起身上楼,完全不顾身后女儿是怎样的感受。

    站在客厅里,这个家自从爹地从董事长的位置退下来后就冷清了不少,现在妈咪又走了,这让她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龙梓琳突然浑身有些发冷,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她,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拿出藏在衣柜里的毒品又开始吸食。

    两日后,秋水心的追悼会上,左少羿为堵住他人的嘴,亲自出现,并陪着龙梓琳一起在一旁默默的烧着纸钱。

    “你来这里做什么?”对于他的出现,龙梓琳则显得有些紧张。

    洛姿的死至今她都还没有忘记,就怕哪天左少羿反悔了,又挖出这件事情来威胁她。

    “我们离婚的消息一天没有公开,那我们就有义务将这出戏演好,你说对吗?”左少羿没有看她,将落在火盆外的纸钱捡起来扔进去。

    “今天是我妈咪的最后一程,你不要闹事就行。”两人没有眼神交际,但左少羿心里却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

    “放心,今天我绝对会是一个好女婿。”将最后一叠纸钱投入火盆中,拉着她站起来,一起迎接来吊念的亲人。

    就在追掉会快要结束的时候,雷炻的出现让龙俊生眼中立刻充满了敌意,而跟在他身后的蓝希雅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龙俊生瞬间放下了警戒心,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立刻蒙上了一层水雾。

    自从半年前蓝希雅失踪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女儿一面,又不敢跟雷炻硬碰硬,深怕他会迁怒于希雅,以至于那段时间龙天集团的业绩大幅度下滑,也让股东对他产生了疑惑和不满,更让左少羿有机可乘,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

    “希雅,希雅......”龙俊生顾不得现在是什么场合,迎面就朝蓝希雅走去。

    自从有了左少羿这个突如其来的姐夫后,当晚雷炻就大致的跟她介绍了下她的家庭背景,以至于今后她不用在那么迷茫。

    面对眼前这个满脸皱纹的男人,雷炻在她耳边说了句:“他是你父亲。”

    其实不需要雷炻的提醒,蓝希雅已经从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已经读懂了他此刻的心情,一个父亲见到分散多年的女儿,那激动又略显沉重的心情。

    “希雅,真的是你回来了吗?”龙俊生完全不理会身边的雷炻,他此刻的眼中,只有他的宝贝女儿。

    “爹地,我回来了。”虽然有些陌生,但蓝希雅还是尽量的配合着他。

    直到听见蓝希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龙俊生这才相信,希雅是真真实实的活着回来了。

    但蓝希雅的出现,却引起了龙梓琳的不满,今天是她妈咪的最后一程,这个小贱.货来这里干嘛?妈咪生前就最讨厌她,现在她死了,更不愿意看到她。

    “你们滚,这里不欢迎你们!”受不了她那副装模作样的姿态,龙梓琳厉声的下着逐客令。

    “龙梓琳,你疯了,她是你妹妹!”左少羿站在她身边,一副为蓝希雅出头的模样喝止她。

    “我才没疯,反而是变得更清醒了,她是私生女,是我爹地背着我妈咪在外面跟野女人生的野种,她根本不配出现在我妈咪的追悼会上!”龙梓琳全然不顾左少羿的阻止,张口指着蓝希雅大声的吼道。

    她的话引得在场的亲朋好友一阵低语,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难免止不住会议论起来。

    龙俊生看着大女儿这般撒泼,走到她面前,厉声的责骂道:“如果你还想姓龙,就给我闭嘴!”

    龙梓琳看着父亲那么袒护那个野种,含泪看着母亲的遗像,咬牙道:“从小到大你就对我不好,从来没有跟我一起过过一次生日,以前我年纪小不懂,直到她的出现,我才明白,你根本从来就没有把我看做是你的女儿,在你心里,你的女儿就只有那个野种!”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龙梓琳脸上多出了一个手掌印。

    这一巴掌是龙俊生亲自下手打的,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他绝对不允许她在说。

    龙梓琳强忍着心酸和委屈,狠狠的瞪了龙俊生和蓝希雅一眼,二话不说,走到灵堂前,拿起秋水心的遗像抱在怀里就跑了出去,从今以后,她再也没有父亲!

    她的离开让现场鸦雀无声,片刻后,一些亲友陆续离开,但蓝希雅却坚定的站在原地。

    龙俊生自己也想不到,好好的一个追掉会到最后会弄成这样,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灵堂前缺少的遗像,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我们走吧。”雷炻一直没有开口,但看着这混乱的场面,或许他今天就不应该答应带她来。

    “等等,你要带我女儿去哪?”听到雷炻要走,龙俊生立刻上前阻止。

    “当然是跟我回家。”雷炻知道这老家伙想干嘛,想从他身边把蓝希雅带走,他还没那个本事。

    “她是我的女儿,怎么能跟你走?”龙俊生说话间一把拉住蓝希雅的手臂。

    “炻...”面对龙俊生,蓝希雅依旧存在着一股陌生的感觉,被他拉住手臂,她更是下意识的往雷炻身上靠。

    左少羿就站在一边看着,不说话,也不上前帮忙,因为他知道,龙俊生根本就不是雷炻的对手,而雷炻也绝对不会放任希雅留下!

    看着自己最宝贝的女儿竟然倒向雷炻,这让龙俊生有些搞不清她是怎么了,她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呀?

    “看到了吗?希雅愿意跟我走,请你放手!”雷炻见他迟迟不松手,眉头有些不悦的蹙紧,一把将他推开,带着蓝希雅转身离开。

    “希雅,希雅......”龙俊生带着一抹悲伤的呼喊着她。

    蓝希雅边走边回头看他,看着他眼中流露出来的悲伤,瞬间感染了她,让她牢牢的记住了那个眼神。

    待他们离开后,左少羿才走上前,在龙俊生身边补充道:“义父,你也别太伤心了,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希雅应该是在法国出事的期间,失忆了。”

    失忆——

    左少羿的话很有冲击感,让龙俊生立刻就将整件事情联想了起来。

    雷炻在法国找到了失忆的希雅,然后在她失忆的这段期间,灌水给她一个错误的讯息,这才导致希雅那么信任他,那么依赖他,其实雷炻说的话,全部都是谎言!

    “对,失忆,一定是这样的,一定要想办法让希雅恢复记忆。”龙俊生呢喃着,到底有什么方便可以刺激到她呢。

    “曼姨,我想希雅一定还记得曼姨!”左少羿想了几天,曼姨一手把希雅带大的,相信曼姨一定能让希雅想起什么。

    有了左少羿的提醒,龙俊生眼前一亮,没错,饶雪曼一定能办到。

    加长版豪华房车内,蓝希雅靠在雷炻的肩上,她这会的心很乱,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父亲临别时的眼神,是那么悲伤,那么的绝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