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天意弄人

    “你这孩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跟左少羿离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区区一千万美金,就把你给骗了!”秋水心一想到这些,心里就赌得慌。

    龙梓琳跟左少羿离婚,拿的是两千万美金,其中一千万被她拿出来花在泡吧和吸毒上,她只能骗秋水心,少报了一千万。

    “好了妈咪,我约了姐妹喝茶,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吧,我要迟到了。”听不进她的唠叨,拿着皮包就往大门跑。

    龙梓琳前脚刚出去,龙俊生的身影就出现在楼梯口,刚才母女俩的谈话他都听到了,一直忍着没发作,就是为了等女儿出去,他在向妻子问个明白。

    秋水心恨铁不成钢的深叹了口气,转身坐回沙发上,端起茶杯刚准备喝茶,就被站在楼梯口的龙俊生吓得差点把茶都洒出去。

    “老公,你,你什么时候站在那的?”他不是一直都在书房看书吗?怎么下楼连一点脚步声也没有?

    “什么时候?应该是从你们母女俩说悄悄话的那会吧。”龙俊生一步步的靠近她,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就连希雅出事也要瞒着他。

    “那你什么都听到了?”秋水心的脸色渐渐从刚才的惊慌转为镇定,反正人又不是她杀的,她怕什么。

    “如果不是我听到,你们母女俩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龙俊生走到她跟前,眼中生起了一丝血色。

    “我们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公司的时候你才刚刚缓和下来,现在你的心肝宝贝又出事,我怕你一时间接受不了!”秋水心这次倒没有撒谎,她的确是这样想的。

    “你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的心思我还会不明白,恐怕希雅的死跟你都脱不了关系吧?”龙俊生步步紧逼,咄咄逼人,恨不得吃了她。

    秋水心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对自己说这些话,她为了他的身体着想,他竟然还怀疑起她来了!

    “你别把什么罪名都强加在我身上,她是在法国出事的,我哪有那么大能耐!”秋水心气急,将手里端着的茶杯用力的往茶几上放下去。

    茶杯底座与茶几发出刺耳的撞击声,一同加入了两人的争吵。

    “你会没那么大的能耐?当年是谁趁着我出国谈生意,找杀手到别墅去大开杀戒的?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既然当年你有能耐对心玫下手,今天就有能耐对希雅下手!”后面两句话,龙俊生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他的吼声将别苑的佣人都惊到了,但佣人们面对这样的场面也司空见惯,老爷和夫人的感情本来就不好,经常会吵闹,他们也全当听不见就是。

    “你……你竟然一点都不相信我,这件事情,绝对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秋水心被他的话气到,想不到他到了今天这般田地,还要偏袒着那对母女。

    “相信你?不怕老实告诉你,从当年调查中,我发现是你派人杀了心玫的那刻起,我对你就已经没有信任可言了,若不是公司那会才进入轨道还需要你娘家帮助,你以为你能瞒天过海,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活到今天吗?”事已至此,龙俊生也把话摊开来说了。

    秋水心面不改色的坐在沙发上,对当年她做出的那个决定,就算是到今天,她也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如果当年她没有除去那个女人,那么今天这龙雅别苑的女主人,就绝对不会是她秋水心,她连同梓琳,都会被这个无情又忘恩负义的男人赶出龙家的大门。

    她绝对不会做一个失败者,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狐狸精抢走自己的丈夫,抢走属于自己的一切,蓝心玫的存在就是她最大的威胁,所以,她必须死!

    冷笑着,二十年过去了,到今时今日他才来跟她算这笔帐,会不会太晚了呢?

    “你以为你对那个狐狸精的爱有多伟大?如果你真的爱她到骨子里,你就不会为了得到我娘家的帮助,而隐瞒了我杀死她的真相!其实你就是个贪婪者,你想得到年轻漂亮的蓝心玫,也想得到利益和权利,所以,你才能将那个秘密隐藏了二十年!”别以为他自己有多清高,两人生活了近三十年,她早就将他看透了。

    面对她的质疑,龙俊生面色阴沉,当年他在这件事情上犹豫过,最后,他选择了后者,选择了利益和权利,是他这辈子做的做错误的一个决定!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还能给我在选择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龙俊生咬牙切齿的说着,面对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他受够了。

    “哼,可惜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秋水心面带一丝得意,最终死的是那母女俩,留在他身边,永远只有她,只有她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你别得意得太早,人在做天在看,你的报应,迟早会来了。”话落,龙俊生转身上楼,不在跟她争吵。

    秋水心在他上楼后,气愤的将茶几上的茶杯掀翻,报应是吧?好,她等着,看看到底这报应是报复在谁的身上?

    龙俊生回到书房,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会后,立刻拨通了龙梓琳的电话,但那边迟迟未有人接听,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龙梓琳一来到小公寓,就立刻找出藏在床下面的毒品,拿出一张锡纸,将少许的海洛因放在上面,点起打火机,将锡纸慢慢的加热,低头凑近用鼻吸食……

    皮包里的手机连连发出颤动的铃声,但龙梓琳此时正在兴奋的点上,她完全沉浸在她的空间里,外界的声音,对她根本没有一丝影响。

    龙俊生每隔五分钟就打一次,但半个小时过去,那边还是没有一点回应,心里焦急的他,只能拨通左少羿的电话。

    ……当两人结束通话后,龙俊生整个人好像失去了灵魂似的,坐在办公椅上,一声不吭,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立在办公桌上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清纯可人,一双灵动的眸子像极了她的母亲,亦是他龙俊生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也是亏欠得最多的女人。

    “希雅,我的乖女儿,是爹地懦弱,爹地没用,才会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迫害,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你母亲呀?”看着照片自言自语着,龙俊生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岁。

    他还记得十年前他在伦敦找到希雅时,他对她做出的保证,可是,他没有做到,他不是一个好父亲……

    老天爷就是这么爱捉弄人,当龙俊生正在为蓝希雅的死难过忏悔的时候,她正身在遥远的法国,脸上带着那股天真的笑容,跟容姨和毛利道别。

    “奶奶,等我把脸医治好了,我在回来探望你。”依依不舍,但雷炻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他们今天就必须离开这里。

    “好好,去吧,奶奶会在这等你回来。”容姨的心愿已了,看着她们姐妹俩出落得美丽可人,她就算是死,也没有遗憾了。

    简单的话别,雷炻拉着她上了私人飞机,当飞机缓缓起飞升至高空时,蓝希雅才将这座美丽的小城看清楚。

    “姐姐,我们还会在回来的,对不对?”渴望的眼神看向她寻求答案。

    “对,等你脸上的伤康复了,我在陪你回来。”蓝雨拉住她手,柔声回答。

    虽然找回了蓝希雅,雷炻还是对外封锁关于她的所有消息,主要是不想让左少羿知道她还活着,省得凭填麻烦。

    飞机上应有尽有,蓝希雅困了就靠在雷炻身上休息,等飞机回到台湾上空的时候,已经距离圣马洛小城飞行了十几个小时。

    台湾这边正值华灯初上的黄金时段,雷炻小心翼翼的抱着蓝希雅下飞机,将她放到自己的房间,让她安心的休息。

    他答应过她,一个星期内,他不会碰她,他会给她时间,更会为她编制另外一个故事,让她永远都离不开他。

    将她安顿好后,雷炻才抽身暂时离开,安德烈看到蓝希雅回来了,立刻将司徒俊的情况告诉他:“雷少,我们研究失败的药品在注射到司徒俊的身体内十二个小时后,现在的他,已经变成一个不会说话走路的植物人了。”

    雷炻对于这个结果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反而恰恰这就是他最想要的结果,一个不死不活的植物人。

    “现在的他留在我们基地就是个累赘,要怎么处理他?”安德烈有想过将他送回法国,不过那样太麻烦了。

    雷炻细想了下后,立刻有了主意:“烈,你去查一下司徒俊的母亲住在哪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还在台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