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遭遇了什么?

    容姨远离台湾二十年,对台湾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知道,龙俊生被自己一手养大的义子拉下马,现在每天只能窝在家里,做一名有名无权的董事!

    “哦,对了,关于小蓝,你知不知道小蓝在出事前已经怀孕了?”容姨差点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幸好这会想起来。

    “怀孕了?希雅怎么没说呢?”蓝雨听到她说这些话,一阵惊讶。

    “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不过在毛利救她回来的时候,孩子就已经没了,应该是在她遇难的时候流掉的,这件事情我一直瞒着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最初是怕她伤心,看来不告诉她,反而是件好事。

    “嗯,我明白了,这件事情我会单独告诉雷少,谢谢你没有告诉希雅。”想不到这次希雅能遇到母亲的佣人,让她知道了二十年的真相,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吗?

    “这二十年我一直生活在内疚当中,当年蓝小姐将你们姐妹俩托付给我,是我没有将你们保护好,我一直在想,等我死去的时候,我拿什么脸面去见蓝小姐,但是现在看到你们姐妹俩长大成人,我总算是对蓝小姐有交代了!”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的结终于打开了。

    “当年您已经尽力了,相信母亲一直都在天堂守护着我们姐妹,若不然,那些歹人当年就应该杀了我们姐妹,而不是把我们卖到人口贩子手里,又让我们分离了二十年又相认!”蓝雨走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一片海滩,她坚信母亲一直都在身边,从来没有走远。

    在另外一间装修更显奢华的房间内,雷炻一直都守护在沉睡中的蓝希雅身边,姐姐说这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所以她选择相信姐姐的话,把自己交给他。

    “女人,很庆幸你还活着。”在她熟睡中,雷炻坐在床边,看着呼吸均匀的她。

    左脸颊上的刀伤已经结巴蜕皮,留下几道淡红色的疤痕,黝黑的眸子专注的看着这几道伤疤,心底好像有个声音在说话,他一定会让她好起来,一定会让她恢复得比以前更美丽。

    “唔......”柳眉微微皱紧,沉睡中的蓝希雅好像又做噩梦了,长长的睫毛不安的跳动着。

    雷炻从来没有看过她连睡觉都蹙紧眉头,大掌将她的小手包覆在手心里,将自己手心的温度传到她身上,让她得到一份安全感。

    果然,这个动作似乎很有用,在雷炻的紧握下,蓝希雅脸上不安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也许是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让她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你到底遭遇了什么?”看着她这样,雷炻低头自言自语道。

    许久后,也许是睡饱了,蓝希雅慵懒的打了个翻身,正好与侧卧在她身边的雷炻四目相望,她眨了眨眼睛,让自己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下一秒,雷炻那张放大的俊脸清晰的出现在她眼前,两人唇瓣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公分而已。

    意识到这点,蓝希雅立刻想转过身子拉开两人的距离,但雷炻早就在她的眼中看出了她的行动,手臂一伸,将她的姿势固定,上身微微靠前,带着一丝烟草气息的薄唇贴上了她的唇瓣。

    “唔......”蓝希雅瞪大的双眼,这个男人竟然吻她?

    自从她出事后,雷炻对所有女人好像都失去了兴趣,半个多月没有碰过女人的他,在闻到她身上那熟悉的体香后,身下的分身渐渐起了反应。

    蓝希雅紧张的想要推开他,但腰间上他那只长臂圈住了她身子,任她怎么推,都逃不出他的掌控。

    他的舌大胆而放肆的伸进她的嘴里,与她的丁香小舌追逐嬉戏着,这陌生又令人咂舌的行为让蓝希雅无法接受,心底一急,不顾后果的朝他咬去。

    “啊……”口中传来一阵血腥,雷炻蹙紧眉头的松开她的圈禁,蓝希雅这才得到了自由。

    舌尖被她狠狠的咬破,口中的血腥令他板起了一张阴冷的扑克脸,蓝希雅害怕的往后缩去,一种熟悉的恐惧感瞬间袭上她的心头。

    “你不是我的未婚夫,你不是……”蓝希雅脱口而出,在她的观念中,如果他真的是她的未婚夫,那么他一定是个很爱很爱她的男人,而不是会令她产生恐惧感。

    雷炻舔了舔嘴角的血迹,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这个小东西除了想不起他是谁之外,性情和反应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如果我不是你的未婚夫,那又怎么来解释我们两人的关系呢?你可别忘了你姐姐的话,她是不会骗你的。”雷炻没有进一步靠近她,只是站在床边,用那炙热的视线盯着她。

    “那你说,我为什么会被人扔进海里?当时你们去哪里了?为什么你没有保护我?”蓝希雅对这一切都存在疑问,她非常想知道答案。

    “你是我雷炻的女人,那些家伙不敢动我,就预谋找机会对你下手,等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出事了,我派人在法国整个海域打捞搜寻你,直到昨晚,才找到你!”他编造了一个美丽的故事,将故事的重点全部省略。

    蓝希雅看着他的脸庞,半信半疑,但姐姐的话她又不得不相信,只是她现在暂时失忆,面对他,犹如面对一个陌生男子,非常抵触他的亲密触碰。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也谢谢你替毛利还了赌债,不过你能不能暂时不要靠我太近,我不太习惯。”蓝希雅低着头,微微侧着脸颊,避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刀伤。

    “没有人可以跟我谈条件,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星期内,我不会碰你!”这是雷炻做出的让步。

    蓝希雅看得出他是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乖巧的点点头,希望自己能快点恢复记忆,快点适合有他的生活。

    关于蓝希雅之前已经怀孕的事情,蓝雨在思量过后,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蓝希雅,等她恢复记忆后,再找适当的时机告诉她。

    明天他们一行人就要离开这里,蓝希雅舍不得奶奶,跟她在房间里聊天,蓝雨也正好趁着这会希雅不在,把孩子的事情告诉雷炻。

    “雷少,虽然这次希雅能捡回一条命,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却没能保住!”蓝雨话中有话,借着孩子来提醒雷少要报仇。

    雷炻黑眸一闪,她竟然怀孕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她怀孕了?”雷炻回想事发之前的那段时间,他还曾经鞭打过她,怎么都没有发觉呢?

    “是毛利的奶奶告诉我的,恐怕希雅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当时救希雅回来的时候,她的裙摆上还留有血迹,就找了医生来检查,证实孩子在海上遇难的时候,已经没有了。”

    “混账——”雷炻一声怒骂。

    想不到她那单薄的小身躯里,已经孕育了他的孩子,可是他一点都没有发现,那天去给她检查身体的医生,怎么就没有检查出来呢?

    “雷少,我还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蓝雨山前,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

    “你说吧,什么事?”蓝雨很少跟他提要求,这次竟然主动说求他帮忙,的确有些奇怪。

    得到同意,蓝雨将二十年母亲枉死的经过告诉他,希望雷少能帮助她,让秋水心以命抵命。

    雷炻无心掺和她们的家事,扫了蓝雨一眼道,“区区一个秋水心,我想应该难不倒你吧?更何况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也无权干涉,不过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就直接去找烈商量,不用向我报告!”

    蓝雨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只要雷少不阻止,秋水心的命,她势在必得。

    —————分割线—————

    龙雅别苑

    龙梓琳从左少羿那里得知蓝希雅在法国遇难的事情后,回到家就告诉了秋水心,此时的秋水心完全沉浸在喜悦和胜利之中,哪会想到,死亡,离她越来越近。

    “妈咪,那个小狐狸精人都死了,你确定我们不告诉爹地吗?”一连好几天,龙梓琳就好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似的,一见到龙俊生,就不敢抬头正视他,深怕他看出端倪。

    秋水心看着自己女儿那个没出息的模样,一脸责备的叮嘱她:“你可要闭紧了你这张嘴,就算是要说,也不应该从我们的嘴里说出去。”

    龙梓琳点点头,不知道妈咪又在打什么主意?

    反正人都死了,这事爹地迟早都会知道的,在她看来,根本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好好好,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不去掺和,行了吧?”从沙发上站起来,作势要出去的架势。

    秋水心见女儿又要出去,忙拉住她,阻止她离去的脚步:“你回来,我都还没说你,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几乎每天都往外跑,大半夜才回家,整个人看上去都瘦了一大圈。”

    其实龙梓琳在外面租了间小公寓,她吸毒的事情当然不能让爹地妈咪发现,家里佣人太多,一不小心就会出事,还是在外面安全。

    “妈咪,你认为我在家能坐得住吗?”龙梓琳无奈,她是算好了时间要到公寓去用餐的,要是一直这么拖延下去,她怕自己会在妈咪面前发作,还是得想办法赶紧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