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看到的男人,就是你

    “希雅!”蓝雨首先冲上前,激动的她一把拉下了她脸上的面巾。

    “啊,不要——”蓝希雅没想到来人会拉下自己的面巾,吓得大叫一声,躲到毛利的身后。

    刹那间,蓝希雅左脸颊上的三道刀伤暴露在空气中,蓝雨看到她脸上的伤,急得红了眼眶,顾不得蓝希雅一脸的惊慌,拉着她的手,愤怒的问:“希雅,是谁弄伤了你的脸?是谁?是玛丽.索法罗?还是丽莎.卡洛斯?”

    “啊,啊......” 脸上的三道刀伤让蓝希雅很自卑,今晚又有这么多陌生的人在场,尤其的那些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吓得她不敢说话。

    雷炻看着她惊恐的模样,心底已经起了疑惑,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怎么会害怕自己的姐姐?

    “蓝雨——”雷炻朝她喊了一声,让她冷静点。

    蓝希雅害怕的躲在毛利身后,不管蓝雨说什么,她都不敢抬头看她。

    “小姐,你不要吓到小蓝,现在在小蓝眼里,你们全都是陌生人,因为她已经不记得你们了!”容姨看到这样的情形,才想起来告诉他们。

    不用她说,雷炻心里已经猜到了,上前走到蓝希雅跟前,一把将她从毛利身后拉了出来,双手固定住她的双肩,一双如鹰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命令道:“蓝希雅,抬头看着我,告诉我,我是谁?”

    他的声音充满着力量,让自卑的蓝希雅感觉不在那么害怕,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他,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许久后......她才柔声的说了句:“是你,是你,我在梦中看到的男人,就是你!”

    尽管梦里看不清他的长相,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但他给她的感觉,令蓝希雅认定了,她在梦中朝他呼救的男人,就是他!

    “想起来我是谁了?”面对如此的她,就连雷炻的声音都变得温柔了。

    “没有,我只是记得在梦里见过你。” 小心翼翼的回答,失忆后的蓝希雅,依旧害怕他。

    “梦里?”这个回答显然让雷炻摸不清方向。

    但雷炻不在逼她,松开手让她恢复自由,只是她脸上的伤,莫名的在他心底激起了一团无名火,想到当日他追到乱石滩发现的血迹,应该就是来自她脸上的刀伤。

    蓝雨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容姨看着他们面色焦急的模样,上前好言劝道:“你们都不要太着急,医生说了,小蓝是因为惊吓过度暂时失忆而已,慢慢她会好起来的。”

    “您能不能告诉我多一点关于我妹妹的情况?” 看到希雅这样,蓝雨觉得很内疚。

    “可以,我也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容姨想将自己藏了二十年的真相告诉她们姐妹俩。

    蓝希雅恢复自由,就立刻回到容姨身边,尽管毛利说他们是她的亲人,但面对他们,她一点记忆也想不起来。

    “奶奶,我不想离开你。”拉住她的手臂,这段期间跟奶奶相处在一起,她已经把奶奶和毛利当做自己的亲人了。

    “傻孩子,这才是你的亲姐姐,你看她手里握着的长命锁,是不是跟你的一样?”容姨理解她怕生,耐心的开导她。

    蓝雨将手里刚才紧握的长命锁给她看,两把锁对比着,的确是一对,看到这对长命锁,才让蓝希雅心生一丝温暖。

    “姐姐...”看着她,许久,蓝希雅才柔声的朝蓝雨唤了声。

    “嗯,以后姐姐会保护好你,一定不会再让你出事!”蓝雨拉住她的手,希望她能相信自己。

    雷炻一直没有开口说太多话,只要她还活着,这就足够了,不过蓝希雅对他的身份,却是很好奇。

    “姐姐,他是谁?”用眼神指着雷炻问。

    “他,他是......”这个问题好像有些难回答,蓝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介绍希雅和雷少之间的关系。

    “未婚夫!”正在蓝雨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雷炻冷声的吐出了三个字。

    未婚夫——

    这个关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雷炻,可能就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怎么会说出这三个字?

    “姐姐...”蓝希雅将求证的目光看向蓝雨。

    既然雷少都这么说了,她唯有勉强配合的点点头,“嗯,对,以后我在慢慢说给你听。”

    一夜无眠,等天边露出一抹白肚之时,雷炻便带着蓝希雅还有容姨祖孙俩一起到圣马洛小城,因为她们这个小屋对雷炻而言,根本没法容身。

    这里位处偏僻,跟格拉斯和戛纳两座小城对比,还是有很大的落差,不过跟昨晚的小村庄比,圣马洛小城已经算是人间天堂了。

    昨晚毛利已经把救蓝希雅的经过告诉了雷炻,为了作为报酬,雷炻为祖孙俩在小城中买了一套房子,还给了毛利一大笔钱,这下可把毛利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想不到他在海上救回来的小蓝 ,居然能给他带来这么多的好运!

    容姨一直心里还惦记着二十年前的事情,知道他们明天就要离开了,如果她现在不说,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休息了几个小时候,容姨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主动来到蓝雨的房间外,“蓝雨小姐,你起来了吗?”

    “你进来吧。”蓝雨已经在收拾行李,准备明天出发回台湾。

    容姨推门进来,看她已经起来,看来她来得正是时候,正好能把话通通都告诉她。

    “你找我有事?”看她单独前来,蓝雨就猜到她有话要对自己说,好像昨晚她就已经提起过了。

    “对,我有个隐藏在心底二十年的秘密要告诉你!”容姨说话的声音有些激动,可见这二十年,她等得多么辛苦。

    这话就让蓝雨纳闷了,她们才认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她怎么就扯到二十年前了呢?

    “奶奶,您是不是知道我们姐妹俩的身份?”这是蓝雨唯一能想到的合理推测。

    容姨点点头,慢慢的跟她打开话匣子,“二十年前,我是伺候在你母亲身边的佣人,你母亲温柔漂亮,对我们这些佣人也很好,就在你母亲离预产期还差半个月的时候,你父亲突然要出国几天,恰巧就是在他出国后的第二天,五个带着枪的男人冲进了别墅,见人就杀,我带着你母亲从后门逃了出去。后门直通向海滩的方向,在逃跑的过程中,你母亲的羊水破了,勉强逃到海边躲到一片岩石后生下了你们姐妹俩,把事先订做好的一对长命锁戴在了你们身上!”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顿了顿,容姨继续说道,“刚生下你们一会,你们的哭声就把那群恶人引来了,蓝小姐刚刚生产完根本走不动,就让我抱着你们逃跑,但那些歹人怎么都不肯放过我们,一直追在后面,还对我开枪,我中了子弹血流不止,终于倒在海边,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毛利的爷爷救上了船,那发子弹没有打中我的要害,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那我母亲呢?她后来怎么样了?”蓝雨焦急的问。

    “我被毛利的爷爷带回了圣马洛小城,一个月后我的伤才完全康复了,在毛利爷爷的帮助下我回到了台湾,找到了你们的父亲,才知道蓝小姐已经死了,被那群歹人开枪害死的,而你们姐妹俩一点下落也没有,生死不明?”

    “那群人是谁派去的?是谁这么狠毒?”一股仇恨的气息几乎要从蓝雨的嗓子里冲出去,如果她知道凶手是谁,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我也不确定我的猜测对不对,尽管你父亲说是仇家寻仇,但我坚信,是你父亲的夫人暗中派人做的,因为最恨你母亲的人,就只有她!”尽管龙俊生和蓝心玫当年真心相爱,但蓝心玫始终是背负着情妇的名分,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秋水心......”蓝雨默念着这个名字。

    “对,你母亲怀孕期间,她来过别墅好几次,每次都咄咄逼人,但耐何你父亲的偏爱,你母亲一直相安无事,恰巧他出国那几天,就......”说到这,蓝雨从她的话中,已然了解了当时的情近。

    她之前在希雅养母的口中得知母亲是被害死的,但不知道原来害死她母亲的人就是秋水心,杀了人还想好好的活着,休想!

    “我绝对不会让母亲死得这么冤枉!”咬着牙根,这是龙家亏欠母亲的。

    “蓝雨小姐,你想怎么样?”容姨知道龙俊生有权有势,怕她惹上杀身之祸。

    “当然是一命换一命,不然呢?”反问的看向她。

    “龙家有权有势,秋水心的娘家也不弱,我怕你......”

    容姨话还没说话,就被蓝雨打断了:“难道你以为我会怕他们?更何况现在的龙家已经今非昔比,他们对我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