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都是些饭桶

    “都是些饭桶,只会张嘴要钱!”希雅的死让左少羿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也少了许多的斗志,整颗心都放在寻找她的下落上。

    “左少,我想我们还是先将公司的新项目做出成绩吧?”小心翼翼的提醒,彼特也怕惹怒了他。

    “不用你来提醒我!”话落,左少羿厌恶的扫了他一眼,拿起西装外套起身离开。

    彼特担忧的眼神看着他离开,要是长期这样下去的话,左少在公司的地位也保不了多久。

    左少羿心烦的离开公司,独自开车在街上闲逛,他做了那么多,一切都是为了希雅,但现在……怎么能让他平静得下来呢?

    当车经过一段人蛇混杂的旧街区时,他好像在倒车镜中看到了龙梓琳,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难道刚才是他看错了?

    将车倒回去,他刚才好像看到她站在后面转弯的路口,这片是旧城区,多半住着收入比较低下的工人,这片的黑社会小混混也比较多,她怎么会出现在这?

    为了证实自己刚才看到的是否属实,左少羿将车慢慢的开了进去,放下车窗,仔细的寻找着龙梓琳的身影。

    突然,他急踩煞车将车停在一个小巷口外,因为他看到了小巷子里一个熟悉纤细的身影。

    龙梓琳身穿一套普通运动型t恤,还带着一顶鸭舌帽和墨镜,怕是被人认出她是谁,刻意这样打扮的。

    小巷子里,一名金发男子从身上拿出一包看似白色粉末的东西交给她,龙梓琳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交给他,两人在巷子里秘密交易,等龙梓琳将拿到的东西装进包里刚转过身,就被停在巷子外等待她出来的左少羿吓得脸色苍白。

    “上车!”左少羿看出了端倪,朝她冷声命令道。

    两人已经离婚,但面对左少羿,龙梓琳心里还是有他,尽管他做了对不起她家的事情,她还是乖乖的听话,上了他的车。

    “你…怎么会在这里?”上车坐定,龙梓琳深呼吸几下,让自己刚才被她吓到的心情平复一下。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堂堂龙大小姐,竟然跑到这所谓的穷人区来,是不是太奇怪了呢?又或者你应该给我个合理的理由?”左少羿心里已经猜到了她来这里的目的,但就是想亲口让她说出来。

    “我……我……”

    龙梓琳一时间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更不知道他刚才看到了多少?

    “说——”

    左少羿带着一丝丝温怒的再次逼问她。

    两人已经离婚,但要是她的负面消息传出去,或多或少对他都会有影响,两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他还没到那么狠心的地步,眼睁睁的看着她自我沉沦。

    龙梓琳低下头,以前面对他,她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但这次也许是自己做了亏心事,她有些害怕与他直视,更怕他黑眸中那股带着幽怨的眼神。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来这里买毒品?”左少羿一边开车一面逼着她,对龙梓琳,他没多大的耐性,直接朝她丢出了最直接的问题。

    原来刚才他看到了,龙梓琳心底一慌乱,什么都瞒不住的全招了……

    “自从洛姿死后,我整天担心害怕的不敢出门,你又逼着我离婚,到最后我受不了,只能去酒吧喝酒,心里空荡荡的想找个人来陪我,谁知道……遇上了个混蛋,是他,是他教我吸毒的……”简约的说着她最近的近况。

    “你以为你还是三岁孩童吗?学人家吸毒,你知不知道那玩意会害死你?”左少羿将车开到一段偏僻的小道上停下来。

    “你以为我想啊,但是这东西会暂时让我忘掉一切,真的好像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你要不要试试?”说到这,龙梓琳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刚才的金发男卖给她的毒品。

    “龙梓琳——”

    被她的行为惊到,左少羿冲着她一声怒吼。

    他的吼声把龙梓琳拉回现实,立刻把拿出来的白色粉末藏进包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声不吭……

    “你最好是尽快把毒戒掉,要是让你爹地知道,不知道他会是怎么样的反应呢?”左少羿一张略显憔悴的俊脸靠近她,这些日子为了寻找希雅的下落,他晚上都没有睡好过。

    龙梓琳低着头不说话,但她心里很清楚爹地知道她吸毒的下场,胸口因为紧张而起起伏伏的喘息着,想要戒毒,谈何容易?

    “你为什么突然那么关心起我来了?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你的眼中不是只有蓝希雅那个小贱.人吗?什么时候想起来管起我的事情了?”龙梓琳低头想了一会,觉得他今天怪怪的。

    “闭嘴——希雅是你妹妹,就算她现在已经不在了,你也不能侮辱她!”左少羿的脸色突然沉下来,抓住龙梓琳的手腕,一双黑眸好像能吃人似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吃人的表情也没有吓到龙梓琳,她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什么叫她不在了?她不是在雷炻身边吗?半个月前还高调的跟雷炻在戛纳出席宴会呢?

    由于蓝希雅是被丽莎秘密谋杀的,外界又被雷炻封锁了消息,所以龙家这边暂时还不知道蓝希雅遇害的事情。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不在了,那她去哪了?”试探性的问,因为龙梓琳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猜的就是正确的。

    左少羿放开她的手腕,脸上突然挂起了一抹冷笑道:“看来你们龙家还不知道希雅遇害的事情。”

    听着他的话,龙梓琳眼眸一闪,难道那个小狐狸精真的?不过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是被谁下手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龙梓琳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真相。

    “难道你最近没有关注财经类新闻吗?法国的卡洛斯家族面临破产,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在短短半个月的时候出现这么大的危机?”话说到这里,剩下的,就让她自己去猜。

    龙梓琳虽然不懂做生意这方面的东西,但身在这样的环境,多多少少她都能看懂这表面上的意思,难道是卡洛斯家族对那个小狐狸精下的手,可是他们无冤无仇,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她在沉思,左少羿解开她的安全带,冲着她有些不友善的命令着:“下车,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出现在那个地方!”

    “你,你把我带到这鬼地方来,就要我下车?”龙梓琳愤愤的抱着不平,刚才是他让自己上车,现在又要赶她下车,太混蛋了。

    “我最后再说一次,下车——”刚才让她上车只是想将她带离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他并没有打算跟她呆在一起,更别提送她回家。

    “哼——”

    龙梓琳不跟他争辩,利落的下了车,将车门用力一甩,发出“砰”的声音。

    今天也算不是没收获,怪不得从那天在戛纳的新闻过后,就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就连爹地派去玫瑰庄园探听消息的人最近都一无所获,原来那个小狐狸精早就死在法国了!

    天上挂起一抹笑容,这个消息对她而言,就是如喜讯一般的令人兴奋,她要赶快回去告诉妈咪这个好消息!

    暗黑组织基地

    司徒俊现在对他们而言,就如同一个废人,组织里从来不会白白浪费粮食和精力去养一个废人,但雷炻又不想轻易的了解了他,只好让他成为一个永远不能说话的活死人,只有活死人,才能活着离开这里。

    “叶欣,这里就交给你了!”水牢中,雷炻犹如王者般的立在中央,身后跟着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工作者。

    “是,雷少。” 医生叶欣按照雷少的吩咐,要在司徒俊身上试用一种新产品。

    说的好听是新产品,说的不好听的,其实是暗黑组织的医疗研究团体研制失败的新药,雷炻突发奇想,想看看这研究失败的药,用在人体身上,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注射针已经注入了药水,司徒俊看着他们这阵势,就知道他们不怀好意。

    “雷炻,你要干什么?”司徒俊挣扎着,但被身边的黑衣保镖牢牢的控制住,让他动弹不得。

    叶欣熟练的拉起他的衣袖,动作敏捷干练,将注射器中的失败品注射进司徒俊的身体里。

    “啊...放开我,放开我,你为什么不直接点,直接一枪把我杀了不是更干脆!”他叫喊着,但药水已经被注射进身体里,他无法想象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杀了你,这也太便宜你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小宝贝就不会发生意外,所以,我要慢慢的折磨你......”雷炻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诡异,令人看不透他到底想怎么样?

    “你......怪不得希雅小姐拼死都想离开你,魔鬼!”司徒俊浑身开始发热,但依旧不依不饶的朝他骂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