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轮不到我来惩罚你

    “谢谢你的配合,你固然有错,但轮不到我来惩罚你!”蓝雨留下最后一句话给他,转身离开囚房。

    司徒俊还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她离开的脚步非常快,他话还没说出口,囚房的门就已经被重新关上了。

    得到她想知道了真相,蓝雨加快了脚步离开地下水牢,雷炻正在基地顶楼的办公厅内等她的结果,当蓝雨踏入这个厅内,雷炻就觉得她身上充满了一股杀气,就像当年他杀了她的初恋时,她看向自己的那股怨恨。

    “结果怎么样?”他简单的问,但结果已经很明显的写在她脸上了。

    “玛丽.索法罗,这次说什么都不能放过她!”她一次次的挑战她的容忍极限,要不是有雷少在背后给她撑腰,玛丽早就不知道死过几回了。

    这次,她别想在那么幸运了!

    “把经过告诉我!”真相,他只想知道真相。

    蓝雨将刚才在地下水牢司徒俊告诉她的经过,再复述一次给雷炻听,果不其然,这个经过跟他猜测的**不离十,玛丽经过上次的教训后,不敢轻易对蓝希雅下手,只能接丽莎.卡洛斯的妒忌心,杀了蓝希雅!

    “雷少,这次就算是赔上我这条性命,我也不会玛丽那个贱女人!”蓝雨的情绪略显激动,既然知道了真相,她就没理由在继续沉得住气。

    “你想怎么对付她?”没有直接阻拦她,却反问她的计划。

    “杀了她,为希雅报仇!”这就是蓝雨最直接的复仇方式。

    “愚蠢——你以为杀了她,就是最好的报复吗?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难道一点都没有学到吗?”雷炻那双犀利如鹰眼般的眸子盯着蓝雨,这个是他认为最愚蠢的方法。

    “我......”

    蓝雨看着他的眸子,想起之前安德烈告诉她的话,犹豫了一会后,才再次开口回答他:“我要去旧金山,将玛丽有艾滋病的这个事情散播出去,我要让她活着比死更难受!”

    “很好,你现在就可以出发!”这才是雷炻想听到的回答。

    “那司徒俊他......”蓝雨想问雷炻要怎么处理他?杀了他吗?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安排!”尽管他不是凶手,但整件事情他也参与在内。

    既然现在落到他手里,就别想着还能安然无恙的踏出这里,想要活着离开暗黑组织的基地,除非他是个不会说话的活死人!

    —————— 分割线 ——————

    圣马洛小城的村庄

    “奶奶,我回来了。”消失了几天的毛利,终于出现在家门前。

    他脸上和身上都受了伤,很明显是被人打的,刚进门就被容姨将他身上的伤看得一清二楚。

    “说,你是不是趁着我们不在,偷偷跑回来偷东西了?”孙子一身的伤,但容姨并没有上前去关心他,反而怒声的质问他。

    “我......我......”吞吞吐吐的,他有些不敢说。

    蓝希雅听到房间外有声音,也从房间里走进来,看到是毛利回来了,立刻上前问他:“毛利,我的长命锁是不是你拿走了?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或许能帮我恢复记忆,你还给我好不好?”

    “小蓝......对不起,我......”毛利向她道歉,但还是没有勇气将真相说出来。

    看着孙子满身的伤,还有现在他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容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小蓝,你不用再问他了,这混小子肯定是拿去还赌债了,是不是?”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盯着他,厉声的问。

    毛利知道自己这次闯祸了,顾不得自己一身的伤,“噗通”的跪在奶奶和蓝希雅面前,边哭边说道:“小蓝,对不起,你的长命锁是我偷的。我前两天进城赌钱,想赢多一点钱买药给你治脸上的伤,可谁知道,谁知道全部输光了,我不甘心就找赌场的高利贷借钱,可又输光了......”

    “所以你就回家来偷东西,拿出去还高利贷,是不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容姨非常了解自己的孙子。

    “奶奶,我错了,我也是被高利贷逼得没办法,如果我拿不出一点钱还的话,他们会杀了我的。”毛利抽泣着,他也想不到会搞成这样。

    “那小蓝的长命锁呢?你全部都给卖了?”钱没了就没了,容姨紧张的是蓝小姐给女儿的长命锁,这是蓝小姐唯一留下的东西。

    “我......一起都给他们了,但他们说那东西是银造的,不值钱,我也不知道他们拿去哪里了。”低着头,毛利都不敢抬头看奶奶了。

    唉......

    一声叹气,容姨脚步不稳的往后退了几步,蓝希雅看她不妥,立刻上前扶住她坐下。

    “奶奶,你别生气,东西没了就没了,只要毛利安全回来就好!” 是毛利在海上救她回来的,既然他拿走了,就拿走了,她也强求不了。

    “可是小蓝,你的长命锁......”容姨还是惦记着这个。

    “没事,就当做我送给毛利了。”为了安抚奶奶,蓝希雅贴心的安慰着她。

    容姨知道小蓝的个性温顺,不会跟他们祖孙俩计较,但在她心里,她还是很想拿回来的。

    “你这混小子,你到底借了别人多少钱?”要知道借高利贷可是利滚利的,时间越长,数目就越大。

    “我......我刚开始的时候只借了五千欧元,但今天早上他们找到我,说我欠了六千欧元,那天拿去还的钱,他们都不算数,说填利息都不够!” 数目越滚越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你身上的伤,是不是他们打的?”蓝希雅补充问。

    “是,这两天他们看我还没去还钱,就到处找我,今天早上找到我后,就把我打了一顿,说三天后要上家里来找我还钱,如果还不出来,就把我们的房子烧了,呜呜呜......”毛利被他们打了一顿,还被威胁得吓破了胆子,怕奶奶和小蓝出事,这才跑回家的。

    “你呀你......我们家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们一下上哪拿出六千欧元给你还债,何况三天之后,恐怕又不止是这个数了!”容姨已经被他气得没有力气再骂他了。

    这个小村庄本来就不富裕,以前毛利的爸妈还在的时候,还能挣些钱回来,可他们在十几年前一次出海打渔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后来村子里的人去找,只找到渔船的残骸,尸体一直没有找到,多半是遇到海难,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从此后就剩下祖孙两人,随着容姨的年纪越来越大,她能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少,每个月发放的补助金只能维持两人的生活,现在又多了一个蓝希雅,家里哪还有闲钱给他去还赌债。

    “奶奶,我知道错了,我答应你,只要过得了这关,我再也不去赌,一定踏实的跟着山姆大叔干活!”毛利现在知道错,但面对一笔赌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明天早上,你就去找山姆大叔,让他带着你赶紧出海去,小蓝你这几天就暂时去山姆家暂住几天,我相信他们不会为难我这个老太婆。”现在只能躲一躲了。

    “不行,奶奶你不能留在家里,要不我们一起去山姆大叔家躲一躲。”蓝希雅放心不下她一个人。

    “要是家里没有一个人,他们会起疑心的,我不能走,只要你们俩不在家就没事。”容姨坚决的要把两人送走。

    毛利是绝对不能留在村子里,至于小蓝,虽然她脸上有几道伤疤,但如果蒙着面纱,就凭她那玲珑诱人的身形,恐怕会遭到那些人的侵犯,所以她也不能留下。

    “奶奶,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毛利跪在地上游移到***身边,拉住她苍老的手抽泣。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呀......”

    一左一右拉着他们的手,希望能过得了这个难关。

    与此同时,卡洛斯家族也正面临的危机,股票已经停盘,只要跟卡洛斯家族粘上边的生意,都相继出现问题,今天一早,廉政公署的人还把诺克带走了,控告他涉嫌洗黑钱,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起诉他!

    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卡洛斯家族出现各种问题,丽莎.卡洛斯的死一直拖延至今,警方都没有查出什么线索,现在诺克.卡洛斯又涉嫌洗黑钱被起诉。

    外界都在预测,不用一个星期,卡洛斯集团肯定会宣布破产!

    “左少,看来雷炻这次对卡洛斯集团花了不少心思呀!” 彼特将最新的财经报纸打开摊在他面前。

    “谁让他们家族出了个杀人犯,这就是代价!” 对于这一点,左少羿和雷炻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

    “是。”彼特了解他的心情,在他面前不敢提太多这方面的事情。

    “法国那边怎么样,你派过去的人难道就没有一点消息吗?”他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寻找希雅的下落。

    “这个......目前还没有消息......”彼特低着头,不敢看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