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小姐,你终于醒了

    奋力的张开沉睡已久的眼眸,也许是陷入了太长时间的黑暗,蓝希雅在张开眼睛的瞬间,觉得眼睛一阵的刺疼,让她难受的皱紧了眉头。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容姨看着她微微蠕动的睫毛,激动的喊着。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女孩缓和了一会后,再次努力的将眼睛张开,当她适应了房中的光线后,才看清眼前的两人,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另外一个是看着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子。

    “你们是谁?”猫咪般的发出声音,这几天她一直昏迷,只能让她喝米汤补充体力,但这远远不够负担她的身体需求。

    “小姐,是我孙子在海里将你救回来的,你还记得你是谁吗?”容姨看她醒来,压抑住心底的激动,轻声的问她。

    整个人显得迷迷糊糊的,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但又好像记得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那些人将她装进一个麻布袋里,将她扔进海里。

    “我,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只知道有人要杀我,他们要把我淹死,把我装进麻布袋里淹死!”想了一会,她只能记起这些。

    容姨看着被吓得失忆的她,眼眶一红,哗啦啦的落下几滴泪水。

    “奶奶,你怎么又哭了?”毛利忙上前安慰自己的奶奶。

    女孩看着满脸皱纹的老奶奶,她一定就是在梦里对自己说话的人,看着她那心酸的泪水,女孩只觉得愧疚。

    “老奶奶,对不起,是不是因为我把你弄哭了?”虚弱的身子凑到她身边,愧疚的问。

    容姨摇摇头,紧紧的拉住她的手:“不是的,可怜的孩子,以后在这里不会再有人想害你,奶奶会保护你。”

    “奶奶.....谢谢你们救了我。”尽管她记不得自己是谁,也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但***慈爱,让她感到很安全。

    知道她醒了,山姆带着村里的医生再次来为她看病,简单的身体检查后,医生欣慰的说:“你们放心吧,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身体太虚弱。”

    “可是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有人将她装进麻布袋扔到海里。”容姨急忙的解释。

    “这个是她的心理原因,她是一时受到惊吓,才会暂时遗忘了一些东西,等过些时间她心理的阴影慢慢得到平复,就会一点点的想起来了,你们不要太担心。”

    “对啊,医生说的是,如果她真的是全部失忆了,就不会只记得有人将她扔到海里,而其他的都不知道,这就是她的心理原因,我们要有些耐性。”山姆赞同医生的说法。

    容姨听着他们的分析,也觉得有道理,这孩子的确是被吓坏了!

    在这陌生的地方,但女孩丝毫感觉不到陌生,奶奶对她很好,毛利也很照顾她,虽然他游手好闲,经常跑出去小赌几把,但女孩将他当做自己亲弟弟那样看待。

    在他们一家的细心照顾下,她很快就能下床活动,看看这个美丽的小村庄。

    “小姐,你认识这个东西吗?”屋外,容姨看她恢复得还不错,就将长命锁拿出来给她。

    女孩从她手里接过长命锁,仔细的看了好一会,若有所思的对她说:“这个东西,好像是我的。”

    “对,就是你的,是你昏迷的时候,我在你脖子上取下来的,你好好想想。”见她有反应,容姨的心又激动起来,她多么希望能帮助她恢复记忆。

    将长命锁拿在手里仔细观察,当她看到锁的背面刻有的蓝字时,女孩突然眼前一亮,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欢呼道:“我记起来了,我姓蓝,我姓蓝,我还有一个姐姐,她也有一把锁!”

    “对,对,那你记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吗?还有你姐姐,她叫什么名字?”容姨继续追问。

    “我......我想不起来,奶奶,我只记得这些。”她努力的让自己回忆,但往深处一想,就头疼。

    “没事,没事,我们不着急,一点点的慢慢想,现在不就是想起来你姓蓝了吗?”安慰着,这事急不来,还得慢慢的开导她。

    “我姓蓝,奶奶,你以后可以叫我小蓝。”高兴的笑着,但她脸上的刀伤,也因为她的笑容变得格外明显。

    这让容姨看到她脸上的刀伤,不禁升起一股失落感,这个地方太落后,根本没有办法将她脸上的三道刀伤去掉,伤痕很深,医生说只有整形手术,才能帮她恢复到以前的容貌。

    ***视线一直盯着她的脸看,让女孩不自觉的低下头,想掩饰住脸上的伤痕,尽管这几天她不在做噩梦,梦到她被人扔进海里,但每次照镜子看到脸上的伤痕,又会让她想起那一幕幕。

    “好孩子,你放心吧,等以后我们有钱了,奶奶一定会想办法将你脸上的伤痕去掉。”容姨了解她的心,这是每个女孩子都会去在意的。

    “奶奶,我们现在就有钱了!”毛利突然从外面跑回来,插入二人的对话。

    看着孙子大包小包提着的东西,容姨就知道他一定是拿卖鱼的钱去赌了!

    “你这孩子,怎么老是不听话呢?你老实说,是不是又去赌博了?”脸色一沉,每次孙子去圣马洛小城就一定会犯错,以前她会跟着去,可最近她要留在家里照顾小姐,只能让他自己跟着隔壁家的山姆一起去。

    “奶奶,你先别生气啊,我这次可是赚钱了呢,你们看!”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她们,除了好吃的外,他还专程给奶奶和这个突如其来的新成员买了新衣服。

    “我才不稀罕呢!”容姨显然是有些生气了,对孙子有赌博的这个嗜好,她提起就生气。

    年纪轻轻,除了在家睡觉就是去赌博,这两年好在有山姆能管着他,经常带着他出海去打渔赚钱,要是在过几年她老得什么都做不了了,这孩子还不得活活饿死呀!

    “奶奶......”毛利知道奶奶不高兴,将求救的视线看向一边的小蓝。

    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但她知道毛利除了爱赌博,其实也是个善良的人,尤其对奶奶,特别的好。

    “奶奶,毛利他也是想让你过得好些,你就别生他的气了,让他今天当面发誓,以后再也不去赌博了。”帮着他说好话,但也间接的让他自己在奶奶面前起誓。

    毛利瞪大了眼珠子,又是起誓,他在奶奶面前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但一到圣马洛小城,就控制不住手瘾的想去玩几把!

    “小蓝,你就别替他说好话了,起誓对他来说已经没用了,以后他再犯,我就直接把他轰到外边去,绝对不让他进这个家门半步!”对这个孙子,她的训导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拉着女孩往屋子里走,她必须下点狠心,才能让孙子改掉赌博的坏习惯。

    “奶奶......”毛利看似委屈的呼喊着,可奶奶就是不肯回头,他也只好灰溜溜的跟在后面进去。

    ——————分割线——————

    法国.巴黎

    dna的检验对比结果已经出来,结合当时的录像和重重证据,证实了那具残缺不全的骸骨就是丽莎.卡洛斯!

    “我女儿死得这么惨,你们警方一定要找出凶手!”诺克悲痛万分,眼见着女儿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但是却在这个时间遇害,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凶手,频频给警方施压。

    “诺克先生,你的心情我们很理解,这单案子我们已经在重点调查,也调取了当时十字路口附近的所有监控录像,一定会抓到那个货车司机!”十字路口的红路灯有监控器,将当时车祸的画面全部拍摄了下来。

    但是货车司机是背对着摄像头逃走的,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警方才调动了周围所有的监控,但都没有在发现货车司机的踪影,这让警方有理由相信,这绝对不是一场意外,肯定是人为设计的车祸,得手后有人来接应司机立刻逃离现场。

    “我们卡洛斯集团每年都要交一大笔给国家,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诺克也看了当时路口的视频,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一定不是意外。

    到底是谁这么恨丽莎,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报复她?或许这真的跟他们突然从戛纳回来有关?

    “诺克先生,我们会加大调查力度,请您相信我们!”警方这边也很无奈,碰上富豪的女儿发生这样的惨事,倒霉的还得是他们。

    像他们那样的商人,指不定是得罪了什么人被报复,但这些暗地里的勾当他们都不会摆上台跟警方交代,只得一步步的去调查,还得小心翼翼,不触及到他们的商业秘密!

    “希望如此!”诺克丢下最后一句话,冷着一张脸离开。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司徒俊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过,他到底算哪门子的未婚夫,若不是去探望他,丽莎就不会死。

    带着一肚子的怨气来到司徒家,管家看了新闻,知道他是来找茬的,立刻拦到他跟前:“诺克先生,丽莎小姐的事情我们感到遗憾,请节哀!”

    “滚——去把司徒俊叫出来!”今天他一定要让他给个说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