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竟敢动他雷炻的女人

    此时是戛纳时间下午四点,左少羿的私人飞机刚刚迫降在戛纳,就马不停蹄的向雷炻的海滨别墅疾驰而去!

    但别墅内早已经是人去楼空,除了几名女佣外,最后留下来看守玛丽的保镖,也在刚刚送她去了医院。

    “左少,这里就是雷炻在戛纳的度假别墅。”单子站在门外,摁下了门铃。

    过了一会,一名看上去年约四十多岁的女佣走了出来开门:“请问你们找哪位?”

    “我们要见雷总。”单子见来开门的人竟然是女佣,这未免有点太松懈了吧。

    “雷总不在,都出去了。”女佣看了看门外,停了好几辆车,看来是个有势力的人。

    “你们雷总不在,那跟雷总在一起的小姐呢?”单子试探性的接着问。

    “小姐受伤了,送倒玛利亚医院去了,你们可以去玛利亚医院去找小.姐。”女佣没有看到玛丽的脸,以为受伤的人是蓝希雅。

    套出了希雅小姐的下落,单子立刻回到车上告诉左少羿,想不到事情进行得那么顺利!

    玛利亚医院,玛丽的大腿中了枪伤,子弹还卡在里面,现在正在手术室内接受手术,但就算是子弹取出来手术成功,她那条腿以后在行动上,也会有些不方便,不需要依仗拐杖和轮椅就不错了。、

    左少羿赶到医院,在咨询台询问过后,医院方坦言是有两名黑衣男子送了位小姐过来,但那位小姐的名字叫玛丽.索法罗,并不是蓝希雅!

    这让左少羿瞬间摸不清方向,难道雷炻知道他要来戛纳,已经带着希雅离开了吗?

    另外一边,左少羿抵达戛纳的消息已经传达到雷炻耳边,但雷炻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对付他,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蓝希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戛纳当地的搜救队已经赶到乱石滩,潜水员也潜入深处寻找,将范围锁定在附近的海域。

    搜救工作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但依旧还是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此时天色越来越暗,头顶上黑压压的一片,看情况等会可能会下大雨,这让搜救工作更难进行。

    雷炻沉着一张脸,几个小时了,他都是这样的表情,好像谁要是有胆子敢上前去招惹他一下,他随时就能爆发,将来人吞噬干净!

    “有发现,有发现......”搜索了几个小时,终于传来了几声高呼。

    两名潜水员从海里回到岸边,手里拖着一个体积足够容纳得下一个人的麻布袋,但袋子被被尖锐的东西划开了,不过袋口却还用麻绳牢牢的打了个死结!

    “这个在哪找到的?”雷炻看到这个麻布袋,脸上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冲上去拉住潜水员红着眼问。

    “在离海岸大约一公里的深海处,海底到处都是乱石,当时布袋里都还装有几块大石块!”潜水员将发现的位置和情况告诉他。

    “只有这些吗?人呢?”罗豹补充道。

    “我们在附近的海域都搜索了一遍,但都没有发现。”他们也已经尽力了,连续几个小时下来,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

    轰隆——

    黑压压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闷雷,看来马上就要下大雨了,这样的情况让雷炻更是焦急,要是蓝希雅还在海里的话,这场大雨一定会卷起海浪,以她的体力在这茫茫的大海中,绝对是必死无疑!

    “雷少,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找?”见他不说话,也不下任何的命令,所有人没有他的话都不敢离开。

    “找,继续找,换直升机!”就算她死了,但一天没有找到她的尸体,他就绝对不会停止。

    海上的搜救由于天气原因,在进行了四个小时后停止,雷炻扬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戛纳当地派出了直升机,冒着大雨在夜雨中寻找!

    丽莎已经安全回到了巴黎,但既然知道是她干的,雷炻就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包括她的整个家族,都要为此而陪葬。

    家庭医生接到电话后,很快就赶来,司徒俊急性攻心,口吐鲜血,回到巴黎后一直昏迷不醒,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拒绝醒来,拒绝看到丽莎那张歹毒的嘴脸。

    司徒展看到儿子这个情况,带着责怪的态度看向丽莎:“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看教堂办庆婚宴的吗?怎么短短几天的时间会弄成这样?”

    “伯父,是他在外面有女人,还要跟那个女人私奔被我抓到,才弄成这样的。”丽莎省略了对蓝希雅的处置,只是捡重点告诉司徒展。

    “女人?我自己的儿子我最了解,他外面根本没有别的女人,一定是你弄错了!”司徒展坚信自己的儿子,若不是为了公司,他也不会逼着儿子娶丽莎。

    “伯父,是真的,他还编谎言骗我,说那个女人是他弟弟的好友什么的,都是谎言!”丽莎见他不相信自己,把司徒俊的谎言说出来,让他亲耳听听。

    司徒展突然眸光一闪,难道这小子一直都跟他弟弟有联系?看来他上次失踪几天,肯定是去了台湾找那母子俩。

    “我的确是有个儿子,他们是双胞胎兄弟,名叫司徒峰,不过很小的时候就跟他母亲去了台湾,我也就当没了这个儿子。”司徒展不想让丽莎认为自己的儿子在说谎,才把这些陈年旧事告诉她。

    “什么?”

    丽莎之前一直认为司徒俊在骗自己,可她自己万万没想到,他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一直在说谎的人是玛丽?他们去港口真的只是想送那个女人回台湾跟他弟弟见面?

    重重疑问,这让丽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向司徒展解释,难道她真的错手杀了那个女人?

    天呀......她都干了些什么?

    “丽莎,你在想什么?”看她的脸色不对劲,司徒展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伯父,我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在过来看他。”丽莎的脸色的确很难看,难见的惨白。

    司徒展看她刚才说话怪怪的,在戛纳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瞒着他,看来只能等自己的儿子醒来,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左少羿找遍了所有戛纳的医院,都没有找到蓝希雅的的入院记录,只能暂时入住酒店,找到雷炻。

    “出大事了左少,希雅小姐她......”酒店内,左少羿一直在等消息,单子派出去打探雷炻行踪的人回来,却带回一个坏消息。

    看着单子那难以开口的表情,左少羿直觉的觉得一定是出大事了,心底紧绷的弦,瞬间被拉得紧紧的。

    “说,希雅她怎么了?”他只想知道她现在的下落。

    “不知道什么原因,希雅小姐好像是掉进了海里。雷炻让戛纳的搜救队在城外的乱石滩附近的海域搜救,但一无所获,现在下着大雨搜救队不能工作,又出动了直升机在海上找!”这样的情况多半是九死一生,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

    “雷炻——”左少羿握紧双拳,手臂上的青筋突。

    “左少,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单子焦急的问。

    “你去查清楚,希雅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掉进海里?”他要知道真相,但雷炻的责任是无法推脱的。

    整件事的起因都是因为他,若不是他从格拉斯将人带走,希雅现在还好好的在酒庄里生活,都是他,都是雷炻!

    左少羿将责任都推在他身上,为了希雅,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左少羿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雨夜,他的心,正一点点的被雨水打湿,一点点的变得冰冷无情:“雷炻,总有一天,我会要你因此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电闪雷鸣的雨夜,海面因为大雨和狂风而卷起了海浪,直升机不敢低空飞行,只能保持在跟海面水平线的100米高度,雷炻亲自坐在直升机,但一整夜,依旧毫无所获......

    “雷少,你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休息,这样下去你的体力会吃不消,还是去小睡一会吧?”罗豹一直跟在他身边,昨晚有多辛苦,他深有体会。

    雷炻突然闭上了深邃的眼眸,他没有回卧室去休息,只是站在窗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雷少?”......

    许久后,雷炻重新张开眸子,脸上比从前更为冰冷,在他脸上完全找不出一丝的暖意。

    “停止这里的搜救工作,你马上到巴黎去......”雷炻冷漠的说着,他心里明白,蓝希雅可能永远都找不回来了,但是杀害她的人,却在巴黎活得好好的。

    罗豹仔细的听了雷炻的命令后,转身马上就出发去巴黎,这件事情,他一定会干得干净漂亮。

    区区一个卡洛斯家族,就胆敢挑战他的势力,动他雷炻的女人,既然如此,他绝对不会手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