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中了她的计

    海滨别墅

    蓝希雅离开别墅已经两个多小时了,雷炻体内的的安眠药药效也渐渐的在他体内消散,口干舌燥的他,不安的蠕动了下身体想坐起来,但头部传来一阵阵晕眩感,让他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稍微让自己缓和了几分钟,雷炻才在晕眩中找回了真实的自己,张开眼睛坐起来,看到身边背对着他躺下的女人,有那么几秒钟,他的魂好像还没有完全回来,待他看清楚身边的女人是一头金发时,他才恍然大悟,自己一定是中计了!

    “罗豹,罗豹......”雷炻一边喊着,伸手拉了一把身边的女人,将她的脸面前自己。

    “混蛋——蓝希雅,你在哪?”他的吼声把刚刚在他身边睡着的玛丽吓醒了。

    玛丽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整个人表现得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绷着一张扑克黑脸的雷炻,好像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关她的事!

    罗豹一直在一楼的客厅,好几次他都想上楼去找雷少,但又怕自己的出现打扰了楼上的两人,只好作罢,在楼下听候命令,不过刚才雷少的喊声在罗豹听来非比寻常,一定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我怎么穿成这样?”玛丽面对盛怒中的雷炻,一点惧怕的模样都没有,反倒表现出一副不知所措。

    “你怎么会在这?还穿着那个女人的衣服,那么她人呢?她又在哪?”雷炻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逼问道。

    此时此刻的雷炻,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不安,他总觉得不太对劲?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一定是那个女人又跑了,而且还出了事!

    “雷少,雷少......”门外,罗豹在听到喊声后立刻跑了上来。

    “门没锁,进来!”雷炻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朝门外吼了句。

    得到他的首肯,罗豹才敢推门进来,在看到坐在床边的玛丽后,也是被惊了一跳:“出什么事了,玛丽小姐不是早就离开了吗?”

    “离开的是那个该死的女人!”雷炻那如鹰般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仿佛已经将她心里藏着的事情看穿了。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刚进来就被人用力的砸了下后颈,直到刚刚才醒过来。”玛丽按照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回答,不管他怎么逼问,这次她都绝对不会告诉他真相。

    雷炻喘着粗气的瞪着她,漆黑的眸子越发的让人感觉到坐立不安,就算现在戛纳是炎炎夏日,也能让人赶到一丝的寒意。

    丽莎忙站起来,看着在场的的人解释:“是蓝希雅让我今天来找她的,我以为有什么好事呢,所以就按时过来了,谁知道刚进来就被她打晕了,你们要相信我,这次真的不关我的事!”

    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委屈,但她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雷炻还能不了解吗?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她已经变得精明了,就这样逼她,她肯定不会说一个字的真话。

    “罗豹,拿枪来!”那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在他的话落下后,罗豹将身上随身携带的手枪交到他手里。

    “玛丽,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就是说实话,这第二嘛,尝尝这子弹的滋味。”雷炻这次也跟她来真的,这次跟上次不同,上次是左少羿将她送走,会保护她的安全,但这次她要是落在玛丽手里,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多拖延一分钟,她就有可能在这一分钟之内丧命!

    他的反应完全出乎了玛丽的预料之内,她以为他会对自己吼骂,要不就再打她一个耳光,但万万想不到他会用枪来指向自己。

    看着他手里的那本银色手枪,此时的枪头就对准着她的脑袋,要是她说出真相告诉他也是死,选择第二个保持沉默也是死,那她还不如死守这个秘密,或许他只是拿着枪来吓吓她而已。

    “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玛丽坚持不开口,只要想到两家的关系,她就确信他不会真的对她开枪。

    “好,玛丽,那是你自己选的!”雷炻急红了眼,她越是表现得镇定,他就越是觉得她可疑。

    “啊——”伴随着玛丽的一声尖叫声,雷炻真的朝她开了一枪,不过没有将子弹瞄准她的脑袋,而是射向了她的大腿。

    鲜血直流,玛丽疼得跌倒在地,但门前的罗豹和其他组织成员都只是看着,一个人都没有上前去帮她。

    “你竟然真的敢对我开枪,我要告诉我爹地!”这真的是玛丽想不到的,他竟然真的对她开枪了,就为了蓝希雅那个小贱.人。

    “如果你今天不说实话,恐怕,你没有机会在见到你爹地.....”雷炻向前一步蹲在她眼前,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昨天他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但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她不可能有这个胆量。

    玛丽用手摁住自己大腿上的血窟窿,这样鲜血能少流一些,在听到耳边穿来属于雷炻那带有血腥的威胁,玛丽又惊又怕,不知道该不该说真话。

    “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耗时间,我数到三,一...二......”将手枪对准玛丽的前额,就算他真的杀了玛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点应变危机,他的暗黑组织相信还能胜任。

    “我说,我说——”不到三秒钟的时间,玛丽就改变了主意,但她可没想过要说实话。

    “说吧。”雷炻就知道这招对她管用。

    “是她让我帮她逃出去,然后还联系了司徒俊接应她,两人碰面后就一起去台湾。”为了活命,玛丽不得不说出她的下落,但是如果她的计划顺利,现在那个女人早就见耶稣去了。

    “就这样?那他们现在人在哪?除了你帮她逃走,你还做了什么?”终于听到她承认了,雷炻就知道她不是省油的灯。

    “我,我私下偷偷告诉了丽莎他们要一起离开的事情,让丽莎去抓奸!”玛丽精致的妆容已经被汗水和泪水弄花,现在的她看起来邋遢不堪,大腿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流着血。

    “他们在哪碰面,快说!”雷炻听了她干的那些事,气得上前一把拉起她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中午十二点,城外的旧港口!”对视着他的眸子,他俨然完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想杀死她的人。

    罗豹听到玛丽说这事跟丽莎.卡洛斯有关系后,立刻打电话到她在戛纳的别墅,但是佣人说她在一个多小时前回来收拾了行李回巴黎了。

    “雷少,情况不太妙。”罗豹将刚才查到的结果立刻向雷炻汇报。

    “留两个人看着她,另外.....”转身走出卧室朝城外的旧港口赶去,这次他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放过玛丽。

    别墅内只留下两人看守着她,按雷少的吩咐,花了些功夫在贫民区找到一名带有艾滋病的吸毒者,拿来他用过的注射器,为玛丽注射了一针盘尼西林后才将她送入医院。

    一枪直接了结了她,这算是便宜了她,以后让她尝尝被人轻视,慢慢等死的滋味,这才是最折磨人的方法。

    丽莎带着司徒俊已经坐上了私人飞机离开了戛纳,雷炻现在才带人赶到玛丽口中说的接头地点,这里已经荒废了许久,根本不会有人没事跑来这里。

    “雷少,我们已经来晚了。”罗豹带人在附近找了找,没有发现一丝线索。

    “找,继续找,不要围绕在港口,树林还有岔口的另外那条路,都去找!”只要他们来过这里,就一定会留下线索。

    玛丽告诉了丽莎他们会在这碰面,没理由丽莎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带着别的女人私奔,刚才一定在这里发生过什么事?

    十几分钟后,罗豹带着出去搜查的手下全部回来。

    “怎么样,有没有发现?”雷炻忙问道。

    “树林那边有车轮碾压过的痕迹,另外找到一个喜欢在这里钓鱼的老人,据他说在几个小时前,看到有几辆车从岔口的另外那条路开进去,那条路的尽头是一片乱石滩!”罗豹将自己打听的线索向雷炻汇报。

    “乱石滩......”眉头紧蹙,雷炻心底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岔口那条小路非常颠簸狭小,难怪没有人会去那样的地方,但几辆车同时向里驶去,这其中就一定有古怪,当雷炻等人在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的颠簸小路后,终于来到了这片荒凉的乱石滩。

    这里杂草丛生,到处都是碎石,放眼看去,这附近连一点人气都没有。

    “雷少,这里有血迹!”所有人都散开来找,在靠近海岸边的一块空地上,发现了蓝希雅留下的血迹。

    雷炻立刻朝喊声大步走去,地面上的血迹由于时间太长已经变成了暗红色,这一小片空地还有挣扎拖行的痕迹,看到这些,让雷炻浑身打了个冷颤,难道她已经......?

    “这边还有辆快艇!”罗豹在海岸边又有发现。

    “罗豹,立刻联系戛纳当地的搜救队。”雷炻面无表情的命令着。

    “是,我马上就去联系。”结合以上找到的线索,罗豹大概也猜出了刚才可能发生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