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抓奸抓双

    看着他手里的咖啡,蓝希雅突然想到了什么,忙上前将他手里的咖啡抢到手里,带着一丝关心的口吻道:“一大早喝咖啡不好,我去给你弄杯蜂蜜水。”

    雷炻用那质疑的眼神看向她离开的背影,今天她这是怎么了,平时都板着一张脸,怎么问她,她都不爱吭一声,听到今晚要回台湾,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难道蓝雨对她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

    茶水间,一个佣人也没有,刚才蓝希雅下楼的时候,将钢笔里的药粉倒入了衣兜里,这会用指甲从兜里把安眠药粉弄出来加入蜂蜜水中,等药粉融合在水里,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紧张的心平静下来,才敢走出去。

    “你喝这个吧。”蓝希雅将蜂蜜水放到他身边的圆桌上。

    “说吧,你有什么目的?”雷炻端起杯子,不假思索的喝了一口后问。

    看着他端起杯子缓缓喝下,蓝希雅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但在听到他那句话后,心里更是被他的问题吓得不知应该怎么回答,难道他看穿了她的计划?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雷炻低头,几口就将杯里的蜂蜜水喝完,看着她傻傻的站在一边,不发一语。

    “我,我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早些回台湾而已。”看着杯里的蜂蜜水被他喝完,蓝希雅冷静的想了想,如果他真的知道她们的计划,那他就肯定不会喝下这杯蜂蜜水。

    “是吗?”雷炻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突然发现,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也是一种视觉享受。

    蓝希雅站在原地,被他那灼热的视线看得有些发毛,眼珠子不知该看向哪里才好?

    ......一分钟......两分钟......两人维持这样的情境几分钟后,雷炻体内的药效慢慢开始发挥,眼前的蓝希雅在他眼###现了重影。

    使劲的摇摇头,想让自己恢复清醒的意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加的觉得疲倦,眼皮子也越来越沉......

    “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太累今天又早起,我陪你回卧室去休息一会吧?”蓝希雅看出了他的异样,壮着胆子上前去扶起他。

    雷炻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的,那敏锐的分析力也迅速变弱,眼皮子沉重得快要抬不起来,由着蓝希雅扶着他一起回到卧室躺下。

    才短短的十几分钟,雷炻看上去已经彻底熟睡了,蓝希雅怕他是装的,脱下鞋也跟着躺在他身边,直到楼下传来罗豹的喊声,说是玛丽来了。

    “让她上楼来吧。”蓝希雅按照计划让她来卧室。

    玛丽傲慢的白了罗豹一眼,看他还敢拦着自己不让她上去,哼~

    今天的玛丽故意带着一顶大太阳帽,脸上还有一副咖啡色的大框太阳眼镜,穿着一套水蓝色的波西米亚长裙,这样的打扮等会才能让蓝希雅更好的躲开别墅里那些保镖的耳目,尤其是罗豹!

    “你来了,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将卧室的门关上,蓝希雅有些紧张的看着她。

    玛丽看向卧室内的大床上,雷炻一脸平静的熟睡着,这安眠药的药效可是高浓度加强,一觉睡下去,至少没有三个小时是醒不来的。

    “快,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上我的。”玛丽边说着,已经动手将自己身上的波西米亚长裙脱了下来,还从她的包了拿出了一顶金色的假发,跟她的发色是一模一样的。

    两人迅速换上了彼此的衣服,玛丽帮她把假发戴好,化上跟自己同样的妆,带上大框眼镜和太阳帽,略微低下头用长发遮挡下脸颊,从身后和侧边看去,根本就分不出这不是玛丽。

    “好了,等会你低着头从我包里拿出一个电话,假装低头听电话,不要东张西望的乱看,朝着大门外自信的走出去,出去后会有车接应你。”玛丽交代她一些注意事项,只要顺利的走出去,计划就成功了。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最多一个小时,我就会回来!”点点头,蓝希雅将她说的话都记下了。

    “好了,你快去吧,早去早回!”玛丽开门送她到门外,面带笑容的目送她下楼。

    蓝希雅从包里拿出玛丽事前为她准备的手机,故意假装在听电话,微微低下头走下楼,客厅内只用几个佣人在打扫,两名黑衣保镖站在客厅外,幸好罗豹不在,蓝希雅加快脚步的穿过客厅离开,保镖看到她下来以为是玛丽,都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任由她离开。

    罗豹刚刚离开了一下,刚刚走回客厅,只见到蓝希雅快步离开的身影,但从她的背影看,他以为是玛丽,似乎没有察觉到离开的人是蓝希雅。

    几名保镖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蓝希雅的心紧张得砰砰作响,终于大门就在眼前,低头将手机放进包里,这一连串的小动作让蓝希雅不必抬头面向站在门后的佣人,佣人将门为她打开,当她走去大门的那一刻,长长的吐了口气,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能放下了。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不是要去城外的旧港口?”一名中年男子见她出来,立刻将车开到她跟前。

    “是的。”蓝希雅点头应道,立刻坐上了他的车。

    在旧港口等了半个小时的司徒俊,频频的查看时间,他十一点就在这里等了,不知蓝小姐是否已经顺利脱身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蓝希雅紧张的频频看向车后,她总觉得有人在跟踪她似的,心里坐立不安,但中年男子已经载着她离开了戛纳城中心,往郊区的港口开去。

    替蓝希雅留下的玛丽,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雷炻的睡颜,那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让玛丽在一次陶醉在他怀里,躺在他的身边,伸手在他脸上抚摸着真实的他,以前她做梦都想这么躺在他身边抚摸着他,现在终于让她如愿了。

    i love you......

    ——————分割线———————

    位于戛纳城外的旧港口,这里已经废弃多时,自从新建成的港口通用后,这里就鲜少有人再来。

    司徒俊不停的查看时间,再过五分钟就十二点整了,为什么蓝小姐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下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人烟稀少,会不会是她找错了地方,去了城里是新港口?

    正在他为蓝希雅担忧之际,一辆银色轿车缓缓从树林里的柏油大道开了下来,停在离司徒俊大约有二十米距离的岔口,蓝希雅早就在车上看到了司徒俊,等车挺稳后,立刻开启车门跑下来。

    “司徒大哥。”看到他,蓝希雅兴奋的朝他跑去。

    将人送到目的地,中年男子迅速调转车头猛踩油门离开港口,蓝希雅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他就已经连人带车消失在来时的那条柏油大道了。

    一直暗藏在树林深处的那双眼睛,当看到蓝希雅的出现,眼中的杀意再也无法掩饰:“动手,一定要做得干净利落!”

    蓝希雅跑到司徒俊跟前,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向自己靠近,朝司徒俊的车内看了看,发现车内并没有曼姨的身影,疑惑的问他:“曼姨呢?她人在哪?”

    司徒俊上次在格拉斯的梅森特酒庄认识了饶雪曼,以为她是在问她养母的情况,司徒俊不加思索的回答:“她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见过她了。”

    听到他说见过曼姨,蓝希雅焦急的拉住他的手臂继续追问:“她人现在在哪里?”

    “她在......”司徒俊刚刚想告诉她,他是在格拉斯的酒庄见过她,但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阵汽车的轰鸣声打断了。

    三辆黑色轿车突然从离港口不远处的树林里冲出来,见到这样的阵势,蓝希雅第一反应就是躲到司徒俊身后,她以为是雷炻的人找来了。

    司徒俊认出了为首的兰博基尼,那是丽莎的车,她怎么会来这里?

    原来这一切都是玛丽的杰作,早上她拨了一通电话给丽莎,告诉丽莎她找到了司徒俊,但司徒俊和蓝希雅会约好在城外的旧港口碰面,他们打算瞒着所有人一起私奔离开戛纳,如果她不相信的话,就去城外的旧港口等着他们。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丽莎听了玛丽的话,在司徒俊来之前,就隐藏在树林深处按兵不动,原以为玛丽是故意在耍她,但是当她看到司徒俊和蓝希雅陆续出现在港口时,她终于意识到,司徒俊早已经背叛了她,跟蓝希雅那个婊.子在一起了。

    “丽莎,你怎么会来这里?”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丽莎,司徒俊一阵惊讶。

    “司徒俊,我对你那么好,可是你却这么残忍的背叛我!”丽莎盯着几步之外的一对男女,她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发生在她身上。

    “你误会了,听我解释!”看着她身后的那些保镖,司徒俊大感不妙,想要保护身后的蓝希雅。

    “闭嘴,我已经不想再听你解释了!”一声怒吼,丽莎指示身后的五名保镖全部上前去。

    五名保镖一拥而上,先将司徒俊控制住,再拿出早已经准备好沾有高浓度迷.药的手帕,将蓝希雅的口鼻捂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