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闻到了一丝不对劲

    “你好,丽莎小姐,我是记错了时间,所以来晚了,很抱歉!”玛丽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丽莎,视线就定格在她身边的司徒俊身上了。

    这个男人长得果然够帅气,若不是她的心里已经装满了雷炻,那她一定会爱上这个帅气优雅,看似温柔体贴的男人。

    丽莎同样注意到了她那不怀好意的视线,皮笑肉不笑的应答道:“没关系,你能来就好,我们俩还有事要去处理一下,就先不招呼你了,回头见。”

    “好。”玛丽对着司徒俊暧昧的一笑。

    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气,丽莎挽住司徒俊的手臂快步离开玛丽的视线,朝休息室走去,她有一肚子的疑问要问他。

    蓝希雅在阳台外收拾好心情后才走出来,她觉得这个宴会好压抑,她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低着头快步朝就餐区走去,但被一双白皙纤细的手拉住了手臂,阻止她前进的步伐。

    “你怎么会在这?”玛丽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她。

    “玛丽小姐,是他带我来的。”她口中所指的他,就是雷炻。

    “你这是怎么了,眼睛红红的,哭了还是怎样?”玛丽觉得她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刚才好像司徒俊从她身边离开的时候,身上就是这味道。

    难道.......

    玛丽的潜意识里似乎将整件事情联系到一起了,蓝希雅肯定跟司徒俊在身体上有接触,才会沾到她身上的香水味,而丽莎正好将他们抓个正着,所以刚才看她这么急着离开,原来是赶着回家调教男人呢!

    “刚才在阳台外吹了些风,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蓝希雅一直低着头,想刻意的避开玛丽。

    但她越是这样,就让玛丽越能肯定她的猜测,看来刚才事情发生的地点是在阳台!

    “你走吧。”放开她的手臂让她离开,在这样的场合跟她纠缠,也太浪费她的时间了。

    得到自由,蓝希雅立刻朝就餐区走去,雷炻刚才就已经远远的见到她和玛丽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女人总能在最后关头破坏他的计划。

    起身朝她走去,雷炻已经发现了她的异样,看来一切都还在计划之中。

    “怎么了,干嘛一直低着头?”雷炻明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故意佯装关心她的模样。

    “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先让罗豹送我回去?”她害怕留在这里,更害怕看到丽莎那充满仇恨的眼神。

    “真的不舒服?”

    “嗯。”点点头回答。

    “好吧,我打电话让罗豹开车过来接我们。”戏演完了,也该散场了。

    “嗯,那个,我想先去一下洗手间。”手放在小腹,她突然觉得有些反胃想吐。

    “好,我在这等你。”雷炻看着她,感觉到她的脸色比他预想的还要苍白。

    得到他的同意,蓝希雅快步朝洗手间跑去,一阵反胃的呕吐后,才稍微舒服一些,站在洗手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已经对自己越来越陌生了。

    “蓝小姐,原来你在这,这里有张纸条,是司徒先生偷偷塞给我,让我交到你手里的。”一名女服务员突然走了进来,看到她后,用那流利的中文一边说着,急忙将手里的纸条交给她。

    “谢谢你,谢谢。”接过纸条,蓝希雅回到洗手间呢将纸条打开,上面清晰的写着一组电话号码和一句话“如果需要我帮忙,可以随时联系我”

    这组号码很好记,蓝希雅快速的记在脑子里后,把纸条撕碎扔到坐厕里冲掉,不让任何人发现。

    雷炻独自站在原地,玛丽见到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不会错过,将丰满的酥胸挺立而起,妩媚的走到他身边,准备在他耳边说些小秘密。

    “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让我来陪你吧?”不太敢靠他太近,上次的事她还是心有余悸的

    “滚——”雷炻不太给面子的朝她冷声吐出一个字。

    “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凶,我本来想告诉你一个关于蓝希雅的秘密,看来你是不想知道了。”玛丽转身离开,但余光却一直看向他。

    “回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秘密?在他雷炻的眼皮下,她竟然还会有秘密?

    玛丽就知道他一定有兴趣,骄傲的走到他身边靠近他,挽住他的手臂,将自己刚才的猜测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出来。

    雷炻仔细的听着她的话,还以为那个小女人会有什么秘密,原来是刚才她和司徒俊在阳台的那点事,这不正是他自己精心安排的结果吗?反倒被玛丽当成了什么大秘密了。

    玛丽把话说完,原以为他会表现得很生气的,但是看着他一脸的平静,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这就是你说的秘密吗?”雷炻看着她反问。

    “对,对啊,难道这还不算吗?她瞒着你跟别的男人偷情约会呢!”玛丽故意将后面那几个字加重了音调。

    “怎么,这是你亲眼看到的吗?”

    “这......是我猜的,不过我也是有根据的!”

    “猜的,你可真会猜呀!不过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懂吗?”

    “我......懂了......”玛丽一脸错愕,他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相信她。

    两人谈话的同时,蓝希雅已经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朝雷炻的所在位置走来,看到玛丽在他身边,让她瞬间联想到一些不太好的画面。

    “可以走了吗?”雷炻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可以了。”走到他身边挽住他的手臂,直接被他带了出去。

    玛丽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越看越不服气,等着瞧吧,她一定会让蓝希雅那个小贱.人尝尝她的厉害!

    ——————分割线——————

    丽莎挽着司徒俊到休息室后,两人小吵了一会,司徒俊借故离开休息室,找了一个黄皮肤的亚洲女孩为他送一张纸条给蓝希雅,刚走回到休息室门口,就被丽莎拉着从后门悄悄的离开了宴会。

    她也不管今晚的宴会自己是主角,就拉着司徒俊离开,回到两人在戛纳的度假别墅,今晚她一定要弄个明白,否则她是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

    “你干什么啊,宴会都还没有结束,我们就这样离开,像话吗?”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别墅,司徒俊甩开她的手臂,略显不耐烦。

    “你在我们的宴会上搂着别的女人,你觉得像话吗?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丽莎对他在休息室内说的那些话完全不相信,什么双胞胎弟弟,都是骗人的。

    初认识那会,她就问了伯父,他们家还有谁,她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伯父的回答!

    “我告诉你丽莎,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尊重你,但是你也必须相信我,我和蓝小姐真的什么都没有,你看到的只是误会,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告诉你,但我只要你能信任我!”司徒俊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尤其是关于弟弟的死。

    很多事情现在都没办法解释清楚,既然她们是一对恋人,为什么现在她却跟雷炻在一起?她不是龙天集团的二千金吗?难道她父亲不会保护她吗?

    “信任?你说得可真轻松,但是你给我的是什么?我们大学四年你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后来我们确定了婚约,这一年多的相处,你从来没有主动吻过我一下,哪怕是一个热情的拥抱都没有?更别说情侣之间的肌肤相亲了,就这样,你还让我拿什么去信任你?”说到这些,丽莎有时候也认为自己是个傻瓜,每次都是热情的迎上,却被他冰冷的拒绝。

    她自己也曾经质疑过,她心里更是明白,司徒俊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自己,或许就连现在,他在心里对她也没有半分的爱意。

    司徒俊将领带扯开,听着她说出这些话,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靠在门后,两人静静的对视了几秒,丽莎转身缓缓的走上楼,在继续这么吵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了。

    楼上传来一声关门声,司徒俊看着这间豪华的别墅,这根本就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这是卡洛斯家族的产业,他只是个外人,转身离开,最起码今晚他不想呆在这里。

    玛丽站在二楼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他离开别墅,心里像是在流淌着血液,都是那个女人,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破坏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平静,直到那天他从格拉斯回来,一切就开始不一样了,原来她那天的异样感觉是正确的,他们那天一定见过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不开心,手心里的窗纱被她握得紧紧的,她一定会将司徒俊守护到底!

    海滨别墅

    刚下车,蓝希雅就捂住嘴往楼上跑去,回来的路上,闻到车里那股汽油味,她的胃就好像在翻滚似的难受,可奇怪的是,去的时候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根本没有觉得不舒服。

    浴室内,蓝希雅将今晚吃的东西都差不多吐完了,苍白的小脸走出来,看到门外的雷炻,什么话也不说,拖着沉重的步伐往柔软的大床走去。

    雷炻看着她,并不觉得这是她身体的不适,绝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她心理的问题!

    回到这冷冰冰的房间,但相对刚才那样的尴尬场合,蓝希雅还是比较喜欢这里,因为这里能让她随心所欲,不会让她陷入尴尬和紧张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