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别想耍花样

    法国.戛纳

    “你真的确定雷炻在戛纳的度假别墅?”出事后,司徒俊就花重金托人在道上打听雷炻的消息,这个结果的确令他感到非常意外。

    因为他自己此时就在戛纳,怎么就没有收到一点风声呢?

    “消息百分百正确,既然您能花这么高的价格托我们办事,我们理应是给您最想知道的结果,等会我会把雷炻在戛纳度假别墅的地址发给你。”电话那头,雷炻就坐在身边,听着他们的谈话内容。

    “好,等我确定了之后,剩下的尾款马上就会转到你账号里。”司徒俊也不拖沓,他们要的是钱,只要消息是正确的,这点钱他决不吝啬。

    挂断电话后,没两分钟司徒俊就收到了一条简讯,上面清楚的写明了度假别墅的地址,穿上外套,司徒俊立刻朝地址上的地方找去。

    丽莎在他出门后,从走廊的拐角走了出来,刚才她偷偷在门外听到了他的话,如果司徒俊嘴里说的雷炻是和她心里想的同一个人的话,那明晚的宴会,怎么能不邀请他呢?

    丽莎走到阳台外,手中拿着一个电话不知跟谁在说着什么,视线看向远方,脸上洋溢着一抹得意的笑容。

    司徒俊照着地址来到了海滨别墅的6号苑,一栋纯白色的洋房,将车停在门外下车,走上前摁下了门外的门铃。

    稍等片刻后,里面似乎有了动静,罗豹亲自出来开门,看着司徒俊的来访,这一切都在雷少的意料之中。

    “请问,雷炻,雷总是不是在这里?”当司徒俊看到罗豹的出现后,就已经能确定雷炻就在里面了。

    “你找雷少什么事?”罗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后问道。

    “我有些事情想找雷总谈谈?”司徒俊一时想不到有什么借口。

    “找我们雷少谈事情,请问先生你是哪位呢?”罗豹挡他在门外。

    “我叫司徒俊,那天我们在格拉斯的教堂见过面的。”司徒俊有些着急,怎么才能说服他让自己进去。

    “是你,那就更不能让你进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进去,我是真的有事情要找雷总。”司徒俊眼见进不去,就想着来硬的冲进去。

    但罗豹可是练家子,身手可不是一般保镖能够比得上的,想在他面前蒙混冲进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司徒俊急上眉梢,但罗豹就是不让步!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司徒俊宾利车后,从车上走出一名熟悉的面孔,他是丽莎父亲的手下,这次也跟随他们一起来到戛纳准备婚礼,看到他的出现,司徒俊也感到意外的朝他走去。

    “司徒少爷。”莫里纳走到司徒俊跟前,礼貌的跟他打招呼。

    “你怎么也来这里?”看到他的出现,这的确令司徒俊很费解。

    “诺克先生知道雷先生在戛纳度假,正好小姐明晚要开酒会,就让我送一张邀请函过来。”说着,莫里纳从西装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粉色的卡片。

    司徒俊看着他手里的邀请函,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这次一定能进去!

    “谢谢你莫里纳,我正好要进去,就让我帮你送吧。”眼明手快的将邀请函拿到手里,这次那个家伙没理由在阻止他了吧。

    “司徒少爷,这个……”

    司徒俊不管身后的莫里纳怎么喊,又跑回门外,拿着邀请函对阻拦在门外的罗豹说道:“我是来送邀请函的。”

    “邀请函?”罗豹装做一脸的疑惑,其实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预料到的。

    “对,邀请函,我要见雷总,亲自将邀请函送到他手里。”有了这个在手里,司徒俊说话的语气也显得有底气了些。

    “好,既然如此,你进来吧。但我警告你,可别想耍什么花样!”罗豹往后退开,让他进来。

    司徒俊不做声,跟在他身后进入别墅,这里的别墅从里到外清一色的白色装饰,这也是戛纳小城特有的风格,司徒俊跟在他身后到处张望,希望能找到蓝希雅的踪迹。

    雷炻惬意的品尝着手中的红酒,听到脚步声越来越靠近,就越期待着这个小子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雷少,这位司徒先生说有邀请函要亲自交给你。”带着他来到雷炻跟前,罗豹率先上前去。

    “司徒先生?是哪位?好像我并不认识姓司徒的人?”雷炻放下红里的红酒站起来,看着罗豹身后的那张小白脸,最近一阵邪笑。

    司徒俊听到雷炻的话,不顾罗豹还阻拦在前,就开始为自己来一个自我介绍:”你好雷总,我们那天在格拉斯的教堂见过一面,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来送一张邀请函,希望您赏脸来参加我和未婚妻的庆祝酒会。”

    “原来是你,不过你既然已经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跟我的女人有牵扯?”雷炻走上前,从他手里接过了那张粉色的邀请函。

    “这是误会啊,那天在教堂我也是第一次跟蓝小姐见面,她说了一些伤心事触动了心底,我只是身为一个男人,借她一个肩膀而已。”司徒俊对他有所隐瞒,但那天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是吗?看来是我误会你们了?”雷炻那深邃的目光注视着他,看他还想玩些什么花样。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您明晚能赏脸参加就行,如何可以,带上蓝小姐一起来。”终于说出了目的,司徒俊就是想再见到蓝希雅,让她把那天未说完的话说清楚。

    雷炻点点头,盯着他从头到脚的又打量了一遍,朝身边的罗豹使了个眼色,冷声命令道:“罗豹,送客!”

    罗豹接收到雷炻的眼神,上前一步,朝司徒俊打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请吧!”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呀?”司徒俊想拖延时间,更想找机会在别墅里寻找蓝希雅的身影。

    “司徒先生不是来送邀请函的吗?既然邀请函已经亲手交到了雷少手里,你也应该离开了不是吗?”

    “我......我......”司徒俊想要反驳,但看着罗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友善,他也只好作罢。

    罗豹领着司徒俊亲自送他到门外,看着大门被再次紧闭,司徒俊也找不到第二个理由能进去,只能希望明晚雷炻能带着她一块出席了。

    司徒俊刚走,雷炻就联系了戛纳的所有晚礼服名牌服饰店马上送礼服来,蓝希雅背上、手臂、腿上都有鞭伤,想要带着她一起出席明晚的宴会,这着装上还得下点功夫。

    从醒来到现在,蓝希雅对雷炻不在说一个字,对他的话,她只是默默的去执行,就像一个没有生命,没有自我的木偶!

    大床上摆放着十几套晚礼服,蓝希雅站在一旁,不知道他又想打什么坏主意?

    “来,挑选一套你喜欢的,明晚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雷炻手中夹着一根雪茄,这十几套是他最后确认过的,在才送到她眼前让她挑。

    蓝希雅看了他一眼,他脸上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告诉了她答案,他明晚确实是要带她出去,随手在床上指了一件黑色ne.tiger的礼服,雷炻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佣人立刻把黑色礼服拿了起来,展示在雷炻眼前。

    “好,就这套。”这套黑色蕾丝亮片长裙将后背完全包裹住,手臂的部分有黑色蕾丝遮挡,整体的长度也完美的将她大腿上的伤痕掩盖在裙下,非常适合她。

    选定后,佣人将其余的晚礼服都重新包裹好送走,配套的首饰也会马上送到别墅来。

    雷炻上前几步走到她跟前,一手勾起她的下颚道:“明晚你最好乖乖的,若不然......”

    蓝希雅不回答,将视线移开,连与他对视她都觉得恶心!

    她这两天的反应让雷炻大感不快,难道她是哑巴吗?

    眉头紧蹙,大手不觉加重了力度,看着她这张天使般的容颜,不觉的让雷炻心底升起一把无名火。

    低头,霸道的封住她的唇瓣,将舌伸进她的嘴里,逼着她后退贴在冰冷的墙壁上,雷炻一手拥住她的纤腰,一手在她身上摸索着.....

    这个该死的女人,就算是他每天晚上都将她压在身下强要,却总是觉得无法从她身上得到满足感,无论时间地方,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让他的身体起荷尔蒙反应。

    鼻腔中满是他的气息,蓝希雅厌恶的想要推开他,但她知道,她越是反抗,他就会越来劲,现在的她像块木头那天靠在墙壁上,既然他要,她就随便他。

    隔着单薄的布料抚摸###着她的酥胸,热吻在她白皙的脖颈初留下了阵阵的粉红,少许......雷炻已经褪下了她碍事的布料,分腿抱着她,将她抵在墙壁与他之间,重重的进入撞击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