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你这是在取笑我?

    第二天清晨,当晨光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房间时,大床上已经没有了雷炻的身影,只有遍体鳞伤的蓝希雅,孤零零的躺在床上。

    疲倦的张开沉重的双眼,一阵刺目的光线让她立刻重新合上了眸子,浑身又酸又疼,尤其是后背和手臂那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鞭伤,经过了一整晚的时间消耗,伤痕已经从原本是血红色,变成了现在的暗红色。

    “啊……”微微动弹了一下,后背的伤就让蓝希雅疼得皱起了眉头,昨晚可能是麻木了,她都不觉得太疼,但这会疼得她无法动弹,只好躺在床上,等适应了剧痛后再起来。

    楼下,雷炻刚刚结束了跟安德烈的通话后,便悠然自得的坐在院子里,别墅的东南面正朝着大海的方向,当海风吹拂而来的时候,他似乎都能闻到海风中那带着淡淡的海水味。

    但好景不长,罗豹面带忧色的从外面走进来,弯腰在他耳边低声道:“雷少,玛丽小姐不知从哪知道我们在这的消息,这会已经在门外了。”

    “什么?不是刚刚送她回旧金山了吗?怎么又跑这来了?”雷炻的确想不到会这样,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除了她,她身后还有两名保镖,那两人我认得,都是她父亲肖恩的人!”罗豹将外面的情况大致说了下。

    雷炻不语,静下心来想了一会,才对罗豹说:“让她进来吧。”

    “是。”罗豹转身离开,出去带玛丽进来。

    玛丽之所以会知道他在这,是因为她长期收买了庄园的佣人,佣人从管家那打听到雷少去了法国,玛丽一猜,就知道他一定在戛纳的海滨度假别墅!

    以为他这次是来戛纳度假的,所以她才回到旧金山,屁股都还没坐热,就吵着要来戛纳度假,目的就是想跟雷炻来个偶遇。

    片刻,罗豹身后带着玛丽走了进来,玛丽看到他坐在院子里的太阳伞下,立刻加快脚步的凑了上去,将之前他在酒店打她耳光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炻,怎么这么巧你也来了戛纳?”玛丽坐到他身边,一改之前的习惯,可能是对台湾的事情还留有阴影,不敢凑到他身边贴上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雷炻根本一眼都没看先她,冷冰冰的发问。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回到家太闷,我也想出来走走,所以就来了戛纳,记得你在戛纳有套别墅,就想着不用去住酒店,来你的别墅住几天,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玛丽说得跟正的偶遇似的,但她说的话怎么可以相信呢。

    “是吗?你真的不知道?真的只是正巧?”说话间,雷炻扭过头看向她,语气中带着一抹阴气。

    玛丽对上他那质问的眼神,心里“扑通”的跳个不停,被他这么直视,她心里都有些发慌了。

    “真,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这的,真的是正巧。”都到这节骨眼上了,玛丽知道她要是没有咬住牙承认,一定又得惹祸了。

    所以不管雷炻怎么问她,她都不承认自己是买通庄园佣人打听到的消息。

    “雷少,她醒来了,要不要为她找医生来?”这时,一名组织成员从别墅大厅内走出来,说的话也让在场的玛丽听到了。

    “是谁醒来要为她找医生?”玛丽还不知道雷炻已经找到了蓝希雅。

    “谁?你说还会有谁的身体这么不禁打呢?”话落,雷炻起身离开,朝别墅内走去。

    玛丽坐在那,他都没说能不能让她住下,不过楼上是谁要找医生,这倒令她好奇,跟在雷炻身后往别墅内走去。

    三楼的房间,蓝希雅的衣服昨晚已经被撕成了碎片,没有衣服蔽体的她,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她只能暂时将雷炻的衬衫穿在身上。

    雷炻回到房间,看着她这身穿着,眼角微微勾起的轻笑道:“啧啧,还看不出来,我的衣服你能穿得这么有韵味。”

    “你这是在夸奖我,还是在取笑我呢?”嘴唇泛白,昨晚没吃没喝加上这一身的伤,让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看起来很糟糕。

    “这就要看你自己怎么去理解了。”雷炻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这满地的衣服碎片,还有她小腿上露出的伤痕,眼中似乎蒙上了一层别样的色彩。

    两人谈话间,跟在后面上楼的玛丽也走了进来,她正好奇是谁呢?结果步入房间,看到坐在大床上,身上穿着一件男人衬衫的蓝希雅,心低对她的恨意和嫉妒瞬间涌上心头!

    “你,你,怎么说你?”她站在雷炻身后,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她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若不是你和蓝雨联合起来帮她逃出庄园,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雷炻冷声的质问她,他本不想在提起这件事情,但她自己要送上门来。

    玛丽偷瞄了他一眼,有雷炻在这里,她不敢多嘴,就怕自己又会惹到他,她可是花了多少嘴上功夫,才求得爹地让她来戛纳,这次可不能再出事端了。

    “找个医生弄点药来,就算死,她也得死在玫瑰庄园!”扔下这句话,雷炻转身往外离开了。

    玛丽迟迟站在原地不肯走,等所有人都出去了,她立刻走上前逼到蓝希雅跟前,一副极为扭曲的脸庞质问她:“不是要你走得远远的吗?不是让你永远都不要被找到吗?”

    “我也想逃得远远的,我也想永远不跟他牵扯上任何关系,但就算我逃到普罗旺斯,躲到这么一个小城里隐藏起来,他都能将我找出来!”蓝希雅抬头对上她充满愤怒的双眸,如果这一切是她能够操控的话,她宁愿自己不是龙俊生的女儿。

    玛丽将视线定格在她身上,这么仔细的打量她,她发现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散发出一股令她厌恶的气息!

    她刚才的话说的很对,以雷炻的势力,想要找到她并不是件难事,就算她躲到天涯海角,找到她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要是想让她永远不被雷炻找到,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玛丽的视线让蓝希雅浑身发毛,拉上被子往后缩了缩,想要躲避她那吃人的视线。

    看着她那张清纯美丽的精致脸庞,在玛丽的脑海里已经浮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只要她死了,才能在雷炻的视野中彻底消失,永远不会再来破坏她的计划。

    闪躲中的蓝希雅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伸手拉住玛丽的手臂,面带急色的向她询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蓝雨现在怎么样了?那个男人有没有因为我而迁怒她?”

    “哎呦,还真看不出来你那么关心她?不过你这话问得可真有点傻,她帮你逃出来可是背叛了雷炻,你以为她还会有好日子过吗?连我都为了你挨了一个耳光,更何况她,听说她已经被囚禁了起来,具体情况怎么样,那我就不知道了!”为了这事她自己可是受气不少,都是这个贱.货害的。

    看着她那白皙的雪肤,玛丽都恨不得上前撕破她这张脸,但现在她自己在雷炻面前都难以自保,才会顾忌着没有动手。

    “被囚禁起来,这可怎么办?”蓝希雅陷入一片沉思中,将站在自己面前的玛丽瞬间视为空气。

    看着她傻子似的在那自言自语,玛丽也懒得在这跟她浪费时间,转身离开,她还是把时间先花在雷炻身上,让他答应让自己留在别墅里。

    楼下,雷炻已经命人弄些吃的送上去,再去请医生,顺便给蓝希雅带一些女性换洗的衣服回来。

    “雷少,道上传话来,说有人在调查你的下落。”罗豹刚刚接了个电话回来。

    “是吗?那看来是左少羿那边在打探我们的位置,想把那个女人弄走吧。”雷炻对此毫不在意,就算是让他知道他在戛纳,他左少羿也不敢公然跑上门来抢人。

    “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除了左少羿的人,另外还有一批人也在打探消息,好像是一个叫司徒俊的人。”罗豹从来没有在道上听说过这个名字,更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头是谁。

    但是这个名字,雷炻怎么好像听过似的……

    沉默了一会,雷炻好像是想到了一个人,立刻站起身对罗豹命令着:“你还记得昨天我们在教堂看到的那个男人吗?你马上去调查一下关于他的资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那个司徒俊!”

    罗豹想了想,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男人,点点头,立刻去办。

    他们的谈话被站在不远处的玛丽正好听到了后半部分,司徒俊?怎么突然又冒出了这么一个人?到底会是谁呢?

    “听够了没,听够了就滚出来?”雷炻早知道她站在身后了,只是他们说的不是什么秘密,也就没急着拆穿她。

    玛丽一惊,赶紧跑上前去:“我不是故意要站在那偷听你们说话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