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恶魔再次出现

    在他的圈子里漂亮的女人很多,但她们都是浓妆艳抹,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像眼前这个一脸干净素颜,灵动脱俗的女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女孩满脸泪痕扑进他怀里的瞬间,他居然有种想要保护她一辈子的冲动!

    “峰,我好想你,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真的在那个雨夜离开我了!求你告诉我,你回来了,你真真实实的回到我身边了.....”蓝希雅一双纤细的小手紧紧的环抱住他,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失去他。

    她害怕这一切就只是一个梦,等梦醒了,她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两人紧紧相贴在一起,蓝希雅一刻都不敢松手,如此的距离让司徒俊低头就能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但她刚才的那句话,令他眉头蹙紧,峰消失了几个月都没有一点音讯,难道这个女孩说的是真的吗?

    “小姐,我想你要找的人是我的双胞胎弟弟林峰吧?他消失了几个月,我们报警到处找他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司徒俊听得弟弟的下落,用力的推开她,面露急色的看着眼前的她。

    被他用力的推开,蓝希雅在恍惚间似乎只听到了他说林峰是他双胞胎弟弟的这句话,可她和峰认识这么多年,她从来不知道峰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这是怎么回事?谁能给她解释一下,她的大脑已经是一片混乱了。

    司徒俊看着她恍惚的眼神,知道她肯定还弄不清状况,扶着恍惚的她坐到长椅上,缓缓的告诉她儿时的往事:“我叫司徒俊,是峰的双胞胎哥哥,我们的父亲是从台湾移民来法国经商的。都说男人一旦有钱就会变坏,这句话在我们的父亲身上得到了验证,他赚到钱后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还有了别的女人,所以在我们六岁那年,母亲忍无可忍选择了离婚,但父亲不同意她带走我们兄弟俩,最后母亲只能带着弟弟离开法国回了台湾。可能你不知道,以前峰的名字叫司徒峰,后来回到台湾后才改了跟母亲姓林,我们兄弟俩就这样分开了二十年,虽然这二十年我们没有见面,但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直到几个月前,我怎么都联系不到他,母亲报了警,但依旧没有半点消息!”

    蓝希雅坐在他身边,一字不漏的将他的话听完,眼眶中的泪水早已经不听使唤的再次落下,面对峰的亲人,她真的好惭愧,好抱歉......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简直害死了峰,我是个罪人,我是个罪人!”蓝希雅哭得痛心疾首,多少个午夜梦回中,她都会梦到那天发生的一幕幕,梦到左少羿的银色手枪近距离的将男友杀害。

    司徒俊看着她的表现,心里已经大概猜到弟弟已经遇害,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弟弟的尸体在哪里呢?

    “你先别哭,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峰是什么怎么死的?是谁杀了他?”司徒俊用力的握紧了她的手臂,可见此刻的他心里有多么着急。

    平静的格拉斯小城,此时门外突然多了几辆黑色高级轿车,以一辆银色的迈巴赫为首脑,停在了教堂的对面马路。

    十几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在雷炻的脸上丝毫看不到“疲惫”这两个字,脸颊上带着一副黑色万宝龙墨镜,下车后直接向教堂走去,他是多么期待看到他的小猎物在见到自己后,会是怎样的表情?

    教堂内,蓝希雅低声抽泣着,司徒俊问了她两次,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看着女孩哭得这么伤心,司徒俊也没有急着逼问她,默默的伸出一只手臂将她拥在怀里,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来面对这个问题!

    “你们在做什么?”突然,身后响起了一道霹雳的吼声。

    司徒俊回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但蓝希雅在听到那吼声后,全身突然僵硬得无法动弹,好像就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因为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是他来了,是雷炻来了,是那个魔鬼找来了......

    雷炻快步的走上前,当他看清楚刚才拥住蓝希雅的男人时,也被他的模样惊到沉默了几秒钟,但很快他就恢复了理智,将那如鹰的视线定格在他身边的蓝希雅身上。

    “小东西,想不到你才离开我几天,就这么忍不住寂寞的随便勾搭男人了!”他话中带着怒火,想不到见到她的第一面,竟是看到她依偎在其他男人的怀里。

    蓝希雅不敢抬头看他,低着头躲在司徒俊身后,全身僵硬得说不出一个字!

    司徒俊在他走到跟前时,就已经认出他的身份,从他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应该是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雷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请你听我解释!”司徒俊想跟雷炻解释清楚,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暧昧关系。

    “你闭嘴!”雷炻沉着一张扑克脸,手臂连贯的朝身后的罗豹等人挥了挥。

    罗豹接收到雷炻的命令,带着身后的几名基地成员一同上前,蛮力的推开阻挡在蓝希雅身前的司徒俊,一把将蓝希雅拖了出来。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不要跟你们回去,放开我,救命......”蓝希雅被罗豹抓住,惊恐的挣扎着。

    司徒俊没想到堂堂雷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会这么野蛮,想上前去帮忙,但他自己也被其余两名男子控制住:“你们不能强行的将她带走,这是犯法的!”

    “哈哈哈~真好笑,我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跟我说法律!”雷炻走到他跟前盯着他上下打量,这个男人虽然长得很像那个小白脸林峰,但绝对不是他。

    “救我,救我......”罗豹拉着她往教堂外走去,蓝希雅依旧不死心的挣扎呼叫。

    司徒俊看着蓝希雅被野蛮的拖出去,焦急的想冲上前,雷炻眼尖的察觉到他的想法,转身时给身边的组织成员打了个眼色,让他们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啊——”果然,狠狠的一记拳头精确的落在了司徒俊的脸上,让他毫无预防重重的挨了一拳。

    “住手,住手,不关他的事,他只是林峰的哥哥,真的不关他的事,你们不要打他......”蓝希雅在挣扎中看到司徒俊为了想救自己而被打,立刻又想到了男友的死,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再次重演。

    “哥哥?”雷炻听到她的喊声,回头看了看身后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子,看来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求求你不要为难他,我跟你走!”无奈,蓝希雅只好放弃挣扎,乖乖的妥协。

    “一开始你就该乖乖的,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雷炻冷声的说道,朝身后还在对司徒俊挥舞起拳头的成员打了个停止的手势后,快步的离开教堂。

    蓝希雅看着地板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司徒俊,声泪俱下,眼中写满了歉意,一步步的被罗豹拖着走出了教堂,消失在司徒俊的视线中。

    雷炻走出教堂,一名黑色西装的手下立刻凑上前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雷少,我们已经将躲在暗中的人解决了。”

    “嗯。”低声回应了一声,快步向停在马路对面的车辆走去。

    那些躲在暗中的人,都是左少羿安插在蓝希雅身边暗中保护她的人,蓝希雅不喜欢有人跟在她身边,所以左少羿让他们都暗中躲起来,只要远远的保护着她的安全就行。

    但是这些人早就被雷炻率先派来的组织成员发现了,在雷炻到达普罗旺斯.格拉斯小城后,这些人就一一的被暗中解决掉,等消息传回左少羿耳中的时候,他早就带着蓝希雅离开了普罗旺斯!

    坐上车,蓝希雅被跟雷炻坐在一起,从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来自地狱的阴森气息,让蓝希雅整个人卷缩在靠近车门的位置,连大气都不敢喘。

    “开车,马上离开格拉斯!”雷炻冷眼瞥了一眼身边的蓝希雅后,命令着手下马上开车。

    雷炻昨天从台湾秘密前往法国,他在普罗旺斯的戛纳小城有一处海滨别墅,直升机直接落降在别墅的楼顶,再换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蓝希雅所躲藏的格拉斯小城。

    蓝希雅看着那熟悉的街道一闪而过,想着还在酒庄等待自己回去的曼姨,捂住嘴角,低头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哭泣......

    司徒俊从地上爬起来,等他追出教堂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迹,他后悔刚才没有及时问清楚她的姓名,想着就算他想去给她家人报个信,都无从下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