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无法忘记的脸庞

    “雷少的性子阴晴不定,这可不好说,但就我们对雷少的了解,她以后的日子可不会好过,你为了她所做的这些,到头来却將她往深渊中推得更深!”安德烈沉默的说着,希望她能看清楚她所做的都是错误的。

    “你闭嘴!要是没什么事,你走吧。”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蓝雨即刻对他下了逐客令。

    “好,我走,你暂时留在这里好好想想。”话落,安德烈转身离开,漆黑的铁门再次紧闭。

    蓝雨满脸愁容的坐在床上沉思着,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错的,要怪只怪左少羿那个草包没用!

    普罗旺斯.格拉斯小城

    “姐姐......”蓝希雅再次从噩梦中惊醒,这两天她老是梦到蓝雨浑身是血的模样,每每都让她在熟睡中惊醒。

    看着这还未熟悉的环境,窗外一片漆黑,现在法国时间是凌晨5点,天边灰蒙蒙的一片,蓝希雅额前满是细汗,再也无法入睡,披上一件真丝睡袍走到阳台外,让那微凉的晚风将她的噩梦吹走。

    在格拉斯的这两天,她的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台湾,虽然她一直很渴望自由,很渴望能跟曼姨继续生活在一起,但现在这躲躲藏藏的日子,也不是她所想的。

    独自站在阳台外,直到天边泛起了一丝白肚皮,她才重新回到房子,简单的梳洗后,换了身衣服悄悄的离开了酒庄,往镇上的小教堂走去。

    教堂的所在地离酒庄步行约 分钟的路程,是一栋纯白色的欧式建筑,蓝希雅独自步行来到小教堂,找了个居中的位置坐下,双手合十交握,闭上眼睛默默的祈祷。

    一连几天,蓝希雅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节奏,小城中的居民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这个美丽的中国女孩出现在街道上的身影,时间一长,饶雪曼也就放心的让她一个人出门。

    只是在蓝希雅心里,林峰一直都是她挥之不去的伤疤,对左少羿的恨她没有一天忘记过,这几天左少羿打过几个电话过来,但蓝希雅都以各种理由推拒,就在昨天,她在小镇街边的杂志摊报上看到了有关台湾的报道,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到今天才知道。

    龙天集团已经换由他来担任董事长和执行总裁,这怎么可能?爹地不可能将公司所有的主导权都交给他,即便让他担任执行总裁,那董事长的位置也绝对不可能是他!

    带着种种疑问,蓝希雅回到酒庄询问饶雪曼,但饶雪曼跟她一样,对这件事情同样一无所知。

    杀了她最爱的恋人,用下三滥的手段侵占了爹地的心血,这个人就是左少羿,这个名字她会时刻警惕自己牢牢的记在心里。

    “铃......”房间的电话再次响起,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只有曼姨和左少羿。

    蓝希雅看着电话不断的发出响声,在心里挣扎了片刻后,最终还是上前将电话拿起:“是我。”

    她已经预知了对方是谁,所以对他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冰冷的仇恨感。

    “希雅,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这两天他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但她从来不肯接,左少羿知道她在埋怨自己杀了林峰。

    “为什么你会坐上董事长的位置?那我爹地呢?他现在是什么?”蓝希雅脱口而出的一连串提问,根本不管左少羿那头刚才说的什么。

    左少羿听到她的声音很是高兴,但是她的问题却让他有一丝不悦,她肯接他的电话,难道就只是想质问他这些而已吗?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

    “希雅,我希望你能冷静点,我之所以成为董事长那是董事会投票决定的,虽然你父亲不在是董事长,但他依旧还是龙天集团的董事,他现在年纪大了,也该是时候在家好好修养,公司的事情就不用他在操心,这样对他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吗?”他的回答冠冕堂皇,好像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龙俊生着想。

    虽然蓝希雅不懂这些暗战,也不懂什么手段,但她知道,父亲一旦离开了董事长的位置,就等于丢失了主导权,董事长的位置也不可能是随便可能更替的,这其中一定发生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想听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我只希望你看在爹地养育你多年的份上,手下留情!”看着窗外的一切,蓝希亚闭上眼睛都能想到,此刻在台湾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希雅,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从两人这简单的对话中,左少羿完全感觉不到希雅对他有任何的温度,如果此刻两人是面对面站在一起,那么彼此的心也会相隔万里。

    “从那天你冲进房中,我苦苦哀求向你解释,但你却丝毫不信任我开枪杀死林峰的那刻起,我对你就已经没有了信任,你也再不是我眼中那个疼爱我的少羿哥哥,你是魔鬼,是个只会杀人的魔鬼!”往事一幕幕出现在蓝希雅眼前,男友的死令她至今不能忘怀。

    “对这件事我很抱歉,我可以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回到我身边,我会像以前那样保护你!”死在左少羿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他根本就已经不记得林峰的长像了,只是这事跟希雅有关,他一直记着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道歉?你说的话可真是够可笑的,难道道歉就能让林峰活过来吗?道歉就能还给林伯母一个儿子吗?你给我听好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所以请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敢保证我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行为!”此时的蓝希雅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在她这二十年的人生中,她还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恨话。

    “希雅......”左少羿无奈,轻声呼喊着她的名字。

    “闭嘴,你根本不配喊我的名字!”最后这句话几乎是吼出声的。

    面对希雅那强硬的态度,左少羿心里也堵得慌,他真的没想到希雅会这么恨他,他努力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跟她在一起,但现在却......

    左少羿的手机一直被暗黑基地监听着,所以刚才两人的对话也在同一时间被雷炻听得一清二楚,看来是时候他该去一趟法国,把那只带刺的小野猫给抓回来了。

    将公司的日常事务安排妥当后,雷炻给自己放一个星期的假期,让安德烈和赛门留在台湾,他带着罗豹和基地的二十名成员,当晚乘坐私人飞机秘密的飞往法国,对外一切封锁他离开台湾的消息,目的就是不让左少羿有所察觉,将蓝希雅转移!

    —————分割线——————

    蓝希雅跟左少羿通了那通电话后,整晚在床上辗转难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换上一套纯白色的雪纺连衣裙,草草吃了些东西填饱肚子后便独自离开酒庄。

    她的目的地跟往常一样,还是城中心的小教堂,但今天的街道显得格外的热闹,来到教堂外时,那停放在外的一辆宾士轿车显得格外抢眼,难道今天有什么大人物来到了这座小城?

    蓝希雅没太多想,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入教堂的范围,一步步的踏上台阶步入教堂内,兴许是她今天来得晚,教堂内一个人都没有,大家做完礼拜都已经陆续的离开了。

    找到她平时习惯坐的位置,跟往常一样双手合十握紧,闭上眼睛向耶稣祷告着自己的心愿......

    一身身着手工名牌西装,全身散发着儒雅气质的男人,在蓝希雅步入教堂后不久,也跟着踏入了这富有艺术气息的小教堂,看到前排位置落座着一个白色的倩影,男人将脚步放轻,以免惊扰到女孩的祷告。

    闭目中的蓝希雅灵敏的嗅到空气中飘逸着一股熟悉的气息,令她再也无法在集中精力,因为那熟悉的气息来自一个人,那个永远都无法回到她身边的人,峰......

    张开那双灵动的水眸,不安的在教堂中寻找着气息的主人,一名黑色西装的男子背对着她,正朝着教堂外走去,那熟悉的背影瞬间刺入蓝希雅的内心深处,让她慌忙的站起来,朝着背影的主人大声喊道:“峰,别走——”

    蓝希雅明明知道林峰在几个月前已经死了,但她今天却不由自主的朝眼前的男人呼喊,试图让眼前的男人停下离去的脚步。

    身后传来一声充满了情感的呼喊,虽然这声音非常好听,但对司徒俊而言,却是陌生的,不过女孩口中呼喊的峰,对他而言却是那么的亲切。

    收回前进的脚步,司徒俊缓缓转身,以正面面对刚才呼喊自己的女孩,就在两人的视线对上的一刹那间,蓝希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眼前真真实实的看到了男友林峰,那熟悉的五官身形,是任何人都无法模仿的。

    “峰......峰......”豆大的泪珠缓缓落下,再次对上这熟悉的脸庞,蓝希雅已经彻底失控,一步步加快步伐的走到他跟前,带着满脸的泪痕扑进了他怀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