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背叛的滋味

    当他从楼上下来时,大厅内龙俊生和秋水心的身影也加入了其中,这样的场合是他早就预想到了。

    “你还真有脸回来?”说话的人是秋水心,今天在公司的董事会上她已经受够了他的脸色,这会还不得来兴师问罪。

    “您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在踏入这里半步。”左少羿提着一个行李袋,正眼都没向秋水心瞧一眼。

    要不是这个女人,希雅就不会流落在外,她母亲就不会死,如果她堂堂正正的在龙家顶着二小姐的身份长大,他就不会被迫娶龙梓琳。

    这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这个歹毒的女人造成的!

    “混账,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这次说话的人是龙俊生,他隐忍了一个下午,终于发话了。

    这句话引起了左少羿的关注,将前进的步伐收回,把视线对上了看似正义的龙俊生。

    “我从小就跟在你身边,要说我没良心的话,可都是学您的呀?”他回答得很简单,可这话是直击龙俊生的要害。

    龙俊生在左少羿十几岁的时候就带着他在自己身边,很多事情都让他学着怎么去处理,就算是下三滥的手段,他也曾经教过他不少。

    现在的龙俊生深深体会到了现在的被追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左少羿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跟他绝对是脱不了关系的。

    “还有一点我想补充一下,如果当时您能想尽办法的救希雅回来,答应让希雅嫁给我,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但是现在什么都晚了!”说完,左少羿再也不想留在这里看到这一家人的嘴脸,提着行李大步的离开。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他倒不如花些心思将整个公司的运营管理上来个大洗牌,全部换上自己的人。

    左少羿一离开,龙俊生就像个泻了气的皮球那样,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从他刚才的话里他能听出,他之所以这么做,很大的动力源于希雅,只有他壮大了,才能从雷炻手里把希雅救回来。

    “唉……”龙俊生一声叹气,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老公,我们以后怎么办呀?”秋水心看着他这样,着急的拉住丈夫的手臂问。

    龙俊生看着身边的妻女,无奈的道:“放心吧,我们手里还有公司的股份,只不过是丢了主导权,是我们的,终归还是会是我们的。”

    龙梓琳看着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的父亲,什么话也不敢说,安静的坐在母亲身边,心里担忧着左少羿还会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

    威斯丁.六福皇宫

    玛丽一人默默的收拾自己的行李,脸上那红肿得清晰可见的五指印至今还留在她脸上,经过这次,雷炻再也容不下她留在台湾了,让杰森明天一早马上就带着她回旧金山去。

    “哥,我不想走!”玛丽一面收拾着东西,一面低语道。

    “闭嘴,你还好意思说这些,要是让你继续留在这里,指不定下次你又会惹出什么祸事,所以你快点收拾东西,明天一早我们就走!”杰森已经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蓝雨和玛丽两人的行为,他都不方便插足去向雷炻求情。

    “我从来都没自己收拾过行李,你要我怎么快嘛?谁让你把莱德赶走了,现在我身边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玛丽一件件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看着满床的衣服,她心里就格外的烦躁。

    “以后不要再提起莱德,他已经被我们索法罗家族辞退了,爹地已经为你聘请了女保镖,你也别再给我废话!”为了他们的事情,索法罗家族已经失去了大一笔财富作为补偿,想想都觉得不舒服。

    被他那恶劣的态度一吼,玛丽也不敢再说什么,低头乖乖的收拾东西,再也不敢抱怨了。

    隔天一早,雷炻就派人去酒店接他们去机场,必须亲眼看着他们兄妹俩离开,他才会的放心!

    玛丽一路上有些别扭,但有杰森在,她就不敢乱发脾气,一路顺利的送他们到机场,坐上雷炻为他们安排好的私人飞机离开台湾。

    “雷少,已经将他们送走了。”赛门亲眼看着飞机离开他的视线后,才向雷少报告。

    雷炻刚刚走出会议室就接到了他的电话,对于这个消息,他非常满意,玛丽在台湾的日子很短,但总是能给他惹点麻烦,将她送走是最正确的决定!

    “雷总,下午两点要跟建材公司那边签约。”秘书安娜跟在他身后走出会议室,小心翼翼的提醒他。

    “嗯,你去安排吧。”这几天雷氏集团一直在重点抓万安区商业城的项目,很多合作商都在排队等着他点头合作。

    “是。”安娜立刻有效率的去着手下午的签约仪式。

    雷炻回到办公室,看着窗外那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辆,心里第一次起了波澜,刚才在开会的时候,他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工作上分心。

    “蓝希雅,蓝希雅……”暮然,他在心底一直默念着这三个字。

    “雷少,有消息了!”突然,安德烈连门都没敲直接冲了进来。

    看着他风风火火的样子,看来是找到那女人的下落了,将视线定格在他身上,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左少羿的得力助手,外号单子,前几天一直都没有看到他出现在左少羿身边,据影子那边查到的结果,他今天早上才回到台湾,基地那边导入了飞机的导航记录,发现飞机的导航系统设定的是法国的领域,所以蓝希雅一定是被单子秘密送到了格拉斯的酒庄,跟我们之前查到的饶雪曼的下落的一致的!”

    “很好,看来左少羿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还以为他会把人藏得多深,没想到就这么几天时间,就被我们的人挖了出来!”得到她的下落,雷炻嘴角上扬,一脸期待着跟她重逢的场景。

    “雷少,需不需要……”安德烈试探的问。

    “不用,只要把人盯住就行,不要打草惊蛇,我这几天不能离开台湾,等手里的合作案都洽谈好后,我会亲自去一趟法国!”雷炻并没有着急将她抓回来,既然那么艰辛的逃出去,他说什么都应该让她自由几天。

    “好,我会派人在法国那边盯住的。”安德烈懂他的意思,一切都会按照他的命令去办。

    挥挥手,让他先出去,解决了蓝希雅的问题,眼前还有一个左少羿,看他现在意气风发,如鱼得水的模样,雷炻就忍不住在脑子里勾勒出一副,他落魄得一无所有的画面,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左少羿,呵呵……”雷炻看着桌面上报刊的头版照片,左少羿那菱角俊美的五官出现在其中,嘴角不觉的露出一抹诡异的浅笑。

    找到了蓝希雅的下落,安德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已经在外面忙碌了几天没有回庄园,也不知道现在蓝雨的伤势怎么样了?

    心里莫名的有些记挂起她来……

    地下囚室中,蓝雨浑身是伤的躺在囚笼中的单人床上,罗豹已经让医生来给她治疗清理过伤口,但雷炻下手太重,纵使蓝雨的身体底子有多好,大病初愈的她也经不起这番折腾。

    安德烈一路直奔回庄园,就朝地下囚室走去,门外“哐当”的声音传来,让卷缩在床上的蓝雨立刻在沉睡中惊醒。

    “谁?”听着那脚步声不是雷少也不是罗豹。

    “是我。”安德烈推门走进囚室,身后的黑衣保镖立刻为他将囚笼的笼门打开。

    “你来做什么?” 蓝雨在床上坐立起来,用诧异的眼光看向他。

    “听说你受伤了,所以来看看你。”安德烈弯腰走进囚笼,看着放在桌面上的药膏,还有她那外露在空气里的鞭伤,眼中蒙起了一层无奈和疼惜。

    蓝雨知道他一向对雷少最忠心,这几天没有听到他的消息,看来是在外打探希雅的下落,这会看他一身轻松的站在这,一定是有什么收获了吧?

    “我的伤不用你管,我只要你老实的回答我,你们是不是找到了希雅的下落?”蓝雨现在关心的只有这个。

    安德烈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自己弄成这样了都还要去维护那个蓝希雅,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认定那个女人就是她的妹妹!

    “你说话呀?”等了几秒都没见他回答,蓝雨有些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是,我们已经找到了她的下落,雷少已经派人先过去顶住她,随后雷少会亲自去法国将她带回来!”现在告诉她也无妨,她被关在这里,根本不能给左少羿报信。

    听到他的这些话,蓝雨的双肩都垂了下来,左少羿这个草包,她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一定要找个隐蔽偏远的地方,可是......看来她这次是彻底失败了。

    “雷少打算怎么对待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