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竟然无故消失了?

    虽然如此,但今天的玛丽还是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在顺利离开了玫瑰庄园后,她按照和蓝雨的约定,把车开出市区往郊外驶去,整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出了市区一路往前飙去,人和建筑物越来越稀少,入木的渐渐变成了广阔的草地和旁边围绕着的山林,玛丽将时速开到了160,半个小时后抵达了约定的地点。

    单杰一早就奉了左少的命令在这里等着,远远看见玛丽的车向这边靠近,单杰连忙扔掉手上还有一半的烟头,用鞋子狠狠踩灭。

    “你是左少羿的派来接应的人吗?”将车停稳,玛丽下车走到单杰的面前,那欧式的五官皮肤显得特别白皙,看起来是个长相清秀的男人。< you!”

    玛丽先是一愣,随后不高兴地说:“人在后车厢。”

    单杰自己讨了个没趣,讪讪地笑了笑,转身走到车子后面的尾箱处,打开后尾盖喊道:“ 希雅小姐,你还好吗?”

    一直躲在车后的蓝希雅已经憋了快两个小时,听到是左少羿的助手外号“单子”的声音,立刻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锡布挣脱出来。

    单杰的手下立刻将行李拿下来,方便她离开后尾箱,蓝希雅在单杰的搀扶下稳稳的站在地面上,这时的她心里才有踏实感。

    旁边的玛丽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刚才看见他对自己献殷勤的时候还有些不屑,这会儿看见他对着蓝希雅这么照顾的模样,那高傲的自尊心又在作祟,心里一下就有些吃味起来。

    “你们赶紧把她送走,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是永远不要让雷炻找到她!”玛丽不高兴地瘪了瘪嘴,狠狠瞪了一眼蓝希雅催促道。

    只要她离开了这里,再也不会来的话,那么她和雷炻多少还是有些希望,只要她下点功夫,一定会让雷炻的视线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单子点点头,扶着蓝希雅说道:“希雅小姐,左少派我保护你的安全,将你安全的送到国外,直升机我们已经准备好,现在就可以出发!”

    “那我们要去哪里?曼姨呢?她现在在哪里?” 蓝希雅迟疑了一下,有些不放心地开口。

    “希雅小姐放心,我就是送你去跟曼姨会合的,这边请!”单子扶着她,往前走去。

    玛丽看着他们离开,看来也没自己什么事了,转身回到车上调转车头快速离开。

    往里走了约五十米,便看见停在前面草坪上的直升机,单子扶着她进入机舱后才解释道:“刚才玛丽在那,我不方便说出地点,我们的目的地的法国普罗旺斯,左少在普罗旺斯有一家私人酒庄,曼姨早已经在酒庄等候小姐你了。”

    蓝希雅明白的点点头,他的顾忌的确是要堤防的,舱门缓缓关上,看着直升机缓缓上升离开地面,蓝希雅终于能大大的喘一口气了……

    她终于逃离了那个华丽的囚笼,终于可以跟曼姨再见面了!

    “单子,谢谢你。”蓝希雅突然说道。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听从左少的命令,现在离目的地还有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希雅小姐你先休息一会,我就不打扰你了!”话落,单子起身离开机舱,往控制室走去。

    ———————分割线————————

    w taipei的豪华宴会厅里面,雷炻连续喝了不下十杯酒,但整个人看起来却依旧十分的清醒,目光冷峻地看着左少羿,他今天这么热情,这其中一定有诈!

    “我公司还有事,今天就到此为止,如果左少有兴趣的话,我们改天在夜巴黎聚聚,告辞!”雷炻喝下最后一杯红酒会,随意找了个理由离开。

    左少羿面笑心不笑的迎合他,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单子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是上了飞机离开台北了!

    酒店门外,雷炻一坐上车,立刻问向自己身边的安德烈:“你一直在一旁观察,有没有发觉今晚左少羿有哪里不对劲?”

    “这个……他一直找各种理由来敬酒,看起来是不想让雷少您离开,但这其中有什么问题,我就真的说不上来!”

    雷炻蹙紧了眉头,左少羿一直视他为死敌,今晚的他那过渡热情的一面,让他总觉得事有蹊跷?

    “马上回庄园!”突然想到了什么,命司机立刻掉头。

    “是,雷少。”司机立刻将车头掉转,往玫瑰庄园的方向赶回去。

    约三十分钟后,雷炻才回到庄园,但距离蓝希雅离开玫瑰庄园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半小时,而庄园里面的人,却还没有一个人发现蓝希雅的消失了。

    走进大厅,管家迎面走进来,看到少爷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加上身上的酒精味,还以为是他喝多了。

    “少爷,今天这么早回来呀?”管家上前说道。

    “贵叔,蓝希雅人呢?”坐到真皮沙发上,旁边的几个佣人立刻会意的蹲下来给他换鞋子,一个在后面给他按摩放松。

    “除了早晨,下午之后我就没有见到她下楼,估计是在房间里,我这就上楼去喊她。”其中的一个佣人低着头应了一声,转头就马上跑上楼去了。

    “嗯。”雷炻闭目靠在沙发上养神,想着今天在喜宴上面,左少羿最后临走之前那个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心里面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为什么总是觉得怪怪的?”突然,雷炻猛地睁开了眼睛,眼里闪过一丝的眸光。

    就在这个时候,上楼去的佣人脸色失常地从楼上慌慌张张地跑了下来,快到楼下的时候还一个踩空直接滚下楼来。

    雷炻缓缓转头,一脸阴戾地看着地上的佣人,脸色铁青,带着一股浓浓的阴霾:“人呢?”

    听到雷炻那如同地狱修罗一样的声音传来,摔在地上的佣人吓得更是全身颤抖发软,爬都爬不起来了,声音哆哆嗦嗦的:“她,她……”

    “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见了?”看着佣人这样的反应,他的直觉已经猜中了。

    “我敲门很久也没有回答,后来推门进去,里面根本就没人……”佣人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对上雷炻的眸子,直到看见他脚上穿着的黑色皮鞋已经到了眼前,全身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忽然,一声划破长空的惨叫声在房子里面响起,只见雷炻脚上的皮鞋此刻已经狠狠地踩在了刚才那佣人的背上。

    “雷少,饶命啊!”佣人疼得一口鲜血直接就从口中吐了出来,却不敢反抗只是不断哀求着。

    雷炻缓缓抽起了踩在她背上的脚,就在那佣人刚要松一口气起身求饶的时候,一记更重的踩踏紧接着降临。

    “啊——”一声惨叫,在场的人都似乎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那趴在地上的佣人再次吐出一口鲜红的鲜血来,双眼一番,直接就晕了过去。

    雷炻这一次才是真的抽回了自己的脚,转身朝着楼上走去,声音冰冷得似乎跟房子里面的温度都跟着急剧下降:“拖出去!”

    “是,雷少!”后面站着的几个保镖立刻将昏厥的佣人抬下去,以免雷少等会回来看到。

    雷炻上了楼之后,一脚踹开了蓝希雅的房间,房间里空空如也,虽然还残留着她的气息,但她的人到底去哪了?

    “该死的女人!”雷炻气得脸上的青筋暴起,双手紧紧握拳,脸色黑得吓人,脚步也是十分的沉重。

    庄园里所有人都在寻找蓝希雅的下落,雷炻暴怒的将她房间的东西摔得满地狼藉,下楼伸手指着面前瑟瑟发抖的众人,脸色极其的恐怖吓人的吼道:“这么多人竟然都看不住一个女人?要是找不到她,你们全都为她那愚蠢的行为负责!”

    与此同时,安德烈已经将庄园里面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调了出来,从早上开始到这一刻,除去早上见过她之外,午后的她一直都没有出现在监视画面中。

    雷炻坐在大厅,看着面前那群浑身颤抖的佣人,突然问道:“蓝雨呢?蓝雨人呢?”

    刚才回来一直只顾着找蓝希雅,竟然把她给忘了。

    “下午蓝雨小姐和玛丽小姐在车库吵了一架后,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少爷是他一手带大的,不管怎么样,他知道少爷都不会伤害他,所以才敢上前去回话。

    “玛丽来过,她来着干嘛?”经过上次的事情,玛丽已经被他赶了出去,如果没有杰森陪同,她竟然敢独自进来,还有胆子跟蓝雨吵架?

    这个时候,安德烈也正好走过来,来到雷炻身边道:“监控器全部查过了,今天除了玛丽.索法罗来过,没有任何可疑的人。”

    “我就不信,还能凭空消失了!给我找,掘地三尺都要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她,就把你们的脑袋给我提回来!”雷炻话音未落,又将面前桌面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气得身子都在发抖着。

    “我们一定会把人找到了。”这个时候是雷炻最气愤的时候,安德烈安静的在一边回答,不好说太多的话。

    冷静了一会,雷炻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头绪清醒些,随后继续向贵叔问:“那个女人来庄园做什么?什么时候她能在庄园内随意进出了?”

    管家抬头看了他一眼,连忙低下头弓着身子恭恭敬敬地说:“她今天过来说要拿回自己的行李。”

    “拿行李?”雷炻的浓眉皱了皱,似乎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想到了,可是还是抓不住那最关键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