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灵前追悼会

    “是不是梓琳给你打的电话?昨晚她打了给我,说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告诉她说你在外面谈点事情不方便接听,我从来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样,只要你能做到心里的那把称是平衡的!”龙俊生话中有话,意有所指的叮嘱他。

    “我知道了,我去外面接电话。”话落,左少羿暂时将龙梓琳的来电挂断,离开了龙俊生的办公室后再回拨给她。

    远在伦敦的龙梓琳昨天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下飞机安顿好就立刻给左少羿打电话,谁知他一直不接,后来还干脆把手机关机了,打回家佣人说他根本没回家,这可把她急坏了。

    她就知道只要她人不在台湾,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就会一个个的嚣张起来。

    左少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拨通了龙梓琳在伦敦的号码,很快那边就传来了她那尖细的声音,想必是一直在守着手机吧。

    “少羿哥,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你昨晚去哪了?为什么我打你电话都不接?打回家佣人说你根本没回去?”龙梓琳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怒,但又不敢在左少羿面前发作,只好故作撒娇似的质问他。

    “昨晚出了点事,我得亲自去处理,所以没有回家,也不方便接你的电话。”还真以为她是谁,想查他的行踪。

    “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让你连我的电话都不接?那为什么我爹地在家,反而是你不在,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哪个女人出去鬼混了不回家?”龙梓琳才不相信,少羿哥的魅力是任凭哪个女人都无法抵挡的,让她相信昨晚他真的是去办事,可得找个好的理由。

    左少羿眉头深深的蹙紧,要不是现在还不到撒的时候,他根本就懒得跟她说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

    “昨晚你的雄三叔叔被人做掉了,还被人毁尸灭迹,董事长不方便出面,所以这件事情由我去办,够清楚了吗?”左少羿随口编了一个理由来堵住龙梓琳的嘴。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在台北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大胆子?”龙梓琳显然是被他的话惊讶到了,但少羿哥对她是从不说大话的,所以她才会这般反应。

    “所以将你们送走的选择是正确的,如若不然,死的可能是你们。”左少羿故意的吓唬她道。

    “好了我知道了,既然真的是这样,那你先忙吧。”龙梓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不敢在质疑他什么,最后在聊了几句后,左少羿就先行挂断了电话。

    两日后,警方还是没能在现场找到一丝线索,这桩案子根本就无从下手,警方也是敷衍着做做表面功夫,敷衍了事。

    台北市民权东路二段“台北第一殡仪馆”,事隔三日后,雄三的家人在殡仪馆内为他举行追悼会,送他最后一程。

    雄三今年刚过五十,有一双儿女,儿子继承了他的事业,女儿则是在美国留学,但得知了父亲的噩耗,也从美国赶了回来。

    一家三口身穿黑衣,但右胸前都佩戴着一朵白花,雄三的妻子面子表情的坐在一边,呆呆的看着灵堂前那张雄三的遗像,心里是说不出是苦楚。

    阴冷的灵堂中央,是用白色花圈围搭起来的一个灵台,雄三那张放大的黑白照就在其中,前面摆放着一个香炉,他的女儿跪在灵台前,默默的为枉死的父亲上香,烧纸钱……

    道上各个黑帮的老大都一一前来追掉慰问,不管昔日是联盟或是对手,他们都出现在灵堂前,为雄三上几柱清香,向家人鞠躬表示慰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