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第671章 十月怀胎,诞子17

    辛墨戈接过,打开,借着月光低头看去,只见小小的字条上写着“苍璟天已经知道了薛藩王与陈藩王突然暴毙一事,正派人前往两地吊丧,想乘机与乘势收回薛藩王陈藩王的封地”。

    这件事,这两藩王的死,绝不可能是巧合,究竟是苍璟天派人在暗中下的手,还是那个极有可能是上官飞鸿的幕后之人在背后搞的鬼?辛墨戈看完字条上的内容后,负手而立,面色微沉。如果是苍璟天下的手,他事前不可能没有收到半点消息。而如果是那个极有可能是上官飞鸿的幕后之人,她才刚刚助苍璟天扳倒了苍玥礼,就开始对各地藩王下手了,动作还真快。与苍璟天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要这么不予余力地帮苍璟天,帮了后又一直不现身?

    片刻后。

    辛墨戈沉着脸,平静地吩咐道:“马上查清楚之前与他们来往密切的每一个人,以及所有书信,我要知道他们死之前都与什么人来往。”

    “是。”两名传消息回来的人领命。

    “另外,让其他人这段时间都注意点,监视好其他藩王的动静。”

    “是。”两名传消息回来的人再领命。

    “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两名传消息回来的人迅速转身离去。

    辛墨戈一个人再站了一会儿后,转身回房,推开门进去。

    房间内,烛光明亮,再上了上药的凤妤已经侧着身睡了过去,身上严严实实地拢着被子,只露出个头。

    辛墨戈轻步走过去,在床沿坐下来,低头看向凤妤的睡颜。如果那个幕后之人真的是他母亲上官飞鸿,如果……辛墨戈不想想下去,伸手抚上凤妤的侧脸。

    凤妤微微动了动,翻了个身,但并没有醒来。

    第二天中午,阳光透过门窗渗透进房间,一夜好眠的凤妤笑着睁开眼。

    辛墨戈不在房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出去了。

    整个房间,静悄悄的。

    凤妤目光环视了一圈后,手覆上凸显出来的腹部闭了闭眼,再躺了会儿,才坐起身来。

    双腿间的****,已经不怎么疼了,还有些湿湿凉凉的,很舒服。

    凤妤弯腰,拿过放在一旁的干净衣服,快速穿上。

    等在门外已久的婢女,听到屋内响起声音,知道凤妤终于醒了,于是连忙上前敲门,将水送进去。

    凤妤穿上鞋子,一边走过去洗脸,一边对婢女问道:“他呢?”

    婢女当然明白凤妤问的是谁,“回少夫人,少爷他在凉亭中。”

    “嗯,知道了,过来给我梳妆。”凤妤洗好脸,在梳妆台前坐下。

    婢女连忙走过去。

    半个时辰左右后。

    凤妤走出房间,一个人往凉亭的方向走去,远远地便看到了坐在亭中喝茶的辛墨戈,只见他一袭白衣,好似从山水墨画中走出来的。

    辛墨戈听到声音,抬头看向亭外到来的凤妤。

    凤妤隐约感觉到今日的辛墨戈似乎有什么心事,微微愣了愣后,一边走进去一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京城传回来了什么消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