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第670章 十月怀胎,诞子16

    许久,在凤妤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辛墨戈从凤妤的口中退出来,一路往下吻向凤妤的颈脖与锁骨,同时手顺着凤妤光洁的后背不断往下抚丨摸而去,将凤妤的臀部压向自己,身下的灼热硬丨挺顺势进入凤妤。

    凤妤猛然咬紧牙。

    辛墨戈并不急着动,一个转身将凤妤抵在池壁上,让凤妤适应他,在凤妤的颈脖与锁骨上留下一连串斑斑点点的吻痕。

    一个多时辰后,辛墨戈打横抱起双腿发软,浑身无力的凤妤上岸,扯过屏风上的干外衣给凤妤披上,将凤妤抱向床榻,放进被褥中。

    凤妤腿间的****微疼,刚才辛墨戈霸着她,“要”了她好几次,实在有些吃不消。

    辛墨戈回身擦干自己的身子,披了件外衣走回来,坐上床榻,将床榻上的凤妤捞入怀中,让凤妤的头枕在他腿上,给凤妤擦拭湿淋淋的长发。

    凤妤疲惫,在辛墨戈的擦拭中不知不觉闭上眼,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睡梦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凤妤忽然依稀感觉到自己腿间的****湿湿凉凉的,整个人顿时一惊,一下子惊醒过来。

    辛墨戈已经为凤妤擦干了一头长发,正手指上涂了点药,为凤妤的****上药。这药,与新婚夜丨洞丨房之后给凤妤上的药是一样的,刚才他不顾凤妤的推拒,忍不住一连“要”了凤妤好多次,自然知道有些弄伤了凤妤。

    凤妤的脸刹那间通红,急忙推开辛墨戈为她上药的手,拢着被子坐起身来,往后一缩,“不……不用了。”

    “那你自己来。”看着凤妤满脸通红的样子,辛墨戈将手中的小瓷瓶递给凤妤。

    凤妤红着脸接过来,在被子下面粗粗地上了上药就算完事。

    辛墨戈起身,去洗了洗手,将手上的药洗掉,然后穿上衣服准备出去。

    凤妤怔了一下,侧头看了看紧闭的门窗,没有一丝亮光,屋内还燃着火烛,现在应该还是晚上,还没天亮,疑惑问道:“你要出去?”

    “刚刚传回来点消息,我出去处理一下。”屋内这样的情况,辛墨戈自然不可能让人进来,那只有他出去了。

    凤妤点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还很疲惫,在辛墨戈出去后就马上躺了下来。之后,想了想后,凤妤重新拿起放到一旁去的那只小药瓶,准备再上点药,希望能快点好。

    -

    屋外。

    辛墨戈在庭院的院子中站定脚步。

    庄内的婢女小厮们都已经睡了,整座庄院上上下下都静悄悄的。

    两名深夜传消息回来,一直等候在院子外面的人,见辛墨戈出来,连忙走出去,再对辛墨戈禀告道:“少主,属下二人回来的时候,已亲自检查过薛藩王与陈藩王的尸体,两者都没有任何外伤,是暴毙而死。”

    这时,一只白鸽突然落下来,落在地上。

    两名传消息回来的人中的其中一人,连忙快步上前取下白鸽腿上的字条,将字条呈给辛墨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