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可怕,你给我放手!

    258:可怕,你给我放手!

    最后夏宝儿没有返回去寻找那个男人,一路忐忑着跟蓝与之乘坐他的私人船归回。

    整个人像是度过了一段地狱般的旅程。

    她昏天暗地的大睡了整整一天,在隔天时悄然返回父母的那个家。没想着一看,让她扑了个空。

    他们已经搬走了,家里的东西和摆设几乎都没有动过,看来那个人真给了他们一笔非常可观的钱,才让他们这么豪气大方的走得干脆。

    也不知道是不是像那次偷听到的那样,他们去国外度假,还是返回去找姨父他们了。

    如今想想,可能第一次南牧离给她看父亲在赌场输钱的视频并不是故意,而是在提醒她注意一些父母的异常了吧,只是那时他们相依为命,南牧离不认识罢了。

    他们所说的姨父欠债,估计不是这么一回事,是父亲和母亲欠债了才对。

    又有叹口气,她坐在阴暗的房间内,耳边回荡的是母亲与父亲还有那个所谓的表姐一阵阵愉快交谈声。

    深呼吸,最后再看一眼,她依然走出房门,狠狠的摔上门,关掉了她的一世悲凉。

    已经被必要去管谁的错,如今发生的事实鲜血淋漓,她心里的那道伤疤如果不被再次撕开,体验不到那种痛苦,她还是那样走不出来,无法真正面对自己!

    也好,这也算是好事吧。

    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呢,必须打起精神!

    假如生活已经抛弃了我们,那么,就让她重生吧——

    ***……

    贺沧澜总是能将她找得到,估计不是蓝与之向他大的小报告,这一点她还是可以相信他。

    这次的任务是一家夜蒲,这个城市最奢华最让男男女女流连忘返的地方!

    贺沧澜好像是在对她做各种考验,从小小的服务员,开始往上,然后是这次的舞娘!

    她无法拒绝,已经为她已经接近地狱,靠近了一个比阎罗王还要让人闻风丧胆的人,而且还是自愿的,所以她还是如他愿的答应了。

    夜是城市里最惑人的妖精,没当夜幕来临,她也就或是风情万种,或是热情似火,或是清纯妖媚的翩翩而来了。

    夜幕垂临,夏宝儿被紫夜蒲内的卧底领班装扮得xing感火爆。

    第七十七节

    简单的v领短裙,长发吹出有层次的微卷,银色的项链点缀出鲜明对比,干练,妩媚勾人又带有自己的个人特se。

    “什么?我今天才来就让我进包厢去跳舞?这也太离谱了吧?”她不只装扮出个xing,连这说话的方式,都带出叛逆时期的那份野来。

    “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可以放心,有人会在门外给你守着,如果你不愿意,那你也可以选择放弃,不要这工作啊。”

    废话,这公司她肯定得要,但是贺沧澜不准她动用关系和金手指,所以她现在得像是第一天上班那样,走其他舞娘必须要走的流程。

    “我当然想要啊!跳就跳,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帅气地一甩发,眨了眨清澈明亮的大眼。

    没想俏皮可爱的表情却让带来的人有些不屑的冷哼:“真是不值得运用资源,他们把你打扮这么火辣和妩媚,看看你的姿势和表情,乱犯花痴,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夏宝儿微微一愣,娇媚的小脸收敛起那一份天真,红唇浅浅一弯,她粉舌半舔似含,眼角里露出迷茫。

    “这样,合格了吗?”

    来人满意点头,“还不错,看出来你有很大的潜力,加油!希望你能让客人满意,明天就可以直接转正上班了。”

    夏宝儿看着身边张开红唇,笑得好似对自己青楼红牌满意的老鸨。

    “好的,我现在应该可以进去了吧。”

    “当然,进得越快越好,你记住还要多多推销我们这么最贵的酒啊,因为里面的人保证你非常满意……要是你让他开心,也许第一晚拿到的小费足够让你在外面工作几个月了。”

    夏宝儿汗颜!

    妈了个咪的,有钱就是好,啥事都能干出来。不对不对!希望今天晚上他给的小费让人满意,不然……哼!她应聘不上嗨没有任何好处就有他好看!

    “做好准备的话就去啊,别害羞,每个人都有头一次!

    听她这么一说,她也就没有计较的准备去了。

    “当然,为了我的工作,我的小费,我自然要去。”

    “好样的,你一定做得到。”

    她不信摇头,露出夸张微笑。

    身边的那还不走,盯着她看,让她稍微有些……浑身不是很舒心。

    随着服务员的带领,她跟着人左转右拐,穿过几条奢华而充沛各种动作片封面气息的长廊,终于在一处豪华vip房前停顿。

    她跟带她来的人交换眼神,夏宝儿入了门,门外的天然萌眼角微扬,望着这包厢合上的门,闪过一抹得意的冷笑……

    这么算计还真是过瘾!夏宝儿,好好享受吧——

    本以为包厢里肯定是烟酒四处弥漫,歌声嘈杂声等热情喧闹,却没想进来了以后,夏宝儿才发觉这个豪华得不像话的包厢,似乎过于安静了。

    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似乎会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吧?

    就算是不吵,但也安静到让人觉得无措与不安。

    酒红色沙发在温馨的水晶灯光里,揉出一丝丝说不出来的ai昧。

    夏宝儿在打量了一圈之后,终于看见沙发上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黑色的衬衫半解,古铜色精壮若隐若现,微眯着眼靠在沙发边缘,似是在浅眠,帅得无法无天,有种难于言语的让人着魔一般,心跳加速。

    半边脸轮廓分明,很有男人味道的英俊魅力。

    他似乎有些不安,身子动了动,黑色羽睫犹如蝶翼轻煽,好像下一秒,她就要睁开眼。

    她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男人,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喘,只能这样远远的观赏着他。

    这个男人也真是个怪胎啊,好端端的酒店不去睡,偏要来这种地方花大钱订个包厢睡?真是土豪的世界她无法了解啊。

    他在她一瞬也不瞬的盯紧下,骤然睁开眼,夏宝儿被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拍着心口这才涩生生的看过去。

    男人睁开如大海深邃,嘴角一勾,打破了夏宝儿对他俊朗优雅,精致又沉稳的印象。

    他在笑,勾着嘴角笑得又坏有贱、贱的样子。

    这人,还不如睡着了好看。一醒来,他就给她一种超级危险,却令人甘愿为他沉luen的错觉……

    而去,尽管夏宝儿很不想去承认但是这个男人,真是那个在海上繁花被她打晕的……

    她几乎想要拔腿,从包厢里跑出去!

    “怎么?你怕我?”他终于开口了

    嘴角微微张开,她娇俏一笑:“没有,您帅得让我芳心乱跳,怎么可能会害怕。”

    “哦,你这一张小甜嘴巴没有在欺骗我吗?”

    夏宝儿有些尴尬的点头:“当然没有,请问帅哥想看我跳什么舞,你可以选择?”

    哼!

    不过是个人物,对象是谁都无所谓了!

    一是为了工作,二还是为了工作和钱!

    而她今天晚上既是来为人跳舞面试工作,有可能还能领人钱财,管他俊帅美丑,于她何干。

    只要她跳完舞,一拍两散找出来答案就好了。

    这样纸醉金迷的烧钱世界,就犹如戏子无情,婊、子无意,谁多贪恋几秒钟,那么就将……

    “小美人过来,别跳了,要不要先喝一杯?”他坏坏的笑着,正在跟她招手。

    “哎呀,跟你喝一杯吗?我看帅哥你真爱开玩笑。”她讨好的笑着。因为领班说了客人永远是上帝,她一面试的虽然得罪得起,但贺沧澜要的,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错,好歹我们也见过面,你应该知道我不叫帅哥。”男人轻轻的一笑,俊魅丛生,倾国红颜也不过尔尔。“记住,你可以叫我雷先生。”

    夏宝儿有些无语,姓雷啊,也不知道他们家有没有人雷得内焦外嫩!

    “好的雷先生。”

    “呵呵,这样才是乖孩子。”男人满意的笑,笑得让夏宝儿毛骨悚然。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跳完她就想赶紧溜人!

    因为他眼神太过炽热,让她早想逃离早解脱,莫明的就有这样不该有的想法。

    “当然!你过来。”

    一眼,夏宝儿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霸道侧漏的人,从他的对话和出手中,她对他性格有了第一信息。

    没有办法,上帝觉她过来,她只能靠近。

    鼻翼,幽幽的佛来他身上舒服的麝香。

    夏宝儿有种迷离熟悉感,心思搁浅,一股蛮力揽向她,让没有任何准备的她猝不及防倒入那红色沙发。

    “啊——不要!”她吓得尖叫。

    耳边一股灼热气息与他呵呵的坏笑,他已把她一转,密实跨坐于他结实有力腰间,形成男下女上的jiu缠……

    “放手!”对他这样霸道行为夏宝儿非常不悦,不是说很安全吗?为什么她还没开始‘工作’就被他这样对待?

    “呵呵,美人在怀,软玉温香,我为什么要放手。”大手一紧,他竟游走她纤腰,隔着单薄布料对她……

    “你这个混球!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拿开,怎么说你也是个人,别让我这么唾弃你。”

    “呵呵,既然当不成好人,那我就希望你唾弃我!”身子一轻,在挣扎间夏宝儿恰好对准位置,被那滚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