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真的好拉风?

    235:真的好拉风?

    手指不断敲打,攻击,试图闯入南牧离的电脑里探查,但最终她什么都没有查到,还不得不作出结束的决定。

    很明显的,早上离先生接到的电话对他而言,一定很重要!

    她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睡得着,等她关掉电脑时已经不是早上,天气大亮。

    管家还是很尽职的站在门边,看见她走下来似乎没有太大的意外。

    “唐小姐是要吃早餐吗?我让人给你带过来。”

    “不,不用。我不是很想吃。”脑子乱哄哄的,谁还有心情去吃早餐。

    她与管家擦肩而过,推开门的时候,身后的管家的确有几分担忧。

    “我只是去健身,没有想出去。”看见管家这样,夏宝儿想想他也是尽责所在,所以轻声的跟他主动说明。

    管家心中的乌云显然因她这句话而放下心,“好的,我这就通知那边的人尽快做好一切给您过去联系。”

    “恩。”

    轻声应答好,夏宝儿就一路小跑着到往健身房而去。

    “诶老公,你看那个是不是咱们的宝儿菇凉?”夏家两口子本来就有早上锻炼的习惯。

    倒是夏宝儿从小跟着哥哥跑过一段时间,后来也就是没有后来了。因为她很懒,谁见过懒虫能在早上六点睁开眼起来跑步啊。

    夏父随着方向望过去,眼底一喜,“对!绝对没错,那正是我们的宝贝。”

    两人脸上露出笑容,并肩着小跑追上去。

    他们好像很少与女儿聊天,有也是那么几句而已。

    他们追到门外,打开门,却猛然愣住……

    两老眼睁睁看着女儿被人拉上车,在他们傻眼之中已经消失无影无踪。

    “快,快快,老公快报警!”夏母看见这个情景吓得六神无主,一个劲的尖叫着让夏父打电话报警。

    夏父才拿起手机准备拨打,手机忽然就响起来了。

    仿佛是有心灵感应,来电正是上车的夏宝儿。

    “主上我没事,你们不要报警。”

    “丫头你在哪里!是谁带走你!”夏父哪里管得这么多,听到女儿的声音他着急的吼着追问。

    “我要离开他们的眼线,所以只能用这个办法,sorry,我不知道主上和母上会在这个时候遇见我,您哄母上回去,不要担心我,我一切都很好。”

    “真的?你没有因为被绑架怕连累我们两老而撒谎?”

    夏父半疑半信,反正女儿经常做这种事情就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这次看来也是这样的吧。

    “我真的没事,不然我让生哥跟主上您说说话吧。”夏父一愣,付子生的嗓音就从手机那端传过来。

    “嗨喽?夏叔叔夏阿姨你们好,放心吧,小宝儿我会保护好的,你们俩不要担心。”

    夏父夏母都听到了这话,两老大气不敢出的盯着手机屏幕。

    不一会传来女儿骂付子生的嗓音,这下两老是相信他们在一起了。

    “丫头……”

    “主上母上你们这下相信了吧?等我回来再跟你们说清楚哦,现在我要跟生哥去忙了,爱你们哟,拜~”

    “欸欸……等等,让我也说句话呀。”夏母郁闷的瞪着开始黑屏的手机,嘴角瞧得老高的抱怨:“什么呀,还是不是老娘亲生的?”

    夏父看老婆一脸幽怨,有些好笑。

    “你生气什么,知道女儿平安比什么都好不是吗?”

    虽然情绪还在被女儿丢弃的沮丧中,但夏母一听老公这句话,还是很受用的。即使笑起来他们眼角已经开始有了鱼尾纹,但他们笑得那么纯粹干净。

    ***……

    “说吧,这一大早的把我从被窝里挖出来,要不是什么大事,看我怎么掐死你!”看看这个时间,付子生可是工作超多,昨天还没睡几个小时,这时候还有点睡眼惺忪呢。

    夏宝儿讨好眯眼笑笑,“好生哥,帅生哥,我知道你是老好人了,所以我第一个想起来的竟然是你。”

    “那我是不是你永久备胎?”

    呃……

    夏宝儿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缩水越来越重,即使是面对生哥的这个问题,她有些心虚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付子生自然也看穿她这点小小的心思,好笑的揉揉她头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嘛,不然多无聊。”

    “你从来就不是备胎,是我夏宝儿盖章的朋友。”听到生哥这句话,心中莫名的一暖,她这回答很认真,很认真的在回答。

    就像是当初的张小咪,尤爱钱他们,她也是如此的认真着珍惜情义。

    “怎么了?忽然好端端的小脸一片落寞是怎么一回事?”付子生开车不方面,不然真想捏一捏。

    可能记忆中,那种用心捧着的情分是不会有所改变,所以她明白。“没事了,生哥你专心开车。”

    “真没事?夏宝儿你确定吗?”

    “你快好好开车,不要理会我了!”她嗓音有点大,吓得付子生有种弃车保命冲动。

    “睁眼说瞎话呢?我最近可是对你排查了很多事情,小丫头你有事就跟我说说呗。反正你现在……似乎也没有用处。

    “我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吗?”付子生的口气忽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夏宝儿看着不免有些发呆。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她宁愿让生哥恨着自己,也不会在跟他透露只言片语了。她不敢,她是真的害怕有什么,她不想变回那个谁都不敢见,不敢叫不敢联系的日子了。

    开车的付子生看看她,最后选择珍重的不再过问了。

    “对了生哥。”

    “嗯哼,有什么话还不如直接跟我说了,麻烦着。”

    “你丫的到底能不能开快点!老娘我都要饿得贴肚皮了啊!!!妹的!”

    付子生完全傻眼,他眨眼。眨眼,在眨眼,然后像是惊呆的样子望着身边的夏宝儿。

    “哇塞!小宝儿你什么时候这里厉害了。”

    “开你的车!”

    “喂喂……你这丫头!不带这样玩人的吧?”付子生气得七窍生烟。

    “那我自己打车过去吧。”夏宝儿说真的,就要伸手一拧开门。

    在她狡猾的笑容里,付子生一路上都死去活来的不愿意跟他说话,知道两人唠叨肯定要被她给占去小便宜。

    不一会,两人来到付子生的美容机构。

    “小宝儿你不思考一下吗?”付子生带着她一路往最里面的地方走去,口气是很认真的在问着他。

    也不是没有把握或者做不到,他只是不明白小宝儿做这个有什么作用。

    夏宝儿小嘴一撇,“当然,这种事情你以为是什么1+1等于几啊。”

    “哦,那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故意耍我的吧。”越仔细看小妮子的模样和说话方式,越能看出来猫腻。

    “我再问你一次,小宝儿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要给我随便弄一个模凌两可的烂尾吧。”

    看生哥好像真的有点儿生气,夏宝儿这下可不敢在乱说话了。

    “恩,当然真的。”

    “整容啊!你这小破脑袋是不是抽风了?还是被什么人给……到?”要不是在自己公司,可能他的手指都已经不知道有几次,想要狠狠拍在她一耸一耸的小头颅上了。

    好端端的,求他改变样子?

    本来嘛,女生化化妆改变一下明艳是在正常不过了。但不是!小宝儿要的可不是化妆而已,她是要相信他能为她打造一个全新的容貌……

    当然了,这么说很保守,不保守呢就是夏宝儿想整容了!

    要是她想诱惑人一点,隆个胸什么的,他保证给她最好的纯天然和跟自然的没什么两样,好办。但是要她在她可爱美丽的小脸开刀,他是下不了手。

    而且好端端的,长得又没差,整一堆垃圾硅胶做什么啊?

    他私心里是百分百都不同意她这么做的。

    “我当然有需要这样做的道理啊。”夏宝儿笑眯眯的,回答得没有一点不自然。

    付子生郁闷死了。

    他先领着她到自己的私人办公司,一开门他就躺在沙发里,死活都不愿意起来。

    夏宝儿盯着他,一脸的凶残。

    别说生哥的手法有多么的不上道,就他这点小玩意,她自然看出来他不想让她做手术整容了。

    不过……她更郁闷啊,是她表达不通畅还是生哥心不在焉呢?

    她说了一次性改变容貌,又不是真的要让他用刀子割开她的脸,然后把骨头磨掉。妈呀呀,一想到这些她就浑身发抖,哪里还有幸福。

    “生哥!”

    “困,困死我了,”付子生眯着眼,哼哼道,“如果你真要做,我给你找人去。”反正他死活都不会给她做的。

    夏宝儿翻着白眼,“生哥你从哪里知道我要让你们在脸上身体上动刀?”她好好奇。

    “咦!你不是要整容吗?”

    “p啦!整个毛线,姑娘我天生丽质,还用整吗?”

    哇塞……付子生有些忍不住,直接大笑。

    “笑什么笑!赶紧给我做去。”

    付子生这下没有在推脱,很快就跟在她后面了。

    为了逃开所有暗中紧盯着的耳目,夏宝儿能想到的办法只有这一个了。而她也相信生哥最能知道她想要什么样的效果。

    忙活了几个小时,夏宝儿走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点原本的相貌了。

    看她一张可爱的心型小脸活生生的变成v型,送出来的付子生都不忍直视了。

    “生哥我走了。”

    “走?小宝儿我跟你说!不能……”

    “嘿嘿没事了,回头给生哥打电话啊。”夏宝儿说完招了出租离开。

    身后的付子生哭笑不得。

    夏宝儿觉的自己现在这样子,真的挺好的,走在路上不仅赚足了眼光,还非常的拉风啊。

    不过拉风也就是自我心底虚荣了,她要去做的事情可跟闹着玩乐完全两码子事。

    看看时间,她眯起了眼角。

    怎么迟到了?

    她觉得蓝与之这种人是不应该迟到才对的,因为他比较爱钱吧?

    她的坏话还没有说完,眼前就行驶而来一辆黑色的加长版豪华车,停在她面前那叫一个虚荣心直飙飞。

    车窗摇下,露出蓝与之坏笑的脸,“嗨我的小美人。”

    “美你个头!你都迟到了。”

    蓝与之嘿嘿一笑,“上车吧。”

    “安全指数是多少?”夏宝儿这下还真不想上他的车了。

    “哦,你确定你不上来跟我谈谈?”见夏宝儿纹丝不动,一点效果也没有他就觉得夏宝儿最近真的变了。

    夏宝儿招招手:“当然,你要是需要的话,不如你下车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聊聊怎么样?”

    蓝与之这下真是傻眼得很彻底,额头差点没有撞到方向盘了。

    他总算是看出来小妮子再生他的气,赌气呢。

    “好吧,既然你要想这么做的话,那我也只好顺从你的要求了。”没有再犹豫,他钻出来。

    “算了算了,我还是做个好人吧。”看见他走出来,夏宝儿狡黠的钻到车里。

    蓝与之这下更气的低吼。

    这小妮子还玩上瘾了啊。

    “上车呀?要是你不上来的话,我可顺便带回家了。”

    车子这才缓缓开去。

    “欸,夏宝儿我老实跟你说一件事。”

    看他神秘兮兮的,夏宝儿也专心的等他下文,“好,你说。”

    “你真的要去见他吗?”

    他都不确定自己带她去见贺沧澜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在她找上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跑不掉的。

    只是她为什么这么执着的去见贺沧澜呢?要是稍微理智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一招自投罗,简直是自我毁灭。

    蓝与之就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有南牧离那样的钻一真情,其实本来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可是夏宝儿为什么要背着南牧离见贺沧澜呢?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你发什么呆呢?”幸好车子是停下来的,不然夏宝儿真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蓝与之给害死。

    摇摇头,他怔怔西装,下车,替夏宝儿也拉开车门。

    不过两人要想走进去,可不是什么简单。

    就是最基本的那一道门外,他们都被阻挡了下来。

    就算是有蓝与之在,门外的人不认识他们,所以一切检查都是从0开始。扫描过后两人才走了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