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吃豹子胆了!

    233:吃豹子胆了!

    听到张小咪的话,戴影一愣,“你为什么要帮我?”

    “抱歉,戴小姐你在说什么?什么帮不帮的,我可没有这样的权利和义务,这是你应该争取的不是吗?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你难道甘心?”

    戴影冷笑,“你这么一说,我当然明白,但是只有两天就开机了。”

    张小咪点头:“所以,你得加紧。”

    “她不是你朋友?”戴影忽然反问。

    嘴角的笑容不减,张小咪的回答模凌两可:“有些朋友,你在野模圈打滚这么几年,应该要比我明白吧?”

    这下,戴影总算没有在应答,笑了两声离开了。

    “张姐,导演那边没有这样的……”戴影离开没多久,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助手有些疑惑。

    张小咪一点也不慌乱,“这事自会有人跟导演交代,我们继续做好我们的事,不只只是个小记者。”

    “是,我明白了张姐。”

    没有在说话,张小咪淡淡一笑,两人出了门离开。

    ***……

    “云修,她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少爷为什么要这样问?”云修一脸奇怪的看着少爷,不明白他怎么忽然让他带人来检查夏小姐每天的生活起居,还有注意她的行动和行为有没有反常。

    这不是一个活蹦乱跳,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的夏小姐吗?怎么了这是,爱的死去活来的,难道腻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云修被他一喝,吓得赶紧收回眼神。

    “让你看着你看着就是!我没有想怎么样,就是觉得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听到少爷的话,云修更无语,“这还用猜测吗?当然是情绪影响。要换做是少爷你,而且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发生这么多事情,还被身边最信任的人欺骗背叛,你难道还能跟以前一样笑嘻嘻乐呵呵的啊。”

    “第一!我不会发生这种事,第二,我不可能是女人!第三,背叛我的人我会眼都不眨的干掉。”

    云修抖了抖,觉得少爷的眼光好可怕。

    南牧离大掌用力的拍在云修肩膀上,语重心长,“当然,要是你背叛了我,先跟我说一声。”

    云修一听,立马感动得内流满面了,“少爷真好啊。”

    “滚!”南牧离冷脸一摆,云修撇撇嘴,没了话。

    “对了少爷。”

    “恩?”

    “好像……也没什么。”云修摇摇头,觉得不可能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吃豹子胆了?竟然连我都要隐瞒着?”

    被少爷这么一吼云修有些支吾的欲言又止。

    “说!我给你权利不处罚你。”

    “少爷,我觉得你是不是跟贺老先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既然少爷都这么肯定的说不惩罚了,那云修索性就大胆问出来。

    可是没想到他才说出口,就看到少爷一脸撕了他一样,可怕极。

    云修一蹦而起,脸色紧张的说道:“你、你说过不会惩罚我的,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我没想怎么样啊,抬手都不行?”南牧离撇了云修一眼,有些阴测测的回答,这下,云修更是不敢靠近了。

    “少爷你不知道你这样子非常可怕吗?”

    “你又不是第一天看见,怕什么?”

    云修想想,好像说的也对。

    “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你再给我汇报吧。”

    “是。”云修恭敬点头。

    南牧离没再说什么,走了出去,上车回别墅。

    经过繁华地带时,南牧离猛地刹车,看到面前的车上走下来一个女人,她转过脸的时候他看清楚,正是张小咪。

    跟她走出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和几个男人,几人步伐有些急切的往前走去,拐进了一条巷子。

    眼底一眯,南牧离找到位置迅速停好车,追去。

    要跟踪一个人对他来说就是小事一桩,此时还是一群人,他们杂乱的脚步给了他最好的掩护,一路顺利跟踪他们来到一栋别墅面前。

    几人走进去,不一会,楼上的窗户亮起来。

    他低身正想翻过去,猛然看到黑暗的门外闪烁着凶亮的光,他移动,黑暗中也晃动着两团黑影。

    如果他没猜错,这两团黑影一定是守门的臧犬。忠诚而凶残,重要的是他们只认主,陌生人一靠近准被他们撕咬成残渣。

    看着楼上的亮灯,他四处观察,深邃的眸子散发出精锐的洞擦力。

    最后锁定目标,他敏捷的拐到后屋,解下腰带达成结牢牢跟西装捆绑,在夜色下顺着窗户外的护栏顺利攀爬上一层。

    紧握黑色精巧的手枪,他穿越一楼长廊,没有任何发现通畅到三楼。

    手中的秒表翻过来,像是高科技的口子自动组装收缩,很快射出幽幽的绿色光线,往墙壁上快速清扫,确定摄像头的位置,手中轻点秒表,绿色光线变成红色,直直射入摄像头,只听细微的切割断裂声,嘴角一勾,他闪身靠近那间房间。

    不知道他们几个在这要做什么勾当,神秘兮兮的。

    房门紧锁,窗户紧闭还挂上厚厚的窗帘,想要查看他们真不是简单的事。

    不过他去见贺沧澜准备的东西,这下不怕没有展现机会了。

    抬起脚,他从皮鞋脚跟拿下一个黑色的磁性贴片。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来这小小的一块有什么可用之处,除了可以让他看起来增高之外。当然,他不需要增高,足够挺拔了。

    摇摇头,他进入十足的精神状态,把黑色的铁片贴到门板,从铁片细小的孔子接入线条,翻出裤头扣子里的两个白色薄片,街上带入耳朵,房间里面的谈话就能清清楚楚传到他耳朵里,并且传达到云修的电脑上,当然,前提还得云修正坐在电脑前看欧美的动作片,云修喜欢那些火辣的妞。

    他本来还期待里面的人正在商量怎么干掉他的大事。可惜,只听到有什么呼呼的声音不停转动,偶尔还能听到磁电发出的‘滋滋滋声’。

    什么东西?这么多人进里面去竟然没有一句交谈,真是丧心病狂,冷漠零交流,只知道做坏事。

    ‘啊——’

    这忽然传来的尖叫,让南牧离也被吓得差点惊动里面的人。

    不过也算是给他一点小小惊喜,否则他都以为要白来一趟。

    关掉手机,他怕小东西会着急打来电话。

    “啊,啊,啊——”里面的声音,又加大,多叫了两声,南牧离的神经也提高警惕。

    “怎么样了?”叫声过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听起来就像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关切问候。但南牧离知道这绝对不是问候!

    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他认识,并且是以前信任的伙伴之一,是个科技天才,擅长在别人脑子里装入芯片控制别人意识!

    难道里面这些人都被他动了手脚吗?

    南牧离皱眉猜测。

    但仔细一想,也不太可能。因为被控制的人是不会有太处于自己能百分百控制的状态。

    尤其是张小咪,她的专栏采访,最近的个人公开场合动向他都有叫人去调查过,完全没有被控制的意向。

    如果她没有被植入芯片,那最有可能的事情,就是张小咪真的归顺他管理,或者是贺沧澜觉得她还有可利用价值不让。

    假如他的猜测成功,那么张小咪被他们留下来,最有可能被贺沧澜觉得有利用价值的地方是什么?

    蓦然,南牧离的瞳孔急速一缩,似乎知道贺沧澜留下张小咪的用意了!

    小东西绝对是目标之一!

    但贺沧澜真正的目的,其实是看中张小咪的能力和人脉,只要新成品研发成功,那么张小咪将会是一个最好,最快捷的铲链传递。

    不愧是贺沧澜,什么都准备,就等着安德鲁的成品,他们就能达到目的了。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才不被发觉?”这清脆的嗓音,是张小咪。

    “嘘,别着急,你们安心等通知就好,稍安勿躁,心急是成不了大事的。”温和的嗓音放佛一注暖流,涓涓流淌在每个人心上。仿佛这说话的男人,他就是一个伟大的救世主。

    “是。”

    听他们的话,看样子是要准备撤退汇集。

    “对了。”就在南牧离想要比他们先一步离开时,又被叫住,“低调,都低调一点,切记切记。还有我必须告诉大家一件事……什么人!”男人大喝一声,同时身形如疾,往门边扑过来。

    南牧离暗自懊恼!

    只差一点就可以听到他说什么,真是晦气!

    就在男人追出来之时,南牧离矫健的身影已经奔下楼,在他们追到一楼他已经跳窗下到地面。

    “追!绝对不能让人跑了!”男人冷森森的大声命令。“去前院,只要人从门口进来,藏犬嗅到他们身上的气味自然能跟踪到他,除非……”

    眼神冷冷一眯,男人转过身,脸上的银白色面具在夜色与灯光的余光中,格外的邪诡。

    听到院子中传来的犬叫,他招手,“不用追了!就算带了他们,也追不到他。”他没有把话说的很难听已经够给他们面子,否则凭他们几个?也想追到那个人?

    “为什么不追?对方只有一个人,跑不远的!况且我们还有……”

    “你要指挥?还是你能带动我的爱犬,比我还了解?”对说话的人,他直直轻轻淡淡反问两句。所有人都不再吭声了。

    “对不起,我只是想要尽快抓到……”

    男人轻哼,重新走进去,身后的人紧跟。

    自然,脸上看不到半点愧疚与害怕,仿佛是来到自己家里,脸上的笑容,让人……惊艳,也毛骨悚然。

    “你来说这次的行动和目的。”

    “是!”张小咪点头,展开手里的地图,“首先,我们要对付的人是……”

    ***……

    南牧离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

    停好车走出来,他在主楼门外的草坪里看到衣着单薄的小东西在等他回家。

    风刺过面颊,还有尖锐的疼痛,可一眼看到她,看到她身后温暖的光,就全都软绵成蜜了,也是他从小就向往的世界。

    “怎么老是不听话,站这里多冷。”捧住她一双冰凉的手,他牢牢握住,捂在掌心轻轻的呵护着给她取暖,鼻尖轻轻摩着她暖暖软软的面颊,那是一种相濡以沫的满足感。

    “不冷,看见离先生就不冷。”

    “傻丫头,下次不准这样了。”南牧离将她揽往怀中,转而又强调,“当然,可以等我嘛,不过站在房门里。”那种走入家门就看见她的归属感,很幸福。

    “嗯哼,那你还这么厚脸皮,都知道我等着也不顺便买点花花草草的来讨好我。”

    “我把自己讨好给你还不够?”

    夏宝儿小脸一热,有些无语的掐着他,“没脸没皮的。”

    “对我女人还要脸要皮做什么,人都给了还在乎这点吗?”南牧离倒是大方,笑眯眯的转移视线。

    “离先生你贫嘴起来……”

    “怎么样?”被她意言又止勾得心痒痒,他眼底闪亮亮的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被他的样子给逗乐,她转而哼哼的道:“就……贱、贱的。”

    “什么!好你个傻丫头!竟还敢耍我玩儿呢。”弯腰把她直接横抱起来,吓得她尖叫。

    “嘘嘘,别叫了,再叫人家还以为我们两个口味这么重,在冰天雪地里做体力运动呢。”

    这话对偏向保守的夏宝儿来说,真是秀到骨子里去了,所以她不敢吭声,乖乖闭嘴。

    南牧离对她的乖巧非常满意,抱着她坐落在大厅中的橘色沙发。

    “呼呼……吓死我了,下次要敢这样我们分居!”

    “别呀,难道老婆你忍心让我抱着枕头,幻想你自己解决?”

    夏宝儿小脸更红,嫩得掐出水一般,看着真让人想要一口含住尝尝。“你还好意思说!脸皮厚得跟什么似的。”

    讨好的抱着她靠过来,南牧离温柔的轻声哄,直到夏宝儿勉强同意原谅,他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放肆了……

    “唔……等等,等一下了!”

    吃饱餍足,南牧离意犹未尽的停下来,托着下巴盯向她问:“老婆想说什么?”

    “额……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我想,你能不能给我做一张有炎日身份识别的名片?”

    “小东西你要这个做什么?”商人嗅觉,是很灵敏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