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最毒妇人心

    232:最毒妇人心

    “当然,就算我在别人面前流血也不会哭,但在离先生面前,我不会逞强,不会假装。”

    “这才对嘛,记住我说过的话,在我面前我给你所有权利,不管任何,我都会包容你,我只要你相信我。”

    “嗯哼,我有点困。”

    “肩膀是你的。”南牧离伸手把她的头枕入手臂,想想,又改这把她的头靠入怀中,“怀抱也是你的。”

    夏宝儿嘴角一歪,有些忍不住想笑,“讨厌,不准说话了。”

    “好,你睡吧,我就在你身边,哪里也不去。”

    “离先生。”

    “嗯哼,乖乖睡觉,不准再问问题。”南牧离心疼的在亲亲听额头,呢喃道。

    “谢谢,有你在身边真好。”

    “傻瓜,怎么说这话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想要这么说。我们都睡吧,睡起来一切都好了。”

    夜色渐浓,拥抱的两人,用最温暖的姿势彼此相依相靠。

    ***……

    隔日,鼎盛公司总裁办公室

    “蓝总,有个女孩想要见您。”

    “女孩?”蓝与之抬起头,望着身边的秘书长奇怪的反问。

    “是的,是一个女孩,很清纯很正,让人很舒服的那一类,应该是蓝总在外面不小心犯下的桃花债吧。”秘书长的话有些调侃,也带着完全不害怕他这个上司的轻松。

    金色的钢笔一转,被蓝与之随手扔如笔筒里。

    他没有回答秘书长的话,在落地窗边站定高大的身躯,眉宇若有所思地在思考什么。

    “如果不想见,我帮你赶走她。”秘书长望着拿到背影轻声说道。

    “叫什么名字。”

    “她说她姓夏。”

    “你确定。”

    秘书长被他忽然转过来,大声质问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即点头:“没错,她的确是这么说。还说你听到这个名字反应一定很有趣。果然,你们两个要是没有一腿的话,很不科学啊。”

    “滚粗!”蓝与之眯着眼,秘书长嘴角歪腻的笑笑,告辞。

    “等一下。”

    “我就是在出去迎接她,难道你要改变主意,真的不想见她?”秘书长转过身,看着一脸吃瘪的蓝与之,笑容明媚,“我猜,你一定会见这个女孩子,对吧?”

    “你去回话给她,说我不见。”手一挥,蓝与之回绝得果断。

    “是今天不见还是以后都不会见她?你这话没有口是心非吧?”秘书长有些八卦的回道。

    “啰嗦!还不快点去,回来给我泡咖啡!我都要渴死了。”蓝与之有些不耐烦大吼一声,秘书证这才走的干脆利落。

    蓝与之敲着手手指,脸上布满了不耐烦,也不知道他的担忧,是不是真的。

    夏宝儿想见他?虽然这还是头一次,让他有些惊喜。

    但她在这个时候来找他,还是背着南牧离过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然她绝对不会来找他。

    而能让夏宝儿低下头颅来见他的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件件可都是难挑的大事件啊。他有意想要帮她,却有些无能为力,索性不见为好。

    勉强跟贺沧澜维持着关系,他是不敢撕破脸,南牧离都是暗中忌惮三分,他也就知道贺沧澜真出力气了。以前的南牧离就是担单挑独立,现在贺沧澜不信任他,自然那些隐藏的实力也被他暗中拨了出来对他们监视。

    除了蓝心柔,他身边还不知道被贺沧澜的人怎么盯着。

    现在这个风头,加上最近警察忽然封锁掉贺沧澜许多尾巴的商品和交易,情况是前所未有的弩张剑拔,相信南牧离按耐不动兵,也差不多是这个原因。

    走到窗口,他从上往下看去。

    “抱歉,蓝总今天不会客,夏小姐还请回。如果下次怕预约不到的话,可以提前给我打电话,我尽量帮你。”秘书长脸上挂着职业微笑,轻声开口,同时她递过来自己的名片。

    没错,想要见蓝与之的人正是夏宝儿。

    而且她是瞒着南牧离喝众人来见他的,她必须要自己来了解清楚发生什么事!

    而蓝与之跟贺沧澜有生意往来,他们一定存在某种利益上的干系。就算是他不愿意带去,拿到贺沧澜的联系号码也行。

    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能依靠别人,更不能依赖!

    不过蓝与之说今天不见她,倒是让她有些意外。平时见面就贴上来各种的他会不见她?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奇怪,毕竟蓝与之前靠近她也只不过是因为有目的地。

    “谢谢!”她接过名片,并没有死缠烂打。

    秘书长点点头:“不客气,夏小姐慢走。”

    夏宝儿转身,离开了鼎盛的接待大厅。

    离开鼎盛转两个转角,就是繁华的闹区。

    不远处正一片热火朝天,有不少年纪轻轻的学生党在欢呼着尖叫什么。

    夏宝儿不经意抬眼望去,这才看到百盛大门前挂起了高高的华丽横幅,横幅上面标志着很熟悉的几个大字,原来是她之前试镜过的那部片子开机见面会。

    她还真不知道确定开机之日都闹得这么沸沸扬扬,这造势不是火前的节奏就是不作不死。而原本由她出演的女二号已经被一个新生代替演。

    望着眼前的一切,她有种恍然梦境的错觉。

    想不久前自己还跟钱钱手牵手去试镜,还是她提她报名,介绍给导演等等。

    想来,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而她完全信任,一步一步让子掉入圈套之中。

    她叹息一声,正想要转身,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晃入她视线之中。

    一身精致职业装的张小咪正在指挥身边的人做事,摇身一变的御姐人物,那么强大而陌生。熟悉的脸,疏离的感觉,隔着层层叠叠的人影,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他们,明明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

    嘴角有些弯了弯,就再也荡漾不开了。

    曾经她觉得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遇见他们四个,如今她依然坚信。但时光与岁月在他们身上割破了轮轴,然后他们都开始渐渐的变了。

    是她从来不曾想到有这么一天,所以来临的时候,才觉得忽然惊慌失措。

    有人说过越长大,越寂寞,可能这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吧?

    女孩们之间的闺蜜,男人之间的兄弟情,那些不可取代的位置,把握住的时候,是会微妙地比家人更上一层楼。

    深深呼吸,她看了看张小咪忙碌的身影一眼,转身,却被吓得倒退几步,险些跌倒。

    “嗨,看戏呢?”

    “滚开!”看着眼前晃动的一张脸,一张笑眯眯的俊脸,夏宝儿不客气推开他低声训斥。

    不是不见她?不想看见?干嘛要尾随她而来。

    “别酱紫嘛,我这不是偷偷跟着你来见你了?”蓝与之笑眯眯的讨好。

    “我现在不想见你,你还是回去上班吧。”

    “别别别!”蓝与之摇头,凑近她。

    夏宝儿挥手甩他,还是被他拉住手腕,快速的靠近,“我不能公司见你,我身边有耳线。”

    看看她的眼,他一脸无奈,“你也知道拉,连你的南牧离都不敢光明正大抗衡,我自然不敢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找你也没有别的事情要问了,放手!”

    贺沧澜就是皇帝,不管是南牧离还是蓝与之,都只不过是他手下的大将,实力悬殊一眼就看得出来。

    “这个,要是你需要我帮忙,我能帮的尽量,只能尽量。我可不敢说百分百。”

    “那就不必了,再见。”揉揉被捏疼的手腕,夏宝儿转身离开。

    “喂,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蓝与之追上来,追问。

    “不,相反的,我相信你说的话。既然有耳线,那么他们现在也一定在盯着他们,你这样与跟在公司有什么区别。”

    “没有,我发誓我已经甩掉他们了。”

    看他还真一脸的认真,夏宝儿有些无语,“我才从你公司出来,你在追出来甩掉他们,你以为他们都是傻瓜,这点都看不出来?”

    蓝与之这下愣住,定定的看着她。

    “我发现你好像变了……”

    变了吗?

    “喂,夏宝儿你这样子,让我觉得好陌生。”蓝与之说不上她到底哪里变了,但就是感觉不一样了。

    “我跟你从来就是陌生人,这很正常。”

    夏宝儿回答完找了车子,在蓝与之目瞪口呆之下上车闪人。

    “哇塞!真是让人吐血!”蓝与之郁闷的朝着车尾吼了声。

    “蓝总?”

    身后娇滴滴的叫声让蓝与之奇怪转过来,看见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女人笑吟吟的站在他面前。

    他挑挑眉,不解反问:“你谁?我们认识吗?”

    “蓝总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也见过几次面不是?我还想找机会跟你预约一个专栏采访呢。”张小咪笑容完美,态度专业优雅。

    “我从来不上这些访谈新闻,不过你这个记者倒是专业,而且长得不错。跟我约会我可能还会考虑,但你说访谈,那就免了。”

    张小咪咯咯娇笑,“蓝总真是爽快,要真能约会肯定是我几辈子求来的福分。可惜,我还有节目要做,改天可以预约跟您见个面吗?”

    如此大胆的邀请,除掉上位的目的之外,也就只剩下那个赤果果的目的。

    蓝与之本来还有点兴趣,忽然就全没有了。

    他打量了眼前的女人,这么仔细一看之下,还真有几分熟悉。

    “我们见过面吧?”

    张小咪点头:“当然,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抱歉,有些记不起来了。你好像……是夏宝儿的朋友?”

    “呵……蓝总真是好记性。”张小咪并没有点破自己跟夏宝儿的关系,“果然是记起来我是谁了,虽然靠着别人的名字,不过多少有点沾光。”

    “你这么说说好像有点不对劲。不过下次见吧,你最好带上她,我会见得更勤快。”

    “蓝总……”张小咪正要递过去自己的名片,没想蓝与之竟然转身,走掉了。

    她走过去几步,但是蓝与之已经钻到车里,一溜烟的跑得很快没影子。

    嘴角一沉,看起来张小咪的情绪有些不愉快。

    “张姐,休息室那边有人捎来信息让您现在就过去一趟。”情绪随着助手的话消散,她脸上挂起职业的标准笑容往休息室内走去。

    才走到门边,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破碎的声音,估计是哪个大牌在耍小脾气了吧。

    她推开门走进去,就看见一地的玻璃碎片。

    “气死我了!这什么破事!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临时?你们都眼瞎心盲吗!老娘我的通告多得要命,拍档满满的还非要挤出来给你们临时换场地!你们什么意思?”

    果然是大牌在耍脾气,张小咪看着,眼底一冷,用力拉开门,随后用力的碰一声关上。

    房间里面的二线明星被这巨响弄得一愣,停下了唠叨娇喝。

    “不过是个二线,戴小姐你也不想想谁捧你起来,要是因为一个临时决定让你发飙。那你毁约走人吧,我身边正好有个人适合演女主,也就是上次试镜胜出来的夏宝儿,相信你也听说她本来就是女二号,实力跟你没有什么差别。”

    “你说什么!”那个姓戴的女演转过来,狠狠瞪着走进来的人,“你算哪根葱?敢在这里对我叫嚣,一个小记者我随随便便就能让别人把你挤掉。”

    “小李,出去跟导演说发个公告,马上叫夏宝儿来见面洽谈合约的事情。”看也不看女演员,张小咪冷笑的下命令。

    那个演员这下傻眼了,“你敢!”

    张小咪拿去手中的摄像头,对准了女演员的脸,“你说我敢不敢?只要我敢,你直接被扫除三线以外!回归你嘢模身份。”

    女演员气得面色发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实话跟你说,夏宝儿是我好朋友,她说了她想接这部戏,所以你有什么怨言你找她算账去。你知道的,她跟导演的关系……试镜的时候就人尽皆知了。”

    戴影这下全明白了。

    她哼一声,带着一脸的怨恨走出门。

    “对了戴小姐,这个角色还没有定下来,临时是谁的也没个准儿,只要夏宝儿在接拍的那天无法拍摄。我想戴小姐你从一众嘢模中脱颖而出,不会不知道怎么争取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