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得寸进尺

    231:得寸进尺

    云修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惹来某个男人激动得不得了。

    “呸!谁tm的跟你说我在吃醋了?我这是明目张胆宣布那是我的,你们不能碰的女人!知道吗?”

    “……”好吧,电话那端的云修再一次无语,等他回神,通话已经被挂掉了。

    摊手,他真是拿越来越傲娇的少爷没法儿,不过这个转变未必也是坏事,他可是一开始就点点滴滴的看在眼底呢。

    等过了十五分,云修装置好电脑,导入各种五花八门的线路,就按照少爷给的图标和指示开始连通,经过gps定位系统,双手在键盘上的点着。

    置好位置,他给少爷打了电话。

    听到云修的电话,南牧离已经来到贺沧澜的基地大门不远外。还是那样灰不溜秋的冷色系建筑,看起来比原来的没有差只有更大更深沉。

    只不过区别就在于这个地方没有他南牧离的身份识别,进出都得要别人点头。

    车子在外面被拦截下来他也没有意外。

    “通知贺先生,就说有姓南的人来拜访。”无视门边保安指着自己的枪口与不接受的态度,他径直说完就悠闲靠在门边,眯着眼睛看保安。

    一共四个人,而且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新手。

    看来贺沧澜早就给自己的后路备一手了。他也应该备胎,就算他南牧离没有兴趣占据他这些破地儿和烂摊子,他相信暗中还有很多人,在等着看他们两个自相残杀坐等渔翁之利。

    “退后!靠墙边,把你武器乖乖交出来!”门边的人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大声命令。

    南牧离嘴角一歪,在夜下笑得分外邪魅迷人,就好像吸血鬼贵族里的王子。

    那种一站就能让人双膝发软的气场,又怎么是这几个看门狗能抵挡的。看他们此刻枪都握不牢,便知道他们在心虚,内心在崩溃。

    “给你们三秒时间消失,或者进去通告!”森冷的话从南牧离嘴角低沉而出。明明是好听得让人迷恋,这些人听了却都是额头冒汗,背后一片空凉。

    “一……”

    缓慢的低沉嗓音在夜幕下浸透而出。

    几个看门的人两脚发软,但都坚持不愿意退缩。

    “二……”

    眼底慢慢染上兴奋而可怕的红色。

    嘴角上扬,南牧离此刻看起来似乎心情很不错,认识他的人也都知道这是他大开杀戒的预告……

    就在三字脱口而出前,那几个人全都丢了武器跪下来,“饶命!我们给你去通告。”

    眸光一冷,随即嗜血的红色渐渐消失,南牧离又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只是嘴角多了一抹坏笑。看起来三分邪魅七分帅气。

    门边的人全都跑了进去,他依在车边。

    等了两分左右,进去通报的人走出来,“南少爷,贺先生有请。”

    噙着笑,南牧离跨步走进去,光明正大的。

    走到那个人面前,他伸出手,嘴角的笑容有点无害。

    那个人愣愣的,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两腿在瑟瑟颤抖。

    “南少爷?怎、怎么了?”

    “你的钥匙。”他摊手,直至门边。

    那个人脸色一白,忽然明白了南牧离想要的是什么东西,但好似他不敢给,给他了他也别想活了。“对不起,这是贺先生的命令,钥匙丢失了我的命也没有了。”

    “你放心,我会还给你,不过是借用一下识别身份进里面,你要是不给也行,我想在就能拧下你的头!”

    那个人哆哆嗦嗦抬头,触到那一道犀利的杀伤力眼神,就再也不敢反抗,交出钥匙。

    南牧离眯着笑容,走了进去。

    一路走进来,四周很安静,但是明明是站着很多人。只是大家看他的眼神各种各样,但无一例外的没有几道是善意的。

    走到正中央大厅,主位之上的大红椅里,倚靠了一道慵懒的身影,看出来他在假寐。

    肃静的大厅之内,只有南牧离走路的脚步声,听起来格外的让人惊悚。

    “啪”——

    人没有走到贺沧澜面前,南牧离的脚边,多出来一滩暗红色的液体,流动的诡异红色正在朝他四周蔓延开。

    眼神一冷,南牧离打不跨过去,站在他面前,“够了,不要跟我玩这些鬼把戏,你明知道吓不倒我就别浪费了,留着给你下汤不正好?”

    贺沧澜猛然地睁开眼,哈哈大笑。

    “真不愧是我喜欢的乖儿子,不过我可不太喜欢你用这么没有礼貌的方式来见我,你该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最不喜欢过三。”

    “我最多不过是越轨一次,这不是没过三吗?所以我们还有机会谈谈对吧?”

    没有回答,贺沧澜回收,手指在半空打了三下,顿时四周的暗色一片通明,原本森喊肃穆的这个地方变成了奢华的金碧辉煌。

    “装修得不错,还是立体多面设计,要不是身临其境我还真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南牧离不客气坐下来,笑得很正常,很自然。

    反倒是大厅中的人面面相觑,对他的反映有点摸不着头脑。

    “说吧,你这么不怕死来找我,有什么事?我可不认为你还是我的乖儿子。”

    “你这里,是用中信大厦贪来的黑钱打造吧?洗黑钱,估计你最近收敛很多,捞到的利益可没有这么大气。”

    贺沧澜的脸色一冷,四周都能感觉到他这一眯眼带来的寒气。

    南牧离好笑的看着他,“不用这么生气,就这点,你何必担心,我手里还有很多类似的底案保存。当然,这些你能用钱去摆平,但是你跟安德鲁研究的东西,我猜,你们似乎处理得不是很恰当,对吗?”

    “都给我出去!”贺沧澜大声一吼,四周的人全都退了个干净,这宽大的地方,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你想要什么?别得寸进尺!我可以随时拧下你脑袋!更别说你还有夏宝儿那些累赘,别试图激怒我,跟我好好合作我会让你们都活得实在,否则别怪我,你应该明白!”

    “当然,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不是吗?合作愉快。”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贺沧澜冷冷大笑,眼光确是一点都没有信任的扫射下来,“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我的人每天都能将你们一举一动打探清楚,现在的你承担不起我给的后果。”

    “的确,你现在一手掌权,我能做的最好,就是配合你。”没有反驳他的话,南牧离顺从着,“我要你放了尤爱钱。”

    “就这么简单?”对南牧离的要求,贺沧澜竟然有些惊讶。

    就算是他真的服从了他,愿意这样合作互不打扰,他可不相信南牧离会因为一个陌生女人来冒这么大的险。

    “没错,就这么简单。”

    贺沧澜皱眉,不相信他就因为这个小时不惜追踪他而来,“你应该也知道这个女人是夏宝儿的背叛者,你为什么还要听夏宝儿的话来救她?难道你不担心她回去会继续在夏宝儿身边捣乱吗?人一旦变了心改了性,是很难再变回去。”

    “这些事情跟你都没有关系,那是他们女人家的,你把她给我带走就可以。”

    “ok,既然你就为这点小事而来,我给你带走。”他太镇定,太自信。所以贺沧澜不敢贸然为难,他相信以他的谨慎不可能没有任何后备就敢进来。

    “有劳。”南牧离点头,笑得让贺沧澜没有足够的底气。“哦对了,要是你跟安德鲁研究出来了真正的成果,或许我会考虑分一杯。”

    “你要入伙?”对南牧离的要求,贺沧澜眯着眼睛,眼光里的试探那么明显,“哈哈,我可不相信你真会想这么做。”

    “我有什么不敢?比起十几年下来我做的事情,难道你还觉得有我不敢?”

    贺沧澜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老狐狸的目光在看他。

    “这样吧,如果你不相信我,公司的股份我全还给你?我的分公司和旗下自己的子公司也都交给你,这样我的经济命脉就全部掌握在你手中,我没有可以让你担忧和忌惮的实力了吧?”

    贺沧澜的手指头在桌面上一点一点的敲击,就那样,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复他。

    南牧离倒无所谓笑笑,“你现在不答应也好好考虑,就像你说的那样,跟你们做一样的事情才是我本性,做好人真不是我擅长的技巧。”

    “当然,我早说过,你最适合做这一行。”

    “那你考虑考虑吧,什么时候给我答复都可以,那个样品和成果也没有出来这么快是吧。”

    “你在监视我们!”贺沧澜的口气徒然加大,眼底射出来的光是杀戮的可怕。

    南牧离挺难受,无奈:“我猜猜都不行?上次可是我亲手交给你们程序不是?再说,我也算是个成功的商人,只要你们的成果上市,我也该有几分商人的嗅觉。”

    贺沧澜的眼神晦暗不明,阴森森的。

    “你最好不要让我发觉什么!不然你们都别想活!”

    “我知道,人生这么美好,我怎么舍得早死?你可以考虑,不考虑让我入伙那就各自维持现在的生活状态。当然,我说的正常维持,是指你也别想要为难夏宝儿!她现在是我的人。”

    “虽然我知道你的怀疑很充分,但我不得不跟你说,想要见夏宝儿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我抓来的尤爱钱,是我顺手让手下带回来的。你相不相信,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你这么说,那我就相信。现在可以让我带走她了吧?”

    贺沧澜挥手,“当然,你出去自然有人带你去见她,不过她要是不愿意跟你回去,你自己去跟她要求,我做不到控制她这么厉害。”

    “当然,我会。”

    南牧离笑笑,走了出去,身后的贺沧澜眯着眼睛,一瞬不瞬送走南牧离,嘴角愣愣的勾起来。

    “对不起,我不会跟你回去。”

    果然如贺沧澜说的那样,尤爱钱并不愿意跟着他一起离开。而且她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好,精神很好,起色也很健康,整个人看起来好得不能再好,哪里有被人绑架起来的样子?

    南牧离也有些疑惑,所以他没有强求她,“既然你不想跟我回去,那你给我个口谕,你应该知道我回来带你走是因为谁。”

    “你回去告诉她,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我,现在的我根本就不喜欢跟她来往!还有我从来没有跟听说过,她口口声声都说不跟你在一起,恨你,却知道你结婚后还没脸没皮的跟你偷情,真是让我恶心透底了!顺便你再多传达一句,叫她别再假惺惺了!我们都活得现实一点吧。”

    “这是你真心话?”

    尤爱钱看着南牧离,冷冷想笑。“不然呢?你还真以为我跟她的友情天荒地老?谁没有自己的生活和私心,谷欠望?你们两个真的很让人恶心,滚吧!最好把我的话添油加醋说得更难听一点!这样效果可能好很多,最好你先告诉她不要因为听到我这些话哭哭啼啼假装自己很可怜,听最会那一套了。”

    “好,只要你说的都是你的真心话,我会替你如实传达。”

    “最好如此,你真这么做我就谢天谢地了,祝福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人早点遭到报应!”

    南牧离嘴角冷笑,一句话都没有解释。

    “谢了,再见。”

    “再也不要见!”

    南牧离赶回到家,才打开家门就看见小女人站在门边眼巴巴的看着他,而后往他身后张望。

    他走过去,狠狠将她抱住,开玩笑似的说道:“哟嘿,我老婆这么体贴等我回家呢。”

    夏宝儿没有说话,只是窝在他怀中抱紧了他。

    “小东西,乖,有我呢。”

    轻轻的蹭了蹭他,听安静得让南牧离心如刀割,尤爱钱说的话被他吞下肚子,一句也没有说。

    “你去找贺沧澜了,对吗?”只有关上房门,夏宝儿才抬起头情圣的问他。

    南牧离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那她呢?是不是在那里?是你没有办法从他们手中将听救回来还是她不愿意回来?”

    “都有。”

    “我懂了。”

    南牧离涨张了张嘴,夏宝儿抬起头摇摇头,“什么都不要说,好吗?”

    “好,要是你确定,我不说。但你一定不能假装自己很好,ok?”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