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愿不愿意!

    230:愿不愿意!

    “嗨,我可以坐下来吗?”

    不久,她被柔美的嗓音从思绪里惊回来。

    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张精致的笑脸,在她面前晃动。

    “当然,你可以坐,我也正好要离开。”看到来人,她留下来的心情一点也没有了。

    她现在不想去思考蓝心柔为什么会出现这里,也不想去思考他们之间怎么有这么多巧合,她只想尽快离开,不喜欢跟她打交道。

    蓝心柔表情有些惊讶,“这就离开了呀,我是看见你才特意过来,想跟你好好聊一聊呢。”

    “抱歉,有些事情要做,下次有时间。”

    夏宝儿不想啰嗦,回了话站起来就要走。

    “如果跟你做一个交易,关于尤爱钱的,你是不是愿意留下来?”娇柔的嗓音轻轻的,淡淡落在空气里。

    本想干脆离开的夏宝儿顿住脚步,的确是被她这个条件吸引了。

    “这个条件,足够让你留下来跟我好好叙叙旧了吧?”蓝心柔抬头看她,还是那一脸的优雅笑容,明媚得没有一丝瑕疵。

    “我先声明!如果这件事情是你做的!那么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会撕烂你嘴脸!”

    蓝心柔脸色有些尴尬,笑容僵在嘴边,“当、当然,如果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你随便对我怎么样我都没有反抗的权利。”

    “最好如此!”夏宝儿坐下来。

    上次她给的光碟和说出来的那些话,让她心底有了一些常识。也知道蓝心柔现在在为贺沧澜做事。

    说不定钱钱的事情,她真的知道一些情况。

    事态危急,她的消息又挺可靠。

    “当然,我如果做了,也不会来见你。”

    “我留下来,你交换条件,现在可以说了?”

    “你知道答案,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吗?”蓝心柔高雅的笑着反问。

    夏宝儿不否认,也不点头,“这就不该是你能决定的事情了,要么我利落的走人,要么你现在就跟我说实话!”

    咄咄逼人的口气和气场,让蓝心柔眼神暗暗的不爽,但她说的也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她忍了。

    “她现在在贺沧澜的手下里。”

    “呵呵,果然是跟他脱不了干系。”听到她的话,夏宝儿有些讽刺轻哼。

    “这个……真不是贺沧澜做的,他只是吩咐手下从别人魔掌里将尤爱钱救出来,这不能反责怪他吧?”

    夏宝儿冷笑,果然是玩得一手好戏,偏偏这么说还让她很难找出缺口反驳。

    “哦,贺先生原来是改行做慈善家了,相信你这次来找我,跟我也脱不了关系吧?”

    蓝心柔嘴角一弯,笑容优雅甜蜜:“当然,既然你都说了跟你有关系,那我也就跟你说实话,我的目的的确是你。”

    “你说?”

    “你愿意跟我做这个交易吗?”蓝心柔抬头看着她,信心十足。

    她手里握着胜券,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

    反正这一次,她绝对要掌握住主导权,而她夏宝儿就要被她一脚践踏,她要做的,是一次性让她没有翻身的机会。

    “如果你觉得我有更好拒绝的理由,你就不会来这里找我了。”对蓝心柔的信心,夏宝儿也没有太在意。

    既然她都这么说,那她不如顺着她,看看她到底想要跟她玩什么把戏吧。

    而且就凭她张口闭口就是说钱钱在她手里,还是被和贺狐狸给救走?当她真的智商负数还是她太自大?

    就算是贺沧澜真的这么做,那他一定也有自己的目的,怎么可能为了蓝心柔小小的算计而如此离谱。他要对付的,估计是离先生,蓝心柔恰好掌握这一点,知道她不敢告诉离先生而利用这点空档乘虚而入吧。

    “好说,跟我做的交易,你并不吃亏。”

    “我也觉得好说,你说说看你想跟我做什么交易?要是在我接受范围之内,我想我不会拒绝你。我担心我朋友,你也知道我很着急的。”给她得意,不让她吃甜头怎么套得出她想做什么。

    “好,你这么干脆那我也不用跟你婆婆妈妈了,我想要什么你也知道。”

    “抱歉,我还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淡淡回绝她,弄得好像他们是一伙的感觉,对她来说并不是非常的好,糟糕极了。

    蓝心柔显然有些恼怒,吃瘪的样子很明显,“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好心好意来帮你,你别太得意!”

    “哦?我有吗?现在不是全部的主导权都在你手里?我被你抓住这么多小尾巴,还能逆天不成?”

    “你……”蓝心柔脸色更难看了。

    深呼吸,看着对面冷淡的夏宝儿,她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的难受极了。

    “如果你不想继续的话,那我离开,再见。”

    “等等——”蓝心柔急忙出声,“你应该知道你朋友现在情况很糟糕,而且只有更糟糕,你相信我的话没有欺骗你。”

    “你就使用这些空口无凭来吓唬我吗!我知道被你们抓住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但是你别以为这样我就全部妥协让你玩弄!你作白日梦吧!有话快说有p快放!都到了这份上就都别装什么好姐妹的嘴脸了。”

    蓝心柔脸上青红交加,没想到夏宝儿竟然如此坦白的说出来。

    “好!既然你这么明白我就实话实说!离开他是条件之一!远走高飞永不在这里出现是条件二!还有你要主动做出让他不会原谅你的事情!”

    “呵……”看着蓝心柔,夏宝儿笑得冷冷的,“对不起,这些条件我一个都不会答应你!”

    “什么?难道你真的对你朋友不闻不问了吗?你夏宝儿也是这么薄情寡义的人啊,哈哈,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蓝心柔这下没有继续得意的谈条件,“哦对了夏宝儿,你是不是没有看我给你的晶片和碟子?所以你才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你真可悲。”

    站起身,蓝心柔忽然提着包包不再看她一眼,走人了。

    夏宝儿眯着眼,看蓝心柔转身,嘴角抿了下来。

    “哦对了,我再跟你说件事情,你朋友……呵呵,这些天被那些几年没见过女人的男人侍候得不错,相信慰安妇的头牌非她莫属。身材好,相貌好,真是可惜呢,对不对。”

    蓝心柔说完话尖叫一声,看着眼前放大的冰冷娇美笑脸,她花容失色,“夏宝儿你想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的,我可以告你故意伤人!”

    “去告啊!你有本事去告我啊!”夏宝儿冷冷的眼光寒冰刺人,“我告诉你!要是你说的是真的,我会让你比她还生不如死!”

    “放、放手!”蓝心柔显然慌了。

    “哼!告诉贺沧澜,我会去见他!别动我朋友!”

    手一松,蓝心柔得到自由,狼狈的踩着高跟鞋离开。

    夏宝儿随后也跟着闪人。

    出了门,她拿出手机,犹豫了三秒,拨打了离先生的新号码。

    “宝贝想我了?这么着急,等等一个小时都不行?”

    原本紧绷着的情绪因为离先生调侃的口气,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想什么呢,是不是在办公室里做坏事被我给逮到,心不安理不得才先发声夺人啊?”

    “哈哈……傻女人,脑子都想什么,乖乖等我下班揍你pp。”夏宝儿一听他这句话,就知道他要挂电话,口气不免有些着急起来,“离先生等等再挂,我有事情跟你说。”<g上聊比较好解决。”坏坏的口气让夏宝儿听着有些脸红,“我再跟你说正事呢,给我正经点!”

    “好好,老婆大人说正经,那我就正经的听你说。”

    “我要你去救钱钱!不然你带我去见贺沧澜!马上、必须,没有后退之路。要么离先生带我去要么你拒绝,我现在自己一个人去。”

    南牧离听得咋舌,好你个傻丫头,竟然不给他选择。估计她早就知道跟他说他绝对会阻止,所以才用这一招。

    不过她赢了,横着竖着,里里外外,她说的他都不会同意!更别说她还想一个人。

    “等着我!”

    “那离先生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夏宝儿怕回家以后就被他吃得死死的,所以她一定要让他亲口说出答案才能安心。否则啊,这腹黑闷骚的男人还不知道给她下什么套儿上当。

    要是这说话的人儿在面前,估计南牧离一定给她小鞭子吃,像什么样!竟然威胁起他来了。

    “宝贝你这话不是等于在问我行不行吗?我肯定行啊,并且是身行力行,你不都体会过其中美妙滋味吗?”

    “……”夏宝儿无语,严肃的话题都被他给扭曲成什么样。

    “我说真的!”

    “我也说真的啊,难道我的话有半点虚假吗?”

    “你……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这样干等着,我会不安,会担心害怕,吃不好睡不香!我真的没有开玩笑!”这下,把她给逼着急了。

    南牧离也听出来她不好受,话锋也转为正式:“乖,我让你在家等着你照做就是!再说了,她是要吃一点苦头我才能放心。”

    “这话……什么意思?”他一绕,夏宝儿听得有点模糊。

    “尤爱钱出卖了你这事,宝贝你怎么看?张小咪暗中勾搭人残忍对你又怎么看?”看她心软,这么说是会伤人,但是南牧离觉得有必要重复一次。

    不然,下一次,她还是会继续犯这样的错误,他只能狠心让她接受事实!

    “离先生……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是我……”

    “不!已经不是了!宝贝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所以别再让别人一次次的背叛你,你还要傻傻帮别人数钱,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张小咪和尤爱钱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三年时间,可以发生很多变化,身体和心里。”可能这么说很残忍,但比起让她一个人活得浑浑噩噩,分不清是非好坏,还被身边最信任的闺蜜一骗在骗的那种糟糕感,这样是最好的。

    “你!你不救我自己去!”夏宝儿这次是真的生气,直接‘啪’的就挂上了电话。

    南牧离眉也没有皱一下,拿起另外的手机直接连通云修,“把她绑也要绑回家!出了什么事我全负责!”

    可怜的云修甚至都没有开口拒绝的权利,摇头下车往对面气得快哭泣的美人走去。

    虽然他对自家主人如此粗鄙的手法很唾弃,但这次,他还很同意了。

    “夏小姐……”

    夏宝儿回头,正想看清楚身后是什么样。没想鼻尖香气弥漫,她还没有看清楚来人,眼前就天旋地转……

    云修稳稳接住她身子,抱歉的低声说了句:“还请原谅,这次你做的事情只会破坏他的计划,所以抱歉了。”

    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云修这么说总能好过冷漠的抱她直接丢进车里。

    这边,南牧离正在下班,笔直的西装外是驼色的大衣。

    从他走出来,整个公司大厅就肃然起敬。

    自然,这些人当中肯定还有列外的,就好比新来的员工,眼底没有羡慕嫉妒恨,也没有发痴做梦崇拜。

    南牧离稍微注意就全看出来,他不动声色,却暗中将他们的小动作全都掐死!

    直到他上车走出来,那些人什么都没有抓住,将手上几颗小小的跟踪仪器扔到附近垃圾桶,钻入车子直奔贺沧澜的别墅。

    “云修,那边怎么样,她有没有睡。”

    “恩,您放心,她没事,已经休息了。”

    “你小子!你到底有没有偷偷吃豆腐和碰到不该碰的!”话锋一转,南牧离像个妒夫冷哼。

    云修听得超级无语,脸上的表情真真是哭笑不得。

    “就你喜欢,我喜欢的可是前后都有料的,看看你这颗干枯的草,我还真没兴趣。”

    “你敢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云修嘴巴张开,口型同时与南牧离的这话同步,但他可不敢拿小命去斗胆招惹。

    “没有什么,我发誓我只是从车里抱她走进卧房,然后就出来了!她父母和林叔等都在我身边,少爷你就别神经兮兮的了行不行?我们这是要准备开战,你还有闲情吃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