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你后悔吗?

    2':你后悔吗?

    脚下,躺着发出冷光的手链和脚链,是绑她专用的——

    她愣愣的孱弱站着,还没有回过神身体就被人抬起来,然后丢入了温暖的水中。

    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时间没有洗澡,满身都是男人的痕迹和那种液体的她,一进入水缸,觉得身体干净舒服了很多。

    就在她洗干净,正要站起来的时候,身边的女人张开手,洒下了白色的粉末到水里。

    尤爱钱一愣,一动,皮肤一阵阵的又痒又刺,满身大小不一的伤口像是被毒虫钻入皮肉下撕咬。

    “啊——”

    她惊叫着站起来,却又被身边两个蒙脸的女人用力按下水里。身上的伤口,都要冒出青烟一样的痛到了骨髓。

    “这是主人吩咐下来给小姐专用的盐水澡,希望你好好享受。”

    盐、盐水澡……

    尤爱钱吓得瞪大了酸肿的眼睛,怪不得这么痛,怪不有如被千万只蚂蚁咬着伤口那样瘙痒钻肉的痛。

    原来是他们放了盐水下来,她又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吻伤的伤口,所以……

    忍不下去的她无数次的站起来,又被制服下去。到最后她痛得受不了,呜呜的哑着嗓子大哭,晕在了盐水缸里。

    迷糊糊,肚子饿极了的她悠悠醒了过来。

    白天悲伤乌黑的云朵已经没有了,那个窗口更加的悲伤,黑沉沉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间,连日期她都模糊了起来。

    只记得男人无数次的折磨。

    ‘咕噜噜’——

    肚子饿得贴了肚皮,她无力睁开眼。

    像是知道她已经饿得要去跟阎王爷报道,铁门忽然就开了。

    她是尽力气抬起脸,被铁链铐住的她望见了那一双可怕的冷眸。

    这次不是白天折磨她的那两个女人,而是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尤爱钱想挣扎的,可是她没有力气,只能眯开一条细缝的眼睛看他。

    “饿?”男人冰冷的嗓音传下来。

    她不想回答,声音也回答不出,但肚子仿佛闻到了他手中的饭菜香味,叫得更凶了。

    男人冷眸盯着她,嘴角忽然讽刺一笑,将手里香喷喷的饭菜递过来。

    尤爱钱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求生让她张开嘴想要去吃。

    男人却坏坏的移开。如此反复的被他玩,让她急得嗷嗷大叫。

    “真像一条狗,既然你对我这么摇着尾巴讨乞,我就给你吃吧。”男人冷笑,张开手。

    香喷喷的饭菜从他手中,在她饥肠辘辘里,掉在了看不见的地板上。

    男人还好心的拉着控制她的链子,讽刺笑道:“想吃的话,就爬过去找吃吧。”

    她酸痛眼底那干涸的眼泪,忽然就这么滴滴答答的砸在了地板上。

    她没有哭,她只是恨自己的不争气,她好饿,好饿……

    咸湿的眼泪融入地板上的饭菜,尤爱钱知道这辈子,这个噩梦在也无法从她身体里抽走了。

    哭泣而坚强的模样让男人眼中盛怒,却隐藏着一丝火红。

    这个女人的身体他已经造访,却觉得完全没有腻。

    薄唇一抿,他双手忽然按下她玉背,手指毫无预兆。

    “唔……”低低,沙哑的低吟。正趴在地板吃东西的同安惊恐的想要缩回身子。

    男人却不允许,把她往后面一提。

    她张嘴,想要拒绝,只能发出呜呜的难受鸣音。

    “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敏。感。”隔着面具,男人的嗓音压得很低很沉。除了冰冷,根本听不出他真是的嗓音是什么样的。

    摇着身体,她不想受他这样的羞辱。

    可是男人,身体忽然一下的变得不像是自己的。

    “不要……”她羞得不让他看。

    尤爱钱一动,他也跟着动。

    那种震撼的感觉,忽然不像是这几天她不顾一切折磨她那样,只有疼痛的干涸。而是宛如鱼水之欢时的快乐。

    令身体和连接在一起的那个地方,酥酥麻麻,却一阵阵的有了开启。

    久久。

    尤爱钱也虚软的一下爬在了地上,在也没有一点点的力气。

    她头上,传来一身整理裤子的悉悉声音。

    她闭上眼睛,这样的日子,她已经不抱着任何的希望了。

    良久,她庆幸的以为男人已经离开,却不想脚步声响在耳边。

    她惊吓的想要别开脸,下巴已经被他冰冷,带着手套的手捏起来,她眨着肿的眼,看见他冰冷的面具就在眼前。

    “喝下去!”男人命令的声音传来,她微启的嘴里一阵牛奶甜味。

    毒药吗?

    这么甜的毒药,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宽容了吧。

    也许这样也好,这样就能让她没有了罪恶感。对小宝儿所做的那一切的罪恶感,已经足足让她每夜都无法安眠。

    她跟小咪……没有什么不一样。

    差别就在于小咪敢承认自己对小宝儿的背叛。而她,一直都潜伏着,一直一直的在陷害小宝儿,从她去迈阿密回来不久,她受伤在医院里开始,她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即使她好几次跟小宝儿在一起,欺骗着将她指引向绝路那一瞬间也想要大声的坦白,可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落到这样的下场她是罪有应得。

    她活该……知道最后那一秒,还在害小宝儿,让她赶过来。

    她痛苦的闭着眼睛,眼角有泪水流淌而出,解脱的泪——

    幸好,幸好他们没有抓到小宝儿,否则她死也无法安心,她是坏女人……

    忽闪的冷光中,她抬眼看着男人挺拔高大的身躯,嘴角苦涩一笑。

    对未来不抱有一点希翼的她,觉得这个男人一定是玩腻了她,所以要毒死她了。

    她本来活得就不太好,没想到死的时候,还是这样被折磨后,稀里糊涂的死。

    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她觉得她真的……要死了。

    她这样的人,死后能上天堂吗?

    应该不能,只可以下地狱的吧。

    因为有罪,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勇气跟小宝儿说出来。

    就这么死,让她去赎罪吧。

    她是真的很珍惜跟小宝儿在一起的时光,可是……

    可是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背叛?为什么要跟小咪一样,在小宝儿的伤口上一次次撒盐。

    尤爱钱闭不了眼睛,干干涩涩的眼泪止不住落下来。

    脑海中猛然一震,她忽然想起来小宝儿并没有脱离危险,她身边真正的危险和罪恶,无形中才正要开始呢!

    不!

    不行!她不能死!

    她要去告诉小宝儿,告诉她远离这个城市,远离一切身边的人……

    迷迷糊糊中,她堕在未知的黑暗里,失去了意识。

    ***……

    安详的席梦思中央,躺着一小团。

    温馨灯影下的落地窗边,站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将手里的烟泯灭,他拿起手上的资料在游览。

    这是在公司里复制回来的证据,里面揭露着贺沧澜重重交易与不正当的买卖暗线与支线等事迹,地点时间,人物等全都清清楚楚。

    别看这只是一张简单的ak4,滴水过后,再加上特质的药水溶解,在蜡烛中就可以看出来原本的字样下面,还有这一份绝对私密的文件。也就是贺沧澜犯下来的种种罪行。

    他的势力太强大,不论是任何领域都有人,所以用武力,用权利等解决都只会沉入大海中没有任何音信。

    加之贺沧澜派人在他身边和公司布下秘密暗线,还有盯着他和小东西等的九个人。大家都没有轻举妄动,就算是他去谈判成功,答应不再为敌,贺沧澜也不可能再相信他。

    而他,只能在发生之前,收集有力的证据。

    只有他一个人有能力挽救自己!

    转头看着安睡的小人儿,他眼眸中有着忧虑。

    他会好好保护她,就算让她恨他,也要这么做!

    将文件放好,身后被她软软的小手环住。

    “怎么,不是睡着了?”

    “睡不着。”夏宝儿靠在他背后,轻轻的应。

    “傻瓜,你先去休息,我去书房看点资料就回来陪你。”握着她的小手,将她转到面前,南牧离温柔的刮她琼鼻哄着。

    “离先生真好。”

    眨着一双大眼,她娇俏的朝他一笑。娇嗔乖巧的模样令人爱不释手。

    南牧离心情大好,轻轻的啄吻她。

    情意绵绵的亲密过后,两人安静拥抱着望向窗外的夜色。

    如果时光,能永远停住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可是他们心底都知道,这一刻的安静就像是暴风雨降临之前的片刻。而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无法预测的未来。

    “离先生,你有没有后悔在迈阿密那天,这么冲动的带我上直飞机离开?”拨弄着他衣领,她轻轻的问。

    如果,该后悔认识的人,已经不会是他。

    是她将离先生带进了这个进退为难的漩涡里。

    鼻头被他狠狠的弹着,望上看去就是他生气的俊脸,浓黑的眉一挑一挑的,好笑又好生气。

    “你是我女人,从看见你那一刻起,我就很肯定的认定!我只会感激让我有机会遇见你,可以这样陪在你身边。”

    眼眶酸酸的,她想要笑着,却忍不住眼泪扑簌扑簌的湿了他的衣领。

    “你这人,跟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对我说过一句甜言蜜语,尽会说这些话让人伤心。”

    南牧离轻轻抹掉她脸上的泪痕,抱着她,“你要是喜欢那些花花公子的甜言蜜语,我说给你听吧。”

    被他这么一说,夏宝儿倒是别扭得不成样子:“不要听了,从你嘴里说出来一定是一点浪漫也没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